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55章、云起之风(上)

云起的话音未落,古令突然朝着天空一挥手,腕上戴的一个镯子飞了出去。半空传来凄厉的鸟鸣,声音渐渐远去,飘落了几根黑色的羽毛,锋利的边缘闪着淡碧色的磷光。原来是一只怪鸟无声无息地从空中扑下,被早有防备的古令先生祭出法宝击退。

古令看着落地的羽毛道:“这是蛊雕之羽,它们在此地可能就以飞蛇为食,羽毛中也含有剧毒。”他对付一只偷袭的蛊雕当然毫无问题,只是还没有搞清楚此地的状况,亦没有轻易下杀手,只是将其驱离了事。

随着雾气分开,依稀可见脚下的道路痕迹,前方出现了大片杂乱缠生的藤蔓,他们要么飞过去要么就得绕过去。云起却停下了脚步,伸手扯了扯一根手臂粗的长藤,居然一下没扯断,不禁叹道:“果然好坚韧!”

古令也伸手试了试,然后看了看周围道:“这种异藤,应是古时洞府主人所植,好像当初还布成了一座大阵。因年代久远无人打理,疯长蔓延成了如今的模样,将法阵也毁了。也幸亏如此,否则我们走到此地触动禁制,就可能被无数藤蔓缠绕……咦,道友这是做甚?”

云起一边施法收取藤蔓,一边笑着答道:“此物很罕见,这种至少生长了数百年以上的奇藤,其中纤维极其坚韧,亦是一种天材地宝。我尽量多带走一些,试试能否炼化出合用的法宝。”

古令也有些感兴趣,以法力折下一根藤条研究了一番,随即摇头道:“倒的确是一种天材地宝,但是价值不大,炼化为物性纯净的精华太过困难。道友想必擅长炼器,我建议就不必在这里耽误功夫了,继续往前走应有更好的东西。”

云起亦摇头道:“不耽误不耽误,动作快点就是,难得有这么多、生长了这么多年已成气候的奇藤,再想遇到可不容易……道友,您要不要也拿些?”

云起接下来的动作让古令有些目瞪口呆,他可不是取了一根或几根古藤,而是运转法力有多少采多少,连一根都不打算放过。看来他不仅携带了空间神器,而且其中的空间不小,能装下足够多的东西。

云起被古令看得有些不好意思,便问古令要不要,以示自己并没有独吞之意。古令先生哪怕再“穷”,也不会要这种东西,简直就像个收破烂的,而且他没有空间神器,也不可能扛着这么多藤条赶路啊,他要找的是真正的宝物。

看在云起曾于洞府外陪他一起调息的份上,古令倒也没催促,主动施法帮助云起采取奇藤。两人配合的速度当然比一个人快了许多,缠绕的古藤都被清空收起之后,下面出现了一片废墟,到处都是散落的砖石。

云起这次倒没有将这些砖石都收走,而是以御物之法将杂物翻开,在废墟中仔细搜寻了一遍。这里就是灵宝拣到灵官锏之处,说不定还有什么遗漏的宝物。

古令先生看得有些发愣,他还从未见过这样的“高人”,忽有一道金光从碎石乱砖中飞来,他下意识地伸手接住,只听云起笑道:“这废墟中还真有遗落的宝物呢!我已经收了那些藤蔓,此物就归道友吧,不知您是否满意,只可惜并非神器。”

古令手中之物是一个明黄色的玉盏,表面闪着淡淡的金光,应是一件上品法器。这里原是山门殿,大殿正中供奉着一尊手持灵官锏的塑像。而这样的玉盏应是一种礼器,在塑像前的祭台上盛放供奉之物。

云起曾在虎娃施展的大神通法术中见过原先山门殿的样子,猜测这里应该还有东西,终于被他找了出来,却很大方地给了古令先生。古令手持玉盏叹道:“道友刮地三尺,终有收获啊。此前进来的那么多人,都没有像您这么做过,还真的错过了一件宝物。只是此物是道友找到的,我怎么好意思拿走呢?”

云起摆手道:“我们既然是结伴探寻,方才我已经收取了那么多东西,道友也出力帮忙了。接下来找到的这件东西,理应归你所得。”

这话让古令很无语,云起刚才确实收走了堆积如小山般的藤蔓,否则也不可把这片建筑遗迹彻底清理出来。但世间宝物也不能按体积和份量来算啊,就这么一个玉盏,可比刚才云起收走的所有奇藤都要珍贵太多了。

看着古令的样子,云起又笑着解释道:“我好炼器之道,更感兴趣的并非宝物本身,而是其神通妙用、以何种手法祭炼而成。这玉盏归道友所有,只要道友能让我仔细研究一番即可。”

这是给古令一个台阶下,古令有些感激地点头道:“多谢道友慷慨,那么我就收下此宝了。既然您有研究的兴趣,那就拿去研究吧,等什么时候研究够了再给我便是。我也欢迎道友随时到古雄川做客!”他又将玉盏递给了云起,两人终于离开了这片废墟。

云起很高兴地笑道:“我本就打算在巴原上多走一些地方,但如今的局势有点乱,原先还没想好离开黑白丘之后去哪里呢,如今就去古雄川了。道友不是对步金山仙家小世界很感兴趣嘛,也欢迎您前去观览。”

古令:“好,就这么说定了!道友先去古雄川一游,等您什么时候逛够了,我再陪您回步金山,正好还未去过那仙家小世界呢。”

两人已约定好,离开黑白丘之后分别到对方的道场中去做客。云起的手中一直拿着那玉盏,又微微眯起眼睛道:“此物妙用甚为玄奇,也足够费心思了,搜集材料并炼制成器定然花了不少功夫。它放置天地间便可以自然凝结净露,施法时可盛一湖之水,只差一步就炼化成神器了。若有仙家手段,应可将它继续炼化为神器,不仅有凝露净化之妙,还有空间神器的妙用,可惜你我皆没有此等手段啊……古令道友,请将你的左手伸过来,放开形神,让我施展一道法诀。”

这种只差一步就可以炼化为神器的上品法器,拿到手中也必须先祭炼一番,悟透其神通妙用并留下自己的神念烙印,然后才好掌控自如。就算是高人得之,也很难在片刻之间搞定,看来云起真的极擅炼器之道,说话的功夫就将这件上品法器琢磨明白了。

古令越听越是惊喜,没想到这玉盏竟是这么珍贵的宝物,进了洞府门户没走几步,随便在一片废墟中搜刮一番便能得到,看来这仙家洞府遗迹中好东西应该还有不少。听闻云起之言,他也知对方没有恶意,便把左手伸了过去。

云起将玉盏按在古令的手背上,此宝化为明黄色的光芒消失,只在古令的左手背上留下一个环形印记。云起不仅祭炼了此物,而且将它连同所祭炼的神念烙印一起,都传给了古令先生。这一手神通,就是效仿不久前虎娃所施展的手段。

这一手神通,云起在步金山中时还很难掌握,但来到黑白丘后,他感觉状态非常好,心中似有所悟,居然施法成功。古令惊叹道:“道友之手段,真不可思议,令我佩服万分!”

云起笑道:“人各有擅长,而我恰好擅长此道。若换作其他的神通手段,恐就不能与道友相比了。”

古令凝神感悟片刻,点头道:“此物有净化之能,若用在这种场合,比道友那朵金花更合适。”说着话一抬手,又将那玉盏祭出悬于半空,驱散毒雾的效果的确要比云起先前所用的金铃花好得多。方圆十余丈内再无一丝雾气,飞蛇与毒虫亦纷纷避开。

以古令的修为,“净化”的范围还可以更大,但这遗迹中尚不清楚还有什么凶险,也不能过于损耗法力。有了这件新得到的宝物,两人继续在周边探寻更方便了。他们没有笔直往前走,而是从左到右、再从右到左,往复迂回前进,不错过每一片地方。

这片仙家洞府空间并不算很大,虽然还没有搜寻到尽头,但也可大致判断只有数里方圆。云起道:“这处仙家遗迹,不能称为小世界,只是大一点的洞府而已。我们所处的位置,应是这洞府的前院,千年之前可能种植了不少奇花异草,可惜能留存下来的已经很少。”

古令叹道:“听说步金山仙家小世界有八里里方圆之广,以云起道友的眼界,当然不会将这小小的洞府放在眼里。但我还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,已叹为观止。”

云起:“道友不必夸我,说来我的感觉更惭愧,以前所知的世界只有八百里方圆,而道友生来所见的,便是广阔无际的人间大世界……咦,先前进来的人也不少,怎么走了这么久,谁都没有碰到呢?”

古令有些无奈地笑道:“谁会像你我这样不放过每一片地方地缓缓搜寻,连土石都要翻开亲眼看看,其实以神识扫过即可。他们早就赶到前面去了。”

的确没有人会像云起这样搜寻或者说搜刮遗迹,走得当然很慢。他们所过之处只是一些稀疏的植被,凡是有点价值或是值得研究的东西,云起都采取了一些,甚至包括不少泥土,皆存放在空间神器中。

古令倒没有不耐烦,还不时出手相助。已有得到玉盏的经验,走得快未必就收获更大,这种事情还真的要靠机缘。云起很快又有了重要“发现”,那是一个小丘上的凉亭,如今已倾颓,但六根半尺多粗、一丈八尺多高的柱子仍完好无损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