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54章、不动心(下)

虎娃料得果然不错,黑白丘的天地异象以及扶夔殒身的消息传开后,就不断有高人赶去查看,很快就看破了灵宝所布下的幻阵。来到这里的高人似乎都很有默契,根本就没有惊动前线的大军,甚至都没有破坏这个幻阵,皆悄然穿过幻阵进入仙家洞府。

灵宝的驻军大营也离开了黑白丘北麓,他还严令属下将士不要接近黑白丘一带。巴原上仍激战不休,可是各路高人却被上古仙家遗迹吸引,从各地聚到黑白丘南麓。比起世俗间的纷争,他们更关心的是自己的修炼,这样的事情对他们更有吸引力。

能够穿越战乱中的巴原,千里迢迢赶到黑白丘的,基本上都是御飞天神器的大成修士。但有一人却是步行而来,他步行的速度倒不慢,住的地方也算比较近,得到消息也很早,居然与从步金山远道而来的云起是同时赶到的。

云起是从天而降,落在了黑白丘南麓那面石壁前,在空中时就看见一道身影沿着大江北岸行来,其势快如奔马,迈步之间却很飘洒,一看便知修为不俗。但这样以御形神通长途赶路,对于大成修士也是非常大的消耗。

来者也看见了云起,两人一个从地面、一个从天上几乎同时到达石壁前,都站定了脚步,彼此都是生面孔。那人主动行礼打招呼道:“在下古雄川宗主古令,不知这位道友是何方高人?以前从未见过。”

古雄川宗主古令先生,是巴原上有名的清修高人,几乎从不卷入世事纷争,与谁都没什么矛盾,自身修为也高,因此人缘也是出了名地好。

云起赶紧还礼道:“原来是古令宗主。在下步金山副宗主云起,刚刚从小世界来到人间大世界,此前从未在巴原上行走,所以道友才会觉得眼生。”声音中还包含了神念解释,他的来历确实比较复杂,三言两语不容易说清楚。

古令先生露出恍然之色:“原来如此,步金山仙家小世界之事,我亦有所耳闻,只是遗憾尚未能亲往一观……能在这里见到云起道友,真是有缘啊!”

这两人先前没有见过面,但彼此都听说过对方。步金山小世界的事情,早已传遍了各大宗门,古令先生身为一派宗主,当然知道云起是谁,只是没想到他如今已突破大成修为。

古令先生更是巴原上的成名高人,云起曾听三水先生特意介绍过。在原相室国境内,古雄川与步金山一东一西,是最重要的两派修炼宗门,而古令先生则是与三水先生齐名的高人。在外人眼中看来,古雄川的实力亦与步金山相当,而且更加神秘。

但这派宗门素来无意插手俗事,古令先生更是长年于山中清修,只好与各派修士交游,是一位有名的好好先生。

古令先生是云起离开步金山后所遇到的第一位大成修士,见对方的态度非常和善,他也起了结交之心。云起手指那面山壁道:“道友来此,定然也是为了探访仙家洞府,其门户就在那里。你我长途赶路,法力损耗不小,且调息涵养一番再进去,更为稳妥些。”

这话说得很客气,其实云起的法力损耗并不大,但古令先生是步行而来,不知洞府遗迹中会遭遇什么突发状况,进去之前恢复巅峰状态当然更好。他这么说显然也是在建议结伴而行,两位高人在一起彼此也有个照应。

古令先生的脾气很随和,随即点头道:“那我们就休息一番吧,轮流为对方护法,有劳道友了!”两人没有在石壁下的空旷处定坐,一起来到黑白丘半山腰,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休息,大半日之后,古令先生也恢复得差不多了。

这大半日功夫,他们在半山腰远远地看见好几道流光从天而降,化为各色身形在那石壁前停留片刻,便直接穿过幻阵进了门户。古令先生起身道:“已有不少道友赶在了你我前面,我还见到了好几位熟人。因我之故,耽搁道友您的时间了。”

云起笑道:“无妨无妨,洞府就在那里又跑不掉。至于进入其间能有什么收获,各凭缘法而已。我此番来到巴原,主要是为了游历见证,能结交您这样的高人就是收获。”

古令笑道:“道友好心境,修为如你我者,诸事皆应从容,在世间的收获,确实得看缘法,有时强求不得。上古仙家遗迹凶险未知,早进入其中未必是好事,说不定只是为后来者探路呢。”

云起点头道:“道友所言极是!……只是我有一事不明,今日所见者皆飞天而来,您为何偏偏步行至此,难道是以此磨砺修为吗?”

古令的老脸微微一红,有些尴尬道:“说来惭愧,也不怕道友笑话。古雄川一脉自创派祖师传至我手中,已是第五代宗主。门中并没有出过飞升之仙家,更没有得到过上古仙家的遗物,因此并无一件神器。”

云起这才反应过来,暗叹居然还有这么“穷”的当世成名高人,这位古令先生,好歹也是和三水先生齐名的一派宗主啊!在外人看来,这两派宗门的实力相当,可是内在的底蕴却没法比,尤其在步金山打开小世界之后,两者的差距就更大了。

困于小世界时,云起所知的大成修士只有古天;而古天得到了仙山一脉的传承,当然身家丰厚。待出了小世界来到步金山,给云起印象最深刻的高人当然是虎娃;而虎娃手中的诸般宝物包括神器在内,堪称层出不穷。

就连云起本人,也在仙山分得了五件神器,加入步金山后当然还有更多的好处,比如又发现了水潭中的龙宫仙府。万万没有想到,走入巴原后结识的第一位大成修士,堂堂一派宗主,竟然连一件神器都拿不出来。

但再仔细一想,这种状况倒也不算太意外。神器皆是古时仙家打造,因种种机缘被后人所得。古雄川既无祖师成仙,又没有得到过仙家遗物,难怪古令先生会对这处仙家洞府感兴趣呢,不惜长途步行赶来。修为到了他这等境地,已不会为世间的普通财货动心了。

两人并肩走下山坡,云起道:“那就预祝古令宗主能大有收获,最好是得到称心如意的神器。你我结伴查探,若有所发现,就让道友先行挑选。”

古令苦笑道:“道友真是好胸襟,尚不知洞府遗迹中有何凶险呢!届时各凭缘法,收获时看谁出力最多,诸事都好商量的。”

两人边走边聊,夹杂着神念交流,云起很快就搞清楚了古雄川的大致状况。照说以古令先生的修为以及地位,不会连一件普通的飞天神器都没有,哪怕是国君为了笼络他,也能从传国器物中取出一件相赐。

可是古雄川向来不理会俗务,在巴原国战中也保持了超然的地位。比如当初少务率大军攻入相室国,从古雄城进军,古令先生并没有过问,只是将众弟子亲族皆暂时召入道场中躲避战祸。少务亦知趣,主动派使者到古雄川送上重礼问候古令先生,相安无犯。

如今国战又起,樊室国已攻占了白驹城,将交战的前线推进到古雄城一带。但古雄川仍没有理会的意思,战乱亦不会波及到深山道场。古雄川如此态度,当然不会受巴原上的战乱以及各方势力倾轧的影响,就是超然于世外的清修之地,不卷入任何争端。

所以古令先生名声虽大,但在世俗间并没有多大的权势,既不接受各方势力的笼络,当然也不可能得到重宝的供奉。如此看似错过了很多好处,但也免去了更多的麻烦,能在纷乱的世事变迁中安然自处。

有一个与古雄川截然相反的例子,就是英竹岭。英竹岭曾经之声势,要比古雄川大得多,英竹先生在郑室国中比郑君还有地位,甚至能直接把持朝堂,国中诸物也尽其取用,但最终的下场又如何?缘法牵连太深,英竹先生和英竹岭这派宗门,最终也随着郑室国一同覆灭。

而步金山之前曾发生的宗门变故,何尝不也与牵扯相室国宗室之事太多有关,假如当时不是有虎娃和玄源在,就连云起都会跟着三水先生一起倒霉。两人边走边聊,不时感慨几句,越聊越觉得投缘了。他们并肩穿过了灵宝所布下的幻阵,身形没入石壁中消失。

已经有不少高人进去了,门户禁制早被打开,两人随即又像穿过了一层无形的水面,出现在一片奇异的天地中。周围飘荡着青灰色的雾气,抬头只见灰蒙蒙的天空,目力和神识皆不能及远,不由自主都保持了警惕。

放眼看不见其他人,两人前走几步,云起突然祭出了一朵碗口大小的金铃花,不仅驱散了几丈方圆内的雾气,周围还传来有什么东西嗖嗖离去的声音。这件金铃花法器是盘瓠特意交给云起的,在这里恰能用得上,两人的视野也变得清晰多了。

古令先生微微皱眉道:“此雾有毒,飞蛇之毒!听方才的声音,有飞蛇正欲发起攻击,便被道友驱离。您有这件法宝,此行倒是方便了不少。”

云起谦虚道:“以古令宗主的修为手段,岂惧这区区飞蛇毒雾。而我恰恰有这件法宝在手,前行查探能略微轻松些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