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54章、不动心(上)

虎娃的修为越高,与他接触的时间越久,就会愈发觉得看不懂他所施展的种种神通手段,就连当世高人也会觉得不可思议。比如眼前发生的这一幕,两件神器就这么化作了上品法器的无形印记,当众传给了一位尚未拥有大成修为的修士。

玄源修为高超,且天天和虎娃在一起,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他,所以并没有太过惊讶,神情只是赞叹而已,可是将围观的人包括盘瓠都给惊呆了。

已修为大成,并将虎娃所传大器诀修炼大成的云起,多少能看出一些端倪。虎娃无非是将没有仙家神魂烙印的神器降格使用,祭炼了自己的神念心印,然后连同自己的传承一起交给尚未大成的修士。

这说起来简单,可是想做到却太难了。云起暗自琢磨,就算他明白其玄理、极精擅炼器,以目前的修为亦难以成功。更震撼的是,虎娃不动声色地在说话间就办到了,好似自然而然根本没费什么劲。

至于借用了林枭的左手背,将灵官锏当成上品法器传给灵宝,这种手段就连云起也看不明白,更别提去效仿了。

其实虎娃不是没有费劲,他消耗了很大的神通法力,但只要以自身的修为能做到的事情,他都能很自然地完成。世间神通不论千变万化,在虎娃手中施展出来,仿佛都接近最简单的本质。

还有一件事也令众人不得不惊叹。那枚普通的飞天神器也就罢了,反正只是捡来的战利品,但灵官锏只要祭炼完毕,在虎娃手中绝对威力强大,比起摩云鞭也差不了多少。灵宝虽不认识但也知道这是好东西,就是特意送来孝敬师尊的。

虎娃随手就把两件神器传与灵宝和林枭,而且并不当成神器用,由此可见他根本就没有贪占之心。这或许也说明了另一个事实,虎娃本人的神器都多得用不了了。

虎娃刚刚来到巴原时,随身就有一堆神器,但都不好轻易暴露。而到了如今,能拿出手的神器已经又有了一堆,诸般宝物什么都不缺。他平时很珍惜器物,没有丝毫浪费的习惯,但做事的气魄绝对不小,出手向来很大方。

一个人自称心中清净、不贪图什么奇珍异宝,这话说了是不算的,因为说这种话的人可能一辈子也得不到什么真正的宝物。神器这种东西,那位高人会嫌多呢?有很多大成修士,都难以得到一件称心如意的神器,因为此物只能是仙家炼制、遗留于世。

灵宝和林枭尚未突破大成修为,居然就拥有了适合自己使用的神器,而且以他们的境界只能暂时当成上品法器施展,若是让他人得知定会感叹:这太奢侈了!

灵宝是虎娃的大弟子,如今又是巴室国的镇东大将军,身家当然不能太寒酸了。而林枭是若山的弟子,按照辈分,虎娃应叫他师弟。虎娃既给了盘瓠那么多宝物,对林枭也不能小器了。

其实像盘瓠、林枭这些人,虽然称呼虎娃为师兄,但他们这些年的修炼,大多都是得自虎娃的指点,其身份也和虎娃的传人差不多了。而云起虽未能正式拜虎娃为师,但在心目中已将虎娃视同为师尊。

就连成名已久的三水先生,如今对虎娃也是心悦诚服,他好歹也是长辈,总不能厚着脸皮也请求拜虎娃为师,但平日向虎娃请教的问题可不少,亦相当于得其传授了。

其实在场众人皆不清楚,虎娃还有一位座下弟子,其修炼的岁月比巴原上其他的成名高人都要久远,其原身已扎根于西荒八千余年,化身草木之精亦有近千年了,便是人称象煞的太乙童子。

将林枭带来的东西处置完毕,虎娃又问道:“灵宝离开仙家洞府后,打算如何处置这个地方和这个消息?”

林枭:“他不敢擅作主张,托我来问您。”

虎娃沉吟道:“不要再理会那个地方,驻军大营更不要离那里太近。这个消息是封锁不住的,那处遗迹也必然会被众多高人发现,谁想查探便去查探吧。”

虎娃当然了解灵宝的修为,假如灵宝都觉得没有把握深入查探,那么至少得是有神器护身的大成修士,才能安然进出那处洞府遗迹。虎娃也了解灵宝的脾气,他之所以没有在洞府遗迹中停留太久,就是不想遇险或受困。

否则就算灵宝没有性命之忧,在遗迹中被困一段时间,他所率领的前线大军亦必乱无疑。灵宝身为镇定大将军,在国战正酣之时,绝不能无故失踪。假如换做盘瓠进了那种地方,说不定就会闯一闯,他这脾气本就不适合当什么坐镇中军大将军,不干也就不干了吧。

黑白丘中连续出现天地异象,就连众兽山宗主伏夔也陨落在那里。这个消息如今已传遍巴原,高人闻之,定会认为那里有异宝出世或有仙家洞府重现天日,而实情也恰巧如此。百川城处于战乱的前线,此时敢到那里去查探的,都是自信手段强大的高人,能不招惹就最好不要去招惹。

灵宝离开时虽以秘法掩饰了洞府门户的痕迹,但他的手段骗不过当世高人,伏夔殒身的地点又那么明显,只要有心查探肯定会发现那处遗迹。所以虎娃根本就没有将这处遗迹的存在视为私密的意思,谁想查探便去查探吧,灵宝的驻军大营则要再离那个地方远点。

林枭得了虎娃的吩咐,便要赶回百川城。而盘瓠心里也有些痒痒,想到那上古遗迹中探寻一番。虎娃却阻止他道:“你现在的状况并不适合乱跑,还是在这里好好陪小苗吧。若是在巴原上公然暴露行迹,岂不是给自己惹麻烦,更会令少务难堪。你若是去别的地方也就罢了,也没人会主动为难你,可你偏偏要往高人扎堆的地方钻吗?我估计敢到那里去查探者,说不定就能出手将你拿下,其修为皆不会弱于伏夔。若说上古仙家洞府遗迹,还能比得上这方圆八百里的小世界吗;若说宝物,难道你如今还缺吗?”

见虎娃阻止盘瓠前去,玄源笑道:“明知有上古仙家洞府重见天日,就是你的弟子发现的,还将随手捡到的宝物送来,你自己就不动心想去查探一番吗?”

虎娃答道:“我劝盘瓠的话,对我自己也是一样的道理。所谓上古仙家遗迹,步金山小世界就是,且规模如此之大、保存如此之完好,岂是一处小小的废弃之地所能比?我在步金山小世界中得到的仙家宝物与仙法传承已足够丰富,至今尚不能印证完全,再贪更多又有何用?况且我有言在先,就要在步金山中清修……”

虎娃同时以神念讲了个笑话,将大家都逗笑了。据说有一位万民敬仰的高人,号称要在山中清修不问世间乱事,结果听闻纷争之地有一仙家洞府出世,屁股立刻就坐不住了,屁颠屁颠就跑下山去凑热闹……请问,这又算哪门子清修,又是何等高人心境?

虎娃说过,若国战未见分晓,他便不会再出山,只在步金山中清修并运送小世界民众。这话刚刚传出去,他就下山跑去黑白丘,动摇的可是自己的心境。所以不论那是什么样的仙家洞府遗迹,虎娃此刻都不会去的。

云起却红着脸说道:“彭铿氏大人,我倒想去黑白丘一探,从望仙之地来到人间大世界,就是为了见证与经历更多,找寻修行中的缘法。在人间修士看来,我就是从仙家遗迹中出来的热,当然也想去另外的仙家遗迹中看看,或许对我的修行别有印证。”

虎娃笑道:“我只是拦着盘瓠而已,他现在的状况不适合到那种地方乱闯,至于云起先生当然式想去便自去。你既是出身于方圆八百里的仙家洞府,也应知所谓的上古仙家遗迹,尽管在凡人眼中神秘莫测,但实际上也就是那么回事。此行要小心的,不仅是洞府中遗留的各种禁制,还有同时进入洞府的各路高人。比如赤望丘宗主白煞、善吒妖王之类的高人,千万不要与之起什么冲突纷争,对你而言并不值得。尤其是发现什么灵药、宝物之时,没有必要因争夺而危及自身。”

云起笑道:“这些我都明白,我去的目的与其他人不太一样,相信也没人会和我争什么。”

在虎娃所认识的修士当中,云起所拥有的各种稀奇古怪的法宝最多,往往有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妙处。他如今已突破大成修为,更在仙山中分得五件神器,此行只要谨慎些,不主动与人发生冲突争斗,应有自保之能。

虎娃并未劝阻云起,还托他从黑白丘遗迹出来之后,顺便去灵宝那里一趟,把那块化龙膏带回来。虎娃最近正在研究化龙膏的物性,以印证自己的大器诀修为,感悟寻找与炼制化龙膏的秘法,手中的那一块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,还需要更多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