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53章、废弃之地(下)

灵宝从仙家洞府中取走了一块完整的石头,只有半尺见方,以他的修为仅凭蛮力竟也难以损毁,此物得自一座已坍塌建筑的废墟,地上还散落了好多。这座建筑物就正对着洞府门户,以修建它的材质来看,数百年光阴还不至于自然损毁,但它的周围生长着一种奇异的藤蔓。

这些藤蔓异常坚韧,缠绕着建筑物生长,茎须可以扎进细小的缝隙中,随着藤蔓越来越粗、越来越茂盛,最终将整座建筑物都给吞没甚至崩解了。灵宝取走的第二件东西就是一株连着根茎的细小藤蔓,他知道师尊喜好研究天地间的各种奇物,于是就托林枭送到了虎娃这里。

灵宝取走的最后一件东西,看上去金光闪闪,只有数寸长、手指粗细,材质似黄金又非黄金,就像一根细长的方形金条。他感觉这是一件法宝,却不知如何使用,和林枭一起琢磨了半天,也没搞明白玄妙。

林枭将黑白丘发现仙家洞府的消息,连同在伏夔身上得到的两件神器,还有灵宝从仙家洞府中带出来的三件物品都送到了虎娃这里。这么重大的事情,确实也只有林枭最值得信任,灵宝不可能派别人报信。

虎娃接过那块石头,把玩片刻道:“这只是砌墙的石砖,却已经被炼化为宝器,材质之坚固,堪比经过法力处置的武夫石壳。我若不施展吞形之法,也很难徒手将之捏碎。用这种材料打造的建筑,的确是大手笔,竟在漫长的岁月中被疯长的藤蔓缠毁。”

接着他又拿起那支带根的细小藤蔓道:“这种植物我也没有见过,但从灵宝的描述和其物性来看,其生长数百年的古藤应是一种天材地宝,只是炼化处置起来很麻烦,普通的修士很难以炼器手法去加工,相信云起先生一定会感兴趣的。它使我想起了山野中的葛藤,若以法力炼化,留下其最坚韧的纤维,可制成防护效果极佳的软甲,甚至也可以编织成布料,加工成看似平常的衣物,却是高人的护身宝衣。只是若想做到这一步,非炼器大宗师不可为,连我现在都未必有把握。”

身旁的云起笑道:“彭铿氏大人既有这么一说,我就没法不动心了,很想去那仙家洞府看看,是否能采集到足够多的这种古藤?此物与其他的天材地宝相比,并不算起眼,原因正如彭铿氏大人所说,它很难加工炼化,这让我觉得很有挑战性。”

虎娃顺手将这藤蔓交给了云起,让云起命人在小世界中试种。灵宝是连根采的,离土的时间并不长,应该还能种活。虎娃又问道:“既然云起先生对这藤蔓感兴趣,就给它取个名字吧。”

云起:“就叫它捆仙藤,彭铿氏大人认为如何?”

虎娃点头笑道:“好好好,这个名字很玄妙,看来云起先生已经想到将来用它打造什么法宝了,祝你能成功。”

虎娃不禁又想起了彭山幽谷中布置的金铃藤大阵。生长了数百年的金铃藤上,真正的天材地宝是那四时不谢之花;而这种捆仙藤,若能生长数百年,其藤蔓本身就是一种天材地宝,就算是没有经过法力炼制的原生状态,很多粗大的藤蔓交缠在一起,也足以困住高手。

这很可能是在特殊的环境中出现的变异植物,若是在外面的世界能试种成功,虎娃也打算在彭山幽谷中移植一批,配合金铃藤大阵,其防护的威力会更强大。若擅闯者修为不足,直接就会被藤蔓缠住拿下了。

林枭又递过那根“金条”道:“虎娃师兄,您看这是何物?我和灵宝研究了半天,只觉得它是一件神通妙用很特殊的法器,但终究也没搞明白怎么使用。”

虎娃接过此物闭目凝神良久,这才睁开眼睛长叹一声道:“幸亏您们没搞明白,否则就危险了!灵宝大将军真是一员福将啊,那么隐秘的上古仙家洞府,当初百川城之会上那么多高人都没发现,偏偏让他第一个发现了。他就在外围转了一圈,随手就能捡回一件神器来!”

林枭惊讶道:“这是神器!什么样的神器?”

虎娃没有说话,手中的“金条”忽然发出刺目的光芒,一节一节向外延伸,变成了三尺多长、一寸多粗,表面成四棱形、前端带尖,后端还有一个带护手的持柄。玄源惊叹道:“这才它是平常的器形,看上去竟是一件重兵器。”

虎娃没有说话,却有神念传来:此器名叫灵官锏,灵宝发现的那栋建筑,应该是走进门户后的仙家洞天山门大殿。灵官锏原本持在一尊雕像手中。在正常情况下,雕像被施仙法而有灵性,面目就是洞府主人自己的样子。若是有外人贸然闯入,它便会挥锏当头打落,宛若一位手持神器的大成修士。

可是那座山门大殿已经崩塌,雕像数百年后已损毁,这都要感谢那些疯长的藤蔓,否则灵宝根本没命走进去,更别提把这件神器带出来了。此物没有仙家神魂烙印传承,因为它是给一尊塑像拿着守门的,如今大成修士得之,重新祭炼一番便可掌控。

灵官锏上射出的金光犹未散去,虎娃似是感应到了什么,施展秘法牵引金光射向半空,光线交错间竟呈现出一幅朦胧的场景。以纯白色的石料砌成的山门大殿,殿中有一尊与真人等身大小的塑像,手中高举宝锏斜指半空,仿佛随时可当头打落。

而那尊塑像的身形面目,竟依稀与灵宝有几分相似。灵官锏上还残留了某些气息,虎娃施展秘法,竟将当初的场景在众人眼前“还原”了出来。

林枭骇然道:“那尊雕像……此物叫灵官锏,又是灵宝捡到的,与他有缘啊!”

这件神器虽没有仙家神魂烙印传承,却被奇妙的禁制封印了。按照洞府主任最初的设计,一旦有人擅闯洞府,禁制就会被触发,雕像便会锁定触动禁制者挥锏打落。可是那座大殿连同雕像已损毁,禁制封印反而锁住了这件神器,使之变成灵宝拣到时的样子,而灵宝也没搞明白这是什么东西。

虎娃刚才等于打开了神器的禁制封印,这个过程很凶险,相当于神器打落,可是已没有了雕像挥锏,失去了锁定攻击的威力,虎娃凭借修为不动声色的将其控制住了。也辛亏是在他手中,假如灵宝真将神器封印给解开了,说不定会当场身受重伤。

虎娃点头道:“此物果然与灵宝有缘,那就传给他吧……林枭,你过来,将左手给我。”

林枭走到虎娃身前伸出了左手,虎娃突然挥锏向其手背打落,众人都吓了一跳。旋即只见此神器化为一道金光消失,只在林枭的左手背上留下了一道寸余长的锏形印记。

林枭听见虎娃以神念在元神中叮嘱道:“灵宝尚无大成修为,无法真正掌控一件神器,既不能发挥其真正的神通妙用,也不能将其融入元神。还好这是一件没有神魂烙印传承的神器,我暂时将其祭炼一番留下自己的神念烙印,他可当做上品法器使用。

这个印记你不能动,也不能以法力感应,否便成了我传给你。待你回去之后见到灵宝,让他以手背同样的位置贴在你的手背上,自会得到我的神念心印传承,灵官锏也会化为他手背上的印记、成为他所能使用的上品法器。

这只是暂时的便宜之计,待到将来他若突破了大成修为,则可自行祭炼这件神器、留下自己的神念心印,才能真正融入形神、完全掌控它。就算目前只作为一件上品法器,其威力也十分强大,用这种方式他能勉强催动,但也非常不好控制,绝不可轻易动用,只在关键时刻保命。”

林枭都有点傻了,愣了半天才躬身道:“我替灵宝多谢了!”

虎娃又说道:“我也不能让师弟你白白辛苦这一趟,且把右手给我。”

林枭又伸出了右手,虎娃拿起伏夔所遗落的那枚飞天神器,看形状是一枚银色的叶状长梭,闭目凝神片刻,又挥出刺向林枭的手背。长梭化为一道银光消失,只在林枭的右手背上留下一道寸许长的叶状印记。

林枭的元神中自然出现了一段神念心印传承,就是如何掌控和使用这支银梭的。虎娃又叮嘱道:“这件飞天神器本无别的妙用,也没用神魂烙印传承,我将它祭炼一番传给你。你尚无大成修为,使用不了真正的飞天神器,此物只能当做上品法器,是一支可射出的飞梭。”

在虎娃身边围观的玄源、云起、三水、盘瓠等人皆目瞪口呆,没想到一件飞天神器竟被虎娃玩成这样。林枭的原身就是一只飞禽,无需飞天神器也可以化为原身飞天,但待他突破大成修为后,借助飞天神器可使速度更快,也无须再变换原身。

至于目前这支银梭,经虎娃祭炼一番传给林枭后,暂时只能当做一件上品法器,发挥不了飞天神器的妙用。虎娃却反其道而行之,能让林枭操控这支银梭飞天伤敌,其速度极快、诡异难防,也是关键时刻的保命手段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