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53章、废弃之地(上)

一件法宝可以有诸般妙用变化,修士也可以不借助法器而施展神通法术,但一器只得一御,一人也只得御一器,宛若身心不二。想当初盘瓠被弩炮锁定时,也瞬间收起了骨杖凭借惯性飞掠,才能以御器之法祭出剑符。

传说中只有真正的仙家,才可同时操控多件法宝。扶夔就算想使用啸山印,也得先收起飞天神器再祭出此宝,但灵宝布置的陷阱显然没给他这个时间。

飞在半空的扶夔只得大喝一声,身形暴露了出来并发出刺目的金光。他的身材本就极为健壮,肌肉隆起瞬间化为淡金色,仿佛刀枪不入。这是扶夔的护体神功,身为众兽山的宗主当然有压箱底的绝技护身,此刻的他的身体堪比最强壮的妖兽原身。

这种状态下的扶夔,或许确实是刀枪不入,但那要看是什么样的刀剑、什么样的对手。十一道流光皆击中了伏夔的身体,金光伴随着衣衫炸裂……

若是一支、两支、三支弩箭爆发,扶夔或许还能扛得住;若是四支、五支、六支弩箭爆发,扶夔或许会身受重伤但也能逃得走,他敢来到这里也是仗着艺高人胆大。可灵宝的手段却如此夸张,十一支弩箭齐爆,并付出十一名随军修士瞬间受伤的代价。

扶夔只吼出了半声而已,空中一团金光砰然爆发,然后远远地飞了出去。他的身形竟越过了黑白丘,不知落向了何处,空气中又弥漫着一股奇香。扶夔被射杀,他怀中化龙膏外面的硬壳当然又被弄破了,黑白丘一带再度出现了“瑞兆”。

这天后半夜,大营中的将士都被惊醒了,又闻到了那股奇香。而灵宝及时进入深山,找到了遗落山谷中的化龙膏,暂时将其封存。至于扶夔的尸身,是在天亮后被搜山的士兵找到的。

扶夔的修为当真强悍,全力运转神通法力已近乎金刚不坏之躯,被十一支特制的弩箭同时射中,并未粉身碎骨,竟然还留下了依稀可辨的全尸。发现尸骸的地方,是在黑白丘南麓一片壁立如削的山崖下。

据赶到现场的灵宝事后分析,扶夔并没有在空中当场身亡,但已身受重伤奄奄一息,被法力爆发炸得飞过了黑白丘,从侧面撞在了这面山崖上。他是被撞死的,而那些弩箭炸裂的威力如跗骨之蛆,至此才爆发完毕,扶夔残破的尸身落在了山崖下。

这片山壁,就是当初百川城之会时,五位国君比试“投矛刺壁”之地。

灵宝在扶夔的尸身旁又拣到了两件东西,一枚飞天神器和啸山印。融于形神之中的神器落在这里,说明此处才是扶夔真正的殒身之地。飞天神器的形制似一支叶状长梭,很可能是帛君所赐,并无炼制者的神魂烙印传承,大成修士祭炼一番便可使用。

……

众兽山宗主、大成修士扶夔,夜袭巴室国军营,却被格杀当场。而这天夜里,黑白丘中又现天地异象,仍是巴君将获胜的瑞兆。这个消息迅速传到了巴原各地,闻者无不瞠目结舌。

扶夔好端端地跑去夜袭重兵驻守的大营干什么,而且还为此送了命?堂堂众兽山宗主、巴原上新晋的大成修士,为何会干这么不明智的事情呢?有不少高人都在暗中猜测,扶夔的目的根本就不是驻军大营,而是发现了什么其他的线索,与黑白丘中的天地异象有关。

远在步金山中潜心修炼的虎娃,终于听说了扶夔的死讯,这本在他的预料之中。可令虎娃吃惊的是,从百川城跑来送信的人,居然是灵宝的副将林枭。

林枭与灵宝已共事数年,这位妖修是镇西大将军的左膀右臂,他此刻远离前线来到步金山报信,定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。在灵宝所能派出的人当中,无疑以林枭的速度最快。林枭给虎娃带来了那枚飞天神器和啸山印,至于化龙膏则太大,林枭化为原身长途赶路时也不好拿,所以还留在灵宝那里。

虎娃见到林枭便皱眉道:“怎么来的人是你?扶夔之死,早在我的预料之中,灵宝却特意派你来传信,难道有什么意外的大事发生吗?”

林枭以神识拢音悄然道:“是的,真的出了意外,我与灵宝皆目瞪口呆。先前黑白丘中异香弥漫,难免引人猜测是否有宝物现世,或有仙家洞府重见天日。结果扶夔死后,灵宝大将军在他殒身之地附近,做了一番详细搜查,还真的发现了仙家洞府遗迹!”

虎娃身边的玄源站起身道:“竟有这等事!居然这么巧?”

事情真的就是这么巧,黑白丘中有仙家洞府重见天日,其门户竟是被垂死的扶夔砸开的,就在那片壁立如削的山崖上。古时仙家洞府当然都有禁制守护,不是那么容易被发现的,更不容易被打开。

但凡事皆有例外,比如啸山君的仙家遗府,当年就被众兽山祖师射叔良偶尔发现了。

步金山小世界,是以仙家大法力开辟的洞天结界,其门户就是洞天结界的一部分,在通常情况下可能永远都发现不了,不得仙家传承,也永远都打不开。可是仙家洞府不一定都是小世界秘境;而空间结界门户;也不一定都如步金山小世界一般。

黑白丘南麓的那面石壁,原本有仙家手段留下的禁制,想当初百川城之会时,巴原高人齐聚,都没有发现任何端倪。如今回想起来,也可能并非所有人都未察觉。比如仓颉先生就很可能知道些什么,他也跑去看热闹了,却什么都没点破。

星耀当年就在那面石壁上布下禁制,让五位国君比试投矛刺壁,这对洞府门户也是一种破坏,以仙家手段掩饰的洞府差一点就暴露了出来,在众目睽睽之下,只差了那么一点点。那天垂死的伏夔飞过黑白丘,带着十一支特制弩箭爆发的法力、从侧面砸在山崖上,终破开了原先众高人未曾察觉的仙家禁制。

灵宝事后在山崖下发现了伏夔的尸身以及两件掉落的神器,又将这一带都仔细搜查了一番,务求没有任何遗漏,他察觉到数丈高的崖壁上有奇异的法力波动,竟存在一个掩饰性的阵法。灵宝让将士们都撤离之后,又悄悄独自来到了此地。

法阵已暴露,灵宝费了一番手脚才打开了禁制,发现这是通往一个奇异空间的门户。假如当时有外人在场,会发现这位大将军攀上光滑的山崖,身形竟凭空走进了岩石中消失不见,而岩壁上只荡漾出如涟漪般的光晕、随即便恢复了原状。

灵宝进入的是一处以仙家大法力打造的空间结界,但辛亏不是步金山小世界的那种门户,出入此地是通过一个空间法阵。由于数百年来无人护持,维持禁制的法力已缓缓消散,先后被意外地折腾了两次,门户终于暴露了出来。

灵宝进入了一片奇异的天地中,抬头看不见云彩,只有灰蒙蒙的天空,周围也笼罩着青灰色的雾气。放眼望去,稀疏的植被显得很怪异,视线看不到很远的地方,神识也延伸不出太远。他走了几步便发现,周围的灰雾有毒——飞蛇的毒。

继续往前走,在一条狭长的山谷中,灵宝便遭遇了飞蛇的袭击。灵宝是虎娃的大弟子、出身彭山一系的修士,当然早就听说过飞蛇这种异兽,也掌握对付飞蛇的手段。他手中也有金铃花制成的法宝,是学习炼器时自己打造的。

灵宝祭出金铃花驱散毒雾、驱退周围的飞蛇,又发现这处洞府中充满了危险,灰蒙蒙的天空上竟然有蛊雕飞过。这种蛊雕以飞蛇为食,翎羽的边缘锋利如刃,还带着剧毒,非常不好对付。

灵宝从师尊虎娃那里得到的,不仅有秘法传承,还有各种见闻知识,其中有不少间接来自于武夫丘与理清水。所以灵宝虽没见过蛊雕,却能认出这种怪禽,遭遇了两次蛊雕袭击,有惊无险地将其击退,大致查探了一圈,他判断这里是一处废弃之地。

也许在数百年前,这里是鸟语花香的仙家洞府,蛊雕和飞蛇或许是被人豢养,用于守护禁地。但当初的仙家早已不在,或许陨落或许已飞升,此空间结界与世隔绝,当初人工营造环境也渐渐崩溃、变得面目全非。

原先的植被大多已灭绝,只有少数能适应的还在生长繁殖,可能也包含奇异的灵药,但灵宝并不认识。他又发现了一种生活在水边的麝鼠、一种体型如麻雀般的小鸟,它们有可能是蛊雕与飞蛇的食物。

除了这四种动物之外,此地就只有一些虫类了,有些虫子有毒,灵宝也须小心翼翼的避开。这片空间大约有几里方圆,但并非整个仙家洞府的全部,灵宝在周围发现了类似空间屏障的禁制法阵,这片空间结界应该被分隔成了好几个区域。

这些禁制法阵虽然已废弃了数百年,但仍没有完全失效,以灵宝之能,倒可以尝试能不能打开,但也没有把握成功,且不知还有没有其他未知的凶险。所以灵宝并没有继续查探下去,只在已探明的区域里取走了几件东西,随后便退了出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