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52章、化龙膏(上)

异香飘散的范围很大,大营中的驻军以及周围的民众都闻到了,这个消息当然是隐瞒不住的。灵宝的大将军府设在百川城中,但大军不可能全部进城,驻军大营设在黑白丘的北麓,依地势一直建到了半山腰。

黑白丘就是当年举行百川城之会的地方,五位国君较艺的地点是其南麓的江滩,那一带已被夏季的洪水一直漫到山脚,当然不可能有人居住,也没有大军驻扎。而黑白丘的北面是大片开垦多年的田园,一直延伸到百川城的南门外,这里有很多村寨。

异香弥漫的区域,以黑白丘为中心,向山脚下铺展数里之远,不仅笼罩了整座大军营地,还笼罩了周围的好几个村寨。

在这样的年代,这样惊人的天地异象,必然被人与鬼神之事联系在一起,被视为某种预兆或启示。黑白丘是少务战胜其他四位国君、夺得宗室族长的地方,发生了这样的事,理所当然会被宣传为某种瑞兆。

恰逢国战正酣,这也预示着少务将像百川城之会一样,在战场上获胜、成为一统巴原之君。

灵宝怎会错过这种鼓动军民士气的好机会,立刻命人急报巴都。估计少务收到消息后,便会下令通过各种途径在巴原各地大肆宣扬。与此同时,灵宝亦下令搜寻瑞兆的源头,驻守黑白丘的大军都被发动了,但是没有找到任何线索。

就连发动大军都找不到线索,若大一座山中,其他人就更难发现什么了。假如少务将此事在巴原各地大肆宣扬出去,肯定会引起无数人的关注,假如换做平时,也会有很多修士特意赶到黑白丘查探,看看是否有什么异宝出世,或者有什么仙家洞府重现天日。

但在这个特殊时期,却不好这么做,百川城处于战乱之地,黑白丘更是大军营地,怎可能轻易让人接近。

但是有一位高人,得到消息犹在少务之前。因为他亲自参与了巴原上的国战,甚至成为了帛室国与樊室国之间的盟军联络人,随时关注着前线的各种情况。他也是最早一位获知此事的大成修士,趁其他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,便悄然来到了黑白丘。

此人就是扶夔,而远在步金山中的虎娃,早就料到他会去。

恐没有人比扶夔更清楚黑白丘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他甚至不用看就能猜到。这里有仙家洞府出世的可能性不大,而是大军修筑营地时碰到了什么东西。挖沟壕、建栅栏、牵绳子、搭帐篷、磊灶做饭,都需要就地取材,结果却碰到了举世罕见的化龙膏。

化龙膏这个名字,就是众兽山的第二代宗主起的,巴原上的其他人,哪怕是各宗门的高人甚至都没有听说过。此物的存在,属于众兽山的传承隐秘。

……

步金山中、比翼飞舟上,玄源问虎娃道:“你怎知扶夔不会怀疑那是陷阱?”

虎娃答道:“他或许会怀疑,但他一定会去。啸山君留下的三件仙家神器,被众兽山祖师射叔良所得,我和羊寒灵杀了琮余后取走了啸山风和威虎刺,却留下了啸山印。但啸山印里面的东西并非原封未动,我带走了一枚传承玉箴和两块化龙膏。

如果伏夔能真心吸取琮余的教训,上次他来取啸山印传承时,我便打算将这些东西一起还给他。可是他竟然来了那么一出,我便将东西留下了。这些东西是众兽山历代宗主珍藏,他既未主动开口索取,便是不知其存在、更不知其在我手中。

而我留下了这些东西,今日便能让他自寻死路。”

虎娃说着话将一枚传承玉箴递给了玄源,这是众兽山历代宗主随身保存之物,记载了自开宗立派以来很多门中轶事。假如琮余是正常辞世,那么这枚玉箴也会连同啸山印一起传到下任宗主手里,里面记录的内容,也只有历代宗主才能看见。

众兽山秘法源于啸山君,但啸山君毕竟是一位妖修。严格说起来,祖师射叔良对众兽山传承所做出的贡献更大,他以自己的修行为印证,整理总结了一套完整的秘法体系。众兽山传承了这么多年,历代祖师也做出了不少贡献。

射叔良之后的第二任宗主,曾在巴原上发现了一种罕见的异宝,此物对修炼众兽山秘法、训练灵兽皆有极大的助益作用,因此宗门才在短时间内发展壮大,打下了后来的传承根基。天地间的秘宝无名,那位祖师就将其命名为化龙膏,并研究了多年。

据这位祖师猜测,化龙膏可能是水族化龙之时,鱼身蜕变过程中一种奇特的分泌物;也有可能是蛟龙飞升登仙之际,仙家遗蜕化虹未尽而遗留的精髓。此宝究竟是何来历,他终究也没有搞明白,只是琢磨出此物的用途了。

若以秘法炼化此物,可制成一种奇异的燃香,对修炼众兽山秘法极有帮助,还能使禽兽开启灵智的过程更加顺利。

它可使人或禽兽进入一种类似迷幻的状态,甚至忘了自己是什么。此时再施展控制神识的秘法,可使各种禽兽变得异常听话、能顺利的完成各种指令,使驯服的过程变得特别顺利。

表面上看,它是使禽兽变“聪明”了,实际上是让它们进入了一种状态,在这种状态下类似人的定境,使众兽山所擅长神识控制秘法能更好地发挥效果,禽兽完成指令时宛如自身的所思所想。经历这样的过程,久而久之,确实有助于开启灵智。

化龙膏往往都埋藏在水底,但是岁月变迁,有很多地方由水底变成了陆地,因机缘巧合会使它暴露出来。将一整块化龙膏切开,其新鲜的断面呈金黄色,并散发出一股奇香,奇香中又夹杂着奇异的血腥气息。

奇香使人闻了还想闻、几乎会入迷,但血腥气息也会越来越明显,令人越来越难以忍受。这个过程通常会持续一天一夜,因为化龙膏被切开的断面会渐渐黯淡,变得与周围的土石无异,就像覆盖了一层壳,使异香不再弥漫。

这也是化龙膏的奇特之处,其表面的这层硬壳,能自动吸取周围环境中的物性,在岩层中就像一块石头,在土壤中就像一块土疙瘩,在木料中甚至就像一块朽木,哪怕是高人以神识查探,也察觉不出任何异状。

黑白丘中出现的天地异象,能知其究竟的者恐怕只有扶夔,这是有人不小心碰破了化龙膏表面那层壳,却根本没注意,通常情况下也不可能留意。就算派大军搜山,若不知道要找的是什么东西、该怎样去寻找,人再多也是找不着的。等到时间过了一天一夜,更是不可能再有发现了。

至于化龙膏的灵效,众兽山的二代宗主经过多年研究,总结出了一套炼化与使用手法,并不是直接切开了闻香就行。

这些内情,那枚传承玉箴中都有记载。虎娃也了解到,历代众兽山核心弟子外出时,都会奉宗主之命留意搜寻化龙膏,但除了二代宗主之外,谁都没有再发现过,如今已成了一个传说。

扶夔当年就是众兽山的掌门大弟子,还能成为帛君在百川城之会的助手,他虽不知有这么一枚玉箴、更不可能读过它,但也有资格接触宗门中的核心隐秘,肯定了解化龙膏的存在,而且也知道寻找它的秘法。

扶夔发现了化龙膏的线索,一定会去的。此物不仅对众兽山驱使灵兽有大用,而且对扶夔所修炼的秘法有极大的助益作用,尤其在他突破大成修为后。如果说黑白丘中真有化龙膏,巴原上又仅有一人能找到它,那么此人一定就是扶夔。

虎娃从啸山印中取走的两块化龙膏,每块都有两尺见方,看上去就像被冲刷到水中的山石,形状很不规则、表面比较光滑,各有一个很整齐的断面。

此物就是众兽山历代宗主留下来的。二代祖师当初因机缘挖出了一整块化龙膏,体积有丈许方圆,切割成了两部分研究了多年,后来又用掉了很多,如今只剩下了这些。

化龙膏于世间已再难寻找,而且是一种消耗品,每次至少要切下拳头大小的一块以秘法炼制使用,所以看着虽多,其实也用不了多久。自二代祖师之后,这些化龙膏就舍不得用在普通的灵兽身上了,基本都是门中高人修炼时自用;到了近百年内,更是掌门本人的珍藏之物,门中其他弟子连见都见不着。

扶夔并未正常地继任掌门,他也不知道这件事。就算扶夔打开了啸山印、清点了其中器物,也不会清楚其中还有这么一段隐情。

玄源手握玉箴良久,叹息道:“这枚玉箴记录的并非传承秘法,只是历代的宗门轶事。就算得到了它,亦不知怎么炼化与使用化龙膏,更不知怎样发现与寻找化龙膏。”

虎娃:“可是其中的记录说得清楚,众兽山核心弟子,若突破大成修为,便能掌握辨别与寻找化龙膏的方法,还知道如何炼化与使用它,这应是宗门中的秘法传承……如今唯一符合这个条件者,就是扶夔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