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51章、意境之妙(下)

虎娃所化的鸾鸟在仙山中盘旋一圈,又落在玄源面前恢复了身形。玄源讶然道:“鸾鸟乃天地所化生之灵禽,你并未得到吞形之法的传承,甚至都没有见过真正的鸾鸟,怎能自悟这等神通?”

虎娃的吞形诀源于自悟,但吞形之法各有来历,从駮马、从山魈、从猛虎、从金兕、从谷鱼,又由吞谷鱼之形领悟化蛟神通。虎娃甚至都没有见过鸾鸟,怎能化身为这种传说中的灵禽呢?玄源看得清楚,这显然不是普通的幻化之法。

虎娃笑着解释道:“我其实见过鸾鸟,但那亦不是真正的鸾鸟,而是高人幻化而成。所以说今日之演化,似吞形之法又非吞形之法,我也很难解释清楚。化境修为诸般神通俱足,理论上我也可以修得鸾鸟的天赋神通,从而以吞形诀化身为一只鸾鸟。而实情你也看见了,我已修证。”

玄源除了惊叹,已经没什么话好说了。虎娃所展示的这等境界,并不是说化境修为不可能做得到,但那仅仅存在于理论中,实际上是很难修证的。但对于虎娃来说,只要是理论上存在的可能,修为达到相应的境界之后,便可以演化出相应的意境。

再仔细想想,这也可能与他所经历的生死轮回镜有关吧,不知虎娃在生死轮回境中都经历什么,就连他自己都不可能说清楚,说不定就是某种机缘所在。

理论上所能达到的成就,谙合于大道本源之中,虎娃便能掌握其妙法。并不是人人都适合像虎娃这般修炼的,达到化境修为后,往往只需将自身所修的妙法演化出另一层境界,以求精进即可。追求这样的神通演化,往往会耗费无穷无尽的精力,亦难以成功。

看出虎娃在见证命煞的修行,玄源竟然也领悟和演化了蛇女的天成之魅,可融于她和虎娃的欲乐双修之中,这些皆足以令人惊叹。而虎娃竟然能化身灵禽鸾鸟,更是不可思议的大神通境界。

玄源愣了好半天才说道:“这阵子,你不仅在见证命煞的修行,竟然别有所悟。真是可以修成的、你便能修成,但你为何要这么做呢?”

是啊,虎娃为何要去演化鸾鸟神通呢,这不是他能不能的问题,而是一种选择。虎娃解释道:“扶夔死于大军之中,很可能会将善吒妖王引来。善吒妖王的原身是瑞兽诸犍,天生神目能破一切虚妄,我还没有碰到过这种对手。演化灵禽鸾鸟来对付瑞兽诸犍,就算暂时收拾不了他,能吓唬吓唬他也好。我就在步金山等着,他若是真的找上门来,就在这小世界中来一场斗法……先不提这些了,这里有仙家洞府,我们且体味一番你所领悟的意境之妙。”

……

巴室国镇西大将军灵宝,沿大江北岸向东进军,已攻占了百川城。这只是局部战场上的胜利,如今各国大军远没有到分出胜负结果的时候,战线呈犬牙交错之势。以这个年代的组织能力、生产及运输水平,像这样规模的大战,恐怕要持续很长时间才能见分晓。

灵宝攻下百川城,也是因为地利。樊室国境内被纵横交错的山脉切割成很多小块平原,而面对巴室国这一侧,偏偏只有百川城无险可守,从江岸平原上就可以顺利进军。

巴室国如今有三支集团大军,由三位镇国大将军率领,而灵宝大军是居中的机动力量。另外两支大军则分别固守帛室与樊室边境,若有必要,灵宝可随时驰援他们,同时也会主动捕捉其他战机,比如趁乱攻下百川城。

而在北方的战场上,北刀大将军居然主动后撤了,让出了白驹城和金沙城这两座城廓。城外的粮食已收割,廪仓中的东西也搬空了,军民全部撤走,竟然不战而退,就将樊室国大军主动放了进来。这就是虎娃在朝堂上所讲的、诱敌深入的战略。

樊室国君臣应早就听说了虎娃在朝堂上分析的战略,但他们还是照虎娃说的做了。阴谋敌不过堂堂正正的阳谋,樊室国既然举兵为国君报仇,怎么能只在边境上采取守势呢,若有机会肯定要杀入巴室国境内。

更何况北刀大将军都主动后撤了,这么好的战机,能顺利地攻城掠地,樊室国如果不把握,那么这场国战也就没必要再打了。但由于百川城失守,樊室国向前线运送物资,都必须翻越山中的隘口,也失去了沿大江进军的水路便利。

诚如虎娃所说,樊室国大军越深入,后勤辎重补给就越困难,国中青壮劳力所组成的军阵,尽数开往巴室国作战,若不幸被歼灭,国力亦将遭受沉重的打击。巴室国不仅是在诱敌更是在耗敌,除非樊室国能在占领区就地取得补给,可是北刀大将军留下的只是空城白地。

介绍战况只需要几句话,说出来很简单,但两国为此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。樊室国那边的将领也不是白痴,既知巴室国的意图,也不会轻兵冒进,而是步步为营向前推进,以保证后路畅通,防止被对方包抄吃掉,占领两座城廓之后攻势便放缓了。

反倒是灵宝这边承受了很大的压力,他攻占百川城之后并没有继续推进,而是布下重兵牢牢地坚守战果,因为百川城的战略位置非常重要。

百川城再向东则是宜郎城,过了宜郎城便是东海岸边,这不是一条合适进军的路线,况且巴君少务早有吩咐,白额氏族人所聚居的城廓,暂时不要去攻伐。待到灭了两国之后,自然地去解决、将其并入统一后的巴原辖境。

向南有大江阻隔,向北则须翻过山脉进入樊室国腹地,关防隘口很难攻破。所以灵宝打下百川城之后就率大军固守此地,像一根楔子钉在了这里。樊室国也发动了好几波反击,企图夺回百川城,以期和主战场的大军相互呼应,更能拥有从水路进军的便利,但都没有成功。

总体而言,樊室国与巴室国这边打得并不激烈,更像是战略已明的试探性交锋,都在等待着另一条战线上的胜负结果,只有百川城成为了局部的焦点。

南方的帛室国与巴室国之间,则是真正的激战,主战场集中在善川城与白果城一线。镇南大将军瀚雄率大军扼守边境关防,几番大战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,付出了很大的伤亡代价,但也没有让帛室国大军突入境内。

对于瀚雄来说,有几处重要的关防是绝对不能被帛室国突破的,否则帛室国的灵兽骑兵可长驱直入,巴室国在列阵野战中恐怕会吃大亏,后方腹地往往只能被动地困守于城廓了。

少务曾派秘使私下嘱咐瀚雄,自有对付灵兽骑兵的办法,但此刻还没有到动用的时机,目前需要瀚雄尽量先挺住、坚持得越久越好。

瀚雄亦不知少务还保留了什么克敌制胜的手段,但帛室国大军来势汹汹,他在边境线上守得很辛苦。一旦边境上经营的防线被突破,巴室国将更加被动。灵兽骑兵虽然厉害但也并非无敌,可是届时真想扼制对方的优势,则需要调集数量更多的军阵、硬生生地拿人命去填。

帛室国此番与樊室国联军进犯,其战略目的并不是要灭了巴室国,帛让自己也清楚这几乎是不可能的。他只是要尽量攻占城廓、掠夺人口,咬下一大块肥肉,从长远的角度削弱巴室国的实力、改变巴原上的力量对比,从而在可预见的将来,使少务无力再一统巴原。

但假如真的能够击溃巴室国,甚至将其彻底吞并,帛让当然也是求之不得,这样一来,他就可能成为一统巴原之君,樊室国是无法与之对抗的。身为巴室国镇南大将军的瀚雄,当然明白帛让的企图,所以他尽量死守不退。

少务的话说得明白,虽准备了对付灵兽骑兵的手段,但不能轻易动用,甚至也不能被帛室国察觉。等到不得不动用的那一天,则要一举扭转战局。瀚雄依托防线尽量阻敌,也是在消耗帛室国的有生力量。

列国之间的战况如此,而虎娃远在步金山中不问世事,他甚至还放出话来,将来出山之日,便是少务一统巴原之时。

彭铿氏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呢,难道是一种预言吗?假如少务未能一统巴原,他难道就永远不出山了吗?扶夔跑到步金山说了那样一番话,所希望看到的,无非就是这种结果。

而就在各国之间战况胶着之时,忽有天地异象出现,被灵宝当作瑞兆急报少务。

某天黄昏,百川城郊外的黑白丘一带,忽有奇香弥漫。这奇香初闻时令人飘飘欲醉,再闻则令人心旷神怡,头脑变得特别清醒、精力变得特别充沛,甚至连伤痛导致的不适感都消失了。

但奇香中还夹杂着一丝血腥气,刚开始极淡,但越到后来就越明显,半日之后便渐渐令人隐隐作呕。虽然那香袭还是那么好闻,但血腥气却令人越来越难受,偏偏这又不像两种气息混合,就似是一种气息的“灵效”。

一天一夜之后,当那血腥气令人感觉再也难以忍受时,所有的气息又突然消失,仿佛它就从未出现过,不留丝毫痕迹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