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47章、樊室之乱(上)

待到夜深人静之时,盘瓠悄然离开了狗舍,狗舍的门当然挡不住它,其他的狗也不敢吠叫。穿过营地前走不远,就是樊康休息的大帐,大帐周围立了好几根木桩,木桩上也拴着恶犬,稍有异动就会狂吠,就连巡逻的侍卫都不敢接近这些恶犬。

夜间在大帐外拴狗,也是樊康的爱好。这些狗还能起到警戒作用,而且除了专门的豢养者,它们也不会吃其他人喂的东西。盘瓠收敛气息躲过了巡逻的卫队,走近大帐时,那些本该狂吠示警的恶犬却不敢大声叫,只是发出畏惧地低呜。

樊康的大帐有里外两重,他在后帐铺满兽皮的床铺上睡着了,鼾声中带着酒气,身边还躺着几位赤裸的侍寝美人。有一位美人在睡梦中好像听见了什么动静,朦胧地睁开了眼睛,突然发现大铺上的国君脑袋没了,断颈如刀切般整齐,鲜血已染红了兽皮。

她下意识地再一扭头,竟然看见一条狗叼着个人脑袋正向帐外走去,伸爪子已挑开了帘幕……盘瓠就这么叼着樊康的人头出去了,又过了片刻,大帐中才发出惊骇欲绝的尖叫声!

这一声尖叫,把周围的人都给惊醒了。盘瓠已摇身一变化为人形,提着樊康的人头飞到半空,声音如炸雷般的喝道:“我是盘瓠,已取樊康的项上人头!”盘瓠并没有打算这么无声无息地就走,离开之前要留下自己的名号。

他喝出声时已祭出了一根骨头棒,骨杖顶端展开了一对硕大的羽翼,身形在半空飞天而去。恰恰就在这时,盘瓠心中突然有种强烈的危险感觉,仿佛是被毒蛇盯住了,不仅出于野兽的本能直觉,更是高人的神识感应。

盘瓠已被神识锁定了,地上的几顶帐篷突然掀开,露出了里面的人和架在帐篷中央的东西。此地有埋伏,而且足以猎杀他这样的大成高手。盘瓠好歹也是镇国大将军,能认出那是什么东西——军中特制的弩炮。

军阵中的弩炮,在野战中是架在车上的,平日大多安放在专门的地点。则特制的箭矢有手腕那么粗,使用绞盘上弦或杠杆发射,往往用于城廓关卡的攻守之战,威力可以打穿一堵墙。

而营地中的这些弩炮则更为特殊,是专为猎杀神通广大的高手而准备,所使用的弩箭是法器,操控弩炮的人也至少得是四境以上的修士。

强劲的弩炮本就射程极远、威力极大,再辅以修士的御器之法,可以锁定欲攻击的目标。就算大成高手亦是血肉之躯,一时不查也会被射杀当场。

好在这种特制的弩炮很笨重,通常需要提前安放在固定的地点,而且造价极为昂贵,所以在战场上极为罕见,只会出现在特定的场合,用来防备或猎杀高手。

大成修士借助神器飞天,若事先有所警惕,当然也可以将这种威胁避开,可盘瓠今天是自投罗网。盘瓠察觉不妙猛地一挥骨头棒,这件神器随即便被收起,他凭借惯性在空中继续斜飞而出。

修为不到化境,只能御神器飞天,当然也有缺陷。那就是在御器飞天之时,除了凭借那飞天神器的神通妙用以及自身所能直接施展的法术,无法同时使用别的法宝,也包括各种秘宝。而盘瓠的反应很快,他立刻就收起了飞天神器,人在空中又掏出了另外的东西。

盘瓠至少已被五具特制的弩炮交叉锁定了,每具弩炮皆由三名修士操控,虽然那些人中并无大成修士,但也有好几名五境修士。师尊剑煞曾说过,修士可越三境而杀敌,而盘瓠的修为也不过刚刚突破六境未久,若毫无防备地落入这样的陷阱,也很可能会送命。

三枝弩箭已呼啸而至,旋即在空中炸裂,就像一个耀眼的大火球吞没了盘瓠的身形。这种弩箭是特制的法器,可以反复多次使用,只要能够锁定对手,更能在空中盘旋追击;但它同时也可当成一种特殊的秘宝,可一次性爆开发挥最大的威力。

但法器毕竟不是通常的秘宝,就算这种弩箭经过特殊的炼化,爆发的威力也会反噬操控它的人。地面上那三组操控弩炮的修士中,各有一人闷哼一声口吐鲜血。他们一动手就毫无保留,假如盘瓠反应慢了或者心存侥幸、轻敌大意,此刻就算不死也得身受重伤。

但盘瓠的反应足够快,耀眼的火球中出现了一个身影,那是法力凝成的虚像,看身形轮廓酷似虎娃。虎娃的身影挥剑斩出凌厉的寒芒,将爆发的光球劈成两半,飞掠在空中的盘瓠凭着惯性冲了出去。

地面上的攻击并未停止,紧接着又有两支弩箭交叉射至、同时炸裂。这两支弩箭的攻击时机把握的非常好,就算盘瓠能尽全力接下刚才那一击,此刻的退路也被封死了,几乎没有可能再施展神通法力、挡下接连而来的第二击。

而盘瓠并没有去硬扛,他冲出来的时候又祭出第二枚剑符。方才那枚剑符所化的虎娃身形尚未消失,又有一个“虎娃”出现在半空、挥袖斩落剑光。由于间隔的时间非常短暂,看上去就像天上同时有两个虎娃交叉斩出神剑,甚至劈开了一个扭转空间的缝隙。

剑光湮灭了两枝爆开的弩箭,皆惯性飞掠的盘瓠,未等身形下落便重新祭出了白色的骨杖,鹤翅展开裹着他化为一道流光飞去,已脱离了弩箭攻击的范围。一只猎隼在夜色掩护中飞出行营,悄然跟在盘瓠的后面,却保持了相当的距离。

忽有一道盘旋的七彩光芒斩出,追踪的猎隼化为一片血雨,行营中也传出了一声怒吼。盘瓠的元神中忽传来羊寒灵的神念道:“二老爷,这边走,老爷派我来接应您!”

羊寒灵昨天就赶到了樊都,不难打听出樊康已出城狩猎去,于是她也悄然潜伏到了王室园林中的行宫附近,却没有发现盘瓠的行踪。她一直静悄悄地在等着,假如盘瓠方才无法逃出陷阱,羊寒灵也必须现身帮忙、至少得把盘瓠救走。

结果盘瓠的表现出乎设伏者的预料,做出了最快、最合理的反应、当机立断祭出两枚虎娃祭炼的剑符冲了出来,不必羊寒灵再出手救他。羊寒灵及时斩杀了远处追踪的猎隼,通知盘瓠跟她逃走,至于返回巴室国的路线,羊寒灵早就想好了。

……

国君樊康在畋猎时遇刺身亡,樊室国一片哗然大乱,民众间流传起各种说法。最接近真相的传闻,是樊康在深夜熟睡之际,被一条狗叼走了脑袋。

还有一种不太靠谱的说法,很多民众都更愿意相信。据说是樊翀喝醉了酒,打骂身边的仆从,要将人丢进狗舍里去喂狗,自己却不小心摔了一跤,恰好摔进了关着恶犬的狗舍里,结果被群犬撕食。

但无论如何,在正式的官方消息中,樊康的确是遇刺了,而且凶徒的名字叫盘瓠,也有传言说是“盘古”或“樊护”。因为盘瓠提着人头飞到空中的那一声大喝,营地中的所有人都听见了,如今大家都在关心一个问题——这个盘瓠究竟是何方神圣?

疑问很快就有了答案,盘瓠是一条狗,而且静室虎煞先生当年身边的那条狗!

这也不知是谁散布的消息,但所说皆是实情。虎娃当年来到巴原、登上武夫丘、从武夫丘返回巴室国隐居彭山,身边都带着一条名叫盘瓠的狗。此事是隐瞒不住的,有心人必然能查出来,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查明并公开散布消息,显然幕后有大势力在推动。

已有很长一段时间,没人看见过那条狗了。这件事本不会令人关注,彭铿氏大人养的狗有可能就放在彭山了。但如今看来,那条狗真不一般,竟然已修炼成了狗妖,而且还跑去刺杀了樊康!

更有消息明确指出,盘瓠是得到虎娃所赐的秘宝,才能成功刺杀樊康。当时在场的很多人都看得清楚,天空出现了两个身影挥出了凌厉无匹的剑光。普通人不知是怎么回事,但有修为的高人却清楚,那是剑符、武夫丘的剑符,为彭铿氏大人亲手炼制,挥剑的身形就是虎娃的样子。

虎娃多少还是继承了师尊剑煞的一点习惯,他此前祭炼的剑符,祭出时则化出本人的身形挥剑。

虎娃将剑符送给盘瓠时,也没想到盘瓠会拿来这么用。原本那只是一个光影轮廓,就算样子像虎娃,也不能断定那就是虎娃;就算剑符是虎娃所炼制,也不能证明使用秘宝者是受了虎娃的指使。

可如今有人明确指认了盘瓠的身份,那么就难以避免某种猜测,很多人都认为,是虎娃派出盘瓠刺杀了樊康。至于事实是否如此、虎娃又为何要这么做,则需要他本人给个答案与交待!

樊室国朝堂大乱,缉拿凶手的命令已下达到全境,但关键的问题是凶手在哪里、怎么才能抓得着、究竟是抓一个人还是抓一条狗?樊室国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置,那就是樊康遇刺身亡后,谁可继位为新君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