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46章、兄弟惹得祸(上)

羊寒灵收起两枚蜃光珠,祭出啸山风飞天而去。而虎娃则径入巴都城,当天晚间就见到了少务,地点是在皇宫中的一座偏殿中。从后廪时代开始,这里就是国君私下召见重臣秘谈大事之处,当晚只有虎娃与少务两人。

少务一见到虎娃,便屏退左右、开口问道:“少苗在你的府邸中吗?”

虎娃苦笑着答道:“其实她在盘瓠的大将军府中,但我们两家的府邸是挨着的,前院和后院也是连着的,中间连隔墙都没有,说是在我府中也可。”

少务:“盘瓠呢,他和小苗在一起吗?”

虎娃摇头道:“来之前我碰到了羊寒灵,得知他已不在巴都城中,此刻应已潜入樊室国,想找机会要樊康的命呢。我怕他失手,已派羊寒灵前去接应。”

声音中伴随着神念,虎娃介绍自己这几天的经历,先是从玄源那里听说了樊康提出的联姻要求,然后赶到了望丘城,却发现迟了一步。但他还是按照原先的打算,带着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,跑到孟盈丘为盘瓠向少苗提亲……

少务沉默了片刻,才用有些责怪的语气道:“师弟,你为何又晚了一步?”

若说虎娃到达望丘城时,樊康已公布了请求联姻的消息,这确实是个意外,谁也没想到樊康的动作会那么快。但虎娃后来完全可以抢先一步的,他却又在望丘城耽误了一天,跑到孟盈丘去求亲又用了一整天,再从孟盈丘赶到巴都。

假如虎娃在望丘城中听说消息,就当机立断直接赶到巴都,便可能抢在一系列变故发生之前,劝说盘瓠不要那么冲动行事。

虎娃却仍然苦笑道:“事事哪能尽如人意,也不可能都符合你我的期望。就算我能及时赶来,那又能怎么样呢,你认为我能劝得住盘瓠吗?这种事情也没法劝。”

少务:“盘瓠真的会去刺杀樊康吗?”

虎娃:“我是和他一起长大的,很清楚他的狗脾气。他此刻的想法,我甚至都不猜就能清楚——居然想抢我的小苗,樊康你这是找死,那就去死吧!

樊康身为一国之君,又是这么重大的事情,必须谨慎处置,只要有心便不难查出少苗与盘元氏的关系。他们俩的事,尽管大家并不经常提起,但也不是什么大秘密。

联姻是樊康答应两国结盟的条件,联姻的对象又指名少苗,既如此,樊君怎能事先不调查清楚少苗的情况?就算不知,亦是不该!

况且你还没有答应、两国商谈亦未出结果,他便擅自公告天下,摆明了有逼迫之嫌。樊康利用两国结盟之事,逼迫你将少苗嫁给他,盘瓠又怎能容忍?”

盘瓠行事,不会像少务那样深思熟虑,也不可能像虎娃这般自然地挫锐解纷,他不去收拾樊康才是怪事呢。也许在他人看来,樊康欲与巴室国联姻,仅仅是提出要求还没结果呢,根本谈不上错;但在盘瓠看来,樊康明目张胆地公告天下要打小苗的主意,就是不可容忍的。

少务:“你早既然清楚盘瓠会有什么反应,就不怕他行刺失手,或者惹出更大麻烦吗?”

虎娃摇头道:“盘瓠虽誓杀樊康,但也不会失去理智,他毕竟已是大成修士。我很了解他,若真是一心猎杀樊康,樊康迟早是躲不掉的。他可不是寻常修士,是出身蛮荒的妖修,最擅长潜伏与捕猎。也可能是在我身边的时间太久了,别人都忽略他的厉害。盘瓠其实是我见过的、这世上最好的猎犬!他化为人形之时,极擅隐匿妖修气息;而恢复原身之时,更能使人无从分辨。我唯一担心的是,他得手之后如何脱身,而师兄你又将如何解决后面的麻烦?”

少务:“先别操心我如何善后了,此事分明有人在幕后推动,说不定就有一个陷阱在等着盘瓠。”

虎娃:“的确可能有陷阱在等着,但主要针对的不是盘瓠,而是你我。樊康那边,可能也有人做好了准备,打算让盘瓠吃亏甚至身受重伤,所以我才会派羊寒灵去接应。但从幕后推动者的角度,假如盘瓠真去刺杀樊康,让他得手后逃脱,其实比抓住他更有利。只要查明了盘瓠的身份,你我就脱不了关系,对方还能借此逼迫巴室国交出凶手。届时假如你交出了凶手,便意味着兄弟反目;假如你交不出凶手,两国结盟之事便休提……还有一事他人不知,在步金山,我给了盘瓠好几件神器;从英竹岭归来后,我又给了他一批剑符。”

少务叹道:“真是好兄弟,他要去砍人,你事先便帮他把刀都磨好了……你既知盘瓠会怎么做,亦知有人在幕后推动,那么已经料到了结果吗?”

虎娃:“我已料到了各种可能,却难说事实究竟会演化为那一种,师兄你就做好最坏的打算吧。你若当盘瓠是兄弟,也请多担待吧!看起来的确是盘瓠在给你惹祸,但这何尝不也是你给他惹的祸,谁叫他的兄长是巴君少务呢?……盘瓠大闹朝会之前,肯定也来找过你吧?”

少务:“是的!他昨天早上大闹朝会,当众宣称辞去镇西大将军之职,再也不理会巴室国的国事,趁群臣震惊之时便摔袖而去。但是前天晚上,他先来找过我,说什么今后若惹了麻烦,并不想让我为难,所以打算与我撇清关系。”

虎娃:“他倒不是坏心,但狗脑袋想事情太简单了!你是怎么劝他的?”

镇西大将军,是军中最高级别的四位将领之一,哪是说不干就能不干的?军中的普通士兵擅离职守,都要受到军法追究,更何况大将军呢?况且还他有“拐走”少苗的罪名,小苗肯定是自愿跟盘瓠走的,但巴室国官方并不好这么对外宣布。

假如盘瓠杀了樊康,可不是他自己说没关系就没关系的事情,樊室国必然会报复,而且不可能只追究盘瓠这名凶手。如此一来,便破坏了少务先稳住樊室国、阻止其与帛室国结盟的计划。

少务亦苦笑道:“我劝他不必动怒,我也绝不会将少苗嫁给樊康。他却说我若真敢答应樊康,那便是连兄弟都没得做了,还说拒绝这个要求是我的事,而他该不该生气是他自己的事。反正我是劝不了他,估计就算你在,也一样劝不了,总不能把他拿下关起来吧?”

虎娃眯起眼睛道:“师兄,我打算明天参加朝会。”

少务一拍桌案道:“师弟,你这可是破天荒头一遭啊!”

虎娃虽身为诸正大人之一,却还从来未出席过少务的朝会、参与群臣议事,明天居然打算破例。听见少务的感慨,虎娃笑了笑:“我好歹也是学正大人,国中出了这样的大事,怎么也得露面说几句。”

少务:“明日朝会,便要商议如何处置盘瓠,师弟有何建议?”

虎娃:“结果不是明摆的吗?你若是公正贤明之君,就得下令缉拿盘瓠,待其归案后依军法处置!……此事得立刻公告天下,否则等到盘瓠已经杀了樊康,你再这么做便晚了。”

少务:“师弟参加朝会,是要亲自提议吗?”

虎娃摇头道:“不不不,我当然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,只会反对这些提议;但最终的决定还得由你来做,你要下达这样的君令。有人想挑拨巴室国君臣不合,那我们就让大家都看见朝堂上的君臣分歧,说不定那幕后推动者便会自己跳出来,我等着呢。”

……

巴室国次日的朝会十分隆重,都城中五爵以上的官员都到了,甚至有很多平日只挂虚衔、并无实职的大人们也奉诏列席。最引人注目的是,学正彭铿氏大人也出席了朝会,这是破天荒的头一遭啊。

别说在普通民众眼中,就算在很多朝臣眼中,彭铿氏大人的地位也如神灵一般,平日难得一见。

众大人在朝堂上的地位当然不同,诸正大人以及享九爵的勋贵都是座位的,所谓座位就是一个垫子。巴君为示特别的恩宠,将彭铿氏大人的座位放在了最前面,就在自己的身侧。

兵正大人第一个起身发起朝议,硬着头皮道:“镇西大将军盘元氏,昨日无视礼法咆哮朝堂,更无视军规擅离职守。请主君下令缉拿,待其归案后依军法处置!”

这个黑锅必须由兵正大人来顶,谁让他在朝中掌管兵事呢,镇西大将军甩手不干了,他当然要维护军法。紧接着理正大人亦奏道:“国都中皆疯传,盘元氏擅入王宫后寝之地,拐走了君女少苗。请主君下令缉拿盘元氏,此事应查问清楚、以正视听。”

众人不由自主都看向虎娃,谁心里都明白,从不上朝的彭铿氏大人今天为何会出现。少务也看向虎娃,和颜悦色地问道:“学正大人,你看如此处置,是否妥当?盘元氏有可能受了些委屈,此事也可能另有内情。但总要先把人找回来,才好查问清楚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