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45章、应变(下)

孟盈丘不仅是一座山,而是一片风景灵秀的山区,群峰环绕着道场,位于原巴室、相室、郑室三国交界之地。望丘城是距离孟盈丘最近的一座城廓,有一条通往孟盈丘的大道,大道尽头的谷口便是山门,寻常人不可擅入。

虎娃天明时出发,午后来到了山门前,这么多人这么大的动静,早就惊动了孟盈丘道场。虎娃远远地就看见了青黛长老率二十余名弟子,在谷口外列队相迎。青黛长老眼中有几分愠色,但更多的却是无奈。

假如换一种情况,有人敢跑到孟盈丘这么“捣乱”,简直跟找死差不多。可今天彭铿氏大人是来提亲的,人越多、礼物越贵重,就是越给孟盈丘面子嘛。而虎娃好歹也没做得太过分,大老远就吩咐队伍停下,以御物之法亲自托起大宝磲走上前去,向青黛长老行礼。

青黛长老寒着脸问道:“此地乃世外清修道场,彭铿氏大人带着这么多人,围在山外门鼓噪喧哗,难道是成心想让孟盈丘堪堪吗?”

虎娃来时浩浩荡荡,此刻却是一副万分恭谨的样子,在青黛面前躬身解释道:“不敢不敢,实是因为这本就是一件热闹事,我是来提亲的。”然后又一指大宝磲道,“这是礼物!”

青黛看着大宝磲也有些傻眼,愣了好半天没说话。越是识货的人,越知这批礼物之贵重,简直都能把人给砸晕了。

远道而来的望丘城民众并不敢靠近,但偏偏孟盈丘山门外这一片的地势又很开阔,大家呈半圆形围了一个老大的圈子,都在那里看热闹呢。宝物这一路上众人都见过了,此刻大家“围观”的都是孟盈丘中的“仙女”。

只听有人窃窃私语道:“真漂亮啊,这些神山上的女子,个个美得就像梦一样。我要是能娶回家去,就算是死也愿意啊!”

旁边有人嘲笑道:“你就做梦吧,人家修炼仙家秘法的仙女!瞪一眼就能要你的命,伸根指头就能戳死你……就凭你,还想娶回家去?”

也有人感叹道:“我要是也能长那么漂亮就好了,村里的汉子不就随我挑了吗?为何神山上的仙人就没看中我,把我也带进孟盈丘炼仙法啊?”

最引人注目的,当然是站在两列女弟子中间的青黛长老。不少人远远地冲着她指指点点道:“看见了吗,那就是孟盈丘中的仙长啊,若不是亲眼见到,怎敢相信人间竟有这样的绝色!”、“离得这么远,你也能看得清吗?”、“就算看不太清,也能去想象啊……”

很多人并不完全清楚发生了何事,只知彭铿氏大人组织队伍跑到孟盈丘来提亲,议论之中难免生出很多误会。比如有人就在那里自作聪明道:“看见没,彭铿氏大人就是来向那位仙女求亲的!……也就是那样的仙女,才能配得上彭铿氏大人。”

也有人小声嘀咕道:“不对呀,我听说彭铿氏大人在巴原上号称虎煞,已与赤望丘的玄煞大人结为爱侣,我们村寨还派人送去贺礼了,他怎么会又跑到孟盈丘来求亲?”

旁边又人反驳道:“这有什么不可能的,肯定是彭铿氏大人又看上这位仙女了,人家这不是已经迎出来了吗?”

尽管众人的议论声很小,但怎能逃过青黛的耳朵。青黛看着礼物本有些发愣,听见这些议论,脸终究没有绷住,噗嗤笑出声道:“彭铿氏大人,你是来向小女子求亲的吗?如此贵重的聘礼足见诚意呀。而且以你的人才修为,青黛也没什么不满意的,这就答应你了吧!”

她的声音不大,但周围的民众皆很清楚地听见了。也不知谁先开始鼓掌喝彩,紧接着喝彩起哄声音一片,很多人已经高喊着恭喜彭铿氏大人。这倒把虎娃闹了个大红脸,万没想到在这孟盈丘山门前,他竟被青黛长老给当众调戏了。

虎娃退后两步,拱手道:“青黛长老莫要拿我开玩笑,今日是替我师弟、巴室国镇西大将军盘元氏,来向长老的亲传弟子、君女少苗提亲。”

他的声音传遍全场,宛如印入每一个人的脑海,压过了所有嘈杂。青黛收起笑容,又突然瞪眼道:“彭铿氏大人,你也知道乱开玩笑不好啊?求亲就求亲呗,将我派山门弄得这么乱哄哄,难道就不是开玩笑了?”

虎娃:“事急从权,或有不妥之处,请青黛长老见谅。”

青黛摆了摆手:“以彭铿氏大人的身份,又有如此诚意,我倒不好计较什么……你是替师弟来求亲的,那么他人呢?你师弟自己知道此事吗?”

虎娃:“尚未来得及与师弟商议,我便直接到孟盈丘来了。他或不知今日之事,但他对少苗的心意,我却早已清楚……不知能否请少苗相见?我亦想求见命煞宗主。”

青黛:“真是不巧,彭铿氏大人来晚了一步。宗主数日前于行游中回山,已宣布闭关。少苗前段时间一直在闭关修炼,恰在宗主回山之时出关,然后便离山前往巴都城了。你既是代表师弟盘元氏来向少苗求亲,为何要来孟盈丘呢,宗门也不管这事!”

虎娃以神念暗道:“我当然清楚孟盈丘不管这事,但我的目的,就是要让大家都知道有这么件事!”同时又开口道,“既然少苗君女不在山中,今日是失礼打扰了。”

青黛亦以神念道:“你是刚听说消息从步金山赶来的吧?我也不知樊君为何如此突然地公告联姻之事,两国之间尚未谈妥呢。今日的动静已经闹得足够大了,赶紧去找你的师弟吧,不要让他闯出什么祸事来。我甚至怀疑,他已经带着少苗私奔了!”

虎娃暗中苦笑道:“假如是这样,反倒省事了,头疼的只是少务。”

青黛也是明白人,很清楚虎娃的目的,就是要用这种方式公告天下——盘瓠早就看上少苗了!假如有什么意外的变故发生,也好提前做个铺垫;而且这种意外是一定会发生的,说不定已经发生了。

青黛又看着那大宝磲,开口道:“彭铿氏大人,你真不是来向我求亲的吗?可惜啊,你若是真开口,我已经准备答应了!”

青黛身为孟盈丘中的大成长老,寻常人难得一睹其姿容,今天因为虎娃跑来“闹事”,她竟被这么多民众堵在山门前围观,还对她指指点点评头论足,心中当然也有几分着恼,趁势调戏虎娃出口气。

虎娃倒也知趣,赶紧从大宝磲中取出那一对寒玉宝瓶,每个宝瓶中还放了一枚极品夜明珠以增色,双手呈上道:“青黛长老是少苗的师尊,这是我代表师弟送您的礼物。”

青黛这才露出了笑容,挥袖收去寒玉宝瓶道:“也算彭铿氏大人有心了,多谢,不送!”

虎娃收起大宝磲,又赏赐给望丘城主一大块黄金,命他带领民众返回,勿再打扰孟盈丘清静,本人则飞天赶往巴都,半路上却遇到了羊寒灵。

在巴都平原外的丈人山上空,远远望见羊寒灵迎面飞天而来,虎娃驻足云端道:“你怎会此时飞天往北,难道是特意寻我,为了盘瓠之事?”

羊寒灵至近前答道:“是的,二老爷昨天在朝会上和巴君闹翻了,当场辞去镇西大将军之职,号称国事与他再无关系,在众目睽睽之下摔袖而去。”

虎娃皱眉道:“我又来迟了一步?盘瓠果然犯了狗脾气!它当众宣布辞官之后,又去了哪里?”

羊寒灵:“这正是我急忙来找老爷的原因,幸亏飞在天上视野广阔,而老爷您又没有隐匿身形,恰好碰上了。二老爷不知去向,据说巴君震怒,也在下令找他呢!”

虎娃:“连你也不知他在哪里?”

羊寒灵:“是的,二老爷未回彭山,我亦不知他去了何处。”

虎娃:“那么少苗呢?”

羊寒灵脸色微变,开口答道:“巴君之所以震怒,不仅是因为二老爷当众辞官、宣称从此撂挑子不干了,更重要是少苗也不见了。据说二老爷离开朝堂之后,竟然拐进了王宫,把少苗也给带走了,此刻巴都城中也到处都在找少苗呢。”

口中这样说,暗中却以神念答道:“少苗就在老爷您的府邸中,是二老爷带她来的,并叮嘱谁都不许泄露消息,然后二老爷自己就走了。虽然巴都城中到处都在查找少苗的下落,但也没人敢搜查您的府邸啊。”

虎娃摆手道:“这真是瞎子都能看见、傻子都能想到的事,只是没有人点破而已,说不定大家都以为盘瓠也躲在我府中呢……事不宜迟,我去找少务,你直接去樊室国接应盘瓠。”

羊寒灵微微一怔:“去樊室国接应二老爷?……您的意思,难道他竟去刺杀樊康了吗?”

虎娃长叹一声道:“假如少务劝阻不了他,我同样也拦不住,更不好去劝阻。若是换一个人,此刻心中会恨不得要了樊康的命;而盘瓠不是别人,他会直接去要了樊康的命。盘瓠从来没把自己当成狗,却也同样也从来没有改掉狗脾气,狗急了会跳墙、更会咬人的。

少务行事,必然权衡利弊、谋定而动,但盘瓠却不会想那么多。

我赐你两枚蜃光珠,是以仙家大神通祭炼的法宝,只差一步就是神器了。佩戴它有隐匿藏形之妙,稍加祭炼留下自己的神念烙印即可使用。你与盘瓠每人一枚,回来时不要飞天,就从山野中潜行而归。

不论盘古刺杀樊康能否成功,你的任务都是接应他、把他安全的带回来,千万不要再生波折。至于怎么找到他,也不用我教你,凡是有可能刺杀樊康的场合,他就有可能出现。你亦是山野妖修出身,应不至于忘了本能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