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45章、应变(上)

玄源提到了一个很新鲜的词,就是五兄弟同盟,指的当然是大俊、瀚雄、少务、虎娃、盘瓠这结义五兄弟。但这个同盟并不仅指他们五个人,而是少务在国中建立的年轻一代亲信班底,也象征着巴君最信任、最倚仗的人才。

虎娃咬牙道:“真是好计谋,让少务拒绝也不是,答应也不是。”

玄源:“少务就算答应了,其实也阻止不了樊室国与帛室国结盟。少苗可不是普通的君女,以她的性子又哪能受这种委屈,更何况她如今已是一位五境修士。她不会嫁给樊康的,盘瓠更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,说不定就直接带着少苗私奔了。如此一来,樊康甚至会成为巴原上的笑柄,自以为受到了莫大的羞辱。那么樊室国与帛室国结盟,联合发兵报复巴室国,则是再正常不过的选择。猜测是谁在暗中策划此事,要看最大的受益者是谁。”

虎娃:“帛让?”

玄源:“帛让应是幕后推动者,他若有心搜集各种线索,也不难知晓盘瓠的身份以及他与少苗的关系,说不定还有高人在暗中指点帛让。但这些眼下只是你我的猜测,樊君为了得到结盟的保障,提出联姻的要求也很正常。”

虎娃:“这幕后有没有阴谋,只看一件事即可。”

玄源点了点头道:“是的,只需看是否会有人提前公布消息,逼得少务没有回转余地,同时也激怒盘瓠。”

樊康提出了与巴室国联姻的要求,而同时还在与樊室国商谈结盟之事,这种谈判肯定都会在私下进行,事情没有确定之前,按常理都不会公开。不是人人都能像玄源这样打听出出内情,此事眼下还是国与国之间机密。

假如事情还没有谈出最终的结果,有人就突然公布了,逼得少务也不得不做出正式的回应,那就是绝对有问题了。

玄源:“趁着此事还没有公开,说不定仍有回转的余地,虎娃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虎娃取出了一枚大宝磲,磲壳张开珠光四射,里面放着很多宝物,特别是一对精美的寒玉宝瓶,是虎娃这几天刚刚炼制的,他缓缓开口道:“我这就带着聘礼前往孟盈丘,替我师弟盘元氏向少苗提亲。”

玄源笑了:“你这份聘礼,简直能把人的眼睛都给晃花了!都是稀世珍宝,就算是一国之君也很难拿出来,装宝物的盒子更是神器呀。”

虎娃冷笑道:“怎么可以不大方呢,这份聘礼就是拿出来让人看的,最好让所有人都能看到。趁着樊君还在试探少务,我就抢在他前面,代表盘瓠公开到孟盈丘去提亲。假如樊康再提出与少苗联姻,就不是谁得罪他的事,而成了他公然找我的麻烦,我则不会客气!”

玄源:“到孟盈丘提亲,这事好像不归孟盈丘管啊?”

虎娃:“我清楚这事不归孟盈丘管,但命煞既是少务的正妃,也就是少苗的嫂子,我到她那里也算正式表态度。而且少苗就在孟盈丘,只要她愿意嫁给盘瓠,为了防止出什么变故,我会亲自把少苗从孟盈丘带回巴都城。到了巴都城之后就更好办了,我就跟在盘瓠后面,手举着打开的大宝磲,从城门一直走到王宫,让所有人都看见盘瓠求亲、又送出了哪些聘礼。如果樊康还想再插一杠子,那就不是国事之争,而成了私人恩怨。”

虎娃的对策,就是抢在樊室国正式提出联姻之前,跑出来替盘瓠提亲下聘,而且聘礼越贵重、场面越拉风越好,就是让所有人知道这回事。到时候樊康再提出要迎娶少苗,就不是巴室国答不答应的事,而是樊君自己在故意找事了。

玄源将想了想,又取出一批宝光四射之物扔进了大宝磲,拍着虎娃的肩头道:“事不宜迟,你快去吧。”

虎娃当天夜里就离开了步金山脚下,于凌晨时分飞天赶到了望丘城。天亮后他进了城主府,表明了身份和来意,要求望丘城尽量安排最隆重的仪仗队伍。他是打算到孟盈丘提亲的,当然要走大道正式拜山,场面上越讲究越好。

望丘城城主听说彭铿氏大人来到,连外衣都没穿好就慌忙冲出来迎接。当这位城主听明了虎娃的来意后,却单膝跪地道:“彭铿氏大人,您来晚了一步啊!”

事情有些出乎意料,虎娃确实来晚了一步,或者说有人的动作更快。就在玄源打听到两国商谈的内情,又带着敖广返回步金山时,巴室国的使者已将樊君的要求紧急密报少务。通常情况下,樊君应等道少务有回复消息之后,才能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。

而少务确实回复了消息,他提出少苗常年在孟盈丘清修、乃是世外之人,就不必打扰她的修炼了。樊康既称原先的正妃已病故,欲再迎娶一位正妃,并与巴室国联姻;那么少务恰好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,前不久丧偶孀居,正可嫁给樊康配成一对。

樊康不就是想和巴室国联姻吗?少务如此决定也没有任何问题。

可是少务私下的回复还没有送达樊室国呢,樊康就突然将此事公开了。在樊室国的朝会上,樊康告诉群臣:如今巴室与帛室两国都派来了使者、希望能与樊室国结盟。樊室国只能选择其一,樊康已正式向巴君求亲,欲迎娶君女少苗。

樊室国群臣商议了半天,最终皆支持国君的决定,因为论的人口、国力、财富,巴室国的确都在巴室国之上。但君臣也一致认为,若樊室与巴室联姻,樊康迎娶的正妃只能是少苗,如此才能显示少务的诚意。

朝会之后,樊室国未等少务的回复,便直接派使者提亲了。这个使者并不是从樊都出发走到巴都城的,而是早就等在了巴都城中,连礼物和正式的国书都准备好了,接到了远方的传讯,立刻就现身正式求见少务。

消息不仅在巴都城中公布,而且迅速散布到樊室国与巴室国的各城廓,显然是早有预谋。短短时间内,各地民众皆已知晓,巴君派使者欲与樊室国结盟,而樊君则要求与巴君联姻,指名欲迎娶君女少苗为正妃。

消息在望丘城一带传开,就是前天的事情,那时玄源刚回到步金山。虎娃的反应已经够快了,但没想到樊康会如此急不可待,打破了两国私下商谈常规,以如此方式单方面、大规模的公开了消息。

樊康这么做也是要付出代价的,还暴露了大批潜伏在巴室国各地的奸细,假如少务拒绝了他,那么这位国君也将颜面大损。可是樊康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,就是这么干了。如此也印证了虎娃先前的判断,这必然是一场阴谋,背后有人蛊惑与推动。

既然此事已公开,虎娃确实是来晚了,原先的应对之计也被打乱。他思忖片刻,索性以不变应万变,板着脸对城主道:“这有何早晚之别!巴君尚未答应联姻,少苗更没有答应嫁给樊君,我怎么就不能代师弟去提亲呢?”

虎娃在国中还从未干过弄权之事,此刻却令望丘城抽调守备军阵、发动城中民众,组织起一直规格最高的仪仗队伍,跟随他前往孟盈丘。以虎娃的地位完全可以下这种命令,以往他只是不习惯这么动用权势。

城主有些哆哆嗦嗦地权道:“彭铿氏大人,下官今日方知,原来盘元氏大将军也看上了少苗君女。但您这么做,恐有破坏两国结盟商谈之嫌啊!”

虎娃斥道:“你这是什么话!堂堂君女少苗,后廪之女、少务之妹,孟盈丘青黛长老亲传弟子,五境修为、贤淑貌美,巴原无人不知,仰慕她的才俊多多。若是少苗有意寻爱侣结缘,怎能只得一个樊康求亲,难道我师弟盘元氏大将军就不能仰慕少苗吗?樊康求亲是他的事,盘元氏大将军亦可求亲,仪仗不可不隆重、聘礼不可不丰厚,至于少苗想嫁给谁,得看她自己的意思……你就别废话了,立即下令全城准备,明日一早我便要带队出发。”

整座城廓都忙碌起来,第二日天刚亮,虎娃带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出发了。这不是去打仗也不是去迎亲,而是代表盘元氏大将军去提亲。十二名华衣壮汉扛着披锦高架,架子上放着一个大宝磲,那就是聘礼。

空间神器的大小可以变化,此刻这只大宝磲有七尺宽,张着口露出里面的东西,宝光四射简直能晃瞎人眼。别说是普通民众,就是巴原上各宗门高人,一辈子恐也很难同时见到这么多奇珍异宝,而虎娃就是要让人看的。

若比财雄势大,虎娃还真不会怕了樊康,他当然要给足盘瓠的面子,而且早就知道盘瓠好面子。

虎娃在城主的陪同下坐在车上,前方是城廓守备军阵组成的仪仗开道,车后有十二名壮汉抬着礼物,还跟着一支长长的队伍。

望丘城中的民众,只要能抽出空的,今日都跟来凑热闹了。虎娃在国中的威望自不必说,沿途村寨的民众闻讯赶来望道而拜,待虎娃的仪仗走过之后,这些人也爬起身跟在了后面。

到达孟盈丘山门时,“提亲”的队伍已有数千人之众、逶迤数里之长。孟盈丘乃世外修炼宝地、万民心目中的神山,道场门前还从未出现过这种乱哄哄的“大场面”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