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44章、我就是龙王(上)

阿源展开了比翼飞舟,两人坐在船楼中商量了一番。虎娃说道:“我们别忘了正事,祭炼水府的目的是为了掌控小世界门户。回头也让三水先生祭炼水府,但他不可能常年坐镇水府,而步金山中暂时又没有别的大成修士。你说能找来一位出身水族的大成妖修,此人可靠吗?就算可靠,但人家能愿意吗?”

阿源笑道:“既然找他来,我就一定有办法让他可靠,也会让他发下誓言。你放心,那人肯定会愿意的,只要见到这座水府,不用我们请他在此坐镇,他本人就得哭着喊着求我们,恐怕什么条件都会答应……你通知三水先生,我暂且去东海一趟。”

……

虽然三水先生早已得到仙家水府禁制传承,但无论是前任宗主还是他,皆未曾祭炼水府禁制并掌控之。因为那是一座水府,只适合水族修行,寻常修士要借助特殊的法宝才能出入,所以那水潭一直就相当于苍鱼的私人洞府。

如今虎娃却告诉了三水先生,水府深处还有一片宫阙,宫阙中有那么多罕见的珍奇宝物。三水先生也吃了一惊,心中暗骂苍鱼该死、居然从未对宗门提起,还好这位该死的长老早已死透了。

要想打开水府禁制进入那片水晶宫阙,首先得掌控这座水府,以三水先生之能,恐怕也得祭炼好几个月,于是央求虎娃先将他带进去见识一番;副宗主云起听说了,也要一起去凑个热闹、开开眼界。虎娃便将他们带进了水晶宫阙。

三水和云起都算是见过世面的高人了,但也被震得一愣一愣的。这么多宝物,尤其是那大得超出想象的寒玉法座,简直都能把人给震晕了。

三水先生好不容易才定住心神道:“这座水府,乃上古仙家祖师所留。此间诸多宝物,也不敢说皆应是步金山所有。彭铿氏大人夫妇既发现了这里,看中了哪些东西、需要哪些东西,请尽管取用。”

三水先生当然会很大方,让虎娃看中了什么宝物就尽管拿,因为虎娃若不告诉他,他到现在甚至都不知这水晶宫阙的存在。虎娃笑道:“三水宗主不必客气,我想取的东西都已经取了,剩下的宝物,皆是留给步金山的。”

眼前的场面,使人又回想起他们在小世界仙山中瓜分神器的情形。而水晶宫阙里除了那十二个大宝磲,并没有发现别的神器,想必其他神器已被上古仙家祖师带进了小世界。此地陈列的都是一些稀世珍宝,符合水族妖修的爱好与收藏品味。

三水与云起商量了一番,只取走了一套大宝磲和蜃光珠,打算在小世界的仙山中布成监控法阵。至于这水府深处的宫阙,诸物仍保持原状,也没有必要把这些宝贝都拿出去,这里应该就是宗门中最好的藏宝之地了。

虎娃把他们带到这里,当然不仅是为了参观,另有要事相商。根据最新发现,彻底掌控了水府空间,便可掌控小世界的门户。也就是说,若有一位大成高人在此坐镇,小世界门户的开启与关闭,就没必要再借用虎娃的兽牙神器。

可是步金山中如今只有三水先生这么一位大成修士,他的身份是宗主,而且并非水族出身的妖修,根本不适合也可能发常年居于水府中坐镇。但玄源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,会从东海带一位水族出身的大成妖修来到此处,让那位妖修坐镇水府,但需得到步金山的同意。

三水先生当然求之不得,只要彭铿氏夫妇能保证找来的高人绝对可靠,步金山中的水府有了坐镇者、小世界的门户有了掌控者、水晶宫阙也有了看护者,何乐而不为?三水还特意问虎娃——位高人需要什么报酬、步金山又应怎样答谢?

虎娃也不清楚,只能回答等玄源把人带来了再说。

十天之后,玄源果然带回了一位大成妖修。此人是一位黑衣大汉,肩膀很宽、身材高大魁梧,但再仔细一看,小眼睛、长下巴,模样颇有几分滑稽可笑,相对于正常人而言,他的腰显得很细,腿也有些细。

巴原上的大成修士不论出身如何,但走到哪里都是很有派头的,可此人一见到虎娃和三水,就巴巴地跑上前下拜道:“小的敖广,拜见三水宗主!给虎娃大老爷行礼了!”

三水先生当场就愣住了,此人的修为不在自己之下,又是来到步金山帮忙的,态度怎会如此恭谨客气?虎娃也有几分愕然,敖广的语气神态使他不禁想起了小妖叽咕,这两位妖修还真有几分神似呢!

他们却不清楚,敖广当年在东海兴风作浪,挨过好几次收拾,尤其是被玄源修理得很惨。这次他差不多是被玄源从东海里抓出来、拎到步金山的,原本并不想离开舒舒服服的老巢。水族嘛,当然还是呆在水中更利于修行,而巴原上哪里还有比东海更好的地方?

玄源在路上就已经教训了敖广,来到步金山后一定要恭谦有礼,否则回头有他的好看!玄源的话,敖广丝毫不敢违逆,所以态度才会那么好。而且敖广早已听说了虎娃的威名,亦清楚他是玄煞大人的爱侣,开口便叫大老爷。

三水赶紧施法扶起敖广,还礼道:“道友太客气了!步金山有事仰仗您出力,我等恭迎您的到来!您若有什么要求,请尽管开口。若步金山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,也请您千万不要客气,尽管直接指出……”

敖广直摇头道:“不敢不敢,我就是来帮忙的!玄煞大人都发话了,能帮上忙,是敖广的荣幸!三水宗主想要我干什么,就请痛快吩咐。”

虎娃解释道:“敖广道友,请你来到步金山,是为了坐镇仙家水府、掌控小世界门户、看守龙宫宝物……”

敖广一愣,惊愕道:“仙家水府!龙宫宝物!哪呢、哪儿呢?”

虎娃一指身后的水潭道:“那就是仙家水府,来此之前,难道阿源没有告诉你吗?”

敖广往三水先生身边靠近了两步,很小心地嘀咕道:“没有啊,我是直接从东海里被玄煞大人拎出来的。玄煞大人说有事要我去办,而且非我不可,足见大人对我的重视。

我就问是什么事,玄煞大人说要让我到步金山道场中坐镇。我说呆在东海中修炼方便,在山中里头住着不舒服,有什么事我当然会尽力帮忙,但平时还是让我住在东海吧。

可是玄煞大人却说,要我帮的忙,就是到山中某地坐镇;而且还告诉我不必担心,山中自有适合我的修炼宝地……原来就是这座小水潭啊?”

这黑大汉说起话来颇有几分啰嗦,估计平日猫在东海深处也找不到什么人说话。

虎娃看着他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。而玄源沉声道:“敖广,你在山中的修行宝地,就是这座小水潭。假如不愿意,现在就可以明说,此事也不是非你不可,我们还能再去找别人,但是好处嘛……”

敖广赶紧挺胸道:“敖广既已答应帮忙,怎可能反悔呢?为玄煞大人效劳,又怎能贪图什么好处!当然了,您与虎娃大老爷若真要赐予小的什么好处,小的也不敢不接受。只是这个小水潭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玄源一展袖以打开了仙家水府禁制,身形飘然入水道:“别废话了,跟我来吧,先带你见识一番。至于用不用你帮忙,我们还得再考虑考虑呢!”

进入水府,那数丈方圆的水潭化为了数十里宽广的水面。见玄源已潜入水中,敖广刚想卖弄神通显摆一番,不料又看见虎娃已摇身化为一条蛟龙、托起了玄源的身子。玄源骑在蛟龙颈上破浪而去,敖广张着大嘴都看傻了。

敖广是水族出身,感应得当然非常清楚,虎娃方才就是化成水族之身了,并非仅是幻像。没听说过玄煞大人的爱侣、赫赫有名的虎煞是水族妖修啊,这定是吞形妙法,竟能化身为这样一头蛟龙,可把敖广给羡慕坏了!

敖广已经半潜入水,却愣在了那里,肩投突然挨了三水一巴掌道:“敖广道友,您为何站着不走了?出入这仙家水府,须有掌控禁制者带路才行,我们快点跟上。”

敖广回过神来与三水先生并肩追去,并没有化为原身潜游。前面已经有一条蛟龙了,他若再化成一条大黑鱼,又有什么好威风的呢?

虎娃等人都不是第一次进入水晶宫阙了,已不像先前那么惊讶,可是敖广穿过庭院来到大殿,眼珠子越瞪越大、嘴张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。玄源道:“敖广,我打算请人坐镇这仙家水府、同时也看守龙宫中的宝物。你先好好看看,这里都有哪些宝物。”

敖广结结巴巴道:“我看,我看看,看看看……”说着话腰一扭,双脚化成了鱼尾,直立的身子滑着出去了。他在四周的格架前转来转去,眼睛发光、口水都快流到地上了,看架势简直是想将这些宝物连同架子都一口吞到肚子里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