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43章、龙宫探宝(下)

虎娃一眼就能认出这些宝物,并知道它们有何妙用,因为他曾在所经历的生死轮回境中见过。平日他根本想不起来,但此刻入眼的事物便是触发见知的机缘。他又以神念向玄源解释了一番,还好玄源亦是化境高人,倒不难理解他的意思。

玄源又叹道:“这些宝物,皆非深山水潭中所能出产,应从很远的地方搜集来的。这里居然放了这么多,仅是蜃光珠就有十余枚,极品夜明珠更是有百余枚。可见古时这位仙家祖师的爱好,就是极喜欢搜罗宝物以妆点洞府。”

虎娃:“这些宝物飞升登仙时带不走,都留在洞府之中。苍鱼平日就在这里蜇服潜修,连三水宗主都不知道,这里还藏了这么多珍宝……我们再到后面看看!”

穿过大殿进入后面的中庭,两侧的配殿中又陆续发现了不少珍宝,两人最后来到了后园。后园里有一座楼阁式的建筑,从外面看着不大,走进去却发现空间极广。一楼正中有一块近十丈方圆、一丈多高,半透明如冰块状的高台。

这回没等虎娃介绍,玄源已轻声惊呼道:“寒玉法座!用这么大块的寒玉,祭炼成的法座!”

虎娃纳闷道:“什么是寒玉法座?”

玄源俏皮地笑道:“终于有你既没听说过、也不认识的宝物了!所谓寒玉,又称真空明玉,是一种天材地宝,它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够封存物性不失……苍鱼在此闭关蜇服,也是延续生机的最佳选择。”

寒玉法座本身也是一座法阵,虎娃站在阵外感应不到其物性气息,登上法座才能体会其妙处。所谓寒玉,其实一点都不冷,手摸上去感觉不到丝毫温度,或者说不冷也不热,完全就与手同温。

无论是谁伸手去摸,结果都一样,也不论手本身有多冷或多烫。冰放在上面不会融化,烧红的铁放在上面也不会冷却。这寒玉法座,能隔绝与外界之间物性气息的传导,当然也包括隔绝冷热的传递,而这等玄奇妙用,就源自于寒玉的物性。

虎娃站在以仙家大神通祭炼的寒玉法座上,无须完全被寒玉包裹,就能有这样的奇效。

若换做平常情况,取寒玉炼化成可密闭的法器,里面封存热水则永远不会冷,封存寒冰则永远不会化,封存鲜花则永远不会枯萎,封印一枚种子则永远不会腐坏也不会发芽,封印灵药则永远不会失效,取出来时就如刚刚放进去一样。

由此可见寒玉之珍奇,但此物极为罕见,通常情况下人间根本见不着,据说只存在于地底九幽深处,或幽暗莫测的深海尽处。赤望丘不愧是大派传承宗门,拥有一件寒玉制成的法宝,是一个尺许方圆的封印物匣,玄源曾见过,所以能认出来。

而这里竟有如此巨大的寒玉法座,仅是这么大的一块寒玉,就比外面陈列的所有宝物都要贵重。也不知是什么人、从何处寻来如此之多的寒玉,并将之祭炼融合成了法座。虎娃在上古仙家祖师的生死轮回境中肯定没见过此物,否则不会认不出来。

虎娃站在法座中央向四周望了望道:“这么大的法座,当年打造它的那位祖师,若是水族妖类,原身一定相当硕大,可能常化为蛟龙盘踞其上。假如不是已飞升帝乡神土,说不定这位祖师还能长存至今呢!”

玄源连连惊叹道:“太奢侈了,这位祖师在世一定极为长久,才能搜罗到这么多寒玉,并融炼为这么巨大的法座,他寻宝的运气也是相当不错!……难怪步金山中罕有弟子知晓苍鱼长老的存在,苍鱼发现了这个地方,寿元将尽时便长年在此蜇服。”

虎娃:“三水宗主虽知水潭是一座仙家水府,却不知这片水晶宫阙的存在,看来苍鱼并没有告诉他人。”

两人离开寒玉法座又来到了二楼,玄源不禁笑出了声:“虎娃,你刚在大殿里提到了大宝磲,此处就看见了这么多,这也是一座法阵!”

二楼的空间与一楼一样宽广,但中央是一片空地。在这片十丈方圆的空地周围,环绕放置了十二个大宝磲。这些大宝磲的外形,就像厚重的四尺巨蚌,上下两片蚌壳的边缘呈波浪状,能严密地吻合在一起。

此地放置的大宝磲,是以仙家大神通祭炼成的宝物,里面当然已无蚌肉,上下两片蚌壳张开都朝着同一个圆心方向,蚌壳中都放置了一枚李子大小的蜃光珠,布成了一座玄妙的法阵。

虎娃挽着阿源绕场走了一圈,又来到空地最中央,闭目凝神感应良久,忽然伸手朝空一指。周围十二个张开的大宝磲中,十二枚蜃光珠皆射出了一道光束,在两人的头顶上空汇聚,竟投射出一片清晰的立体光影景象。

光影中所呈现的事物是微缩的,十丈方圆内呈现出整个水府的景象,水府深处的这片水晶宫阙,就像一个细小的朦胧光点。虎娃运转法阵之妙,引导光影变化,在这里可以看见水府中的任何一处,也能看到水潭边的山中景象,通过光影视角的移转和缩放。

光影中最后呈现的,就是宫阙楼台深处虎娃和玄源的身影。虎娃弹指收了法术,叹道:“这里的法阵,借助大宝磲与蜃光珠布成,可监控空间结界内外。但布置得未免太奢侈了,原本一个大宝磲加一枚蜃光珠便可以,此处竟足足放了十二套!”

玄源莞尔道:“当初建造这片宫阙的水府之主,平生的爱好一定就是搜罗天下奇珍。要说拥有的宝物之多,以前还没见过谁能与我家的虎娃相比,如今你终于也碰上了对手!”

虎娃亦笑道:“怎敢与这样的仙家祖师比拼宝物,而且我也不是刻意寻宝之人……既然来了也不好空手回去,阿源,我们拿多少呢?”

玄源:“这大宝磲和蜃光珠合炼成的布阵之器,我们在彭山幽谷中至少也要有一套,此物在别的地方也会有大用。但我们也不好都拿走,此地至少也得留下一套,用以监控整座水府空间内外情形。三水先生那里,也得弄一套布置在小世界中,可监控整座小世界特别是门户内外的动静。只是小世界很大,那般运转法阵,所耗费的神通法力亦极大。”

虎娃:“我们出去之后,告诉三水先生一声,让他自己来看看,想取走什么宝物也由他自己吧……这十二枚大宝磲,我们带走一半、留下另一半。”

离开楼阁二层时,虎娃收走了六个大宝磲。每个大宝磲加上其中的蜃光珠,都是成套的布阵法宝;而每个大宝磲本身,也是一件空间神器,而且是没有神魂烙印传承的神器。

祭炼者没有留下神魂烙印,这样的神器或许更便于传承,只要大成修士得到它,像祭炼上品法器那样祭炼一番、留下自己的神念烙印便能自如使用,前提只是感悟透彻此神器的妙用。

当然了,这样的神器往往容易也引起争夺、被他人掠去。因为夺到神器之后,只要花一番功夫抹去原持有者的神念烙印,再重新祭炼一番,便可当成自己的神器。

这些大宝磲就是这样的空间神器,有的空间神器不仅可用来装东西,在高人手中也能施展某些空间法术,就看怎么去祭炼了。虎娃此刻还来不及仔细研究,先收起来再说。

又来到一楼那巨大的寒玉法座前,夫妻二人很有默契的对望一眼,玄源抛出了竹杖化为竹林大阵笼罩寒玉法座,两人联手施法开始采取寒玉。他们是采取而非收取,并没有将这么大块的寒玉全部拿走,也没有破坏法座以及其中的法阵。

这寒玉法座太大了,大得简直没必要,他们沿着法座外缘以法力削去了一丈宽的一圈。待两人离开之后,法座的直径从十丈变成了八丈,而高度仍是一丈。

宫阙中其他的宝物,两人按类别各取了数件,大部分都留在了原处;其中最“普通的”极品夜明珠拿得最多,但百余枚中也只取走了十几枚。

虎娃还对玄源笑道:“有些神通秘法,需借助法宝妙用施展。但若参透其玄理、所悟谙合大道之本源,不用这些法宝,亦能施展出同样的神通法术。”

玄源点头笑道:“我知道你的本事,也不看看是谁家的虎娃!……但借助特意祭炼的法宝施展,不是更方便省事吗?凡人没有车,也可以扛着东西走,那还要造车干什么呢?”

虎娃很虚心地点头道:“是是是,我家夫人说的话,向来都是极有道理的。”

他们走出正殿后,顺道又采取了几株珊瑚树,与根须下特异的砂土一起,恰好用刚刚得到的寒玉封存。离开水晶宫阙时,两人都有些疲惫,因为施法采取寒玉又不破坏那法座、又炼化寒玉封印珊瑚树,皆极耗神通法力,但心情很舒畅,挽着手相对而笑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