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43章、龙宫探宝(上)

命煞淡淡道:“巴君为兄弟情谊,确实够操心的。但本座有个建议,既然你从未公开说过,那么在此事未成之前,也就不要再说。且等小苗出关,问问她自己的意思,以免再生变数、不好应对。”

少务:“少苗对盘瓠是什么意思,其实我也清楚。但圣后既然这么说了,那就按您的意思办,反正他们也不着急这几个月。”

命煞起身道:“巴君若无他事,本座就回山了,请问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

少务已躬身行礼道:“恭送圣后!”

命煞缓缓飞向天空,身形渐渐淡去,在空中还回头看了少务一眼,只见少务仍低着头、神态万分恭谨,她又不禁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
……

虎娃已悄然回到步金山、登上了比翼飞舟与玄源相见。没有外人看见他离开,亦没有别人察觉他何时归来。比翼飞舟仍往返步金山内外运送小世界民众,巴原上无论发生什么大事,彭铿氏夫妇皆好似无暇理会。

前段时间,虎娃不在比翼飞舟中;而接下来的这段时间,玄源其实也不在比翼飞舟中,虎娃回来后,她便悄然进入水潭,开始祭炼水府禁制。

仙家洞天结界的传承,可不像掌控一件神器的神魂烙印那么简单,不仅要悟透其秘法,还要耗费大法力祭炼禁制,才能将其彻底掌控。一个月后,玄源回到了比翼飞舟中,虎娃问道:“这么快,你就彻底掌控了仙家水府吗?”

玄源笑道:“用来二十天,才彻底掌控了水府禁制,真的不算很快。但我有一个好消息,这座水府,其实可以与小世界门户祭炼一体,我又费了十来天功夫,已经祭炼完成。”

彻底掌控了水府禁制后,玄源发现,水府空间可以延伸到小世界的门户,并与之祭炼一体。这就意味着,操控水府亦可打开或关闭小世界的门户,不必再借助虎娃的兽牙神器,这当然是个好消息。

理论上,曾掌控仙家水府的苍鱼也可以祭炼并打开小世界的门户,但他根本就不知道门户在哪里,当然也打不开一扇看不见也摸不着的门。虎娃事先知道位置,并借助兽牙神器的特殊感应才发现了门户所在。

虎娃打开小世界的门户后,苍鱼应该也能发现,若重新祭炼仙家水府、便可掌控那小世界的门户,而不需要再借助虎娃的兽牙神器。或许这个发现更加助长了苍鱼的野心,但如今已无法去追问他了。

虎娃惊喜道:“这水府空间,就是守护小世界门户的屏障,果然能与门户祭炼一体……但至少要有一位掌控了水府禁制的大成高人坐镇,才能开启与关闭门户!”

玄源笑道:“平日坐镇仙家水府者,最好是出身水族的妖修,而我恰好认识一位。这座水府简直太适合那人修炼了,回头我将他唤来坐镇便是……此事不急,你也先将这掌控水府禁制祭炼完成。”

虎娃进入了水潭祭炼水府,玄源则留在比翼飞舟中运送民众。三天之后,虎娃祭炼水府完毕,果然发现可通过操控水府而开启或闭关小世界门户,心头大喜便准备离开水潭。可是身形刚一动,他随即又坐住了。

阿源祭炼水府用了二十余日,虎娃先前还夸她速度快,轮到他本人则三天就回去了,也未免太不给阿源面子了。虎娃决定,也在水潭中呆一个月。

祭炼水府之时,在这仙家洞天结界的深处,虎娃还发现了一处仙家洞府。玄源先前当然也发现了,但没有独自去查探,她打算和虎娃一起去呢,虎娃当然也不打算独自去。那么这一个月,他留在水潭中又能干些什么呢?虎娃取出了一枚玄牝珠——苍鱼的玄牝珠。

虎娃又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,炼化吸收玄牝珠中所蕴含的神通法力,特别是运转神通的法则,又修成了一门吞形之法——吞谷鱼之形。

他化为一尾游鱼在水潭里游了一圈,然后又摇身变为一条硕大的怪鱼,打开水府空间禁制铺展出数十里的水面,兴风作浪了好一阵子,最后竟化为一条蛟龙飞出。

张牙舞爪的蛟龙刚刚飞出水面,陡然又变回了虎娃身形,只见玄源凌空站在前方道:“你吓了我一跳,祭炼水府禁制,也不必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吧?幸亏此刻,这里没别人!”

虎娃笑道:“我顺手炼化了苍鱼的玄牝珠,又练成了一门吞形之法,吞谷鱼之形。”

玄源:“既是吞谷鱼之形,你怎么又化为蛟龙飞出?”

虎娃:“以苍鱼的此为,其原身已有化蛟之兆,但他尚未脱胎换骨,所以并无真正的化蛟之能。我练成的这门吞形之法,机缘得自于苍鱼,而我已有化境修为,掌握了这门神通,便演化为吞蛟龙之形。”

玄源莞尔道:“你这条小蛟龙,可否载我去仙家洞天结界深处一探?”

虎娃:“娘子请上坐!”

虎娃又化为蛟龙盘旋一圈,驮起了玄源飞入仙家水府。玄源端坐在蛟龙背上,潜游所带起的激流左右分开,她竟感觉不到丝毫的阻力和压力。这水府空间的水面有几十里宽广,往下不知有多深。

深水中的光线渐渐变暗,抬头看,水体就像巨大的透明碧玉,而他们正穿行其间。玄源手指前方道:“就在那里了,好似一片水晶宫阙。”

在阳光穿过水体勉强能照到的地方,出现了一片建筑群,若隐若现似透明的水晶凿建,折射出如梦幻般的光影。若不掌控水府禁制,根本就发现不了这个地方,它就像水中幻影般,仿佛永远不可触及。

玄源乘蛟龙飞入了如梦幻般的光影中,而幻影化则做了一片真实的水晶宫阙。这里是一座上古仙家洞府,庭院宫阙中居然没有水,并非像普通人想象的那样,是外面有一个巨大的无形膜罩,而是仿佛与水体重合的另一片空间。

抬头可看见“高空”的水面波纹荡漾以及光影洒落,四顾甚至也能看见水中的游鱼从身边穿过,但那水和游鱼仿佛又成了幻影一般。若不是身临其境,很难想象出这样的奇景。

庭院中有五彩缤纷的珊瑚树,这些珊瑚树与人们所知的珊瑚并不是一种东西。它是一种灵植,样子却很像某些树状珊瑚,因此而得名。其枝干坚硬,近似石质或玉质;花叶却很柔嫩,以手指轻触,会荡漾起水波般的柔光或丝丝电光。

穿过庭院走进正殿,大殿由巨大的晶柱支撑,而在两侧的格架上,陈列着很多东西,看上去应是妆点大殿的各种宝物。虎娃已恢复人身,玄源挽着他的胳膊道:“这是上古仙家的宝藏吗?有好多东西我都没见过,你认识吗?”

虎娃一一介绍道:“这是蜃光珠,是天地造化而成的法宝,可用来施展各种幻术,也能用以记载各种信息。它不仅是替代传承玉箴最佳之物,也是斗法中的宝物,假如佩在身上,还可起到隐匿藏形的效果、使他人难以察觉。

这是辟水犀珠,是用传说中的异兽辟水犀的角炼制成的法宝,对你我这样的化境高手当然没什么大用,但对于普通修士可是难得的至宝,凭借它可入水潜行而不沾湿。它还能当成夜明珠,以法力激发,可彻夜射出光毫。

至于这些珠子,就是品质最好的夜明珠了。虽作为天材地宝的用不是很大,但在人间可是珍贵的奇物,很多修士的洞府中也有布置。夜明珠可以吸收法力,在适当的时候再激发它射出光芒,只要汲取的法力足够,就可议发光很久。

听说品质最好的夜明珠,多产于深海大宝磲之中,还是炼制法器的辅材。而大宝磲比夜明珠更珍贵,它是天然的空间法宝,可制成收藏东西的秘库,也是炼制空间神器的材料。若能得到完整的大宝磲,将它炼化成上品法器,其妙用也接近于空间神器了。

这些是九孔宝螺,听说其螺肉是一味滋补灵药,但普通人食之将晕眩迷醉,往往会做一场仙家大梦。古时多有传说,有渔民入海误闯龙宫,所见龙女美艳至极、又有珍宝无数。这往往都是误食了九孔宝螺的肉,而做的幻梦……”

玄源插话道:“这九孔宝螺的肉,灵效有点像传说中的紫石芝啊?”

虎娃:“你这么一说,我也觉得挺像……你也知道紫石芝?”

阿源:“紫石芝我当然听说过,也曾见过。但是这里的宝物,我以前亲眼见过的只有夜明珠、听说过的只有大宝磲。至于其他的东西,我还是第一次听闻呢,你怎能一眼就认出来,难道是山神教你的吗?”

虎娃愣了愣才答道:“并非山神所教,应该算是生而知之吧,与我曾印证的生死轮回境有关。在小世界中留下那枚黑色玉箴的上古仙家祖师,应该也是这座水府的主人。如今已可确定,他是水族出身的妖修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