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41章、生而知之(下)

少务挑大拇指道:“师弟,这你都能看出来?我登朝堂大位这些年,本以为已能喜怒不形于色,没想到还是被你一眼看穿。”

虎娃笑道:“有破绽的倒不是你,盘瓠师弟虽然没说话,却暗中眉飞色舞,瞎子才注意不到呢!……说吧,究竟是什么事?”

少务:“我要感谢师弟的举荐之功,今天早上刚刚收到前线的战报,灵宝大将军又拿下了烟城。郑君还想谈条件呢,灵宝却没给他这个机会;如今大势已定,郑室国不降也得降了。”

虎娃亦惊喜道:“提前恭喜师兄平定了郑室国,既如此,我也可放心地回步金山做自己的事,不让阿源久等。”

少务:“我打算趁郑室国正式归降之际,公布英竹、余璞等人之罪,并公开处决从郑室国押送来的一干人犯,师弟不等到那一天吗?……归降大典,还应由你司礼。”

虎娃摇头道:“英竹已死,乃我亲手所杀,如今不过是再死一次。至于那一干凶手,也不需要主君亲自动手,交由行刑之吏即可。至于归降仪式的司礼之人,我推荐副祭正西岭。郑室国的情况比巴室国复杂,再任命西岭暂时兼任抚民大人,以处置善后事宜。”

……

这边郑君派出的秘使刚刚见到巴君,那边的灵宝怎么又拿下了一座城廓?这段时日,私下密谈的可不止一伙人。就在郑君与顾采奇于英竹岭中商议时,卫川城的城主府已成为临时的指挥大营,灵宝、骁阳、林枭等三名前方将领也有一番商谈。

看着刚画出的战线分布图,林枭说道:“前几天,烟城方向的大部分军阵,已经被调离城廓;另一小部分军阵原本欲断我大军后路,现已被我后方增援军阵击溃。国中集结的最后一批援军正在赶来,是否让他们立刻改道直接去攻打烟城?”

灵宝眯着眼睛道:“就命那五支军阵不要到卫川城集结,直接杀往烟城方向,不求能攻到城下,只要缠住国境线上的守军、让对方无暇回撤城廓即可。卫川城中留一半兵力守备,我亲自率军出发,从侧翼杀向烟城,必一举拿下。”

骁阳有些犹豫道:“我们攻占卫川城已大获全功,暂时不必再战。只要稳据此城,郑室国迟早都会求和或归降,我们何不等一等呢?……郑室国虽丢了卫川城,但大军主力未被歼灭,决战的代价仍然很大。”

灵宝指着地图道:“郑室国大军主力仍在,但我也不想和他们硬碰硬的血战到底。若取烟城,就不能再等,应当机立断全速进军,抢在调离城廓的敌军未回防之前攻占。

据暗中传回的消息,郑室国朝中有人主张和谈,也有人叫嚣要血战到底,尤其是不少军中将领手握重兵、仍心存幻想。不把他们给打服了,郑室国是不会甘心归降的。

就算郑室国大军主力未损又怎样?若是再失一座城廓;他们便再无进退余地,甚至连驻军的地方都不够了,更别提如何保证后勤给养,将不战自溃!”

灵宝当即就下达了军令,命国中赶来的最后五支增援军阵直扑烟城,缠住郑室国边境的守军、令其不得回撤城廓。他亲自率大军离开卫川城,下令全速行进,抢在对方主力未及回防之前,强攻烟城并顺利拿下。

至此,郑室国残境的四座城廓已丢了两座,虽大军主力损失尚不到四分之一,但从整体战略看已全线崩溃了。仅剩的两座孤城已无险可守,大批军民拥挤在洗城与贵树城,甚至连军营都无法安置稳妥。

郑室国朝中的主战派也看清可行事,继续守下去当然是等死;若集合主力孤注一掷发起反攻,差不多也等于是送死,这仗已经没法打了。顾采奇回到贵树城时,见到的就是这个局面。

郑室国已没什么本钱再谈条件了,得知少务私下做出的承诺后,泓竹召集群臣开了最后一次朝会,正式宣布已决定归降。郑室国好像有兵变的传统,当场就有几位将军冲出来企图兵谏、逼迫郑君誓死血战,却被顾采奇出手拿下。

从相室国归降,到郑室国归降,仅仅只过去了半年时间。在当时的年代,普通人步行跋涉,就算从相室国残境走到郑室国残境,恐怕也需要半年。所以少务的动作是快得惊人,甚至让巴原上的各方势力来不及反应。

少务不动手则已,一动手就是雷霆之势。平定两国残境的机会,其实来得十分意外。虎娃受困于小世界,从而引发了相室国内乱,巴室国顺势便平定了相室国。而平定相室国之后,少务又抢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平定郑室国的布置,前方的主帅灵宝更是打了个出其不意。

归降大事已定,还有很多具体的细节正在商谈。郑君泓竹最后一次派出了正式的国使,紧接着巴君少务向天下公告了另一件事,与当年的善川城惨案有关。

此事若是少务不提,很多民众恐怕早已忘记。少务当年从武夫丘归国之时,郑室国废君郑股与英竹岭宗主英竹,派人乔装潜入善川城行刺。所幸少务登位乃天命所归,躲过了刺客的袭杀,但刺客却屠杀了一支商队。

如今郑君归降,已将仍在世的凶手交由巴室国处置。理正大人审讯完毕,就在国都西门外将一干人犯公开处决。当天处决的人犯共二十五名,除了郑室国送来的二十三人,另加上了英竹和余璞。英竹已经死了,但还是把他披头撒发地又押了出来,当众再死了一次。

少务并没有公开虎娃等人潜入英竹岭、斩英竹擒余璞之事。不知内情者的民众想当然地以为,英竹和余璞也是郑君拿下送到巴室国的。至于明白人当然清楚这是不可能的,皆猜测是少务请高人出手了,至于究竟是谁干的,既少务不说,那也只能猜测。

初夏之时,归降大典终于正式举行,巴原上从此没有了郑室国。至于泓竹,亦被少务封为“郑君”,但已非一国之君,而是国中享十爵之尊的封君。

泓竹的待遇看似与紫沫相同,但少务对他可没有对紫沫那么客气,他更没有紫沫那么走运。泓竹的封地在西界山一带,就是丁弓氏获罪后被流放之处,论繁华富庶远不能与紫沫的封地相比。

而且泓竹平日也不能回到封地居住,而是住在巴都城中、少务专程为他准备的一座豪华宅院离。宅院虽豪华,衣食用度等诸多享受亦无忧,但泓竹却不能轻易离开都城,就算出门散个心、打个猎,事先都要打招呼,更不能随意结交朝中与地方官员,处于受监视的半软禁状态。

至于巴室国中的有功之臣,少务当然大肆封赏。

立头功者是前方大军主帅灵宝,他被封为镇东大将军,与镇北大将军北刀、镇南大将军瀚雄、镇西大将军盘元同列。灵宝的升迁速度惊人,但他的功劳也同样惊人。盘瓠因平定相室国,而受封镇西大将军;那么灵宝平定郑室国而受封镇东大将军,谁也不好提出异议。

骁阳被任命为司廪大人,职位相当于副仓正,享八爵之尊。仓正大人已年迈,恐怕过不了几年就要告老。这几年先让骁阳做副手多多学习历练,将来可顺利接任仓正之职。

少务原本是想培养骁阳担任理正的,一来因为现在的理正大人身子骨还很硬朗,完全可以继续干下去;二来经过这几年的一系列考察,他觉得骁阳将来还是担任仓正更加合适。骁阳还很年轻,眼下还需要多磨砺几年。

巴室国朝中,还有以伯劳为代表的老一辈重臣坐镇,但少务已渐渐提拔了大批年轻才俊。特别是军中的将领,除了仍年富力强的北刀是后廪时期的老臣,其余三位镇国大将军,皆是少务继位后新任命的年轻一辈。

后廪为少务留下了一批得力的朝臣班底,保证了少务顺利接掌君权、并迅速打赢了一场国战,但那一批骨干重臣的年纪都不小了,少务也必须培养与提拔新人。

时间一晃,少务登位为巴君已有八年。就在这第八个年头,他彻底彻底解决了巴室国腹地后方残存的隐患,将原巴室、相室、郑室三国版图合而为一,巴原五国已变成了巴原三国。

举国欢庆之际,也有一个哀伤的消息传来。已告老归乡的原镇南大将军威芒,在修行中历劫未成,于前不久不幸殒落。少务派使到其家乡抚恤,并代国君设祭,同时封赏威芒之孙。这个消息,就连已回到步金山的虎娃都听说了。

威芒本可以舒舒服服地享受大好人生,不必勉强去追求大成境界。他辞官时已年近七旬,因有修为在身仍轻健如昔;但从一名修士的角度,精气神已过了巅峰鼎盛的状态,突破大成修为的希望已经很渺茫。他还是坚持迈出了那一步,却终究没有迈过去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