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40章、旧物(上)

卫川城方向赶来的追兵列阵野战,冷不防后方的城廓已失,巴室国的增援军阵从后面突然杀到了,当然一战即溃。灵宝并没有追求扩大战果,大军汇合一处迅速撤回卫川城固守,等郑室国其他三路大军赶到时,已是无计可施。

郑室国直至此刻才反应过来,灵宝的目的原本就不是攻打国都,他从一开始就想好了要攻占卫川城。但灵宝没有从正面直接攻城,而是以左右两路大军来了个迂回包抄,做出直扑贵树城欲奇袭国都的样子,真正攻城的主力是骁阳率领的后援大军。

郑室国的整体防线与兵力调配,全让灵宝给晃了一把。

当灵宝的左右两路大军会师时,就等于将卫川城分割出郑室国残境。原本能防守城廓的兵力,一部分奉国君之命左右出击、以截断灵宝大军的后路,另一部分又在追击合围灵宝大军,城廓本身的守备力量几乎被抽空了。

骁阳调集增援军阵不断赶来,皆是国中野战精兵,面对一座其实已被包围、力量也被抽空的孤城。假如骁阳还打不下来,那么巴室国就洗洗睡吧,也不必再打仗了。

当郑室国意识到灵宝目的就是卫川城时,一切都已经晚了。灵宝突然进军打了郑室国一个措手不及,各路军队几乎都是被他牵着鼻子走,所发生的战斗其实规模都不大。

等到即将展开真正的大战时,骁阳已攻下卫川城将灵宝接应了回去,又恢复了双方对峙的态势。但如今这种对峙格局,与当初已迥然不同。巴室国所占据的卫川城,就像插入郑室国残境的一把尖刀,以此为据点,可随时集结重兵威胁贵树城,郑室国原先的防线体系已崩溃。

虚则实之、实则虚之,灵宝这一仗打得好诡异,甚至令郑室国晕头转向。此时英竹先生仍毫无消息,郑君泓竹也坐不住了,他本人亲自去了英竹岭道场。

……

当虎娃等人回到巴都城时,恰好前线战场的战报传回,灵宝那边已经攻占了卫川城。至活着的余璞和死了的英竹该怎么处置,又该以何种方式向外界公告,已不关虎娃的事,反正交给少务就行。

羊寒灵返回了彭山,彭山是虎娃的封地与道场所在,平日也需要有她这位高人坐镇。虎娃也暂时回到了彭山深处的幽谷之中,在此等几天消息。

幽谷中的院落与竹林依然,金铃藤已布成了大阵。看来那草木之精回来过,也得到了虎娃所留下的传承,可如今又不知跑哪儿玩去了,虎娃还是没见到它。这草木之精也有意思,好像挺调皮的,难道是在和虎娃玩捉迷藏吗?

伤势已彻底痊愈,虎娃有祭炼了一枚剑符。这枚剑符,与他此前所祭炼的秘宝都有些不同。英竹曾交给顾采奇使用的那些竹叶符,也给了虎娃不少启发。他这次炼制的剑符,可以更好的融入幽谷中的竹林大阵中,看上去就是一片竹叶。

幽谷中是虎娃和玄源平日的居所与修炼的洞府,若是遭遇难以抵挡的强敌,那么这座竹林大阵就是最后的倚仗。

虎娃布置的竹林大阵,暗中防备的对手就是白煞,否则以他与玄源之能,也不惧世上的其他高人。这座竹林大阵当然不能与武夫丘的锁山剑阵相比,它只是一次性的;但假如以经年累月之功布下一片片竹叶剑符,在万不得已时,便可引发秘宝毁阵杀敌。

三水先生已告辞离去,盘瓠却跟着虎娃一起跑回彭山了。见虎娃炼制出这样一枚竹叶剑符,盘瓠很是羡慕,忍不住问道:“师兄,能不能把这枚秘宝送给我防身啊?”

虎娃瞪了他一眼道:“送给你防身,你该不是又要拿到小苗那里去献宝吧?这枚竹叶剑符是我新近领悟并炼制成功的秘宝,准备布置在竹林大阵中,不能送给你。炼制威力强大的秘宝并不容易,若是退而求其次,炼制威力稍弱的秘宝,对你而言已没有太大意义。我原先倒是炼制了一些剑符,本也打算布置在竹林大阵中,如今另有所悟,看来并不合用。炼制秘宝只是备用手段,不可因此耽误修行,我最近事情又比较多,所以只抽空炼制了五枚,每一枚的威力,都相当于我刚突破化境时的全力一击。你若不嫌少,就拿去吧。”

盘瓠惊叹道:“这么多?师兄还说少!多谢啦!”喜滋滋地将五枚剑符收起。

虎娃又一弹指,新炼成的那枚竹叶剑符飞入林中不见。他的神情稍有些疲惫,在英竹岭所受的伤势刚刚痊愈,紧接着又炼制了这样一枚秘宝,神气法力的消耗不亚于当初与英竹先生激斗一场,只是没有再受伤而已。

恰在这时,羊寒灵前来禀报——英竹岭宗门护脉人顾采奇求见。

……

顾采奇当日从战场上逃离,是被虎娃故意放走的,随后又被剑煞那一剑惊得远遁而去。虎娃等人离开后,他才返回了英竹岭道场,立即下令封山、所有弟子亦不得理会山外之事,以免宗门遭至大祸。

顾采奇身为旁观者看得清楚,彭铿氏大人既然已来找英竹算账,那么就意味着巴室国要正式对郑室国动手了。郑室国或许能暂时抵挡,但从大势看最终并无反败为胜的机会,就看巴室国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了。假如英竹岭继续卷入,恐有宗门覆灭之忧。

少务、虎娃与英竹有仇,但顾采奇却与当年的惨案无关,而且英竹岭中的很多弟子也与此事无关。如今英竹和余璞已经被人拿下,顾采奇绝不会再将整个宗门都断送出去,那也不是宗门护脉人该做的选择。

顾采奇常年清修,久不理宗门事务,突然现身下了这样的命令,当然有不明内情的英竹岭弟子反对。但英竹与余璞皆不在了,顾采奇展现强势手段镇住了局面。紧接着灵宝就率大军杀入了郑室国,不久后卫川城失守,郑君泓竹亲自来到了英竹岭。

泓竹几次派使者来找英竹先生,都没有得到回应。因为顾采奇下令暂时封锁了消息,此事该怎么对外公布,还是按彭铿氏大人的意思办吧,其实顾采奇也不知道该怎么说。但郑君亲自来了,顾采奇却不得不见,并私下有一番密谈。

郑君闻讯大惊失色,感觉天旋地转六神无主。他在英竹岭中休息了一夜,晚上睡不着觉,不知为何,眼前总是浮现出郑股被虎娃拍成肉泥的场面。他并没有亲眼见到那一幕,但是越想越觉心惊胆战,第二天便又去找顾采奇,向顾采奇提出了一个请求。

郑君泓竹希望顾采奇能担任使者,不是公开任命的国使,而是郑君私下派出的秘使,去巴室国中设法找少务探探口风。在如今的局面下,假如他想归降,可以提出什么条件和要求?最好的结果是两国休战,那么巴室国怎样才能答应和谈?

休战和谈,连泓竹自己都觉得可能性不大。看上去这场国战才刚刚展开,郑室国不过暂时丢了一座城廓。但泓竹自己明白,再想夺回卫川城几乎不可能,郑室国已经处于绝对的劣势,只要少务肯集结军力发狠强攻,郑室国残境最终是守不住的。

有相君紫沫归降的例子在前,泓竹也不禁另有想法。真要让巴室国一番血战之后彻底灭了郑室国,那么他这位国君也绝对没有好下场。趁着还可以谈判的机会,尽量提一些交换条件吧,如今英竹已死,他的退路和依靠也没了,只有私下去探巴君的口风。

但这种事情又不好公开谈,否则太伤前线士气,说不定前线大军听说消息先闻风而降,那么他这位国君再归不归降意义已不大,所以泓竹才私下求顾采奇为秘使。顾采奇考虑了很久,并向泓竹提出了几个条件,泓竹答应后,他才硬着头皮来了。

既然不是公开任命的国使,顾采奇的行踪当然是隐秘的,来到巴室国亦无人接待,弄不好还会被人认为是刺探军情的奸细。最难办的是,他怎样才能找到人牵线搭桥、去打探少务的口风?思虑再三,顾采奇决定先来拜见彭铿氏大人。

别人都以为虎娃还在步金山呢,顾采奇却清楚虎娃已离开了步金山,最近应该押送英竹和余璞返回巴都城了。于是他先到彭山拜见羊寒灵,请求羊寒灵引见。

……

顾采奇来的正好,虎娃恰在彭山幽谷,便命羊寒灵把顾采奇带来,就在竹林中见客。盘瓠也暗暗感叹,虎娃师兄和剑煞师尊皆料事如神,当初故意放走的这个人,今日果然又主动登门了。

顾采奇行礼之后,盘瓠冷哼道:“你胆子倒不小,居然还敢一个人跑到这里来!”

顾采奇赶紧解释道:“彭铿氏大人、盘元氏大将军、羊寒灵道友,我此来没有任何敌意与恶意,否则与送死又有何异?今日既是为英竹岭赔罪,亦是受郑君所托,希望能与巴君私下商谈两国要事。我先来拜见彭铿氏大人,为表诚意,特有一物献上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