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39章、出师(下)

又有另一个声音传来道:“想当年青帝游巴原,曾见过竹先生。其时竹先生的修为已堪破生死轮回境、超越化境之上,却不愿登临帝乡神土,驻留人间终遭劫灭。如今有英竹再现,未识前生之事、际遇造就此人,未入化境即灭。累世福缘渐削渐尽,不知是否还有再转之机。”

这个声音并不是从昆仑仙山中发出的,仿佛来自另一个时空,似极远又似极近,因某种玄妙的缘法,穿越时空直接与轩辕天帝交流,说话者竟是神农天帝。

轩辕答道:“竹先生非是不愿而是不甘,不想登临他人所开辟的帝乡神土,欲自证更高成就。同时心有留恋,欲见自己所开创的秘法留一脉仙家传承,最终却劫灭重来。在未知之世中证未尽之道,哪有那么容易!”

神农:“英竹就是英竹,已非当年的竹先生,你亦不必为此叹息。他不过是所求未成而已,放眼世间尽是此辈,又有什么话好说?就算是你我,能开辟帝乡神土,亦受帝乡神土之困,不也在寻找答案吗?青帝和少昊应该就快回来了,他们这一次的尝试,颇令人哭笑不得啊!”

轩辕:“他们根本就没走,入世间的不过是一世见知之身,又谈何回来?但等那见知之身轮转而归,岂止是哭笑不得,简直是无言以对!就算尝试没有成功,但并非没有意义,至少我们能看见这次失败。就算换成你我,也未必能再走更远。其实眼下,少昊应该还有机会。倒是仓颉来了又走,他在世间的修行印证,有望给我等一个解答,他当年退后半步,反而有望前行更远。”

听这二位天帝的意思,古时巴原上曾有一位名叫竹先生的修士,当年已堪破了生死轮回境、拥有仙家修为,宛如开辟步金山小世界的那六位仙家祖师。太昊在人间时也曾找到他,留下了飞升帝乡神土的指引,可是后来竹先生却不愿登天,后来在人间殒落。

如今的英竹,冥冥中与那位竹先生可能有某种难言的缘法牵连,或者说竹先生曾是生死轮回境中的一世,而英竹是另一世。但英竹并非竹先生,就是这一世之人,此世因际遇机缘踏上登天之径,成为了一派宗主与当世高人,但成就最终远不如当年的竹先生。

……

虎娃可不清楚帝乡神土中的交谈,这与人间的他也毫无关系。就在虎娃离开南荒前往巴都城之时,暗中得到消息的灵宝,已率领大军向郑室国残境发动了突然袭击。

灵宝用兵堪称神速,他刚刚确认英竹已被拿下,当机立断就发动了进攻。他所率领的军阵数量尚不及原先大军的一半,但都是国中精锐野战军阵。后续增援其他军阵,刚刚暗中替换了附近各城廓的守备军阵,尚未正式调集到前线,灵宝就已经出师了。

这令郑室国猝不及防,同样也出乎巴君少务的预料。少务任命灵宝为主帅,灵宝当然有临机决断之权,可少务也没想到,灵宝会这么快就动手,增援军阵未至,前线的兵力还不到整支大军的一半。虎娃等人尚未回到国都,前线的战报就先传到巴都城了。

此时郑君尚不知英竹已死、余璞也被生擒,外人还以为英竹先生回山清修了。诡异的是,英竹岭已下令封山,所有宗门弟子皆不得离开道场外出,暂时也不再理会外界发生的事情。

郑室国并非没有战争准备,这几年一直在边关屯集了重兵。它如今的陪都是贵树城,位于英竹岭山脉的尽头。贵树城的正北面是卫川城、东面是洗城、西面是烟城。三座城廓环绕着背倚南荒的陪都,构成了如今的郑室国残境,地势易守难攻。

灵宝大军突然发动进攻,并没有直接攻打环绕国都的三座城廓,而是分为左右两路。左路军从洗城与卫川城之间、右路军从烟城与卫川城之间,避开城廓直插贵树城方向。

城廓与城廓之间是旷野与田园,但在进军的路线上设有边境关防。灵宝集中了前线的大军主力,犹如握紧的两个拳头,砸开国境线上的两处关防,然后挥军长驱直入。

这种战术在正常情况下,是相当莽撞且冒险的,就算一时能偷袭得手、杀入郑室国腹地,但大军左右两翼都是敌方的城廓,要不突破进军路线上的阻截,越深入便危险,更把自己大后方留给了敌人。

一旦后勤辎重的运送路线受到袭扰或者被切断,这仗就不用打了。将士们只要一天没饭吃,等敌人杀上来的时候,大军也将不战自溃。

若依兵法行军,就算是奇袭,也要拔除进军路线上的敌方据点,保证后勤辎重的运送安全,而不是像灵宝这样直接绕过去。相穷想当年也曾奇袭巴室国,扑到了巴都城下差一点就得手了,看似是与灵宝同样的战略,但情况亦有本质的区别。

相穷可是连续攻占了望丘城、平谷城、野凉城这三个据点,击破彭山与丈人山之间的关防隘口,然后才打到巴都城下的。而相穷大军最后的崩溃,也是因为少务从另一个战场迂回到相室国境内,打下龙马城切断了相穷大军的后路。

所以灵宝如此用兵,不仅打了郑室国一个措手不及,也把接到战报的少务给吓了一跳。但灵宝这么做看上去以不无道理,因为郑室国残境并没有太多的战略纵深,他只要从两座城廓之间插进去,就可以直接攻打都城了。

郑室国群臣面对气势汹汹直扑而来的两路大军,一时也有些慌张,商量了各种对策。其实闭着眼睛也能想到该怎么应对,郑君急命外围的三座城廓出兵,切断灵宝大军的后路;与此同时,调国中精锐军阵在贵树城布防,准备迎击灵宝大军的进攻。

只要灵宝大军攻击贵树城时受挫,后援又被切断,将不战自溃。

可是灵宝的动作快得甚至超出了少务的预料,奇袭进兵是如此坚决,郑室国当然也没料到,调动大军也需要时间。当郑室国军阵准备切断灵宝大军的后路时,又遭遇了接连而至的阻击。

灵宝在前线领军,本人亲自杀入了郑室国境内,而在后方坐镇的是骁阳大人。灵宝进军前就给骁阳下了命令,以最快的速度调集附近各城廓的守备军阵投入战场。而这些守备军阵,近一段时间也已被替换为国中的精锐野战军阵。

灵宝的两路大军杀进去了,郑室国在洗城、卫川城、烟城一带的驻防军阵,也被他引出来了,恰好遭遇了骁阳所指挥的后援军阵阻击。除了守卫帛室与樊室国边境的大军不能动,少务这一次,已将国中能动用的精锐野战军阵全部调了过来。

后援军阵一波波不断赶到战场,保证前线大军后勤辎重的畅通,同时也将郑室国的军阵胶着在战线上,不知不觉中,亦将卫川城从郑室国残境中单独切割开。巴室国今天来了五支军阵、明天又来了六支军阵,郑室国投入的军阵也是越来越多。

但不论边境战场如何胶着、骁阳怎样保证灵宝的后路不被切断,前方大军的决战才是关键。若是灵宝未能攻破郑室国都、大军被歼灭在贵树城下,少务的整个战略都会遭受重大挫折。

灵宝的左右两路大军,以最快的速度,在卫川城与贵树城之间会师了。此时贵树城方向已是重兵布防;在灵宝的左右两侧,有洗城和烟城的追击军阵赶来;在灵宝的身后,则是敌方的卫川城,有军阵已追击而至。

灵宝大军已处于四面合围之中,即将面临被围歼的命运。郑室国王宫里,国君泓竹看着沙盘上各方军阵的态势,不禁松了一口气。

灵宝这位主帅为何如此轻率,完全就不像会用兵打仗的样子,难怪出身低微且默默无闻。看来他的确是依靠彭铿氏大人的关系,才得以坐上这个位置,又急于证明自己的能力,则更加贪功冒进。

但泓竹仍觉得有些不安,就在前不久,英竹岭突然宣布封山,严令所有弟子不得外出。灵宝大军突然进攻时,泓竹曾派人急报英竹先生,希望英竹先生能现身鼓舞军民的士气,同时给予战事指点,不料却无半点消息传回。

英竹岭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英竹先生又在搞什么鬼?这让郑君泓竹心里很没有底,但大战已经开启,他亦无暇旁顾,先打赢眼前这一仗再说。

就在郑君认为灵宝大军即将被围歼之时,巴室国已会师的前线大军却突然回撤,虚晃一招杀了个回马枪,将正面以及左右侧翼的敌人暂时甩开,主动迎击从后面卫川城方向已追到的敌军。

就算这么打,原本也没什么胜算,因为只要另外三路敌军赶到合围,灵宝大军也必败无疑。

可是双方刚一交战,郑室国军阵就崩溃了。灵宝并没有贪斩首之功,甚至也没有追击败兵、捉拿战俘;而是在骁阳的接应下,率大军火速退入了卫川城。这一战之所以能打出这个结果,是因为卫川城已被骁阳攻下,巴室国后援大军穿城而过,直接从后方杀了出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