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39章、出师(上)

虎娃与盘瓠再度下拜,感谢师尊的教诲。虽然今日的受伤与大意无关,虎娃并未丝毫小看英竹,受伤是他应付的代价,但师尊的用意他也很清楚。

虎娃心中亦对武夫祖师佩服不已,越三境杀敌的奇迹,就连他也没有创造过,而虎娃也宁愿自己没有碰到这种机会。而如今他已拥有化境修为,达到登天之径的顶峰,恐怕也没机会再创造这样的奇迹了。

该教训已教训了,该吓唬也吓唬的差不多了,剑煞笑眯眯地将两名弟子扶起道:“记住为师今日说的话就好,尤其是汪汪,你今后要引以为戒。”

三水与羊寒灵适时开口道:“我等皆应谨记剑煞先生的提点!”

盘瓠却晃着脑袋又说道:“师尊啊,顾采奇跑了,您也没有动手将他截住,难道早知师兄会故意放他走吗?”

剑煞:“为师难道看不出来,虎娃尽全力就是要拿下英竹,却有意放顾采奇离去,对付一个人总比对付两个人容易。顾采奇逃走了,正可顺势埋下一个后手,此人说不定将来还有用。英竹已死,照你的意思还得押回巴都城再死一次,郑君必慌乱无主。

接下来就要看两国大军对阵的结果了,若是郑室国此番能挡得住巴室国大军进攻,那么结果还不好说。若是郑君挡不住巴室国的进攻,无论是归降还是和谈都要谈条件,顾采奇就需要出面了。

让少务就在巴都城中等着吧,若是郑室国战败,顾采奇肯定会找上门的。当年袭杀大俊的凶手,还有哪些人尚未归案,就让他和郑君主动全部交出来。若是我们一个一个去追查,哪有这么容易?”

盘瓠:“虎娃师兄真厉害,当时就想到了这么多吗?”

虎娃只是腼腆的笑了笑,并没有接话。剑煞却嘿嘿乐道:“英竹想玩心眼,却不知在我徒弟面前,玩那些心眼根本没用。转念之间,虎娃自然就能做出最明智的选择,这才叫厉害!……虎娃啊,为师今天告诉了你么多,你终于可以正式出师了。”

三水在一旁暗暗咋舌,心道剑煞的口气真不小,通常弟子只要突破了四境修为,便算正式出师了。而虎娃如今已有化境修为,剑煞却说出了这种话!也难怪,无论谁收了虎娃这样的徒弟,感觉都会扬眉吐气,口气难免会大那么一点点。

……

就在剑煞于南荒中连教导带吓唬徒弟的时候,有一位高人悄然进入了步金山道场。如今的步金山道场,因为要运送小世界民众,当然没有开启护山大阵。就算有护山大阵,恐怕也挡不住这位高人。

此人隐匿了行迹,像一道透明的虚影,在玄源操控比翼飞舟刚刚离开步金山后不久,便飘入了小世界的门户。水潭边以及门户内的城中广场上,皆有步金山弟子值守,但他们没有丝毫察觉。此人还在门户中刻意停留了很久,似乎是在感悟和查探玄妙。

半日之后,此人才离开洞府门户进入了望仙城,飞入高空盘旋不见,谁也没有发现他,更不知他身在何处,仿佛已与这洞天世界融为一体。

又是好几天过去了,有一只鸟飞进了仙山,它展翅越过众修士平日居住的洞府一带,进入了后山深处。古天老祖在时,后山是禁地,有诸多仙家遗迹。如今那里已非禁地,但诸多仙家遗物已被清理一空,仙山众修忙于外界之事,并没有人特意值守。

虎娃曾搜寻过的地方,这只飞鸟都进入了。它在那六位仙家祖师的雕像前停留了很久,终于飞到了山顶最后那座洞厅中。洞厅里有石龛,石龛中原供着十一枚玉箴,如今皆已被虎娃收走,空空荡荡别无他物,自从虎娃等人走后,便再没有人来过。

飞鸟摇身一变,竟现出了白煞的身形!

步金山小世界的消息,随着相室国被灭以及数万民众的迁徙,必然是隐瞒不住的,虎娃也没打算隐瞒。剑煞前不久就曾到步金山拜访,去小世界里转了一趟,回城时遇到了命煞。而听命煞的意思,她在剑煞之前就已经去过了。今天白煞也来了。

仙家传承之物都已被取走,仙山众修亦加入了步金山这派宗门,但是上古仙家留下的最重要的东西,其实就是这座小世界。来到这片天地,见证与感悟上古仙家大神通手段的玄奇,对于当世高人来说是无法估量的收获。

赤望丘中也有小世界秘境,由历代宗主掌控,白煞再进入另一座小世界印证参照天地间的法则,对他而言价值更大。

白煞最终来到了这处洞厅,闭目凝神无声地施展大神通法术,外人看不出任何异状,但他的元神世界中所呈现的景象就是这座洞厅。光影回溯,借助天地间残留的种种玄妙气息,白煞仿佛隐约看见了这里曾发生的事情。等他再度睁开眼睛时,面露思索之色,伸手又不知施展了何种法术。

地面上似有无数尘埃飞起,汇集到白煞手中凝成了一枚黑色的玉箴,看上去就与曾险些要了虎娃命的那枚玉箴别无二致。但以神识感应,这枚玉箴又似在有形与无形之间,似真实又似虚幻。

当初那枚黑色玉箴在虎娃的手中裂开了,虎娃松手时裂开的玉箴落地,紧接着便碎纹密布化为尘埃,已无法再收起来。而白煞的大神通不可思议,竟凝炼洞厅中残留的气息,又汇聚成玉箴,虽已不是原先的那枚,却不知他在其中能窥见些什么。

白煞手握玉箴,在洞厅的角落坐了下来,他的位置和姿势,几乎与当初的虎娃是一模一样。他这一定坐就是半个多月,在此期间也有人来过,云起带着步金山弟子来参观仙山,向他们介绍这里是什么地方、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。

白煞明明就坐在那里,却没人能看见他,哪怕云起手指着他的位置向众人介绍,也无人发现丝毫痕迹。步金山修士来了又走了,此处重归寂静,白煞十多天后才睁眼起身,手中的黑色玉箴已如青烟般消散,就像本来就没有存在过。

这位高人眉头微皱,似是喃喃自语道:“果然如此,亦不过如此。”说着话身形又化为一道透明的虚影,飘出仙山又离开了小世界的门户。步金山道场的水潭上空,玄源驾驭的比翼飞舟刚刚离去,谁也没有发现白煞曾经来过。

……

小世界中所谓的仙山,其实不过是修行洞府;而仙山中所谓的仙家,也不过是人间的一群修士。但在另一个时空,却有着一座真正的仙山,千里方圆巍峨高耸。此山以昆仑为名,极似西荒以西人间的昆仑某地,山脚下环绕着传说中的弱水。

世人常说飞升登天而成仙,但所谓的“天”,含义却很复杂,并非人们抬头所见的天空。就算会飞,能飞向无尽的日月星辰,也永远到达不了这座仙山。因为它超出了人们的理解,是原本虚无中的存在,属于另一个概念的时空。

这昆仑仙山,就是轩辕天帝所开辟的帝乡神土。天地之初那一无所有的虚无,无尽亦无际,被称为无边玄妙方广。而帝乡神土便是在无边玄妙方广中,以天帝神通无中生有造化而出。

这里是真正的仙境,山势层层叠叠铺展,可见各种奇花异草与珍禽异兽,得轩辕天帝指引、飞升至此的仙家出没其间。仙山中的每一座宫阙皆美轮美奂,却又带着人间传说的影子。

所谓白玉柱、紫金梁、丹溪台、灵霄阁……仙山洞府中随处可见,令人叹为观止。但在这里它们并非意味着财富,也非是仙家的庸俗,只是印合那些人间美好的想象。

帝乡神土中的仙人,拥有无尽的寿元,呈现出心境中最适志的形容。他们已拥有仙家修为,世人所求的种种享受与感受,一念之间的元神世界里,早已无尽的拥有。

在群山簇拥的主峰上,便是轩辕天帝的天宫,远望一片瑞彩祥云缭绕,其外围有层层楼阁浮于云端,就像一座座飘在空中的仙岛。天宫四面皆有玉栏九井、八隅之岩,各开九门,有开明神兽守护。凤凰、鸾鸟栖于梧桐神木,庭院中还生长着一种很特殊的树。

此树数丈高,金枝而玉叶,粉色的绒状花蕊,结出的果实为明黄色,就像花心中抽出的嫩芽,形似细长的婴儿手指。虎娃已见过五种不死神药中的四种,而此树就是另一种不死神药玗琪。玗琪树所结的果实又称华实果。玗琪林中有瑞兽栖居,常以华实果为食。

在天宫的最深处有一片未知之地,端坐着一人,将这帝乡神土的气息皆熔炼于一身,他的形神就蕴含着这片天地的法则。此人无疑便是轩辕天帝。

轩辕正叹息道:“竹先生当年求证长生却未登仙境,殒落后不知历经几世几劫,此生终于又踏上登天之径,却再度殒落。英竹这一生的机缘成就,在人间已是至难得,但行止不慎仍自殒其身。无尽再来之人,不知何日才能于生死混沌中回转清明,或将永堕凡尘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