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38章、离山不索与大成不召(下)

武夫大将军隐退武夫丘后,将自己的佩剑送归巴君,并与巴君做了这个约定,其后在巴原上便一直延用,成了不必明言、众人默认的一条准则。哪怕巴原分裂成五国之后,“大成不召”的规矩,在是大成修士之间遵从的行事原则。

为何要这样,武夫和盐兆都没有解释,就算当年曾说过什么,如今也没有流传下来。但其原因并不难理解,至少是为了避免不可测或不可控的因果缘法牵连。

若一名大成修士在国中任职,比如担任城主,身边聚集了不少传人,形成了类似宗门的传承,甚至又有传人修炼大成。那么这样的城廓,国君恐怕都管不了,很有可能在国中导致臣强主弱的割据局面。

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原因,“大成不召”也不仅是为了避免大成高人直接插手国事以及地方政务。大成修士若在朝中任实职,就有义务处置繁杂的事务,牵扯大量的精力与时间,也不利于其修炼。

更重要的是,假如置身于正式的臣属关系,就失去了某种超然的地位,不仅行事受到羁绊,且心境也可能受到影响。

其实世俗中的高位,大成修士本人或许并不在乎,甚至也不在乎拒绝国君的征召。比如就算樊君或帛君主动退位,请白煞或星煞来当国君,人家也不会稀罕。但对很多人来说真正难以拒绝的,是自身部族的期求。

没有哪位大成修士是凭空蹦出来的,在那样的时代,整个部族所有人的命运和利益都是一体的,族中出了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,大家都会跟着受益,亦对此充满期待。普通人往往很难理解大成修士那种超然的心境,尊长亲友也希望其出任国中要职,让整个部族都能得到更多的好处。

这种要求往往很难拒绝,因为考虑到成长在部族中所受到的恩情。可是有了“大成不召”这个默认的世俗准则之后,国君不会任命、大成修士本人也不接受这种任命,双方都有一个台阶下,自然也就免了很多麻烦。

当然了,世间无尽善尽美之事,就算有大成不召的约定,很多势力想间接操控国事,也有别的各种办法。

那么伯劳又是怎么回事呢?这就属于极特殊的情况了。因为他在突破大成修为前,原本就是工正大人。没有任何一种约定,能阻止已在国中已任正式官职者突破大成修为。

像这种情况,如果他自己愿意留任,包括国君在内谁也不能以这个原因将其撤职啊。最极端例子,假如樊翀是在国君位上突破了大成修为,谁还能困此逼他退位吗?

而实际上,天天被羁縻于官署处置各种事务、实施国君政令,也很难突破大成修为。就算偶尔有这种天才出现,突破大成修为后不久往往便会辞官而去,再向国君举荐自己的传人弟子或族中亲信就是了,国君也不会不给这个面子。

所以伯劳才会显得那么特殊,他突破大成修为后一直没有辞官,仍每日操劳国事。而虎突破大成修为之前,就已经被少务任命为学正了,而他辞不辞官倒无所谓,迄今为止就连学正大人的官署都没进过。

假如换一个人敢这么做官,早就被弹劾下台了,但巴室国中又有谁会去弹劾彭铿氏大人呢?再说了,两名副学正西岭和侯冈,照样将学宫事务打理的很好,别人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。

已在任的大成修士,只要他们自己愿意又没有获罪被免,就可以一直担任原先的职务。但他们同样会遵从大成不召的约定,那就是国君不可再任命他们担任新的职务,他们也不会再接受另外的任命。

这也就解释了伯劳为何几十年来一直都是工正大人,而虎娃如果不辞官的话,恐怕也只能继续担任学正了。其实朝中诸正大人已位极人臣,就算想升官也没法升了。

至于盘瓠,他本来就是大将军,却没有明确的封衔,突破大成修为后,少务便把镇西大将军的兵符给了他,灭相室国后顺势给了“镇西”的封衔,少务这事做得多少有些擦边。

以前虎娃并不了解这个约定,他离山之时剑煞没有说,不知是故意没说还是忘记了。而少务应该非常清楚,可是少务也没想到虎娃与盘瓠竟不了解这些事,所以也未曾特意提起,直至今日,他们才明白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。

盘瓠还在那里直眨眼睛,剑煞没理会这狗妖,而是看着虎娃道:“你明白了吗?”

虎娃:“多谢师尊提点,弟子明白了。”

剑煞感慨道:“你离山时为师也没想到,你竟会那么快就突破大成修为。后来再见面时,我以为玄源或少务早就告诉你了,结果他们也没说,想必也是以为我早就说过了。你的一身本事,不是我能教出来的,当初为师也就没好意思废话太多。今日之所提到这些,为师也是想提醒你,修士修炼不易、所求亦不同,应避免卷入无端争斗,更应尽量避免导致无端争斗。修为大成后,凡事见因可知其果,很多问题,不要等它真发生了之后再去解决。这样才能超脱因果缘法纠缠,得真正的逍遥自在。”

虎娃:“弟子明白,早就听尊长说过‘谋其未兆’的道理。”

剑煞又摆手道:“当然了,这并不意味着我辈中人会畏首畏尾。得超脱自在,行事则更加锋锐快意,这也是武夫丘的剑意精髓!”

盘瓠突然问了一句:“师尊,您先别着急教训弟子。您是怎么知道我们今日要来对付英竹的,还恰好猫在天上呢?”

剑煞笑了:“我也听说了步金山小世界的事情,特意去见识了一番。虽没有打扰比翼飞舟中的玄源,却山中没见到三水先生。后来到巴室国中也没有找到你,于是就顺道去了孟盈丘一趟。我和命煞宗主聊了聊,是她猜到的。”

盘瓠:“哦,那师尊您就接着教训吧……对了,虎娃师兄受伤时您为何不出手,也是故意给他留个教训吗?”

羊寒灵和三水都很自觉的闭嘴不说话了,剑煞瞪了盘瓠一眼道:“对,就是给他留点教训!不要以为已有化境修为,就可以天下横行了。若不小心,就算修为远不如你的人,也能伤着你甚至要了你的命。其实我本未打算出手,只想暗中看看,也防止另有高人也像我一样暗中前来,实在手痒没忍住才砍了一剑……说正事,你们几个,难道就没有听说过‘可越三境杀敌’的说法吗?”

越三境杀敌,虎娃还真听说过,是当初的山神告诉他的,既是提醒他面对弱小的敌人时不可以掉以轻心,也是鼓励他遭遇强大的对手时不可妄自菲薄。世上并非没有奇迹,修为低微者也不是没有可能斩杀修为高超者,自古传说中最惊人的战绩,便是能越三境杀敌。

这有多么夸张呢?比如普通人,若擅于谋划布局,利用好各种条件,在特定的场合也可以斩杀三境修士,历史传说中最惊人的战绩,便是斩杀修为超过自己三个大境界的对手。

盘瓠吃了一惊,晃了晃脑袋道:“师尊说的话,弟子当然不敢不信。若是身受重伤或者睡着了让人动手,超越多少境也能杀敌呀。”

剑煞冷哼一声道:“我说的是正面相斗,你别以为世上不会发生这种事。想当初我武夫丘祖师武夫大将军,少年只有二境修为时,就迎面斩杀了一名五境修士。”

剑煞以神念介绍了一段传说中的往事,那发生武夫跟随盐兆来到巴原之前。那时武夫只有十八岁,修为二境九转圆满,并将开山劲练至武丁功的极致。他落单时遭遇了一位仇家截杀,而这位仇家是一名五境修士,还持有中品法器。

武夫一见此人便知不妙,当即便挥剑便斩出一道剑芒。两人离得有五丈多远,那名修士也没想到武夫的剑芒竟能如此凌厉,但也没有太当一回事,随手祭出法宝抵挡,不料却被剑芒斩得法宝光华碎灭,紧接着便倒地身亡。

因为武夫没有任何犹豫,以最大劲力斩出剑芒的同时,将剑也脱手掷出。并非御物亦非御器之功,他就是将手中剑当做暗器射出。剑芒斩碎法宝光芒并没有伤得了对方,但也令对方大意之下有些失措。那人虽有五境修为亦是血肉之躯,被飞出的长剑贯胸而过。

武夫是正面对敌,一招就将对方给宰了。当时的情况简直是险到了极点,假如他出手没有那么坚决、假如对方能躲过那一剑,那么武夫是必死无疑。可事实却是武夫毫发无伤,而对手当场身亡,这样的结果令人惊叹,也足以让世间高人自警。

在特定的情况下,人们不是不能战胜看上去远比自己更强大的对手、创造出奇迹。奇迹之所以被称为奇迹,当然不会天天发生,但只要被那位高人撞上了,那可是谁都受不了。

剑煞借此教训弟子,不要因为修为高便轻敌,只要自己还有受伤或被斩杀的可能,那就不是真正的无敌,这世上并无绝对的弱者。剑煞先前适时出手,此刻又露面教训了弟子一顿,给予必要的提醒,当然显得特有面子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