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37章、斩竹行动(下)

在这种情况下的反应只是本能,来不及做太多的思考,顾采奇下意识地祭出秘宝攻击虎娃。他不能莫名相信虎娃,当然会先配合英竹动手。

不料英竹只挥出一鞭便突然冲天遁走,而顾采奇还在那里傻乎乎地扔竹叶符呢,他脑袋里嗡的一声,更来不及想太多了。虎娃神念中那番话居然立时应验,他下意识做出的第二个选择便是朝另一个方向遁走,将最后一枚竹叶符扔出去也算够意思了。

顾采奇一气遁出很远,才发现自己走的方向不对,不是越过山峰朝着英竹岭道场而去,而是直线往西越走越远了。他当时也不可能朝着英竹岭道场方向走,因为虎娃正堵在南面的山峰上呢。

顾采奇于半空驻足回望,远方隐约只有淡淡的光华闪烁,若不注意根本看不清楚。三水先生的宝伞果然神妙,任罩住了战场不让动静传出。但看那光华仍在闪烁之中,说明斗法尚未结束,英竹先生应该没能跑掉。

该怎么办,是否要回去接应英竹突围?顾采奇一时有些犹豫不决。若换做平日,奋不顾身掩护同门脱险,顾采奇自问也能做到,可是今天的情况显然不同。

他就算是傻子,此刻也明白英竹方才想干什么,分明就是要牺牲他而创造独自逃生的机会。而宗门护脉者最主要的职责,并不是在遭遇强敌时拼命,而是尽量脱困保留宗门传承不绝,在正常情况下,应该是同门掩护他才对!

顾采奇并不怀疑虎娃方才说的话,一位大成高人不会以神念妄言,而且虎娃后来打的那个赌,也完全应验了他对英竹先生的判断。就算会去救,他能救得了英竹吗,是否是送死反而违背了护脉人的职责,或者赶紧前往宗门道场报信?

正在犹豫间,忽觉宗门道场方向有澎湃的法力波动一闪而过,那是护山大阵完全开启了,又有一道光华疾射而出,直向那座山峰的上空飞去。看来宗门道场已被惊动,或者是英竹已用什么手段将信息传了过去,召唤师弟余璞赶来救援接应。

外人并不清楚英竹岭隐藏的实力,英竹先生这一辈弟子中,有三人先后突破了大成修为,如今还在世的也仅有他们三人了。其中英竹先生最先突破大成修为,比师弟顾采奇和余璞都早了好几十年。

顾采奇与英竹之间早有分歧,当年就不赞成将竹山派改为英竹岭,既然英竹先生执意如此并镇压了反对的声音,顾采奇也就选择了潜修不再过问宗门之事、主动担任护脉人的身份,如此也乐得清静自在。

而余璞则是英竹的忠实拥趸,也是这一辈中弟子年纪最小的,说是英竹的师弟,其实身份也和英竹的弟子差不多。他突破大成修为后跑到北荒中斩杀一位早年结仇的妖修,结果身受重伤而回,这些年伤势一直没有痊愈,大部分时间都在宗门道场中闭关,并不为外人所熟知。

这几年余璞的伤势也好得差不多了,早就听说他偶尔奉英竹之命出山走动,做一些谁也不太清楚的事情。看来彭铿氏大人的猜测没错,英竹岭中确实另有一位大成高手拿着镇山鞭曾跑到善川城袭杀商队,那人应该就是余璞。

英竹此刻身陷险境,把余璞也直接召来了。英竹难道没有告诫余璞不该这么冒失,应率宗门道场中其他的高手一起结阵而出,而不是独自飞天冲过去吗?看来英竹只想自己脱困,并不在乎同门涉险,只求帮手能尽快赶到。

这只是顾采奇心中飞快闪过的念头,还没等那道光华飞过峰顶呢,高空忽有一道剑光斩落。这是谁都没料到的情况,可怜的余璞根本反应不过来,光华一灭便凌空栽落。照这个架势他非得当场摔死不可,巴原上还没听过哪位大成高人死得这么窝囊呢。

看见高空中斩落的剑光,顾采奇陡然心胆俱寒,那根本是他无法匹敌的,再冲回去也不过是无谓的送死而已。今日英竹和余璞必定不会有好下场了,顾采奇是以更快的速度转身飞遁远去。

……

虎娃并没有让盘瓠动手,他清楚这位师弟身为妖修修行岁月还很短,也是刚刚突破大成修为,神通法力有限。所以虎娃交给了盘瓠另外一个任务,监视战场之外特别是英竹岭道场方向的动静,若有人赶来救援,盘瓠便负责将其截住。

虎娃、羊寒灵、三水先生对付英竹,却让盘瓠一个人“对付”那么多人,如此安排也让这条狗感觉十分满意,足见大家对他的重视。

安全起见,虎娃甚至没有让盘瓠靠近战场,他们在峰顶的北面斗法,却让盘瓠潜伏在山峰的南侧。隔着一座巨大的山峰,就算斗法场面失控,也不会波及到盘瓠。顾采奇逃走时,盘瓠本应追击阻截,可是虎娃已用神念吩咐盘瓠不必理会。

斗法很激烈,盘瓠猫在山峰的另一面却察觉不到什么动静,只有刚开始时短短的一瞬间,有一股法力波动传出,但只是一闪即没。那是英竹将三水的宝伞破开一道缝隙,却没有成功逃离,只是祭出了一枚传讯竹牌。

片刻之后,盘瓠便察觉到远方的英竹岭道场的护山大阵开启了,有望见有一道光芒笔直地飞来。

盘瓠躲在乱石丛中,拎着骨头棒子悄然蓄势,他可没打算直接冲出去阻截,而是准备当对方即将飞过峰顶时突然偷袭,先施展最拿手的震吼神通冲击其元神,再冲到天上一棒子将其砸下来。

可是还没等盘瓠动手呢,高空突然斩落一道剑光。余璞连反应都没有来得及,当即便一头栽了下来,正蓄势待发的盘瓠反倒成了救人者,施展神通将余璞接住了,好歹没让这位大成修士摔死。

盘瓠负责监视和警戒周围的动静,天上居然还有高手潜伏,以他的修为竟毫无察觉,本应万分惊骇才是,此刻却感觉是一阵惊喜。来者隐匿得非常好,并没有现身只是斩落了一道剑光,但那瞬间的气息却是无法掩饰的,盘瓠非常熟悉——师尊剑煞。

众人绕着蛮荒兜了个大圈子悄然潜伏至此,尽量避免被人察觉,搞了半天,剑煞却猫在天上看着呢。

不论虎娃等三人围住英竹斗得再热闹,甚至放顾采奇离去,剑煞都没有插手。可是余璞飞来、盘瓠正准备动的时候,他却冷不丁来了一剑。或许是担心盘瓠不是对手,或者不想让这场行动节外生枝,而这一剑斩落之后,他便再无动静。

其实这一剑就够了。羊寒灵与三水先生陡然察觉高空中那凌厉的剑意,不禁一阵骇然,虎娃的神念随即便传来道:“不必担忧,那是我的师尊剑煞。”

羊寒灵和三水精神大振,仍作困兽之斗的英竹一颗心却落到了谷底,他意识到已难逃一死,转念间便放弃了所有的幻想。

英竹是什么人?他在巴原上的威势和实力虽比不了白煞,但在郑室国中的地位也如说一不二的神灵。在他手中,能将一个小小的竹山派造就成巴原闻名的大派传承宗门,其人虽不是什么好东西,但性情也是桀骜不驯,不但心狠手辣而且宁死不屈。

英竹发出一声狂吼,竟然又撤了法阵,浑然不顾无数道剑光交织而至,挥起镇山鞭带着惊天动地的威势向着虎娃直击而去,身形也被镇山鞭发出的光芒淹没。那一条呼啸的游龙打出,瞬间竟将剑光击散、剑阵击溃。

英竹自知今日难逃,断然做出了最狠、最干脆的决定,要拼死重创虎娃,或与其同归于尽。无数道七彩刀芒呼啸斩落,英竹不闪不避,就凭着镇山鞭发出的护体光芒硬扛。宝伞也顾不上屏蔽斗法的动静,从天旋落阻在英竹面前,却被镇山鞭冲破。

这是英竹以毕生修为发出的搏命一击,不论能否重创或斩杀对手,这一击之后,他本人就算不死恐怕也只剩下半条命了。大成高人之间为何很少直接拼斗,怕的就是这种情况,平日演法切磋,胜负怎么都好说,可一旦被逼上绝路搏命,谁都受不了。

好不容易才突破大成修为,若非万不得已,谁又愿意这么玩命呢?

虎娃却没有退,以英竹先生的来势以及爆发的法力,其实他想退都退不开,勉强闪避反而会受创更重。只听山崖上亦爆出一声巨吼,虎娃所立足的巨石四分五裂,他竟化身为一头庞然巨兽凌空冲了过去。

虎娃施展吞形之法,化身金兕迎面冲向英竹,那被击溃的剑阵又化为八十一道光芒,如利剑射交织向英竹的背后。镇山鞭冲破羊寒灵与三水先生的阻截,去势未尽打中了金兕巨兽,护体金光被震散,巨兽翻着跟头被抽了回去,砸在山崖上击起漫天的碎石。

英竹也被剑光穿身而过,并无乱分尸的场面,那些剑光好似只是水波幻影、连衣服都没有割开。英竹却当场生机断绝,镇山鞭又恢复了竹根的模样,连同他的尸身一起从高空坠落,又被羊寒灵及时施法捞起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