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37章、斩竹行动(上)

虎娃答道:“拿下英竹老贼,是为师兄报仇。郑股虽死,但当年的凶徒并未尽数缉拿,英竹老贼为善川城惨案的主使者,他手中的镇山鞭便是证据。英竹老贼多行不义,自有高人愿意助我,他身为英竹岭宗主,亦将祸及宗门……”

话说到这里他便不再开口多言,以神念不知与顾采奇暗中又说了什么,同时手底下可没停,石头蛋化为八十一道剑光飞舞盘旋,与英竹展开的镇山鞭斗在一起,不给对方丝毫喘息的机会。

英竹盯着虎娃,目中似有怒火欲喷,彭铿氏既然现身动手了,今日必不得善了。偏偏天上还潜伏了一名高手,展开一柄宝伞拢住斗法的动静,一时半会不可能有人赶来救援。他低喝道:“师弟莫再与他废话,其人既然现身,必不能放过我等,但他也未免太托大了!”

英竹已扔给了顾采奇几枚东西,突然撤去了镇山鞭所化的法阵,挥舞一支长鞭向山崖上的虎娃迎头打去。这分明就是要拼命的架势,顾采奇也未及有别的反应,劈手打出了数枚竹叶,接连在半空引爆,化为一道道鞭影,亦向着虎娃凌空抽去。

顾采奇居然动用了秘宝——英竹先生临时给他的秘宝。对于大成高手而言,其实秘宝的用处已经不大了,尤其是他们自己炼制的秘宝。因为本人挥手一击便超过秘宝之威,同时还可借助法器的妙用,没必要再以御器手法动用秘宝,那样反而会耽误施展其他的神通法术。

所以像这种东西,通常都是尊长赐予弟子防身的,或者布置在固定的防护阵法中。威力越强大的秘宝,就越难炼制成功,而且也消耗也越大、过程越凶险,并非人人都是虎娃,真正威力强大秘宝也炼制不了多少。

英竹先生随身带的秘宝,肯定是他平日好不容易炼制成功特意珍藏的,此刻拿了出来给师弟。顾采奇也是大成修士,但英竹先生显然认为自己的秘宝威力在顾采奇的手段之上,不想与虎娃多做纠缠,让顾采奇先将这几枚秘宝连续轰出去。

方才顾采奇质问虎娃,却没有着急动手,想先把话说清楚,不到万不得已并没有拼命的打算。可是英竹先生突然撤了法阵防护挥起镇山鞭进攻,顾采奇就算为了自保也不得不出手了。

镇山鞭抽在剑阵之中,光华乱颤;一枚枚竹叶符接连打出,石头所化的剑阵崩散,漫天鞭影笼罩了虎娃的身形。只见一片烟尘弥漫,伴随着轰然巨响,那一片山壁都被打塌了。

若是高人之间的斗法,力量本不至于如此失控,对手是虎娃,就算把山给砸倒了又有什么用?但顾采奇用的是秘宝,就没那么精妙了。烟尘之间,只有虎娃立足的那块山岩还完好无损,石头蛋已经飞了回来,化为一个数丈方圆的光圈将他的身形护在其中。

使用秘宝也相当于御器,一器只得一御,顾采奇不可能同时引爆所有的竹叶符,但可在极短的时间内连续祭出。当他已引爆第四枚竹叶符、刚祭出第五枚时,英竹先生已冲天而起,弃了虎娃,镇山鞭挥向空中的宝伞,瞬间将那笼罩的光华打出一个缺口。

镇山鞭突然消失不见,英竹将一枚竹牌扔了出去,此物随即化为青烟散灭。这个时间差很短,紧接着镇山鞭又出现在英竹手中全力轰向缺口,眼看就要脱困而逃。又听一声轻喝,无数七彩刀刃透过宝伞光华随风斩入,硬生生将英竹逼回;紧接着宝伞一转,被瞬间破开的缺口再度弥合。

羊寒灵出手了,否则仅任三水先生一个人,恐堵不住尽全力想逃走的英竹。宝伞刚才被打出了一个缺口,法力激荡的动静也传了出去,但还不至于惊动太远的地方。可是英竹扔出的那枚竹牌,显然是一件传讯秘宝,应是通知了道场中的弟子,想阻止已来不及了。

三水先生以神念道:“彭铿氏大人,老夫没有挡住他向道场传信。须速战速决、迟则生变,就怕英竹岭还有高手赶来。”

计划制定得再完美,也不可能要求事态的发展都能符合自己的预期。眼前就出现了意外的状况,英竹有镇山鞭在手竟如此凶悍,一时虽未能脱困而出,却将信息传了出去,而且场中还多了顾采奇这么一位高手。

虎娃以神念回道:“不必担忧,若无飞天之能,想赶到这里还有一段时间。若英竹岭再有大成高手赶至,正可一网收擒。若来的人多不好纠缠,我们接到盘瓠的警示便立刻离去。”

斗法交手以及神念交谈的速度皆是极快,发生了这么一系列变故,顾采奇才刚刚引爆第五枚、也是英竹先生给他的最后一枚竹叶符,击在石头蛋所化的光圈上轰然有声。随后他连看都没看攻击的结果,抽出一柄竹叶状的碧绿短刀,身形化为一道碧光飞遁而去。

虎娃的神念及时传入三位同伴的元神中:“不要管他,我是故意放他走的!”

见顾采奇脱困而去,虎娃等竟没有出手阻拦,英竹先生的神情不是惊喜反而是惊恐。冲天逃遁未成反被羊寒灵堵回来,镇山鞭与英竹的身形融合为一道黄光,欲飞射入下方的山谷中。虎娃的石头蛋又劈手打出,击在那道黄光下方。

英竹又现出了身形,镇山鞭如游龙环绕护住周身,却再度被剑阵困住无法落地。他这件神器名为镇山鞭,虽能持之飞天相斗,但脚踏实地才可发挥最大的威能。此刻脱困未成却走了顾采奇,英竹先生便想落到谷中顽抗或借机遁地而去,但又被虎娃困在了空中。

宝伞光华垂落,如万条垂柳丝绦刷来,羊寒灵发出的七采刀芒也从四面八方袭击,虎娃展开剑阵困住英竹、剑光纵横四射。英竹先生喷出一口鲜血,奋力挥舞镇山鞭仍在负隅顽抗,他本想拼着重伤也要冲开一个缺口,可方才并未得逞。

三水与羊寒灵施展的都是远程攻击,作用是阻截与牵制,甚至连人都没有现身,正面斗法的主要是虎娃。

英竹有些不明白,顾采奇为何走得那么干脆,而虎娃等人丝毫没有阻拦的意思?若是顾采奇留下来与他一起对敌,借镇山鞭说不定还可自保,也有落入山谷遁地而走的机会。他却不可能清楚,虎娃方才以神念与顾采奇说了一番话,并与对方打了一个赌。

虎娃赌的是——英竹会拿顾采奇当“肉盾”,不惜牺牲他换取自己逃遁的机会。而英竹也真地很“配合”虎娃,牺牲师弟时是干脆利索。

虎娃刚才与顾采奇说话时,英竹先生展开镇山鞭化为法阵环护,原本可以同时护住他与顾采奇两人。他突然撤了法阵以镇山鞭打向虎娃,就意味着只顾自己不护顾采奇,而且也不给顾采奇继续说法的机会了。他突然给了顾采奇五枚竹叶符,看架势显然就是要拼命。

顾采奇接连引爆竹叶符,逼得虎娃撤剑阵回防,但英竹先生只对虎娃打出了一鞭,随即便冲天逃遁。假如不是暗中还埋伏了一个羊寒灵,他恐怕已经跑掉了。他这么一跑,分明就是把顾采奇一个人留了下来,其下场恐不是被斩杀就是被生擒。

可是结果与英竹的设想不一样,反而是顾采奇跑掉了,他却被留了下来。

虎娃刚见到他们时,就感觉这两人的反应是不同的。英竹毫无保留地杀机毕露,因为他清楚今日事不可善了,甚至是不死不休之局。但顾采奇却有些困惑,他虽然也很愤怒,却想先把话说明白,就算知道了虎娃的身份,仍然要质问一番。

大成高人又不是傻子,到这种时候还没完全反应过来,那只能说明一件事,顾采奇是真的不了解某些内情。他也听说过善川城的惨案,想当然地以为是国君郑股干的,此事早已有过交代。

虎娃除了开口说了那些话,解释了当年的事情,神念中还另有一番追问。他暗中对顾采奇道:“你竟不知当年善川城惨案中,有凶手动用了镇山鞭吗?若不是英竹出手,难道是你,或者英竹岭中另有大成高手能动用这件神器?

堂堂英竹岭宗主,潜入巴室国袭杀无辜商队,就不要怪仇家找上门。实话告诉你,今日来的远不止两位高手!

英竹这种人,当年不惜牺牲郑股,今日亦不惜牺牲你。他究竟做了什么,自己心里有数,见到我也不会再好好说话,必然暴起动手以求脱困。你若是宗门护脉之人,就不要当他的帮凶,我只追究当年的凶手,不杀无关人等。

若你与当年之事无关,又想保住宗门传承不致断绝,我可以放你离去,只惩处凶徒而已。仅如此说,你可能还心存犹豫,那么我就和你打一个赌……”

这番话如果是说出来会很费时间,但神念传送的速度极快,不过是眨眼功夫。顾采奇还没反应过来呢,英竹已经给了他一把竹叶符,并撤了法阵挥鞭进攻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