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36章、斩竹计划(下)

少务并没有解除对郑室国的围困,从国都调来精锐野战军阵精锐换防,但数量尚不足原先大军的一半。这样一支军队用来封锁并警戒是足够了,但想强攻郑室国却不可能,而且主帅不再是原相室国的镇国大将军悦瑄,换成了默默无闻的灵宝。

据说灵宝出身低微,仅是因为攀上了彭铿氏大人的关系、成为其座下大弟子,才受到巴君的擢升与重用。也有熟悉相室国朝堂之事的消息灵通者说,因为彭铿氏大人的功劳已太大,令少务对其本人几乎赏无可赏,所以才会重用其弟子以示格外恩宠。

郑室国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朝堂上的气氛不再那么紧张,但也没有因此放松警惕,仍在关注着巴原上各方势力的动态。彭铿氏与玄源操控比翼飞舟迁徙小世界民众,一时应无暇他顾;伯劳与长龄亦时常出入巴室国都,看来并无异动。

近几十年来,郑室国的国祭大典司礼者皆是英竹先生,他甚至比国君更像主祭。重要的祭祀仪式上,每个人的身份非常重要,这是代表万民与上天沟通的场合,能在民众的心目中凭添无形的神圣权威。

郑室国近几年也恢复了学宫,但国祭大典司礼仍是英竹先生,谁也不能取代他的地位。巴室国的学正是于成礼,就是郑君泓竹在百川城之会的助手,他亦是英竹岭弟子,在国祭大典上担任的是英竹先生的助手。

这几年国祭大典的次日,英竹都会直接从郑室国如今的陪都贵树城飞回步金山道场。从贵树城到英竹岭道场,普通人若步行须艰难跋涉甚至无法达到,就算英竹先生的随行弟子,依仗神通法术也要走大半天。

但若御神器飞天而行,其实直线距离并不太远,英竹先生用一个多时辰也就回去了。他身份尊贵且神通广大,回山当然不会像其他弟子那样费大半日功夫步行,所以在这一个多时辰之内,恰好落单。

英竹先生独自离开宗门道场的时候也许很多,可是外人并不能准确把握其行踪。所以想突袭拿下英竹先生,所能把握的机会,每年就是这么一个多时辰。而在英竹先生刚刚离开贵树城时,将要到达英竹岭道场时,都是不适合动手的,真正合适的时机不超过一顿饭的功夫。

……

巴室国大军虽围困了郑室国残境,但并没有将之彻底封锁,亦没有完全切断其与外界的联系。大军在只截断了东、北、西三面道路,而其南面与蛮荒群山接壤。

所谓英竹岭,从地名上讲其实是南荒群山延伸入巴原的一条余脉。英竹岭道场在山脉中,而贵树城坐落在这条山脉的尽头,其东、南、西三面各有一座城廓拱卫,构成了如今的郑室国残境。

英竹岭百年之前还是默默无闻的一个小宗派,当时叫竹山派,因为道场所在的那座山脚下,密密麻麻长满了各种竹子。

英竹先生是竹山派中的第一位大成修士,也是振兴宗门者。他成为宗主后,竹山派便以整条山脉为名改称英竹岭,而他这位宗主也号称英竹先生。至于英竹先生原先叫什么名字,好像已经没人记得,就算知道的人也不会再那么称呼他。

英竹岭的历史如此,镇山鞭这件神器也是英竹先生因机缘所得,不知是哪位上古仙家所留,连同神魂烙印传承一起,如今落到了英竹先生手中。

英竹先生今年已有九十多岁,但形容看上去还是一位中年人。在他的心目中,英竹岭虽还无法与赤望丘、武夫丘、孟盈丘相提并论,但已不在步金山、古雄川、众兽山、炼枝峰、大足山等大派宗门之下,而且迟早会更加兴盛。

如今的英竹先生,可以说已掌控了郑室国的朝堂。在郑室国经历国战溃败之后,英竹岭对其国事的掌控反而更加彻底了。英竹先生在国中说一不二,甚至比国君更有权威。

虎娃等人多少也了解英竹岭的历史,想对付英竹先生这种高手,当然格外谨慎。虎娃、盘瓠、羊寒灵、三水先生先绕道至南荒,再沿着英竹岭这条山脉潜入,接近郑室国之地时便没有飞天而行,挡在从贵树城前往英竹岭道场的必经之路上。

英竹先生沿着起伏的山脊线飞天而来,前方有一座宏伟的高山,山腰以下植被茂盛,接近峰顶处却巨岩裸露寸草不生,这也是北荒一带的景观特色。只要越过这座山峰,再穿过一个长满花草的山坳,前方就是英竹岭道场了。

虎娃等人潜伏在峰顶的北面,羊寒灵突然以神念道:“和我们预想的情况不一样,来的是两名高手!”

飞天而来的显然并非一人,是两位高手并肩而行,三水先生惊讶道:“我们掌握的情报有误,或是英竹先生提高了戒备,是否按原计划动手?”

机会稍纵即逝,须立刻做出决断,虎娃眯着眼睛道:“哪能事事尽如人意,两个就两个吧!”

……

英竹先生与师弟顾采奇正御器飞行,冷不丁迎面峰顶有一团光芒打来。英竹先生轻喝一声,一支明黄色的鞭子已出现在手中,朝着那团光芒挥了出去。

此鞭看上去是由竹根制成,很有韧性且分了许多节,在空中展开如一条游龙,将那团光芒打散。光芒散去的一瞬间,他发现自己抽中的竟是一枚鸡蛋!这枚鸡蛋随即化为一座剑阵,将他与顾采奇困于空中,紧接着就有无数道剑光杀至。

虎娃从未耽误过修炼,除了被困于小世界的那段时间,其他时日包括与玄源乘车而行、与三水先生等人一起潜入蛮荒,他都同时在做别的事。突破化境修为后,他终于将八十一枚石头蛋合炼为一器,堪称修士炼器史上的奇迹。

对付英竹先生,虎娃没有动用其他的神器,祭出了他自修行之初亲手打造、并祭炼至今的法宝石头蛋,八十一枚石头蛋合炼为一后,已经能展开化为一座威力强大的剑阵,隐然有武夫丘锁山剑阵之势,是虎娃最趁手的随身法宝。

交织的剑光并没有伤到来者,英竹先生将镇山鞭扔了出去,竹鞭节节展开、在空中首尾相联,亦化为一个十丈方圆的光圈,同样是一座可攻可守的法阵。看见的这一幕,虎娃已能确认在大俊和瀚雄遇袭的那个夜晚,当时确实有人动用了镇山鞭。

镇山鞭化为法阵可攻可守,当年有人抛出镇山鞭困住了那支商队,而此刻英竹先生以镇山鞭护住了己方两人。那每一段竹节都是阵枢,随着法力运转射出道道光毫,竟然与虎娃的石头蛋剑阵相持不下。

尚未出手的顾采奇喝道:“来者何人!为何拦住我等去路?”

虎娃并没有飞在天上,现身于前方的山崖,冷脸道:“英竹先生,你难道不认识我了吗?我见到你此刻展开的神器,就想起当年善川城外的一桩惨案,你若还记得那件事,就应知我为何而来!……请问这位道友,你又是何人?”

伴随着神念,虎娃告诉英竹,他今天就是为了报仇而来,并追问英竹——当时还有什么人参与了那件事?想当初两国和谈时,其实郑室国已经给了巴室国一个解释,辩称那是郑股下令为之,既然郑股已死,就不必再追究了,企图就这么含糊过去。

郑室国想含糊,但虎娃却不含糊,必须要追究明白。若没有英竹先生的授意和支持,当时的国君郑股也干不成那种事,刺客手中也不会出现镇山鞭。

英竹没说话,只以神念告诉了师弟来者是谁。顾采奇反问道:“当年之事,两国和谈时不是已有交待,彭铿氏大人为何还要纠缠?……与你同来的,又是哪位高人?”同时以神念介绍了自己的身份,他是英竹先生的师弟,也是原竹山派的护脉之人。

有些情况属宗门隐秘,外人往往不清楚。想当初英竹先生改竹山派为英竹岭,宗门中并非所有人都支持,但英竹先生以强势镇压了反对的声音。他的师弟顾采奇当时对此也是反对的,但最终还是不得不遵从了宗门的决定。

后来顾采奇便成为了宗门的护脉者,这个身份通常并不公开,就连普通弟子亦很少知晓。护脉者的职责不是扬名显威,而是在宗门遭遇重创或有覆灭之危时,尽量延续传承。因为顾采奇当年并不支持但也难以改变英竹的决定,才主动承担了这个身份。

其实护脉人的职责还不仅是在危急时刻延续宗门传承,平时也有监察宗门高层行止之责。有些宗门就算没有明确指定护脉者,也有暗藏的高手肩负这种职责。

如今的英竹岭与郑室国可以说是命运一体,巴原上刚刚发生了那么重大的变故,所以顾采奇才会陪同英竹先生去国都参加国祭大典,主要是为了解如今的各方情况,但他并没有公然现身。他与英竹先生一起返回时,却被虎娃堵在了半路上。

顾采奇虽常年在山中潜修,但也听说过彭铿氏大人的威名,当然大吃一惊。而虎娃根本就没有听说过顾采奇这个人,没想到英竹先生身边又冒出来这样一位高手。

方才英竹先生以镇山鞭敌住剑阵,法力激荡宛如霹雳轰然炸裂。照说这么大的动静足以惊动英竹岭道场,但实际上却无丝毫声息传至远方。因为双方动手之际,空中突然出现了一把流光闪烁的宝伞,宝伞张开却似无柄,将这片战场完全笼罩其间。

这是三水先生出手了,按照计划,三水先生不必露面,他最重要任务就是遮掩住斗法的动静,手中的神器宝伞也正合适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