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36章、斩竹计划(上)

少务欲平定郑室国,不可能等到要正式开战才谋划,这些年一直在做准备,注意搜集各种有价值的情报、做出针对性的计划,不论这些计划最终能否实施,总之是有备无患,届时可从容应对各种状况。

对英竹先生这么重要的人物,少务不可能不关注,他一直在搜集有关英竹的所有信息,包括此人的脾性习惯、生活喜好、行踪规律等等,可是这种情报太难掌握了。

但在某个特定的场合,英竹先生是必定会现身的,就是每年的国祭大典。巴原五国皆号称继承了巴国正统,每年都会在同一时间举行同样的国祭大典,英竹先生皆是郑室国司礼之人。当国祭大典结束后,英竹先生会飞天回到英竹岭道场,那时他是独自一人的。

所以最好动手地点,救是在英竹先生离开人烟城廓进入英竹山之后、尚未到达宗门道场之前。虎娃等人潜伏在半路,于空中将其截住,尽量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,要速战速决,绝不能纠缠太久。

介绍了这些情况,少务又问道:“师兄打算带几个人去?”

虎娃:“未战胜,先处败,至少要考虑能否脱身,没有飞天之能就不必去了。我和盘瓠再带上羊寒灵,另请三水先生相助,各自施展趁手的神器突袭,应该能够成功。”

虎娃没有提玄源。玄源的身份是赤望丘三国镇守长老,英竹岭虽不像众兽山那样是正式拜入赤望丘的“下宗”,近年来以是附属于赤望丘的盟友了。以玄源的身份,不太适合参与这样的行动,假如她知道了消息,也应首先上报赤望丘。

如此一来,英竹岭必能事先得到消息,潜入突袭就不可能成功,而且还有可能暴露少务的全盘计划。所以虎娃很明智地没有让玄源参与,甚至也没有告诉玄源这件事,免得让玄源尴尬。至于玄源能不能猜到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少务点头道:“如此也好,也免得让玄煞大人为难……是否需要让长龄或者伯劳先生相助?也更有把握些。”

虎娃摇头道:“不可!他们二位不仅不能去,而且国祭大典前后,还要在巴都城公然现身。我与阿源操控比翼飞舟迁徙小世界民众,我前往郑室国时,比翼飞舟仍往返步金山内外,世人皆以为我与阿源皆在舟中施法,如此也可掩人耳目。”

少务关注郑室国中的各种异动,郑室国那边何尝不也是如此。虎娃没有参加国祭大典,假如长龄和伯劳也没有出现,恐怕就会引起对方的警惕。而众人皆知虎娃和玄源在操控比翼飞舟运送小世界民众,只要此事未停,虎娃不露面就不会引人起疑。

三水先生此番欠了虎娃的大人情,小世界之行可谓一起出生入死。虎娃不仅救了他的命,还平息了宗门之乱,三水先生当然会帮这个忙,而且他也值得信任。更重要的是,也没人能想到三水先生会在这个时候离开宗门道场。

虎娃认识的大成修士还有不少,但关系并没有好到这个程度,或者并不适合参与这样的事情。比如山爷和水婆婆都是高手,而虎娃却不可能请他们出手。

这不仅是因为虎娃不想暴露身世来历、让人由此察觉他和山水城的关系,更重要的是,山爷和水婆婆是有恩于他的尊长,并非听命于他的属下。只有虎娃欠他们的情,他们可什么都不欠虎娃的。此事本与山爷和水婆婆无关,虎娃没有道理为报私仇而让尊长去涉险。

少务沉吟道:“还是师弟考虑得更周全,此行成功与否,在于出其不意!……如果不顺利,首先要保证平安脱身;若是很顺利,就尽量将英竹生擒,带回来交由理正大人公审。”

相比偷袭斩杀,少务更想将英竹生擒公审;就算抓不住活的,少务也打算在国中公判其罪,并追索其余党。如此一来,事情性质就是缉拿与处置案犯,并非宗门冲突。此前巴原上还没有公审过大成修士呢,山水城的绿萝刚刚开了一个头,少务便也想这么干了。

……

巴室国安置小世界民众的地点,就在相城与太禾城一带。那里有原相室国最肥沃的土地,也是国战前人烟繁华稠密的田园,但在数年前的那场国战中,那一带也是大军交锋最激烈的战场。很多壮丁从军,很多将士战死,大军所过之处,很多村寨的民众也逃离了家园。

国战之后,这一带受的影响也是最大的,如今恰好有机会,将小世界的人丁填补在这片原相室国最肥沃也是最重要的土地上,甚至连有些村寨都不需要重建,只需稍加修复而已。

如今相室国已彻底并入巴室国,虎娃和玄源操纵比翼飞舟不需要走很远,直接把人送到步金山脚下的泯水边即可。少务已经准备好了另外的船队,分批往返,走水路将这些民众送到相城,登岸后再走一小段陆路,即可到达安置他们的新家园。

小世界民众拖家带口,携带着各种生活物资与用具,走水路是最方便的。巴君另赐了一批财货,以帮助他们建造新家园,这些财货大多取自原相室国的廪仓。少务还安排了军阵沿途护送,军阵也是现成的、恰好顺道,就是相室国残境中返乡的将士。

小世界与步金山很快忙碌起来,云起在望仙城率人组织民众分批迁徙,走出门户后可直接登上展开的比翼飞舟。

大船有三层,底舱装载各种东西,人在甲板上的第一层船舱中。虎娃和玄源坐在第二层的船楼上操控比翼飞舟,从步金山道场飞出深山,落在山脚下的泯水中,民众则登岸换船。

虎娃和玄源休息一天后才重新飞回步金山道场、继续运送下一批民众。两人轮流施法,也是一场修行磨砺,民众们在泯水岸边走下比翼飞舟后,皆冲着楼船跪拜、向二位高人行礼。

虎娃和玄源就一直坐在二楼船舱中没有露面,连续不断的施法运送民众,暂时也无暇关注其他的事情。如此组织有序的大规模迁徙,在巴原上还是第一次,三万多人两天运一船,保持这个节奏不变,差不多需要两年时间。

前三个月,都是虎娃独自施法操控比翼飞舟,而玄源端坐船舱中修炼,有这件空间神器为屏障,外人谁也不清楚船舱中的具体情形。三个月后,当比翼飞舟停泊在泯水中的一个夜间,虎娃悄然离去。

他告诉玄源,自己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去办,不想被外人获悉行踪,这段时间就辛苦玄源施法运送民众了。玄源没有追问虎娃去做什么,她好像已经猜到了却没有点破,只是柔声叮嘱道:“你做的事,可比我要辛苦多了。记住,无论如何一定要安然回归。”

虎娃点头道:“放心吧,两个月内一定回来。”

玄源:“你也放心,没有人会知道你已不在这里。”

他们两人之间的默契不必多言。虎娃离开比翼飞舟,在途中悄然汇合了三水先生、盘瓠与羊寒灵。四名大成修士各御神器飞天,却不是直往南方的郑室国,而是先向西进入蛮荒边缘,兜了一个大圈子沿着西荒绕到了南荒,时间恰好接近冬至。

……

相室国被平定的消息太突然,让很多人感到措手不及,尤其是令郑室国方面觉得震惊与错愕。

在郑君泓竹看来,相室国至少还能再支撑个十年八年。这并不是说少务若下定决心平不了相室国,但所需付出的代价得不偿失,强攻也将导致国力大损,若是那样,郑室国反攻的机会就来了。

与相室国只能困守残境、复国无望的情况不同,郑室国朝堂中,如今还弥漫着一股企图反攻复国的气氛。因为它在几年前的国战中虽节节败退,但也是主动收缩退守,还保留了比较完整的力量,一旦形势发生变化,未尝没有收复失地的可能,哪怕只是收复部分失地也好。

就在前不久,相君泓竹还与外祖父英竹先生一起策划了一个战略设想:先在巴室国中挑起内乱,然而趁机联合帛室、樊室、相室,四国一起进攻巴室国。

可这个战略仅仅是一种构想,还没有来得及派人去联络实施,相室国就已经很干脆地没了,少务可腾出手来,调集力量更从容地对付郑室国。

少务受降在夏秋之交,消息传来,让郑室国一度非常紧张,国中调兵遣将如临大敌,就怕巴室国趁势强攻郑室国。

两国之间的相互渗透也很厉害,早在国战之前,就向对方都派出了很多潜伏的奸细。有很多情报是不需要特意去暗中搜集的,只要事情发生了就瞒不住任何人。

巴室国驻守其他地方的大军没有动,镇南大将军瀚雄仍率军布防于帛室国境,镇北大将军北刀仍率军布防于樊室国境。少务又宣布国中大赦,不仅遣散了围困相室国残境的大军,也放围困郑室国残境的将士归乡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