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35章、三兄弟密谋(下)

盘瓠皱眉道:“不仅是相室国这边,你还打算将围困郑室国的大军也遣散归乡吗?”

少务点头道:“若无战事,便藏兵于民,而民得休养。”

盘瓠:“我原以为你要增兵郑室国呢,此番解决相室国兵不血刃,消息传开,国中军民士气大振,正是顺势再解决郑室国的绝佳良机,师兄却要在这个关口解散围困郑室国的大军?难道是觉得这一仗很难打,要调上巴室国真正的精锐军阵吗?”

虎娃笑了:“盘瓠师弟成了镇西大将军,说话便越来越像一位大将军了。”

少务亦笑道:“如今确实是解决郑室国的最佳良机,可是我们能想到,郑室国同样能想到,此刻必然全神戒备、关注着我们的一举一动。我放那些将士归乡,只是安抚人心巩固后方,当然要调国中最精锐的军阵换防,但又不能引起郑室国过多的警惕,使他们认为我并不急于一时,至少还得等上几年才会进军。所以这一次由谁来指挥此事,非常重要,虎娃师弟可有人才举荐?”

虎娃:“调精锐军阵换防,表面上看数量却不多,让郑室国认为我们尚未下定决战之心。将周围各城廓的守备军阵暗中亦换成国中精锐,一旦开战时可以随时奔赴前线。居中指挥者须有勇有谋,且熟知战事与政事,我推荐一个人,就是灵宝将军。”

盘瓠插话道:“师兄,你怎么不举荐我啊?我已经是镇西大将军了!相室国这一仗打得不过瘾,正好指挥大军与郑室国再来一场硬仗!”

虎娃瞪了他一眼道:“你已经立了这么大的功劳,难道还想再与晚辈争功吗?我和你都有另外的事情要办,待会再商量……而且仗得好不好,与过不过瘾无关,否就不是战胜心而只是杀伐心。能不战屈兵是最好,否则对谁来说代价都不小,就算战胜也是惨胜。”

少务也说道:“盘瓠师弟,你可知善战者无赫赫之功、善胜者无杀伐威名?你在相室国的这一仗,打的不是不过瘾,而是太漂亮了!国战能兵不血刃,这是君王所求的最高境界。将军往往沉迷于斩首之功,往往却不知,不斩首之功方是莫大之功!”

盘瓠一缩脖:“好吧,二位师兄说的都有道理。可郑室国与相室国不一样,几乎不可能有机会那么轻松取胜,硬仗还是必须要打的。只有先获得几场大胜,后面才能以更小的代价平定郑室国全境……而且大俊的仇,此番必定要报,有些人绝不能放过!”

虎娃:“前方大军主帅,我举荐灵宝,再举荐一人负责后勤辎重,便是野凉城的城主骁阳。”

少务沉吟道:“此战要为大俊师兄报仇,骁阳是大俊之子,也应尽力。但是灵宝将军,真的足以胜任吗?虎娃师弟,你是否再举荐几名副将?”

虎娃解释道:“想打消郑室国的戒心,就不能任命已成名的功勋大将,比如北刀将军就不合适,因为谁都知道他的善战威名;如今就连盘瓠师弟都不合适,因为他刚刚率军灭了相室国、被封为镇西大将军。假如这样做了,便等于告诉对方,巴室国马上就要动手。

而灵宝出身低微、声名不显。他是我的座下大弟子,任命这样一个人为主帅,人人皆以为只是因为我的关系,他才会受到任用。这才能诱使郑君认为,师兄暂时只想维持原状、无心举国征伐。

我认识灵宝犹在认识师兄之前,很清楚此人有勇有谋,应能胜任。当然这只是我的举荐,是否任用,还要看师兄的决定。至于军中副将,我对国中其他将领并不是很了解,师兄自己定吧。”

少务点头道:“那主帅就是灵宝吧。他是你的大弟子,就算众将领不服他也得服你,不至于因功勋资历不够而指挥不动大军,其实我刚才顾虑的只是这个问题。”

虎娃举荐灵宝,若换一个角度看,其实很耐人寻味。虎娃本人在国中与军中的势力,尤其是潜在的影响力已经很大,他又举荐弟子出任一方大军主帅,难免引人猜议其“野心”啊。

可虎娃并不在乎什么猜议不猜议,少务既然问了,他就举荐了自己认为最合适的人选。

盘瓠又问道:“师兄,你刚才说我们还有另外的事情要办,什么事啊?”

虎娃咬牙道:“潜入郑室国,拿下英竹先生!”

想当年那支商队在善川城外遇袭,除了瀚雄之外众人全部阵亡,大俊亦当场殒命,其幕后凶手就是郑股与英竹岭宗主英竹先生。袭击商队的那些刺客,曾以一件神器布下法阵困住了整支商队,事后经过打探分析,少务认为那很可能就是英竹岭的镇宗神器镇山鞭。

不论少务是否发动针对郑室国的国战,虎娃也是一定算这笔账啊。郑股已被他亲手打死,可英竹先生还活得挺滋润。

郑室国的情况与相室国不同。相室国是在相穷大军全军覆没后退守残境的,而郑室国是在正面作战中一步步败退,最后固守于如今的四座城廓,尽最大程度保留了残余力量。郑室国这块骨头远比相室国更难啃,若要强行攻伐,所须付出的代价也要大得多。

此番能顺利拿下相室国,是因为相室国发生了内乱。可是郑室国中却没有苍鱼、仇游、舆轩、宫羊这些人会主动跳出来配合。所以虎娃就想自己创造一个机会,只要英竹先生被拿下,郑室国内部肯定也会乱。如此既报了大俊之仇,也配合了大军国战。

少务抓住虎娃的肩膀道:“师弟,你本不必如此涉险……”

虎娃打断他的话道:“师兄,我知道你不会开这个口、让我去做这样的事。所以我自己主动去做,此与国事无关,此刻只是兄弟相商。”

以虎娃立下的功勋,足以舒舒服服地享受一辈子尊荣,什么都不必再做了。而且像这样的功臣,功劳大到让国君封无可封、赏无可赏,若非万不得已,国君也不会再让他去做什么。而且潜入郑室国突袭拿下英竹先生,是异常凶险之事,少务也不可能主动开口要求。

少务面色凝重道:“若无把握,师弟便不要去。”

盘瓠却兴奋道:“原来是这么重要的大事啊,师兄还没有忘了我!我大成之后尚未显露身手,此番正好去找那英竹老贼算账、为大俊师兄报仇。少务师兄就放心好了,想当初虎娃师兄能潜入众兽山宰了琮余,如今再加上我这么一位高手,也一定能宰了英竹!”

少务摇头道:“情况完全不同,当初的众兽山毫无防备,琮余宗主恰好在闭关历劫,虎娃师弟和羊寒灵才能一击得手。可如今的英竹岭能控制整个郑室国,并时刻防备着巴室国的大军攻入,不可能再有那样的机会。”

盘瓠:“依师兄看,就完全找不到机会吗?我也觉得直接潜入英竹山道场太过冒险,就算不是送死也和送死差不多,而且我们也不知道英竹老贼会猫在那里。”

英竹先生无疑是一位大成修士,但修为究竟有多高,外人并不清楚。能确定的是他尚未突破化境,但应该已有七境,手中的镇山鞭更是可攻可守、妙用无穷。本着料敌从宽的原则,就算虎娃也不能过于托大,自认为出手便能将之拿下。

若是拿不下英竹先生,又陷入大批高手的包围中,虎娃也得吃不了兜着走。就算他能脱身,行刺失败也意味着目的暴露,再想找机会就难了,就连少务平定郑室国的大计恐怕都要重做通盘考虑。

据说英竹岭只有英竹先生这么一位大成修士,虎娃却不敢轻信这种传言。因为在传言中,步金山也同样只有三水先生这么一位大成修士,外人却不知宗门内还隐匿着一位苍鱼长老,而苍鱼还掌控了一座仙家水府。

假如苍鱼没有和三水先生闹翻,而虎娃贸然潜入步金山企图对三水先生不利,恐怕也是讨不了好的。传承已久的大派修炼宗门,总有不为人知的底蕴和后手,虎娃断不会再冒失行事了。

想当初他和羊寒灵潜入众兽山刺杀琮余,不仅有叽咕这个“内奸”了解情况,众兽山亦毫无防备,且琮余恰好神通法力尽失、正在闭关历劫。如今仔细回想,那确实是一次极大的冒险。而侥幸冒险成功,也曾使虎娃一度信心膨胀,后来才有了夜潜赤望丘差点送命之事。

当年大俊与瀚雄所在商队遇袭时,刺客很可能动用了镇山鞭。虎娃后来分析,那不太像是英竹先生亲自出手,否则瀚雄很难逃得掉。那么就有可能是英竹先生将镇山鞭交给了另一位高手,也就意味着英竹岭中可能还有大成修士。

宗门道场中究竟还有什么未知高手,外人不可能清楚,况且有护山大阵、有众多修士以及各种布置,就算虎娃修为高超,也不能冲进道场动手。他要寻找英竹先生离开道场落单的机会,而且还要让郑室国的其他高手赶不及前来救援。

少务拍了拍虎娃的肩膀道:“其实是还有机会的!我这些年一直在搜集与分析郑室国中的各种情报,若是师弟一定要去对付英竹,那么最好的机,就是每年的国祭大典之后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