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34章、山水城奇观(下)

这看似莫名其妙,但山水城的民众后来都领教了绿萝大人的厉害。她不仅记忆力惊人,能记住问过的所有问题以及对方的回答,而且总能从无数凌乱的答案中找出联系、整理出清晰的线索。

不知道的事情可以就说不知道,但不能不回答,只要是撒谎和狡辩,总归不是事实,回答了那么多连自己都想不起来的问题后,无意间总会暴露出各种破绽。绿萝会翻出此前的问题重问,有所隐瞒的人,最终都会败下阵来,不得不如实供认。

诸人犯会发现,他们往往都是自己把自己给供出来的。

曾有一名从巴原来到山水城的贵族,在北荒中命属下杀人越货,但因没抓现行,便自恃身份抵死不认。结果绿萝连续问了他整整七天,将这性情原本异常凶悍的家伙活活给问崩溃了。此人跪在堂前痛哭流涕,就连以前在巴原上犯的案子全都主动供认了出来。

这么问案,绿萝本人能挺得住吗?她没问题,如今已有三境修为,是水婆婆指引她迈入初境得以修炼的,最擅长的“神通”便是“问话”。当绿萝听说自己要审问一位大成修士时,立刻就来了精神、激发起无穷的斗志,带着激动万分的心情登堂。

古往今来,不是没有大成修士被斩,但公开登堂开审一位大成修士,在巴原上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。就连后廪当初处置凉风顶宗主圆灯先生,亦是私下为之。

……

仇游毕竟是有身份的,理师大人并没有让他下跪,甚至还特意命人给他搬来了座位。有座位也就罢了,座前还有桌案、桌案上还有杯子、杯中有珍贵的茶水。

这让仇游有些惊讶,同时又不禁在心中冷笑,暗道山水城果然不敢过于得罪他,自古以来就没有听说过,受审的人犯还能坐着喝茶。让他更意外的是,问案者竟不是城主若山,山水城竟专设了理师之职;而理师大人居然是一位年轻的少妇,长得还很漂亮!

这啥意思啊?只见绿萝大人的桌案上也放着茶,难道这女子是请自己到公堂上来喝茶的?堂前已围了一堆民众,有人甚至随身带着饮水的竹筒,以既好奇又同情的眼光看着他。

等到绿萝开始问案,仇游渐渐才明白过来,理师大人之所以上茶,原来是让他润嗓子的。而城中民众早就有经验了,理师大人日出时登堂,若是没有审理结束,便一直会问到日落,看热闹的往往都会累了、饿了。

绿萝一开口,那接踵而来的问题就让仇游有些摸不着后头脑——

你叫什么名字?原来是当年有鱼村的人,为什么叫鱼与游?鱼大壳为何给你起这个名字?他认为你是有鱼村最出色的年轻人,你认为他是对的吗吗?你自认为有何出色之处,怎么会有这种想法?身为有鱼村族人,你有什么感觉?最多的时候,你一天能打几条鱼……

从日出到日落,看热闹的民众已记不清绿萝大人究竟问了多少问题。仇游是一位大成修士,他当然不会被绿萝问崩溃了,回答的也是他所认为的事实,始终神色未变。他以为这位理师大人会累的,不料绿萝的感觉越来越兴奋,就像是遇到对手了。

最终的结果,并没有七天那么夸张,绿萝审问仇游用了三天。三天后她来到城主府中向若山复命,山爷笑着问道:“绿萝,情况怎么样了?”

绿萝行礼道:“幸不辱命,我只问了他九百多个问题。他已经回答了,当年的鱼大壳和有鱼一族都犯了哪些错、应该受到什么惩罚,他这些年承受了哪些苦难、都是谁带来的。能拥有如今的成就,他还挺得意的,但也亲口承认了,他的骄傲并非来自有鱼一族。他坦诚没有理由找山爷您报仇,他还告诉我,今后想恢复鱼与游这个名字,宣布自己是有鱼村的族人。到了巴原上,他会娶亲,最好多娶几个,让后代都姓鱼,再现一支有鱼族、他想看见的有鱼氏一族……”

坐在旁边水婆婆忍不住扑哧一笑:“这些都被你问出来了?有些事情恐怕他并未没想过,被你这么一问,也开始想了……你有没有把他问哭啊?”

绿萝有些佩服地答道:“在我登堂所问过的一百二十七人中,只有十一个最后没被问哭,他是其中之一,而且是最镇定的那个,不愧是大成高人啊!但是到最后,他显然也被我问羞愧了……”

山爷摆手道:“说重点!你最后是怎么处置他的?”

绿萝:“没必要怎么处置,问完了也就算了。原本我还想效仿步金山与相室国,将他驱逐出山水城,立誓不要再找事,也永远不许再涉足山水城所辖的北荒之地。后来一想,若这么处置也不对,他就出身于山水城,有错就罚,却没有理由驱逐他。

他本人既已回答,有鱼一族当年的遭遇纯属自取,他亦无仇可报,会尊重此地族人的决定,不会再去无端打扰他们的生活,更不会对山水城不利。若是别人,也不能仅仅这么说就算了,但他毕竟是大成修士,这样就可以了。

他已经被围观了三天,往日的经历和想法,都被我问了出来,也被大家哄笑了三天。巴原上的大成修士,还从未有人有过这样的经历,这就是我给他的教训。我虽没有驱逐他,但他也没脸再待着了,一出门就灰溜溜地走了,此刻恐怕已走出了山水关。”

……

鱼与游疾行走出山水关,感觉还有些浑浑噩噩恍恍惚惚,好似没回过神来。在步金山紫沫对他说的那些话,在城主府中若山和若水告诉他的那些,其实都是至理名言,但仇游当时却不愿意听。而有些道理,仅听别人说是没用的。

在山水城的公堂上,让一个仅有三境修为的女子问了整整三天,仇游身为大成修士,到最后居然感觉到神气大耗,这比高人之间一场激烈的斗法还要艰苦。

并非绿萝在与他斗法,山水城的理师大人不过是一边喝茶一连问话而已。刚开始仇游还在心中暗笑,答就答呗。可是到了后来,绿萝什么都问出来了,包括紫沫曾经的训斥,山爷和水婆婆的告诫,都让他自己又复述了一番。

有些以前没想过或不愿意去想的事情,他也开始去想,因为那些也是他自己需要找到答案,以应证大成心境。到后来,已不仅是绿萝在问他了,更是他自己在问自己,甚至有意无意之中还动用了推演神通,所以极耗元神之力。

他觉得有生以来,好像从未这么明白过,但同时又有些发懵。

绿萝问完了就让他走了,并没有驱逐他。但山水城的民众已知他是什么人、为何而来,通过这一番堂审,大家还彻底了解了当年有鱼村的往事,他是在哄笑声中离开的。走在山水城中,并没人向他扔菜梆子、烂果子,但有很多人在远处指指点点,带着讥笑甚至同情的神色。

他堂堂大成修士,需要让这些蛮荒民众觉得可怜吗,这里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去笑话他?可事实确实如此,就算他的本事再大,杀这些人就如同碾死一窝蚂蚁,也改变不了他的所作所为的确引人哄笑与同情的事实。

鱼与游头也不回地便离开了山水城,在鱼海岸边的有鱼故地没有丝毫停留,直至出了山水关,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简直是像在逃跑。他终于站定脚步,回头看着那道宏伟的城关。关后就是他曾朝思夜想的有鱼村,但现在已变得那么陌生,当年那个有鱼村,不复存在了。

出来的是鱼与游,“仇游”已经永远的留在了里面,总之他没有把那个人带走。一阵山风吹来,鱼与游感觉到一丝凉意。问话的那个女子好可怕,他虽称不上被摧残,却也有一种全身赤裸、连底裳都让人扒光了的感觉。

再转过身向着巴原走去,鱼与游又有了一丝似曾相识的茫然感。身后的山水城,仿佛已不再是他的家乡,那么天下之大,他的家园又在何方?鱼与游却不知,辛束正站在山水关上望着他的背景松了一口气,因为山水城已是辛束亲手建造的家园。

走在路上,鱼与游不仅想起了自己在公堂上被绿萝“问”出来的话,他都不太明白当时为何会那样回答。多娶中意的女子、留下一堆子嗣,后人以鱼为姓,于巴原上再现一支有鱼氏族人。

走着走着,鱼与游不禁浮想联翩:曾经的有鱼族生活在鱼海岸边,而巴原上更有广阔的东海,那么他这一支全新的有鱼族,便生活在东海岸边吧。说起来,他还得谢谢绿萝问出了这些,让他离开山水城后又有新的人生志愿。

听说那位绿萝姑娘已经嫁人了,感觉莫名有些遗憾啊!就算她还没嫁人,自己恐怕也没机会有什么想法……

身为一名大成修士,竟有这样的“远大志向”,假如传出去,说不定会有人笑喷了,但这就是鱼与游心中的想法。他有些茫然地回到巴原向东而去,沿着大江行走,不知不觉出了巴室国境,来到当初曾让他一举成名的百川城外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