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33章、夜入树得丘(上)

玄源和虎娃数日前就赶到了山水城,他们不欲暴露行踪,所以极少有人知晓。回到阔别十余年的家乡,虎娃的感觉与仇游不同,是那么地亲切、欣慰与激动。

山爷和水婆婆也听说了虎娃最近的消息,得知他竟然娶了玄煞,感到异常震惊与疑惑,玄煞可是赤望丘的长老啊!等虎娃把媳妇带了回来、说明了内情,两人又不禁感慨唏嘘。清水氏的灭族往事,原来还有那么多曲折隐情。

说起来,若山当年就已见过玄源,祭坛上的那头胭脂虎便是玄源所化、和若山打过照面。而虎娃对山爷和水婆婆也没有什么隐瞒,将这些年来的经历都告诉了他们。清水氏一族的血案,确实与玄源无关。玄源不仅救了虎娃、也保护了虎娃隐秘,否则白煞早就找上门了,虎娃也不可能平安长大。

搞清楚一切之后,山爷和水婆婆总是以好奇的眼光打量玄源,她既是巴原上的成名高手,也是传奇种的人物啊,如今竟成了虎娃的媳妇!虎娃的本事也太大了,这比他短短十几年便突破化境修为更令人震惊与佩服。

玄源多少有些羞涩和尴尬,而虎娃则笑呵呵地给山爷和水婆婆奉上了两件礼物。虎娃不欲暴露自己与山水城的关系,只有这两件神器并无外人见过,只要他们不说,便无人知晓其来历。

虎娃在仙山中得到了五件神器,送了两块“骨头”给盘瓠,自己另留了一件空间神器。那六位祖师既能开辟八百里方圆的小世界,当然极擅空间神通,留下了好几件空间神器,虎娃自留的是其中最好的一枚。

他的兽牙神器暂时充做了小世界的门户,而玄源的比翼飞舟过段时间则需运送小世界的民众,另需一件空间神器来装随身带的那么多东西。至于两外两件两枚神器是同样的一对,正好送给了山爷和水婆婆,正是水婆婆方才套住仇游的藤环。

被擒获的仇游此刻已见识了水婆婆的厉害,但他并不清楚虎娃和玄源已经来了,亦不知其实山爷比水婆婆更厉害,只知自己已是一败涂地。山爷和水婆婆还在那里拌嘴呢,仇游终于忍不住开口道:“二位,我既然已被你们拿下,是杀是剐,给个痛快吧!”

若山终于转眼看向他道:“我并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你来原谅,有鱼一族亦无仇可报。你今日擅闯城主府之罪,是否想请求我的宽恕?”

水婆婆冷哼道:“我看他那样子,是不会开这个口的!”她说的不错,仇游还真的无法开口向山爷求饶。山爷又转脸道:“那么依夫人您看,该如何处置此人呢?”

若水皱眉道:“鬼鬼祟祟夜闯城主府,态度还那么嚣张,说什么要拿下你之后再原谅你,欠揍确实欠揍,但也罪不至死。把他交给绿萝吧,公然问审便是。”

若山有些迟疑道:“这样啊,是不是有点太……”

究竟是处罚太重,还是太便宜了仇游?山爷的意思却没有说出来,水婆婆又打断他的话道:“不让他受点教训怎么行!就让绿萝好好问问他,他若是不熄了心思,便不能放他离去。”

若山点头道:“好吧,那就辛苦绿萝了。”

若水又指着仇游说道:“小子,你自以为很有志气吗?你想以有鱼氏族人的身份重现站在山水城,为此努力了这么多年,我今天就成全你。但你今后要记住,想背负什么,就要承受什么。身为有鱼氏族人,就要真正去面对有鱼氏的一切,你自以为要报仇,却不知自己是在回避!若你能想明白了,这次便没有白回来;若你想不明白,我也不会客气!”

水婆婆收回了神器藤环,仍封禁了仇游的神通法力,命人将他押下去听候处置。虎娃和玄源这才从后堂走了出来,也不禁连连摇头叹息。

水婆婆又对玄源道:“他毕竟是赤望丘的大成修士,我也不好就这么把他杀了,只要他立誓不再纠缠即可。至于他自己还纠不纠结,那就要看福缘造化了。”

山爷温言道:“话也不能这么说,我们不杀他并非因为他的身份,而是确实用不着。若他今夜是来取我性命报仇的,我也断不可能留他的命。现在这样倒是更好,终于把这个麻烦给打发了……虎娃,玄源,这也得谢谢你们。”

虎娃:“其实我也得谢谢这个仇游,若没有他来这一出,我难有机会这样回来看望您和水婆婆。”

若水又皱眉道:“我和你山爷也得谢谢这个仇游啊,若不是他,这么多年来,我们竟未察觉辛束的身份,还不知要被瞒到什么时候呢!……仇游是处置了,可是辛束还在山水城,想必他就是白煞和星煞为监视山神特意安插到这里的。”

玄源叹息道:“当年我师尊参寥殒落后,我便没有再理会宗门事务,不知还有一位赤望丘传人被密派到北荒潜伏。如今因为虎娃,我才出任三国镇守长老,但也不掌握辛束的情况,看来这是白煞的私密安排。既如此,山爷和水婆婆也不必将他视为赤望丘弟子,想怎么处置便怎么处置吧……虎娃,你陪山爷和水婆婆议事,我去看看小麦麦睡得好不好、刚才有没有被惊醒,顺便再出去欣赏一番北荒的夜色。”

麦麦是山爷和水婆婆的女儿,是在虎娃离开北荒后出生的,已经八、九岁了,是个漂亮机灵的小姑娘,虎娃和玄源看见麦麦都非常喜欢。回到山水城的这几天,麦麦主动要求领着他们在这一带参观玩耍,也不知是谁带着谁玩。

夜已深,麦麦早就休息了,方才的动静没有传到厅外,也不会惊扰到城主府中的其他人,玄源只是自觉地回避。

赤望丘竟派人在山水城潜伏了这么多年,还成为了受万民尊敬的工师大人,想想也够令人后怕的。假如不是山爷和水婆婆很谨慎地没有露出任何破绽,恐怕早就招来了大祸。而玄源对此竟然也不知情,还好辛束的身份终于被发现了,否则此人在存在仍是极大的隐患。

山爷要决定怎么处置辛束,玄源也不好多说什么,干脆就不在场吧。无论山水城怎么决定,事后她也不会去追问,就当做不知。其实玄源也是故意找个借口离开,她要去北荒中去办一件事情,只有独自一人才方便。

辛束的身份意外被察觉,也使她更想去一趟。看来白煞并没有放弃追查清煞的隐秘,多年之后仍有人在暗中监视北荒。只要山神还在树得丘上,白煞便有线索,说不定就能找到虎娃。

神识扫过城主府,小麦麦睡得很香,府中自有亲卫值守。玄源悄然飞天而去,北荒的夜色只化为星空下的一片朦胧,她在高空隐匿身形,又落入山中潜行,最终悄然来到了树得丘。

巴原九丘之一的树得丘,早现于民间传说,但人们并不知道它在何处。玄源则了解更多的隐秘,知道树得丘在北荒一带,且与太昊天帝留下的传承遗迹有关。但当年的玄源并不清楚树得丘的具体位置,也没能找到它。

白煞找到了树得丘,给清水氏带来了灭族之祸,也发现了丘上的琅玕琼林与龙血宝树,却没有得到他真正最想要的东西。而如今玄源也获悉了树得丘所在,是理清水以神念心印告诉虎娃的。虎娃已对玄源讲述了往事,其中不仅有树得丘的位置,就连太昊遗迹都未隐瞒。

……

城主府中,若水问若山:“如今已发现辛束的身份,他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监视北荒,你打算怎么办呢?”

山爷犹沉吟未语,虎娃却拍了拍胸口道:“好险呐!”

水婆婆面色阴沉道:“的确好险,身边竟有这么一个人,这些年已经这么熟了。看来赤望丘并没有发现任何线索,否则山水城也不可能安稳至今。虎娃,当初你还那么小,山神就让你带着盘瓠离开,我与你山爷也很不舍,不知你心中可曾有怨意?如今看来,山神的决定真是太对了,你和盘瓠若是继续留在这里,确实太过凶险,迟早会被人注意到!这些年你吃了不少苦,但若没有远去巴原之行,也不可能有如今成就,更不可能把玄煞都带回来了。”说着说着,她的脸色已渐渐由阴转晴,到最后忍不住又笑了。

虎娃:“怨意?从来没有过,我很清楚山神为何要那么做……那时我已经懂事了,已有了四境修为,至少已有自保之能。”

山爷也露出了欣慰的笑意:“是呀,你真是个懂事的孩子!恐怕连白煞也想不到,山神当年找到的是一个孩子和一条狗,避开了所有的耳目窥探。你那么小便修炼有成,带着盘瓠离开了这里,让辛束这些年都没有任何发现。”

水婆婆:“别只顾着笑,问你正事呢,辛束怎么办?”

山爷摇了摇头:“不怎么办,就当我们什么都不知,诸事仍像原先那般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