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31章、归乡情怯(下)

这片群山环抱的小平原有数十里方圆,中央矗立着一座城廓,城墙是用山中开采的巨大石砌成,四面筑门,城墙四角立有岗哨高楼。第一次来到北荒的人,远远望见它无不感到震憾,能在这蛮荒深处建成这样的城廓,简直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奇迹!

商队中有同伴见仇游的表情不对,以为他也是第一次看见山水城而感到震惊,便笑着解释了一番。这座城,是城主若山召集蛮荒各部,并得有神通法力的修士之助,用了近十年的时间,大约在三年前才彻底建成。

别看城廓落成仅有三年,但此地早已成为北荒的中枢,是方圆数百里各部族往来交流的中心。山水城城主俨然已是北荒之主,他所统御可不只是这一座城廓。如今山水城之繁华,已远超出了巴原上离此最近的高城。

仇游心中莫名又有恨意涌起,享有这一切的本该是有鱼一族,城主也应是有鱼村的族长鱼大壳。可是这一切如今却都被若山所占据,而这座城,是身为奴仆的有鱼一族以血泪所筑就,矗立在这里,简直就是仇恨与屈辱的标志!

仇游不禁又想到,假如他在相室国中的图谋成功,宫羊和舆轩也能来到这里,定会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当初他的建议是多么地睿智,占据这样一座城廓并成为北荒之主,真的比困守残境的国君逍遥自在得多。

可惜啊,天算不如人算,他如今只能独自潜入北荒令找机会山报仇,但山水城既如此势大,仇游也没有轻举妄动,他先要搞清楚如今的形势以及当年的变故。进城之后,仇游便找了个借口悄然离开了商队,再度变换装束消失在人群之中。

仇游在城中找人打听了如今有鱼一族的情况,不料先后问了好几个人皆一无所知,甚至连有鱼一族都没听说过。但后来他在集市上又碰见了一个熟人,亦是原有鱼村的族人,此人已不认识仇游了,正可问话。

不料那人一听说他想打听当年的有鱼族,神情立刻变得很古怪,连连摆手道:“不要问我,我什么都不知道,根本没听说过什么有鱼族!”然后像躲避瘟疫一般匆匆走开。

这令仇游心中疑云大起,又在集市装作闲逛的样子,刻意寻找原先的有鱼村族人,还真找到了好几个,上前搭讪问话,打听有鱼族的情况。不料这几人的反应都和先前那人差不多,有人被吓了一跳,有人露出害怕或厌恶的样子,纷纷说不知,并让仇游走远点不要烦他们。

有鱼村举族为奴,也不过是十多年前的事情,蛮荒中不可能没人知道啊。于是仇游找了个上了年纪的长者,在对方的商铺里买了好几件东西,然后才问道:“这位老伯,十几年前,在这一带有个有鱼村,村中有个有鱼族,如今他们都到哪儿去了?”

那老者纳闷道:“有鱼族啊,已经没了,你打听他们干嘛?”

仇游解释道:“十几年前,我与父辈来过这里,还在有鱼村待了很长时间,在有鱼村认识了不少人。可如今我再来到这里,有鱼村已经完全变了样子,有鱼族也不见了。我刚才在集市上看见好几个当年的熟人,结果他们都不愿意搭理我,还说根本没听过有鱼族。”

长者摇头道:“年轻人,这不关你的事,就别再问了,揭人家的旧伤疤,谁都不会高兴的。当年的有鱼村举族获罪,如今已被山爷全部赦免了。他们不愿意再提往事的,也不想听见他人提起。”

仇游打听了大半天,始终未得要领。长者显然也不愿多谈这个话题,而且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商贩,并不了解太多的详情。族人居然全部被若山赦免了,可有鱼族却在蛮荒中消失了,难道这就是若山赦免他们的条件吗?以永远掩盖他这位城主所犯下的罪行。

可若换一个角度,恐怕仇游自己都会觉得这个想法很可笑。掩盖罪行用得着留下这么多活口以及他们的后代吗,就算当年将有鱼村灭族,十年后谁又能说什么?

……

黄昏时分,老病关了鱼肆回家,晚饭做了鱼肆中卖剩下的鱼,两个娃吃饱后先睡了,老病搂着婆娘也进屋休息了。他的名字原本叫“去病”,因为出生时父亲恰好好生了病,欲借此讨个吉利恢复健康。但村寨里彼此的称呼都很简单,如今大家都叫他老病。

老病原先也是有族姓的,说起来应叫鱼去病。可是“鱼”这个族姓如今已经没人再用了,甚至提都没人再提起,都巴不得大家忘记了这回事。现在的老病日子过得很滋润,三年前解脱了奴仆的身份后,他如今的感觉是好得不能再好了。

当年的有鱼村已完全变了样子,被淹没在新修的大片建筑中,而老病住的还是当年的老宅,像他这样的人并不多。绝大多数有鱼村族人,如今已经散居蛮荒各地,有不少就在山水城里定居。

和婆娘亲热了一番,老病打着鼾睡着了,不知过了多久,他却莫名惊醒,屋中一片黑暗,却朦胧能看见床前站着一个身影。老病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就想惊叫,并顺手去摸放在床头不远的一根棍子,却骇然发觉自己发不出声音、身体也无法动弹。

站在床上那人开口道:“三叔,你不要害怕,是我,鱼与游,你还记得吗?”随着话音,屋里亮起了光,照亮了一个年轻人的容颜,正是白天在鱼肆中看见的那位赶车人。

老病感觉自己的身体又能动了,坐起来伸手抓住年轻人的一条胳膊道:“游娃子,是你吗?真的是你啊,你终于回来了!”随即又叹息道,“现在回来好啊,已经没事了,都过去了……”

屋里有亮光却传不到屋外,也不知这光线是从何处发出的。老病和仇游在说话,但睡在身边的婆娘以及别屋中的两个孩子却丝毫没有察觉,仍然沉浸在睡梦中。老病又骇然道: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,仙家神通吗?我差点忘了,你当初就是有修为的!”

仇游:“三叔不必惊讶,我在山外有幸得到仙师指点,如今已身怀仙家大神通,回到这里就是要为族人报仇。”

老病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,反应有些迟顿,愣愣的反问道:“报仇,报什么仇?……你白天就看见我了,为何不叫我,干嘛要大半夜这样跑来?……娃子,你是不是在外面犯了什么事躲了回来,却又不敢见人?”

仇游:“当然是报当年大壳族长的仇,也报我有鱼村举族之仇。我白天没有与三叔相认,是不想暴露身份让那若山有所警觉,今夜是来向三叔打听情况的……”

费了半天劲,老病才大概搞清楚仇游的来意。他在山外忍辱负重十余年,拜得高人为师,如今修为大成终于归来,不仅要报当年之仇也要解救族人。可是在若山的积年威压之下,如今的族人们就连承认当初身份的勇气都没有了。

仇游打算做两件事,一是击败若山、推翻其在山水城的统治,二是联络当年的有鱼村族人、重新站出来恢复往日的荣光。若按他原先的计划,借助宫羊和舆轩正式夺得山水城的权柄,这些事当然好办,可如今他只剩下一个人,就必须有全体族人的配合与支持。

仇游激动地说道:“若山虽赦免了大家,却永远抹去了有鱼族的存在,让所有人都忘记当年的往事。真正的解脱,并不是身份上不再是奴仆,更需要强大的内心,要站出来,自豪地宣布我们是有鱼村的族人!成为命运的主人,更要成为北荒各部的主宰者……”

老病被吓了一跳,差点伸手去捂他的嘴,连连摇头道:“游娃子,你说什么胡话呢?当年你不在村里,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。大壳邀集各部族长商谈联盟,事先埋伏好了军阵,打算谁不听话就灭了谁,你三叔我,当时就是军阵中的小队长。

更过分的是,大壳还买通了深山中的羽民族,趁着各部商谈差点将路村给灭了。但他还是小看了山爷,羽民族没能灭得了路村,山爷和蛊辛大人也做好了准备。大壳被杀掉杀掉了,我们也都被抓起来了,当时吓得够呛,以为一定没命了。

结果还好,山爷只杀了鱼大壳,饶了有鱼村族人一命,只罚我们为奴十年。当时编入有鱼村军阵的精壮男子皆去修筑城廓,其余的人都到各部族种田打渔,更主要的任务是教会那些深山部族种田打渔。

十年期满后,大家散居各地,当年之罪已免、不再为奴,也早把当年的事情。现在的族人都不愿意再提当年往事,也不会说自己曾经姓鱼,因为提起来丢人啊,谁说跟谁急……你偏偏还要去问,他们没骂你就算不错了!”

仇游愕然半晌,语气又有些悲愤道:“为奴十年,难道已奴性入骨了吗,就连承认当年的出身都不敢?三叔,你若是与别人一样害怕若山,所以不敢说实话,那么千万不要担忧。我如今有大神通在身,出手必能拿下若山!实话告诉你,我想让有鱼一族成为北荒的首领,并让路族举族为奴。既然若山已经赦免了大家,我做事亦当公平,就让路族人亦为奴十年。”

老病:“我干嘛要怕山爷啊?这里没人怕山爷!你今天都打听出什么了,如今这里已没有什么有鱼族,也没有什么路族、花海族了,大家都自称山水族。好不容易才过上安逸的日子,就别再折腾三叔和你自己了,刚才说的话,也千万别让人听见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