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30章、仇游之仇(上)

盘瓠挥军直入,十多天后便攻占了一座城廓。此时紫沫以相君的名义颁布了一道诏令,朝中所有曾支持宫羊篡位势力,只要不再追随宫羊,皆可赦其无罪。

紧接着盘瓠又以少务的名义颁布了一道巴室国的诏令,只要相室国的军阵放下武器,众将士不仅可以免罪,而且可由巴君赐财货遣送归乡。将士归乡所需的盘资、得赐的财货,其实也不要少务另行掏钱,皆取自相室国的各处廪仓。

舆轩带到残境军阵将士,皆不是当地人,他们的家乡在远方,早已是巴室国之地。这些人困守残境不仅无法归乡,而且也看不到这场战争最终胜利的希望。如今舆轩被擒,紫沫借巴室国大军平叛,这些将士也失去了作战的士气,纷纷主动放下了武器。

两个月后,盘瓠大军攻下了第二座城廓,并与紫沫临时召集的军阵会师,合兵一处继续向国都进发,此时宫羊手中只剩下了一座孤城。

战事如此顺利,简直是兵不血刃,并未出现预料中的伤亡。盘瓠的进军速度已经是特意放慢了,他原本可以挥军直接攻下国都,但在进军途中有意给相室国守卫军阵以考虑的时间,好让他们看清形势主动投降,尽量避免战祸造成的损失。

等紫沫与盘瓠会师后的大军到达国都城下时,早已有人主动打开城门迎接紫沫回归。宫羊众叛亲离,日日忧惧不已,但又不甘心被紫沫擒获,已在数天前于王宫中自尽了。紫沫收复都城重登君位,当众斩了舆轩,终于平定了政变,但此时的相室国已非原先的相室国。

原先的相室国凭借关防地利还可以踞守残境,可如今盘瓠的大军都已经开进国都了,而相室国的军阵大多已被遣散归乡,紫沫除了归降已别无选择。此时在相室国的都城中,真正说了算的其实是盘瓠,但盘瓠对紫沫很客气,仍让紫继续以相君的身份安抚国中各部势力。

开战的三个月后,在相室国王宫中,盘瓠终于代表巴君少务接受了相君紫沫的献降请求。这是巴国内乱分裂的一百多年后,第一次有一国彻底灭了另一国,相室国将不复存在,而这不世之功属于盘瓠。

相君紫沫向巴室国大将军盘瓠献降,只是达成了盟约,还有很多具体的事要办。比如相君归降后该如何封赏,相室国现有的臣属又该怎样安置,巴君亦须重新任命当地官员。

最重要的是,将在两国边境设坛祭天,正式举行受降的仪式,由巴君少务和相君紫沫亲自完成。待这个仪式结束后,一切才算尘埃落定。

盘瓠派人急报国都,请求巴君少务作出一系列具体的指示,并且指挥大军在边境着手建造祭坛、筹办正式的受降仪式,一时之间忙碌非凡。等少务动身来到此地,至少也得是几个月之后了,到了那时紫沫才不再是相君,如今他名义上还是相室国残境的主君。

盘瓠很忙,而紫沫却闲了下来,也不知这位国君心中有怎样的感慨。这天,受三水先生之召,紫沫最后一次以国君的身份回到了步金山,将被软禁的仇游带到面前发落。

诚如仇游所说,站在虎娃的立场没有理由惩罚他,而他也没有违反赤望丘的门规,玄源亦无法重罚。但他在相室国中煽动舆轩和宫羊篡位,紫沫身为相君,处置他却是名正言顺。

紫沫坐在那里,看了仇游半天才叹道:“先生好惊人的手段,反手之间便葬送了一个相室国!”

仇游苦笑道:“相室国并非葬送于我手,而是亡于内忧外患。否则仅凭我的几句话,形势就会变成这样吗?”

紫沫:“我虽已立下盟约,将归降于巴室国,但此刻我还是相君。你在相室国中煽动宫羊勾结舆轩谋逆,由本君来处置你,请问先生可服?”

仇游叹息道:“此事本就应由相君来处置,我没什么服与不服,只是不知相君欲如何处置我?想当初你陷落于小世界中,而国不可一日无君,我劝宫羊登位并非大逆不道。就算你本人,当时恐也不知自己能否回得来吧?宫羊已死,有些话本不必再提,但相君本人心里应该是清楚的。当年是宫羊就是国君,因百川城之会而退位,您继位时曾有说法,将来或有一天会还君位于宫羊。那么在你身陷小世界不知能否回归之时,我劝宫羊复位,亦非大错。”

紫沫有些无奈道:“确实有这么一回事,赤望丘与步金山皆可作证,本君无法否认,但当初并未约定我将于何时归还君位。宫羊无德无才、生性懦弱狐疑,不过是舆轩手中的傀儡。而仇游先生煽动舆轩支持宫羊篡位,其实毫无意义,只是徒然便宜了巴君,不知您自己又有何图谋?”

仇游:“如果相君已经做出了处置决定,我可以告诉你原因。”

紫沫面无表情道:“我不想杀你,也不太好杀你。三水宗主已有决定,将你驱逐出宗门,从今天起,你与步金山再无任何关系。而我则以相君的身份下令,将你驱逐出国境,永不得再踏入相室国半步。虽然相室国不久之后便将归降于巴室国,国境亦不复存在,但只要我还是相君的一天,就要如此处置,不论这么做在将来有没有意义。”

虎娃适时开口道:“相室国将与巴室国合并为一国,紫沫道友将奉巴君为主君;正如仙山与步金山合并为一派宗门,仙山众修亦尊三水先生为宗主。相君今日所说的话,我持金杖红节代表巴君认可,两国合并之后,仍将仇游逐出国境,相君今日之令不废。”

紫沫没打算杀了仇游,只将仇游驱逐出境。虎娃这一开口,就不仅是行将消亡的相室国驱逐仇游,将来吞并了相室国的巴室国也同样会驱逐仇游。

仇游似是早有预料,低首道:“多谢相君、多谢三水宗主、多谢彭铿氏大人,亦多谢玄煞长老!”

紫沫:“现在你可以告诉我等,究竟所谋何事了吗?”

仇游面露戚容,缓缓答道:“我所谋就是山水城,我不仅与山水城的城主若山有仇,而且想挽救我的族人……”

仇游的声音很低沉,讲述了一段已有些久远的往事,以他的修为本可用一道神念便解释清楚一切,却偏偏缓缓地口述,也许这样更符合他此刻的心境,已埋藏了太久的隐秘,终于可以一吐为快。

仇游不是他的原名,严格地说起来,他的名字很复杂。

他叫鱼与游,出身于北荒中的有鱼氏一族。“有鱼”是部族的氏号,在最正规的场合其名号应是“有鱼与游”,但只是真正有身份的人才可以这样自称。其族人大多以鱼冠名,以示与其他部族的区别,“鱼”便渐渐成为了族姓。

“与游”这个名字,是族长大壳给他取的,因为他从小水性精熟,在以捕鱼为生的有鱼村非常耀眼,他是族中最出色的少年。蛮荒部族中大家彼此之间的称呼都很简单,族人们平日只叫他一个字,就是“游”。

鱼与游少年时便有了二境修为,深受族长鱼大壳的喜爱与器重,一心将他当成未来的族长培养。在他小时候,北荒中最大的部族清水氏莫名被屠灭,就连城寨都被焚毁,一度给山中各部族的生活与交流造成了极大的不便。

住在鱼海岸边的有鱼氏,便成了北荒中势力最大的部族,族长鱼大壳也有心让有鱼氏取代原先清水氏的地位。恰在这时,先君相穷派使者悦耕大人深入北荒,招抚当地部族为相室国效力。

打通道路与山外巴原交流往来,并正式建立城廓,这对蛮荒各部当然都是好事情,能带来很多很现实的好处。但各部族也要推选出一位联盟首领,不仅出任城主,将来也会统治北荒各部。

以当时的形势,人口最多、实力最强、物产最丰富的有鱼一族,当之无愧应领导这个部族联盟,而鱼大壳也必将是城主,这些皆已被悦耕大人认可。为了让有鱼一族能有更好的将来,鱼大壳送了悦耕大人很多族中珍藏的贵重财货,请求悦耕将鱼与游带到巴原,不仅为了开阔眼界,更为了寻求明师的指点。

悦耕大人收了鱼大壳的重礼,便将鱼与游带回了高城。可是时间没过多久,悦耕城主却突然让鱼与游赶紧离开,因为北荒中发生了重大变故。

相君又派使者西岭去主持蛮荒各部联盟之事,但当上城主的并非鱼大壳,而是路族的族长若山。本来以有鱼一族的实力,北荒中无人能挑战鱼大壳的地位,可若山却早有图谋,联合花海村暗中训练军阵,在各部会盟时与有鱼氏起了冲突,他突然发难当场杀了鱼大壳,并罚有鱼氏举族为奴!

鱼与游被悦耕带到了高城,才侥幸避过了一劫,如今已是有鱼氏唯一流落在外的族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