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29章、不世功勋(下)

想当初盘瓠只是虎娃身边的一条狗,后来又是众位师兄身后的小跟班。当他化为人形之后,以盘元氏的身份出现,并不引人注目,也极少有外人知道他是妖修。盘元氏大人是剑煞的亲传弟子,又有几位师兄罩着,在国中地位甚高,但他本人并没有立过太大的功勋,哪怕是参与了几年前的国战,其光芒也被别人所掩盖。

直至今日盘瓠已突破了大成修为,但仍没有独挡一面的意识,因为有虎娃在,哪里又显得出他的能耐?经过玄源这么一提醒,盘瓠这才回过味来,也是时候该他独挑大梁了。

盘瓠挂了个大将军的虚衔、享八爵之尊,如今已是一名大成修士,这种情况非常罕见。继续让一名大成高人在军中担任这样不尴不尬的职务,就算盘瓠自己觉得没什么,少务都会觉得不好意思,所以这次才会让盘瓠将镇西大将军的兵符带在身边。

少务显然有心任命盘瓠为镇西大将军,并享九爵之尊,这在国中已是顶级的爵位了,可这也需要盘瓠自己立下足够的功勋才能够服众。

平定相室国的大功,假如又算在虎娃头上,反而会让身为国君的少务尴尬。因为以虎娃的身份、地位、成就以及威望,再立下这样的功勋,简直是让国君封无可封、赏无可赏了,恐怕只有像命煞那样将他供起来才行,而送给盘瓠才是最合适的。

反应过来的盘瓠也没必要跟虎娃客气,当即拍着胸脯道:“师兄、嫂子,平定相室国之事就交给我吧,你们只管等着好消息便是!如今也该轮到我露露脸了,巴原上曾经有象煞,如今又有虎煞,说不定将来还能再添一位狗煞呢……咳咳,是盘煞!”

虎娃又笑着问道:“师弟,你来时所御的飞天神器是一支银梭,我见过圆灯先生用过它,长龄先生也用过它,应是巴室国的器物,你是从少务那里借来的吧?”

盘瓠嘻嘻笑道:“我刚刚突破大成修为,为了赶路来见你,就向少务师兄借了一件,的确很好用,在天上嗖嗖飞得那个快呀!……待我平定相室国立下大功,少务师兄恐怕也不好意思再要回去了,我也算拥有了自己的飞天神器。”

虎娃摇头道:“这种没有神魂烙印传承、大成修士拿到手中祭炼一番就能用的飞天神器,通常都是传国之宝,少务那里也不富裕,你就别打他的主意了。我给你一根骨头,比那银梭好多了,不仅飞天更快,还有莫大的神通威能……”

骨头?虎娃凭空一招手,真的扔给盘瓠一根骨头棒子,看形状应该是一只鹤的胫骨。他同时发给盘瓠一道神念,包括此神器的神通妙用以及掌控它的神魂烙印。盘瓠将之接在手中随即化为一根通体雪白的骨杖,正是古天老祖曾使用的法宝。

盘瓠握着骨杖一抖,杖顶展开了一对硕大的鹤翅,连人带神器化为一道流光冲向高空,疾速盘旋了好几圈才落地恢复身形,啧啧称赞道:“这就是师兄在小世界中的收获吗?好东西啊!”

上古仙家祖师在小世界中留下的十五件神器,这根骨杖是其中最好的一件,否则古天老祖也不会把它当成随身法宝。平常时可御器飞天,若幻化出那一对鹤翅,则飞遁的速度更为惊人,古天老祖曾经凭借此器逃遁,而虎娃差点就没追上。

盘瓠拿着骨杖把玩了半天,最终却有些腼腆地说道:“此物不仅是一件飞天神器,还另有强大的妙用威能,这样的东西我怎么好意思拿师兄的?师兄不是还有一件飞天神器比翼吗,把那个给我用就行,这宝贝骨头还是你自己留着!”

虎娃乐了:“你何必跟我客气,我又不缺法宝。况且这神器本也不是我的,只是在小世界中因机缘而得,你如今也来到了步金山,它恰好是你的机缘。再说了,骨头不正是你所爱吗?既是飞天神器又有斗法威能,可用于飞天斗法,让你遇到凶险时也更能自保。”

盘瓠很不好意思地点头道:“那我就多谢了!……嗯,还是变成这个样子更顺手,也更顺眼些。”说着话骨杖在手中一转,又化成了一根骨头棒的形状,盘瓠将它拎在手里,看上去就像某个蛮荒部族的战士。

虎娃乐出了声:“你既然这么喜欢骨头,我再给你一块。”他又扔给盘瓠一块小骨头,同时发出另一道神念。这块骨头是一件空间神器,亦是从仙山遗物中所得。

虎娃对盘瓠可一点都不小气,不仅给了他飞天神器和空间神器,接着又取出一片带长茎的翠绿莲叶道:“这东西你眼熟吧,小时候还经常趴在下面玩水呢,因仙家机缘也被我炼成了神器,且分你一枝。此物可护身,也可破疠瘴之毒,在很多场合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。”

空间神器正是盘瓠所缺,所以他没有推辞。五色神莲的叶子也是他从小就熟悉的东西,而且他清楚同样的神器虎娃还有好几枝,所以也没有再客气。虎娃不仅给了盘瓠莲叶神器,神念中还传授了他很多使用这件神器的心得。

虎娃的宝贝还没掏完呢,想了想又取出一物道:“你平日还是把那骨头棒收起来吧,拿在手里也不像个大将军。我再给你根棍,它可化为梭枪、长矛,在战阵中看着更合适。”

此物也是一件神器,是摘去莲蓬后所剩的长茎所炼制,看上去就是一根细长的棍子。这东西虎娃有十几根呢,给盘瓠一根也正合用。盘瓠接棍在手,很满意地说道:“我记得师兄用这法宝抽过猪三闲,今天我也有了。不必化为梭枪或长矛,我就拿着这根棍子上战场!”

玄源提醒道:“还是要稍微变化一下器形,让它看上去是一支武器长棍,免得让人认出来历。”

虎娃打趣道:“以往只听说过打狗棍,如今终于见到了狗打人的棍。”

盘瓠来步金山一趟,结果是满载而归,山外的相室国还没有平定呢,便已有四件神器在身。就算是大派宗门的正传弟子,刚刚突破大成修为时也没谁能像他这么拉风,至于那些山野妖修更是比都没法比了。

他笑呵呵地收起这些宝物,又拿着神器长棍很兴奋地比划了一番,向虎娃和玄源连连称谢,高兴得不能再高兴了。几人又商量了一番平定巴室国的细节,虎娃问道:“少务师兄此次派你带着兵符而来,用意就是让你在能适当的时候指挥大军。除了已驻防此地的芮川将军以外,照说应该再给你派一位副将。”

盘瓠兴冲冲地答道:“是的,少务师兄派林枭去军中了。他会飞但是没我快,我先来步金山,他则去军营向芮川传令。”

虎娃:“来的是林枭?真是太好了!我且征调林枭去办一件别的事,另派藤金为副将、陪你上战场。”

盘瓠:“师兄有什么事非得让林枭去办,为何不直接派藤金去?”

虎娃:“藤金不合适。你返回驻军大营后,立刻派林枭去一趟山水城,让他给山爷送个消息。此事不要被外人知晓。”

虎娃告诉了盘瓠,仇游暗中煽动宫羊和舆轩欲图谋山水城的事情。他要把这个消息赶紧送给山爷,而林枭是山爷的弟子,原身又是一只飞禽,当然是最适合的报信人选。

盘瓠怒道:“那小子居然敢打山水城的主意,他究竟是吃错什么药了?”

虎娃:“我自会设法审问清楚,这究竟是巧合还是他有意为之,而且尽量不引起他人的猜疑,我们与山水城的关系此刻还不能暴露……你尽管去操心相室国的事情,仇游这边就交给我来处置。”

……

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现身、被监国大人舆轩宣布已退位的相君紫沫,突然又出现在相室国民众面前。在步金山宗主三水先生的支持下,紫沫宣称宫羊勾结舆轩篡位,并向宫羊发出了征讨令。国中顿时一片大哗,大哗之后紧接着便是大乱。

相室国残境中本就有不少部族势力并不支持舆轩和宫羊,待到紫沫回归登高一呼,很多人便站出来重新拥戴紫沫。

宫羊能坐稳君位,最大的助力当然来自于兵正舆轩。舆轩掌控了相室国的军权,相室国的精锐军阵如今大多在边境布防,其中很大一部分,都是在舆轩的率领下退守此处的旧部。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舆轩竟然已被紫沫擒获。

各支持紫沫的部族势力,聚集在步金山下组建了一支军队,在紫沫的率领下号称要杀回平叛,就将舆轩绑在阵前示众。

舆轩被擒,相室国大军群龙无首,立时陷入了混乱。趁此机会,巴室国大将军盘元氏,率领大军突破关防长驱直入。

原先两国军队摆开的都是铁桶阵,外面的人进不来、里面的人也出不去。可是相室国陷入混乱之后,忠于紫沫的势力所控制的两处关防,却主动将盘瓠大军给放了进来,不仅没有抵抗,反而提供了足够的军需物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