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28章、虎娃的建议(下)

苍鱼已死,三水先生安然而回,又得玄煞与虎煞二位高人相助,很顺利地重新执掌了宗门。宗门护山大阵已完全开启,三水先生下令,所有弟子皆留在道场中不得离山。

其实大部分步金山弟子一直持观望态度,他们虽奉苍鱼为宗主,但那是在三水陷落于小世界中、不知能否回归的情况下。真正成为苍鱼爪牙帮凶的毕竟是极少数人,还有另一部分反抗者已被苍鱼镇压了。

三水先生强势回归,显示了雷霆手段,当即就在宗门大殿中议事,由长老涂颜和座下大弟子紫虚查问这段期间众弟子行止,并将被软禁的那一批步金山弟子释放。三水并没有追究大部分步金山弟子的责任,只是处罚了帮着苍鱼出手镇压同门的十余人。

残害同门的数人被当场斩杀,另有八人被驱逐出宗门、永不得回归步金山,亦不得再以步金山弟子自居。被驱逐的弟子此刻还不能离开,暂时被软禁起来,三水先生还不想步金山中的最新消息泄露出去。

这些事情处置完毕后,已到了黄昏时分,三水先生摆手让步金山众弟子退出,大殿中还是从小世界中归来的八人,另有一位仙山修士云起。

天黑了,大殿中却没有点灯,三水先生坐在正中的位置上,手臂无力的垂下。虽然一现身就以雷霆手段重新执掌了宗门,并将一切事务处置妥当,但这位高人并没有半点得意之色,神情中满是萧索,坐在那里显得有些疲惫与苍老。

他无法处罚大部分宗门弟子,经过这番内耗,步金山也是元气大伤。在虎娃等人面前,他这位宗主更是颜面扫地。虽然在宗门内部总会存在各种问题,但以如此极端的方式爆发,也确实非常罕见,可偏偏让他给赶上了,这位宗主也觉得自己愧对历代祖师啊!

众人也能体会三水先生此刻的心境,所以谁都没说话,沉默的气氛更显尴尬。最终还是虎娃率先开口道:“三水宗主,步金山中发生的事情,我等亦深感遗憾。但既然它已经发生了,那就按门规处置,也算是消除了宗门中最大的隐患,你就不必过多伤神了。我等打开了小世界的门户,恰逢步金山重新整顿宗门,而仙山前不久也等于重新整顿了宗门。既然三水宗主和云起先生都在这里,我倒有个提议,步金山与仙山就此合并为一派传承宗门,亦将重现千古以来的兴旺景象。”

其实在身困小世界中的这三个多月,相君紫沫一直有此提议,但云起心有疑虑没敢轻易答应,而三水先生也同样有所顾虑。

仙山上的五境修士就有四十人,望仙城中的修士更有百余人,不仅数量超过了步金山道场中现有的弟子,而且整体修为也更高。假如步金山与仙山合并,并不简单地等于步金山吸收了这批修士入门,而是这批仙山修士讲成为宗门中的中坚力量。

仙山众修常年清修,他们的弱点在于缺乏足够的见知,对各种神通法术等手段掌握的也不多,原本相当于被古天老祖圈养的家畜。等他们走出门户来到人间大世界,又能在步金山这派宗门中获得有完备体系的传承,弥补自身的缺陷,将来的实力必将大涨一截。

三水先生也是有点私心的,或者说那不是私心只是正常的顾虑。他担忧门中会分化为两个派系,一派以原有的步金山弟子为主,另一派以仙山修士为主。三水先生在时,自然可以镇得住场面,但到了将来随着形势的变化,就不是步金山吸收了仙山,恐怕是仙山修士占据了步金山。

但经过苍鱼这么一折腾,三水的想法多少也有了改变。他不过走了短短几个月时间,在苍鱼的挑动下步金山已经生出内乱,假如不是彭铿氏夫妇出手镇压了苍鱼,他这位宗主恐也没什么好下场,方才已感到一丝难以形容的失望。

既如此,他又何必凭空担忧什么仙山派系与步金山派系呢,他自己心中先有了这种分别,反而不智。仙山传承与步金山传承系出同源,数百年来困于小世界中如今才得以重见天日,莫不如放下私心去接纳他们,就以仙山修士为主体重振步金山宗门。

而且无论是仙山众修还是三水先生,皆已对虎娃心悦诚服,真正能控制步金山眼下局面的,其实是这位彭铿氏大人。紫沫当初开口时,三水与云起皆不敢轻易答应,但此刻形势已变,虎娃再开口有同样的提议,三水与云起皆愿从命。

众人就在这大殿中,连夜商议了步金山与仙山众修合并为一派宗门之事,自上古延续至今的仙家传承也终于回归完整。

紫沫不禁暗暗感叹,他以相君的身份劝说了三个月也没结果的事情,彭铿氏大人此刻一句话就搞定了。而他如今已被宫羊篡位,还要借助彭铿氏大人的支持才能夺回君位,而后又将不得不以相君的身份归降于巴室国。

紫沫甚至有种错觉,仇游和苍鱼分别折腾了那么多事,到头来反倒好像是成全了虎娃的使命。少务派彭铿氏大人持金杖红节出使相室国,难道早就料到了会有如今的状况吗?

古往今来,恐怕再没有比虎娃这次更成功的国使出行了,他连王宫都没去,不仅在仙家小世界中收获颇丰,待到从小世界中出来后,就连相室国都将无可避免的归降于巴室国!

……

次日,三水先生召集宗门中全体弟子,当众宣布步金山与仙山合并为一派宗门之事,并介绍了两派传承之间共同的渊源。云起率仙山众修也出席了这次集会,他们的身份从此就成为了正式的步金山弟子,而云起也被公推为步金山的副宗主。

只有数十名仙山修士到场,还有百余名望仙城中的修士并没有出现,免得人太多将步金山弟子给吓着了。小世界中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完,一步一步慢慢来吧,搞定了步金山的局面,眼下更重要的是山外的相室国形势。

三水先生下严令封锁了消息,山外的相室国那边还不清楚山中发生的事情。三水先生随即又派出了一位长老,以步金山的名义请兵正大人舆轩前来,说是有要事相商。

这位长老是三水的师弟,也是他最信任的心腹。世间总有趋炎附势者,亦有能忍辱负重者,这位长老虽表面上也奉苍鱼为宗主,但一直在暗中保护那些被软禁的弟子,并企图设法打探小世界中发生的情况、等待三水先生的回归,如今终于如愿以偿。

三水叮嘱了师弟很多事情,让他千万不要先让舆轩起疑,只说宗主有要事请舆轩大人到山中商议。舆轩想当然的认为他所说的宗主是苍鱼,不料到了山中后见到的却是三水先生,又看见了站在三水身侧的紫沫,惊呼一声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呢,就已经被当场制住。

舆轩久居朝堂,当然极擅见风使舵,见势不妙当即跪倒在地,连连叩首道:“三水宗主、主君,你们能平安而回,真是太好了!前段时间听说你们受困于仙家小世界中、不知能否回归,舆轩是夜夜担忧不已……”

紫沫冷笑着打断他的话道:“你是夜夜担忧我们还能回来吧?我离去之前命你监国,你却私自勾结宫羊谋逆,趁我不在时发动政变扶窃取君位,兵正大人真是一片赤胆忠心啊!三水宗主命人找你来,确实是有要事相商,就是想用你的人头为平叛祭旗。”

舆轩哀呼道:“主君,臣知罪了!希望您再给我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。我如今掌握国中兵权,戍边精锐军阵皆听从我的号令,只要我现身一呼,主君定能顺利重登君位。届时再请您处罚我和宫羊,只求您给我留下一条性命,以拥戴您重新登位。”

玄源冷冷地插了一句:“监国而亡君,再监国而背主!你这种人,哪位国君能容,又怎敢留你的性命?”

这话说得太尖锐了。想当初相穷举大军远征时,曾命舆轩监国,结果大军后路被断,相穷战败身亡;现如今紫沫去小世界中探访仙家遗迹,又命舆轩监国,结果数月后归来时已被谋朝篡位。这样的臣子,哪个国君还敢用他,就连受降都不可能啊!

虎娃又问道:“相君,逆臣舆轩已拿下,请问你想如何处置?”处置舆轩是相室国内事,既然承认紫沫是相君,那么就应该由他说了算,他人倒不便擅自决定。

紫沫咬牙道:“杀,定然要杀,但不能让他死的太便宜了,也要死得更有用一些。待到我重登君位之时,再当众取其性命以正国中礼法。而在此之前,可将其绑缚示众,以震慑乱臣贼子之心。”

三水先生点头道:“那好,先立一根高杆,就将舆轩绑在步金山道场山门前。待到相君发动大军平叛之时,可将舆轩绑在中军阵前示众。”

舆轩被押下去了,还没来得及在立长杆将他挂起来呢,就听山门外的半空中有人朗声道:“巴室国大将军、武夫丘弟子盘元氏拜访步金山!……我师兄彭铿氏数月前来此拜山,至今尚无消息,请问他还好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