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28章、虎娃的建议(上)

仇游这一道神念发出,就连三水先生都露出了苦笑,众人还真不太好公然重罚仇游。仇游不仅是步金山弟子亦是赤望丘传人,而且还是星耀的亲传弟子,如今已突破了大成修为,想要处置他就必须名正言顺、有合适的理由。

其实仇游真正引起虎娃疑忌的,并不是他劝说宫羊夺君位并向少务献降,而是以此为凭借去打山水城以及若山的主意。但有些事涉及虎娃的隐秘,不便公然说出来,眼下先要搞清楚仇游为何会这么做,究竟是偶然的巧合还是刻意为之?

玄源与虎娃对视一眼,然后朝仇游道:“站在我等的立场,确实不太好重罚你,只得暂时委屈你一段时日,将你也软禁于此地。待到三水先生重新整顿宗门完毕、相室国局势也重新安定,再由步金山宗主和相君来处置,你可有异议?到时候,我还有些话要问你。”

仇游低首道:“晚辈听凭玄煞长老发落,若您有什么事想问,晚辈亦知无不言。”

虎娃又问道:“藤金他们还好吧?”

仇游:“彭铿氏大人的二位高徒毫发未伤,他们只是与涂颜长老和紫虚师兄一起被软禁在三水宗主的洞府中,这就可以放他们出来。”

玄源板着脸道:“那就把他们带出来把,然后你进去呆着。他们被软禁了多长时间,你就在里面呆上多长时间,没有意见吧?”

仇游:“晚辈遵命!”

被软禁了三个多月后,藤金、藤花、涂颜、紫虚终于被放了出来,也解开了神通法力所受的禁锢。两名小妖修一见到虎娃和玄源,便噗通跪倒在地道:“师尊、师娘,你们终于回来了!是弟子没用,一出门就被那苍鱼老贼暗算,稀里糊涂便被关了起来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,也没把消息送出去……”

虎娃摆手道:“这怪不得你们,以苍鱼的修为出手偷袭,你们不中招才怪呢!是师尊在小世界中又遭遇了一番意外,所以耽搁了三个多月,倒是让你们受了这么长时间的委屈。这未尝不是好事,此番小世界之行一波三折,你们也要好生总结收获。想当年一出山,你们就是我的座下弟子,在巴室国中受众人尊敬,跟随我出门时也是万民望道而拜,不仅涉世不深,亦不知人间险恶,这回倒是全见识了。没事就好,起来吧!”

声音中伴随着神念,已经大致解释了事情的经过,包括遭遇意外、在小世界中耽搁了三个多月,回来后又收拾了苍鱼长老。藤花一起身就冲向水潭边那硕大的鱼尸,抬脚踹道:“老贼,你也有今天!”

藤金摸出金铃花法器,花瓣化为金光闪闪的刀刃,咬牙切齿道:“老匹夫,死的该!我今天倒想尝尝鱼汤的味道……”

虎娃摆手阻止道:“想喝鱼汤也别着急,这妖尸还有用。苍鱼虽已死,但步金山仍要当众宣布其罪行,以此为始整顿宗门……藤金,你且去做件事,重回小世界一趟,把紫沫和云起叫来。”

此刻出入小世界很方便,从水潭上空可以直接到达城主府门前的广场,时间不大,藤金就带着惊魂未定的紫沫以及一头雾水的云起回到此地。紫沫见苍鱼已伏诛,这才长出了一口气,向虎娃、玄源以及三水下拜道:“多谢诸位尊长,如今宫羊已篡位,紫沫该如何自处,还请尊长指点!”

紫沫也后怕呀,他幸亏留在了小世界中,假如三个月前就跟随藤金、藤花等人回来了,也许就不是现在的处境了。宫羊正要篡位,说不定会杀他灭口,他想与藤金等人一起被软禁恐怕都不太可能。可如今紫沫的处境仍很尴尬,苍鱼长老虽然被宰了,但山外的宫羊已经登上了君位。

虎娃看着紫沫似笑非笑道:“紫沫道友,此番小世界之行,你也算与我等是出生入死的交情。因为我的缘故,使你意外困于小世界中这么长时间,以至于国中有人篡位,此事亦有我的责任。我身为巴室国国使,仍视你为相君,甚至愿意助你平息政变、重登君位。但那宫羊虽篡位为伪君,却得兵正舆轩之助掌握军权,已窃居朝堂。不知紫沫道友有几分把握能讨逆成功,又希望我能帮上什么忙?而你夺回君位之后,又将做何选择?”

虎娃表明了自己的态度,他身为巴室国国使,眼中的相君仍然是紫沫而非宫羊,愿意和紫沫商谈国事,也愿意帮助他平息政变重登君位。但紫沫从小世界中出来后,已成为孤家寡人,有几分把握能对付宫羊和舆轩,又需要虎娃怎么帮助他?

就算这些事情都搞定了,那么紫沫以相君的身份又该怎么做呢?虎娃不可能没有条件、没有立场的承认紫沫的国君身份,并帮助他平息叛乱。

别忘了宫羊篡位后,可是打算要向少务投降的,假如在虎娃的帮助下,紫沫复位成功,却继续固守残境对抗巴室国。那么虎娃身为少务派来的国使,这么做便是严重的失职甚至等同于叛国。

紫沫其实已没得选择,他叹息良久欲言又止。倒是三水先生首先开口道:“待我重新整顿宗门后,步金山也会支持紫沫讨逆。紫沫可请彭铿氏大人下令,调动巴室国大军相助平叛,事后便以相君的身份归降于少务,只望届时少务不要为难相君。”

虎娃终于笑了:“我可以调动巴室国大军助相君平叛,也可以保证巴君不会为难相君,紫沫道友只要愿意主动归降,有什么条件和要求尽管可以提,只要不是与宫羊有同样的打算就行。但相室国军权掌握在舆轩手中,巴室国大军怎能开进国境、助相君平叛呢?”

既然师尊三水先生都已经说话了,紫沫也终于下定了决心,与其让宫羊窃位献降,还不如让自己复位献降,开口道:“舆轩掌军权,是因为相室国的军阵,大部分是在几年前的国战中由他率领撤退于此地的。

可在相室国残境之内,当地部族势力大多并不支持舆轩。若是步金山肯公开支持本君讨逆,我又重新现身振臂一呼,国中还有很多人并不会听从宫羊之命,舆轩也掌控不了所有的军阵。

至少我能控制几处关防,打开道路让巴室国大军进入,还可使用沿途廪库物资补给,以免除后勤辎重负担,如此便足以镇压宫羊与舆轩等人。”

虎娃点了点头道:“舆轩本人倒是很好擒获,先拿下他,他所控制的大军必然先乱,只要相君肯如此配合,平叛之事并不难……我们还是先等三水先生处置了宗门内事,再去对付宫羊吧。”

……

这一天,步金山弟子恍然间皆察觉山中有澎湃的法力激荡,伴随着隐隐风雷之声,似是有绝世高人在斗法。照说这样的动静,足以将道场移为平地,可风雷声似极远又极近,激荡的法力并没有波及到禁地之外。

所谓禁地,就是苍鱼平日隐居的那座水潭一带,那里如今已布下了禁制大阵。无论是久不露面的前宗主三水,还是以强势镇压手段刚刚登上宗主之位的苍鱼,皆下令山中弟子不得进入大阵之中。因此虽察觉到了动静,却无人敢去查探究竟,大家皆惴惴不安地等待着。

良久之后,又隐约听见一声惊天动地的霹雳似是从极远处传来,然后一切又重归平静。惊惶不安的众弟子,纷纷跑到宗门最重要的议事场所祖师大殿前,询问几位长老发生了何事。而几位长老对此也是一无所知。

恰在这时,又听见一声厉喝带着神念传遍道场:“步金山长老苍鱼,原身为寒潭中的一尾灵鱼,二百年前被祖师点化拜入步金山门下、得授仙家秘法,数月前奉本宗主之命镇守宗门道场。

其人不感念点化之缘、不报答传法之恩,如今却犯下叛离宗门、欺师灭祖之重罪。本宗主陪同彭铿氏夫妇探寻仙家小世界期间,命其坐镇门户以防变故,不料苍鱼却擅做主张自立为宗主,并依仗神通残害门中弟子。

更有甚者,本宗主返回之后,苍鱼竟悍然拦路出手,企图将我等永留小世界中、掩饰其罪行。被彭铿氏夫妇出手拿下后,他仍不思悔改企图反抗偷袭,已被当场斩杀……”

三水先生的话语与神念解释了事情的经过,聚在空地上的步金山弟子猛一抬头,只见半空中有一团硕大的黑影落了下来,重重地摔在祖师大殿门廊的长阶前,竟是一条数丈长的怪鱼尸身。紧接着三水先生与虎娃夫妇飘然而至,身后还跟随着藤金、涂颜等人。

一看到三水先生,就有一大片人扑过去拜伏于地道:“宗主,是您吗?您终于回来了!……”很多人已热泪盈眶,有人是真的惊喜交加,有人是跟随大家装做这个样子,还有人纯粹是被吓的。

苍鱼长老自立宗主的手段非常强势,而三水先生的回归则更强势,人还没出场呢,已先将苍鱼的尸首扔出来了。在场的步金山弟子不论有何想法,皆当场被震住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