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27章、风暴中的明月(下)

那硕大的怪鱼趴在地上,浑身被黑白二气缠绕动弹不得,连话都说不出来,只能张着嘴直吐泡泡。

玄源背着手低头道:“胸鳍已化翅,顶上生独角,几乎认不出原先谷鱼的样子了,若能脱胎换骨便可化蛟飞天,只差那么一步。可偏偏就是这么一步之差,便被三水宗主出手擒获。”

三水先生很惭愧地连连摇手道:“以苍鱼师叔如今的修为,我师祖当年留下的禁制其实起不了太大作用,只能束缚他片刻而已。能将他顺利拿下,主要还是二位之功。”

虎娃感叹道:“步金山的前辈倒是很有远见,那么多年前就在苍鱼的妖身内暗留禁制,今日这个后手终于发挥了作用,否则我等还真不容易得手呢。”

苍鱼妖身内暗藏的禁制,是三水先生的师祖留下的,当年就是这位前辈收服了潭中的这尾灵鱼。许是担忧妖物凶性并未完全收敛,许是看出了苍鱼的脾性还有问题,这位前辈在它的妖身内暗留了禁制手段。

已很难猜测师祖这么做的目的,反正师祖也从未说过,只是将触发这禁制的秘诀传给了下一任宗主,而下一任宗主又传给了三水先生。此禁制并不影响苍鱼的修炼,三水先生也从未想到自己真有一天会动用这个后手来对付苍鱼,但无论如何,苍鱼已经躺这儿了。

玄源又扭头看着不远处道:“仇游,你可知罪?”

仇游躬身下拜道:“晚辈知罪,如何处罚,请诸位尊长示下。”

在苍鱼长老被擒获的那一瞬间,仇游本有机会御飞天神器遁走,但他却留了下来。玄煞说话时有一道法诀打出,仇游并没有运转法力相抗,任由玄源封印了自己的神通法力,还保持着行礼的姿势,脸上满是无奈地苦笑。

三水先生看了仇游一眼,又朝虎娃道:“仇游的事稍后再说,眼下先处置苍鱼师叔,不知二位大人有何建议?”

虎娃反问道:“依照步金山门规,该怎么罚他呢?”

三水先生微微一怔,并没有立刻回答。玄源却淡然接口道:“立斩!召集门人宣其罪行,当众取其性命,不得稍怠!”

苍鱼犯的可是叛离宗门、欺师灭祖的大罪,只要被拿下了,便断不能让他活命,不仅要宰了他,且要召集门中传人当众斩杀。

其实刚开始,苍鱼暂代宗主之位,并不是什么过错。三水宗主过了约定的期限不回,定然是被困于小世界中,在这种情况下,他暂掌宗门没什么问题。假如三水先生最终回不来了,苍鱼正式任宗主,也并不违犯任何一条门规。

但是苍鱼后来有两件事情做的不对,首先是他太着急了。修炼传承宗门中这种情况并不少见,高人闭关清修往往就是很长时间,几个月不露面也很正常,只要事先交待好了宗门事务就行。比如赤望丘宗主白煞长年闭关不问世事,难道星煞就可以擅自任宗主了?

苍鱼应该更有耐心才是,假如三水先生确实陷落于小世界回不来了,那么苍鱼再过一段时间,说明情况后正式继任宗主倒也挑不出什么毛病。可是苍鱼的第二个过失就很严重了,他不仅操之过急,而且强行镇压了宗门中的反对者,以大神通当众斩杀了几人,还软禁了另一批人。

而这个过错就算再严重,也无法与今日发生的事情相比。三水先生他们回来了,苍鱼竟然发动水府禁制将他们拦住,还要写他们交出自己所要之物。这不仅是残害同门,而且已坐实了叛离宗门、欺师灭祖之罪。

苍鱼身为步金山中如今辈分最高、修为也最高的尊长,他可以说是看着三水长大的。要亲口宣布将他当众斩杀,三水先生亦感觉有些不忍。

玄源倒是干脆,话说得是斩钉截铁,她这一开口,苍鱼便是死定了。虎娃当即附和道:“那我们就把苍鱼交给三水先生吧,召集步金山众弟子宣其罪行,然后当众斩杀!”

虎娃一招手,那缠绕在苍鱼原身上的黑白二气索已飞回。苍鱼仍然被禁锢了神通法力,将交由三水先生重新再下一道禁制,让他以人形的面目被押到宗门大殿中当众受罚。

就在这一瞬间,那怪鱼突然睁大了眼睛,整个身子好像陡然缩小了一圈,随即猛然膨胀,张嘴吐出一道光华。苍鱼运转千年修炼的浑厚法力,竟趁机冲破了禁锢,将大成妖修的本命法宝玄牝珠给祭了出来,直击三水等人。

这么近的距离,猝不及防间根本躲不开,苍鱼不惜自伤形神,也要轰杀面前诸人。若能偷袭得手则是最好,实在不济,它也可自爆玄牝珠拉众人陪葬。反正落在三水等人手中已是死路一条,还不如奋力拼个鱼死网破。

但那流光打来,虎娃竟似视而不见,刚刚收回手中的黑白二气索瞬间又化为一柄巨斧劈出,斩在了苍鱼的头颅上。

看巨斧的去势有开山裂石之威,却没有将苍鱼的头颅斩成两半,而是奇异的从颅顶没入身体,表面看不出一丝伤痕。硕大的鱼身陡然一僵,随即就失去了生机。苍鱼祭出的那道光华未及暴发便将消散,却在空中被一对羽翼包裹。

羽翼其实是一片叶子、服常树的叶片,被虎娃祭炼成封印法器,就收在玄源的空间神器比翼飞舟中。玄源祭出叶片裹住了苍鱼的玄牝珠,紧接着又有第二片、第三片叶子飞出,将玄牝珠包裹成一个布满脉络纹理的圆球,又被她收回了空间神器。

三水先生已被惊出了一身冷汗,目瞪口呆道:“你们夫妇已料到苍鱼会这么做,难道早就准备好了吗?”苍鱼方才突然发难,假如应对不及,在场四人包括仇游都是不死也得重伤啊,如何不令人后怕。

虎娃点头道:“我收回法器时,便猜到他可能会有此选择。这妖物的潜藏的凶性,早已展现无遗。”

虎娃收回太极图所化的黑白二气索时,仍在苍鱼体内留下了法力禁锢,经过方才那一番斗法,他也清楚苍鱼的修为深浅。若不惜代价尽全力拼死挣扎,苍鱼恰好可以勉强冲开禁锢束缚,以大成妖修最后的手段发出搏命一击,而苍鱼果然这么做了。

假如苍鱼甘心受罚伏诛,那就由三水押到宗门大殿中处置;假如苍鱼还要垂死挣扎,那么虎娃倒不介意亲手宰了他,并顺势收走其玄牝珠。虎娃早已以暗中与玄源商量好了,所以方才干脆利索地解决了这千年鱼妖。

苍鱼已死得不能再死了,虎娃转身看着仇游道:“下一个,轮到你了。”

仇游与苍鱼不一样,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逃走,更没任何反抗的举动,很自觉地被封印了神通法力站在一旁,此刻躬身道:“晚辈愿认罪受罚,只是不知彭铿氏大人将以什么身份、什么立场、怎样处罚晚辈呢?”

声音中带着神念,仇游解释了自己的言行。

他先前在闭关,突破大成修为出关后,发现相君紫沫和三水先生不在,询问兵正舆轩才获悉内情。而此时虎娃等人已被困于小世界中,超过约定期限尚未返回。国中确实不可无君,他劝说监国的兵正舆轩支持宫羊重登君位,好像也没有什么过错。

虎娃等人在小世界中困了一个多月,宫羊暂代君位;后来藤金、藤花等人返回步金山送消息,结果又与约定的情况不同,又过了三个多月还没动静,那小世界中肯定是又出事了,宫羊便正式登位。

仇游不仅劝说宫羊登位,还为他取得了步金山的支持,最终目的是让宫羊以相君的身份归降巴室国。这的确是这相室国的内事,外人也很难说什么,就算虎娃想干涉,也没有道理反对仇游的做法。

虎娃持金杖红节而来,代表的是巴君少务以及巴室国。仇游劝宫羊登位,然后以相君的身份向少务献降,站在虎娃的立场,欢迎还来不及呢,断没有道理去处罚他。

另一方面,仇游送给苍鱼不死神药助其延寿,并劝他暂代宗主之位,其目的也是为了支持宫羊登位。在三水先生暂时陷落在小世界、不知能否回来的情况下,这也不算什么过失之举。

至于藤金等四人被苍鱼长老扣下并封锁了消息,而苍鱼正式自立为步金山宗主,并以强硬的手段镇压了宗门中的反对势力,这是苍鱼自己的主意。

仇游也劝阻过苍鱼不要节外生枝,并且反对苍鱼扣藤金、藤花为人质,但是苍鱼并不受仇游的控制。如果说仇游有什么值得追究的地方,就是他后来还是支持了苍鱼成为步金山宗主,但门中至少有一多半的弟子皆已尊苍鱼为宗主,尽管所怀心态各不相同。

这是步金山的宗门内事,好像也轮不到虎娃来追究。就算是三水先生想追究,恐怕也不能重罚仇游,否则门中现有的一大半弟子都得受罚。假如是那样,步金山干脆自断宗门传承算了。

玄源也在这里,但仇游的所作所为,亦未违反赤望丘的门规。以玄源三国镇守长老的身份,好像也找不到重罚他的理由,顶多寻一个“不敬尊长”的罪名。可仇游的态度偏偏又非常恭谨,并无丝毫不敬之处,只是刚才没有主动出手去阻止苍鱼。

而实际上仇游也阻止不了苍鱼,因为他刚才根本进不了水府空间。

苍鱼打开水府禁制,封住虎娃等人的去路,并强索“仙家延寿之法”,确实不是仇游的主意,仇游甚至还劝阻过苍鱼不要乱来,可是偏偏苍鱼不听啊。就算仇游智珠在握,也不能将一切变数都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