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27章、风暴中的明月(上)

上古仙家祖师打造的器物,其形制灵感也是从日常生活中来,此神器看上去就是一柄在水中叉鱼的叉子,长柄带着张开的三根尖,中间的那根尖最长也最锋利,不仅可以叉鱼还可以将鱼在水里卡住。

古时打造器物不易,往往讲究一物多用,此渔叉还可以当作猎叉以及翻土、扬草的农具,此刻化为数十丈长的巨叉之形,飞上半空带着丝丝雷霆电闪,向着远方的浪涌中轰击而去,激起惊涛骇浪。

被轰开的浪涌在空中竟有瞬间的定格,就像无数飘浮的碎散水晶,神器就是神器,不是普通的渔叉,此物竟然带着能暂时定住时空的神通妙用,非仙家修为不可打造。就算虎娃得到了掌控它的传承神念,以如今的修为也只能发挥其部分威力。

渔叉出手,虎娃的身形同时化为猛虎飞天。而玄源的长发与裙裾飘飞,侧身坐在猛虎的背上,不知何时已祭出一支骨笛放在唇边吹响。感受到虎娃的怒意升腾时,玄源就清楚自家夫君要动手了,夫妻二人很有默契,配合得若天衣无缝。

玄源骑着猛虎飞天冲,可以尽情施展神通法术而不必分心,笛声带着悠扬的妙韵,伴随无形的音波荡漾而开,将四面八方涌来的巨浪击成一圈圈环状的碎沫,其目的就是要逼苍鱼在水中现出原身。

猛虎在半空带着滔天怒意哮声连连,操控着一柄巨大的渔叉飞舞轰击不断,哪里有苍鱼的气息,便狠狠地叉向哪里。若是苍鱼施法卷起巨浪云气企图打断玄源的笛声,虎娃便操控神器倒转叉柄横扫而去。

夫妻二人说动手就动手,眨眼间已不知飞出了多远,三水先生只来得及暗中以神念又叮嘱了一句:“二位一定要逼苍鱼现出原身,让我的神识可以将之锁定!”

水潭仿佛已化为一片汪洋,苍鱼掌控了水府空间,可瞬间出现在大海中的任何一处,也可以操控巨浪从任何方位发起攻击。无数浪涌卷起,在空中就像一条条晶莹剔透的蛟龙扑击,旋即又被打散为漫天飞晶,化为翻滚的云气与倾盆大雨,每一滴雨珠都带着凌厉的杀气。

在这片汪洋中,苍鱼仿佛立足于不败之地,操控水府不停地发起攻击,却总让虎娃的反击到不中目标。但虎娃祭出的巨叉却如影随形,穿过云气浪涌、击碎海水蛟龙、带着雷霆霹雳,每一次都能追着苍鱼变换的藏身之处轰去。

悠扬的笛声似不带一丝烟火气,在海面上如涟漪般荡漾而开,使一切法力波动无所遁形,玄源总能指引虎娃的鱼叉击向正确的位置。苍鱼虽然每次都瞬间游移而去,但紧接着那柄巨大的鱼叉就会呼啸而至、从天刺落。

苍鱼想发挥自己的优势、立足于不败之地,就必须先打断玄源的笛声。可是玄源坐在猛虎背上施法,由虎娃护着她在云气涌动的海面上盘旋穿行。

想当初虎娃夜闯赤望丘,被金天大阵从半空击落,是玄源化身胭脂虎接住了他,虎娃趴在胭脂虎的背上脱离了险境。如今是他化身为斑斓猛虎,让玄源坐在猛虎身上施法,两人又变换了姿势。

苍鱼虽然能在这片海中瞬间游离,理论上总能避开虎娃的反击,但虎娃祭出的这柄神器鱼叉却有暂时定住时空的妙用,哪怕只是短短一瞬,却总让苍鱼运转神通时有那么一丝凝滞。

硕大的鱼叉不断落下,四处绽放的浪花总有瞬间的定格,然后再轰然散落。苍鱼是一只千年鱼妖,虎娃用什么法宝不好,偏偏祭出了一柄渔叉,这显然也激怒了苍鱼,苍鱼的怒吼声亦从四面八方传来。

澎湃的法力激荡并没有波及到水潭之外,但在水潭边观战的仇游却下意识地后退了好几步,他能感受到苍鱼的法力强悍,更有仙家水府之助。仇游自忖处于这么强大的攻击下,他本人是万万挡不住的,而彭铿氏夫妇竟斗了这么久都面不改色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大海中的法力激荡不仅没有平息,反而越来越猛烈汹涌,虎娃的渔叉每一次落下都带着更强大的定住时空之力,且攻击越来越密集。有的浪花还定在半空没有落下,新的浪花又重新绽放,鱼叉仿佛已幻化成无数根,将海面轰成了浪花丛林。

陡然听见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,海中有一根水柱冲天而起,化为漫天雨撒落,一条硕大的怪鱼终于现出了身形。

此鱼身体量侧的两一对鳍已化为了飞翼的形状,头顶竟生出一支独角,口吐人言咆哮道:“你们两个娃娃,倒是有点本事,居然能逼老夫现身!那渔叉是在小世界中所得吧,竟有定住时空的妙用,真是好宝贝,老夫待会儿就收下了。老夫本不想大动干戈,凭借仙家水府禁制让尔等知难而退即可,但你们既然执意相斗,那就休怪老夫动手将你们拿下了……”

鱼妖原身在海面上人立而起,头顶上空张开了一柄光华四射的宝伞,正是他方才从三水先生那里摄去的神器,在苍鱼手中所发挥的威能,可比早三水先生手中大多了。

宝伞张开若擎天之罩,苍鱼施法转动伞柄,以他为中心,带动整个海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,虎娃与玄源所处的高空也被呼啸的狂风卷过。不停有海水从旋涡中心升起,化为流光顺着伞柄漫流到伞罩上,再随着飞旋的伞罩激射而出,成为狂风中一条条透明的蛟龙。

这已不是世人所见的龙卷风暴,而是漫天的卷龙之风。苍鱼终于发威了,他现身相斗不再游离闪避,施法的威力比方才强大了许多。

苍鱼一现身,虎娃便收起了渔叉,海面上又升起了一轮明月。那一轮圆月散发着皎洁的光辉,静静地悬在虎娃与玄源的上方的天际,月下猛虎与虎背上的女子好似一幅画,而笛声依旧悠扬。

在涌动的大海上,飞卷的狂滔与漫天的风暴中,那几乎美到极致的女子在月下骑猛吹笛。音波竟形成了无形的圆晕,将天上的明月、身下的猛虎皆笼罩其间。

风暴中的透明飞蛟纷纷现形,一旦冲入光晕,便在月光与笛音中无声的消散。斗法的场面如此凶险,又有难以形容的壮观之美,构成强烈地动与静的反差。那一圈光晕笼罩着美女猛虎在缓缓后退,但又仿佛是静止不动的。

苍鱼狂笑道:“现在才知道厉害,想退走了吗,可惜晚了!交出我想要的东西,一切都好商量,否则的话……”

苍鱼甩尾驾驭着浪涌追了过来,恰在这时,虎娃和玄源的脑海中传来三水先生的神念道:“动手!”三水先生已从云台上飞身而起,挥手打出了一道法诀。

虎娃与玄源联手,亦不得不在苍鱼祭起的漫天风暴中暂避锋芒,就算加上一个三水先生,也不太可能扭转战局,三水先生顶多能勉强掩护二人暂时退回小世界门户。但三水先生此刻却是全力进攻,毫无掩护他们撤退的意思。

苍鱼正发出的狂笑声戛然而止,祭出的宝伞光华也陡然一淡,漫天飞卷的风暴竟有瞬间的停顿,硕大的鱼妖原身在浪尖上忍不住晃了一晃。他的元神中隐约传来什么东西碎裂的回音,仿佛妖身内有什么隐藏的禁制被触发了,瞬间束缚了神通法力。

苍鱼竟不知自己是何时被人留下了这样隐蔽的禁制,可能是在他的灵智尚未完全清晰之钱,便被高人以大神通手段施展了某种秘术。

此禁制能束缚神通法力、将妖物瞬间打回原形。而此刻苍鱼正化为原身相斗,只是感觉法力的运转有瞬间的凝滞,但随即就把这禁制给冲开了。想当年不知是谁给他留下的禁制手段,也许能束缚一只刚刚化形的妖修,但以苍鱼如今的修为,想化解只不过是几个呼吸间的功夫。

若苍鱼能脱胎换骨成功、突破化境修为,妖身内潜伏的禁制也就自然不复存在,可苍鱼如今的修为虽有七境九转圆满,但毕竟未达化境,所以禁制被触发时他还会受到些许影响。换做平日这影响自无什么大碍,但在此刻恰恰就是致命的!

虎娃和玄源岂能给苍鱼喘息的功夫,已同时发动了反击。玄源不再吹笛,衣袖飘飞,素手持笛向前挥去,半空的风云卷过笛上的七孔,激荡起的肃杀音波带着束缚之力落在了苍鱼身上。

半空那太极图化成的明月,此刻又化为一柄巨斧狠狠地劈落,将悬于苍鱼头顶的宝伞击飞,又化为黑白二气索缠绕住苍鱼的原身。那交错的黑白二气透入苍鱼的形神,瞬间封印了他的神通法力。

只见一条巨大的怪鱼从水中被抛了出去,啪叽一声落在水潭边。仇游一时不防被砸了个跟头,滚了好几圈才重新站定。此时已风平浪静,再转眼看去,高崖下只是一个数丈方圆的水潭,虎娃、玄源、三水先生皆已落在了水潭岸边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