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26章、怒娃(下)

假如虎娃认可仇游的做法,那么再谈别的也没用了,三水与紫沐能保住命就不错了。但三水倒不担心这种最坏的情况发生,甚至好像也不太担心眼前苍鱼的威胁,只是默默地站到了一旁。

虎娃面无表情地开口道:“仇游道友,百川城一别后,再见时你已经突破了大成修为,可喜可贺啊!你自称手相室国新君之托,欲与我商谈归降之事,究竟想怎么谈呢?”

仇游:“相室国残境只余三座城廓,被巴室国大军围困数年,早已没有反攻复国之力,但倚仗地势之险仍足以踞守,巴室国想强行攻占亦很难、须付出极大的代价。你我都清楚,久困则国弱,也许时间过得越久,巴君强攻相室国的代价就越小,但这个过程会很漫长。若是相君欲主动归降,少务可不战而取相室国残境、解决后方心腹大患,当是求之不得,所以越早降,对双方皆是越有利。相君为求保身,只想对巴君提几个要求,若是彭铿氏大人能答应便当场答应;若是彭铿氏大人做不了决定,还请您代为转告巴君。”

虎娃不动声色道:“哦,什么条件?”

仇游:“数年前的国战,双方刀兵相见互有伤亡,恐生仇怨,请求巴君不要惩处追随相君踞守残境的臣属,皆赦其无罪。愿归乡者自行归乡,愿追随相君而去者则继续追随相君。彼时相君已不再是相君、愿享十爵之尊请巴君另赐封号。再请巴君多赐宫羊财货、奴仆、人丁,并赐一片封地以安身养命、安置所追随众人。封地所在,宫羊已经想好了,并不在巴原之中、亦不受巴君所控,而是北荒的山水城一带。宫羊将率亲随自取之,只求巴君的封建诏命。”

虎娃虽面无表情,但心中震惊不已,没想到有人居然要打山水城的主意,而虎娃怎能让这种事情发生!他仍语气淡然道:“山水城?这个地方我倒是听说过,但据我所知,山水城已有主,难道宫羊想强行夺占吗?恕我直言,就算宫羊带着国中精锐亲随,也根本攻不下来!”

仇游见虎娃追问起了细节,以为这位大人已然动心了,接着解释道:“相君并不想强行攻占,早有良计在心,将率精锐亲随化装成商队,分批进入山水城暗中集结。苍鱼宗主亦会派步金山修士相助,我本人还会亲自出手,如何取之,其实不必巴君费心。若巴君愿再派高人相助,更是求之不得;若彭铿氏大人夫妇认可相室国归降的条件,也能出手帮忙,那必然万无一失。但不论巴君或彭铿氏大人能否相助,在宫羊未取山水城之前,还请二位立誓暂时保密,勿将消息泄露出去,以免那若山城主有了防备。”

虎娃不再吱声了,玄源突然开口道:“仇游,你的话说完了吗?”

仇游:“禀玄煞长老,晚辈受相君宫羊之托所欲商谈的国事,主要就是这些了。”

玄源:“我夫君是国使,你欲商谈国事应以礼相待;你亦是赤望丘弟子,而我是赤望丘三国镇守长老,你的礼数更应恭谨,哪有将我们堵在半空说话的道理?”

仇游苦笑道:“晚辈当然应以礼相待,也曾劝苍鱼前辈不要失礼,可是晚辈劝阻不了苍鱼前辈,只能在此致歉!若苍鱼前辈打开水府禁制,相君宫羊将举国相迎,由晚辈恭送二位至王宫。”

苍鱼的声音传来道:“你们就不必质问这小子了,封住门户是老夫的主意,他有他的事情,老夫亦有老夫的打算。”

玄源:“苍鱼,你别着急,我还有几句话要问仇游……仇游,相室国政变之事,恐怕就是你在幕后推动吧?如今你代表相君来与我夫君商谈国事,但紫沫就在我等身边,他曾陪同我夫妇在小世界中游历。宫羊谋朝篡位之后,又打算如何处置紫沫呢?”

仇游:“新君并无加害紫沫之意,紫沫如今已退位,将视同随新君一起归降的臣属。但在相室国正式归降之前,还请委屈紫沫一番,就将他软禁在步金山中不要露面,以免引发相室国内乱,如此归降之事也能进行得更顺利。”

玄源:“那么三水先生呢?”

仇游:“晚辈当然不敢对三水先生不敬,如今苍鱼长老已任步金山宗主,三水先生归来后,宗门又当如何决定,是步金山宗门内事。”

玄源:“最后一问。三个月前,藤金、藤花、涂颜、紫虚等四人已走出门户,本是为了报平安,想必消息也被封锁了,他们没能走出步金山吧?请问藤金、藤花何在!”

仇游有些尴尬地答道:“他们四人皆无恙,但的确没有送出消息,如今被暂扣在三水先生的洞府中。此事晚辈当时不知,乃苍鱼长老所做的决定。待你们与苍鱼长老谈妥之后,当然也会解除他们所受的禁制将人放出,并好生向其赔罪。”

为何一直都是玄源在问话?因为虎娃不想开口。有人把主意打到山水城和山爷的头上,对虎娃而言根本就没得谈,那就干脆不要废话。而他的身份又是国使,在这种情况下代表巴室国的立场,也不好随便说话,于是就保持了沉默。

但虎娃也没有闲着,暗中以神念正在与三水先生商量对策。见玄源问仇游的话已经说完了,他才开口道:“苍鱼长老,你封住我等去路,又想以何事要挟?”

苍鱼:“老夫的条件方才已经说了,那不是要挟只是要求。我亦不想为难彭铿氏大人夫妇,只是希望你们不要干涉步金山的内事……三水,请你把地乳精华以及仙家延寿秘法交出来,老夫便可以打开水府禁制,就算你想重登宗主之位,也不是不可以商量。”

他打的是这个主意,就连仇游事先都没想到。但苍鱼本人琢磨得明白,就算得到了仇游所献的离珠神药和琅玕果,至多也不过延寿百年,对他而言也很难再突破化境修为。

可是听说了藤金等人带回来的消息,小世界中有位古天老祖修炼了某种仙家秘法,在地乳精华的帮助下竟然活了四百多岁,且修为与他一样是七境九转,苍鱼如何能不动心?地乳精华倒是其次,无论如何他也得到那门仙家延寿秘法!

三水坦然答道:“地乳精华我这里倒是有一瓶,原本就是打算送给师叔的,我还给师叔带回一枚离珠神药,亦是彭铿氏大人所赐,但师叔如今却是不可能再得到了。至于那所谓的仙家延寿秘法,实则祸害人间的邪功。晚辈并没有得到那邪功秘法,无法满足师叔的要求。其实就算得到了,也不可能传授于他人,更不可能传授给苍鱼师叔。所以我劝您趁早收起打算、打开水府禁制接受门规处置,尚有一线生机,否则必将追悔莫及。”

苍鱼冷笑道:“小三水,你做了几年宗主,居然不把我放在眼里了,敢用这种语气跟老夫说话?……既然三水没有得到仙家延寿秘法,那么彭铿氏大人,古天老祖是你亲手斩杀,你应该得到了那秘法传承,就请将它交给老夫,其他的事情才好商量。”

虎娃冷冷地反问道:“如果我不呢,苍鱼前辈又想怎样?听你的意思,好似有恃无恐,我却不知你哪来的底气!”

苍鱼:“我知彭铿氏大人号称虎煞,与玄煞大人一样皆身份尊贵,不仅修为高超且身后还有莫大势力,若是寻常情况,老夫是万万开罪不起的。但在此时此地,却是老夫说了算,我的神通法力不弱于你等,再凭借这座仙家水府,便足以封住门户让你等永远出不来。

知内情者,皆以为你们陷落于小世界中不得脱身甚至已殒落。假如是这样,就算有人追究,恐怕也怪不到老夫头上。老夫凭借水府禁制将此门户一封,你们便真地陷落小世界中永远难回。

但我不希望事情会到这一步,因为会逼得老夫将知情者灭口,彭铿氏大人那两位妖修弟子也将性命不保。如今就看彭铿氏大人愿不愿意以弟子的性命做赌注,并付出永困于小世界中的代价,来拒绝老夫的要求了!但假如你们能够答应,老夫承诺……”

苍鱼长老究竟是会承诺什么,虎娃没有再听下去,此时心中已怒意升腾,一言不发就直接出手了。玄源也从未见过虎娃会这样毫不掩饰的怒意勃发,整个人的就像一团熊熊烈火在燃烧。

虎娃想起了山神理清水的遭遇。白煞当年在树得丘上,就曾以清水氏一族的生死要挟过他。理清水断然拒绝了白煞的要求,可心情又是多么地无奈与悲愤!

眼前苍鱼居然拿藤金、藤花的生死来要挟虎娃,却不知虎娃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种事情;苍鱼自以为拿住了虎娃的软肋,却不知这无异于逼虎娃毫不犹豫地翻脸动手。

虎娃的左手向后一挥,首先竟拍向毫无防备的紫沫。紫沫并未受伤,而是被虎娃直接扔进门户中、摔回了望仙城中,远离了斗法的战场。紧接着虎娃的右手高举,祭出了一件神器,带着雷霆万钧之力向着远方的浪涌中刺去。

此神器赫然是一柄渔叉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