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26章、怒娃(上)

宫羊担忧地问道:“您怎知虎煞与玄煞大人不会干涉呢?”

仇游又瞟了宫羊一眼,反问道:“他们为何要干涉呢?别忘了我们所谋划的事情,是让您登上君位后向少务献降。彭铿氏大人身为少务派来的国使,对此应是求之不得吧?到时候反而更好办了,既然彭铿氏大人持金杖红节而来,我们便直接与彭铿氏大人商谈归降事宜。我原先的打算,若玄煞大人亦身陷小世界,赤望丘必会派人到步金山查问,苍鱼长老就将内情说出,并表示步金山奉赤望丘为上宗。而代表赤望丘前往步金山查问者,十有八九就会是我。可若是玄煞大人回来了,事情则更有利,连这一出都免了。”

舆轩拍案道:“先生说的对!其实不怕他们最终能回来,只希望他们困在小世界中、回来的不要太快,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完成计划。”

宫羊此刻还不是相君呢,但仇游在说话时已然将他视为相君,到了此时,宫羊也以相君自居了。等仇游告辞离去后,舆轩和宫羊也从兴奋的狂热状态中渐渐清醒,相对而视,却又觉得有些无语。

仇游来劝宫羊先篡位,然后让他以相君的身份再向巴君投降。假如是那样,其实宫羊也没有多久的国君好做。但仇游的道理说得也对,相室国迟早是守不住的,越早投降则在谈判中所处的地位越有利,将能成为北荒之主也是最佳的退路。

无论如何,向少务投降是将来的事,短期内尚不会发生;而夺取君位是眼前的要务,趁着紫沫和三水先生被困于小世界,必须赶紧发动。

取得了步金山的支持,而紫沫又始终不现身,仇游在幕后制定的计划推行得很成功。半个月后,宫羊已暂代国君之位,在监国大人舆轩的扶植下把持了相室国的权柄。苍鱼也在步金山中公然露面,召集诸长老说明了三水等人陷落于小世界的情况,并宣布暂代宗主之位。

原本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,可偏偏在这个时候,小世界中有人出来了。门户一开,水府主人苍鱼立即就有感应,现身于水潭上空。虎娃、玄源、三水、紫沫却没有返回,出来的只是藤金、藤花、涂颜、紫虚等四人。

苍鱼长老暂时稳住藤金等人,详细询问了小世界中发生的事情,然后不知出于什么目的,竟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——将这四人给扣下了。苍鱼并没有取他们的性命,却封印了他们的神通法力,将之软禁在三水先生平日居住的洞府中。

水潭周边布有禁制法阵,而三水先生的洞府就离水潭不远,也在法阵笼罩的范围之内。藤金等人是出来报平安的,却万没想到竟会遇到此事,什么消息都来不及送出去。

仇游就守在步金山中,只有他知道此事,闻讯后亦大惊失色道:“苍鱼前辈,您扣下涂颜和紫虚也就罢了,怎么连藤金、藤花也一并软禁了呢?听他们带回来的消息,如今小世界中的强敌已被镇压,彭铿氏夫妇很快就会回来了,届时恐不好交待啊!”

苍鱼冷笑道:“仇游,你别忘了自己先是步金山弟子,然后才是赤望丘弟子。难道因为那玄煞将回,你就怕了吗?我如此做,对你的计划不是更有利吗,如今正在关键时刻,我不日便将成为正式宗主,而宫羊不日亦将正式登位为君。此时不可再生变数,不能让他们把消息传出去,索性将之扣下。待到一切谋划成功,就算虎煞与玄煞夫妇回来,你就按原计划与他们商谈便是,令其不要干涉步金山与相室国内事。有藤金、藤花这两名弟子在我手中为质,也能令彭铿氏夫妇有所忌惮。”

仇游着急道:“前辈切不可如此做,弄不好会适得其反,反而激怒了彭铿氏大人……我以相室国献降为条件,就足以让彭铿氏大人不再干涉,还会支持我等的举动。”

苍鱼却依然冷笑道:“小子,我看你也是个想成大事的人,怎么还这样畏首畏尾?老夫自有计较,既然这么做了就有把握掌控大局。那彭铿氏夫妇修为虽高,但我的神通法力亦不弱于他们,再凭借仙家水府之助,便足以让他们走不出门户。我并不想与彭铿氏大人为敌,待他们出来的时候,你自可现身与之商谈,请他们承诺不干涉步金山与相室国的内事。你谈完了,我还另有一些私事处置。你有你的计划,老夫亦有老夫的打算,他们在小世界中的收获,恰好有老夫所必得之物。”

仇游已暗道不妙,追问道:“前辈亦有条件需要他们先答应吗?不知前辈所必得之物是什么?”

苍鱼:“你就不要问了,总之我收了你的好处,就会支持你的事情,但你也不要来干涉我的私事。”

仇游:“前辈节外生枝,就不怕再引起变故,把事情给办砸了吗?”

苍鱼哈哈笑道:“你也太小看老夫了!别忘了我已将此地的消息封锁,并无外人知道小世界中发生了何事,只以为他们皆陷落其中不得脱困。我能凭借水府禁制不放他们出来,彭铿氏夫妇当然也不想永困小世界中,必然会答应老夫所求。你就放心好了,快去做你自己的事吧。”

仇游暗暗叫苦啊,藤金他们恰恰在这个时间回来报信了,确实也只能尽量拖延。但苍鱼长老节外生枝,也让仇游很是担忧,他暂且也只能如此了,等到彭铿氏大人夫妇回来时再见机行事吧。

仇游虽能劝说苍鱼支持自己的计划,却不能控制苍鱼长老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,他催促舆轩和宫羊抓紧时间继续完成计划,本人就守在了步金山中,不料一等又是三个多月。

依照藤金等人带回的消息,小世界中的事情应该已经搞定了,虎娃与三水等人很快就会回来,却又等了这么长时间不见动静。想必他们又遇到了麻烦,而且是比先前更大的麻烦,说不定就永远回不来了,这至少给宫羊足够的时间。

仇游不得不感叹,自己真是太走运了,冥冥中所发生的一切,仿佛都在有意无意配合着他的计划,或许这就是上天的眷顾吧。

在这三个月中,宫羊已正式登位成为相君。国中尽管还有很多势力不服,但紫沫失踪,步金山又支持宫羊继位,所以也不得不暂时顺从,并没有引发太大的冲突。而在步金山中,苍鱼也正式成为了宗主,但过程却不像宫羊继位那么顺利。

宫羊原本就曾是国君,在紫沫长期不露面的情况下复位,国中的反对者也不好说什么,亦找不到更合适的人来取代宫羊。但步金山中的众修士不是那么容易顺从的,有不少人会直接站出来反对。

苍鱼暂代宗主掌管宗门事务并无问题,但想直接成为宗主,并不能得到所有人的支持。三水宗主是以闭关的名义进入小世界的,如今苍鱼向众长老说明了内情,就是以三水已经陷落于小世界回不来为前提,但还有不少步金山弟子坚决要等待三水宗主回归。

宗门内暴发了一场内乱冲突,苍鱼凭借门中最高的辈份,并展示了强大的神通修为,强行镇压了一批人。他杀的人倒不多,只是当众斩杀了几位带头者以震慑,将其他反对者封印了神通法力都暂时关押起来,留待将来慢慢劝服。

如今步金山弟子已分化为三个派系,一派被苍鱼镇压,另一派则支持苍鱼,剩下的一派处于中间观望状态。在三水先生回不来的情况下,他们也愿意支持苍鱼长老执掌宗门,但如果三水先生回来了,将会改变态度。

就是在这种背景下,水潭上空的门户重新被打开,虎娃、玄源、三水、紫沫等四人返回,迎面遇到了苍鱼的拦路封锁。

苍鱼当然没有告诉虎娃等人这么复杂曲折的事态经过,其中有些内情,比如仇游与宫羊、舆轩密谈的很多细节,苍鱼也是不清楚的。他只是告诉众人,在他们被困于小世界的这段时间,相室国与步金山都发生了哪些变故,最后道:“彭铿氏大人请稍安勿躁,自有人先与你商谈国事。”

远方的云气与波浪分开,众人看见了水潭边的景象。仇游站在那里躬身施礼道:“彭铿氏大人、玄煞长老,晚辈仇游拜见!在您二位探访仙家小世界期间,相室国与步金山中发生了一些变故。彭铿氏大人既身为国使、持金杖红节代巴君视事,就应知这些变化对您与巴君皆有利而无害。我受相室国新君宫羊之托,前来与国使大人商谈相室国向巴室国归降之事。”

仇游站在水潭边很近的地方,仿佛挥手可触,但以神识感应却又遥不可及,这正是仙家水府洞天结界的玄妙。紫沫忍不住从后面上前一步,手指仇游厉声喝道:“你——!”

紫沫刚一开口就挨了三水先生一巴掌,将他的声音给封住了。这位国君心中的怒意可想而知,但三水先生也清楚形势比人强,以紫沫现在的处境最好少说话,一切都要看彭铿氏夫妇如何决定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