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25章、智者(上)

相室国有神器,都是当作传国之器收存,想动用需国君允许。这类东西大多是一种比较特殊的神器,并没有仙家神魂烙印传承,只要有大成修为,拿到手中像上品法器那样先祭炼一番,便可以使用。

这种神器的妙用往往很简单,最常见的就是纯粹的空间神器或飞天神器,炼制者并没有特意留下神魂烙印,或者原先的神魂烙印已被仙家手段抹去了,就是为了方便留给世人使用,因为国朝并非修炼传承宗门。

大成修士得到它便能使用,但不能独占,除非突破仙家修为,否则便不可能以炼制神器的手段赋予它独有的神魂烙印。

相室国的传国器物,大多是当年在巴国内乱中趁乱分抢而得,数量并不多。仇游想借走一件飞天神器,其实舆轩做不了主,而且也怕他借走之后难以收回。但是想了半天,舆轩还是借了,毕竟紫沫不在、如今由他监国,而他也想巴结这位大成修士。

仇游御飞天神器直往步金山,那水潭周围已经布下了禁制法阵。三水先生有命,不得放外人进入,此命令却没有拦住仇游。

仇游既是步金山弟子又是赤望丘传人,如今突破了大成修为,受监国大人的委托前来询问情况。毕竟彭铿氏夫妇与三水宗主“闭关”的时候有点久,相君这么长时间都没回朝,情况很不正常,而且已超过了事先约定的期限。

仇游来到水潭边,没有发现小世界的门户,立刻被苍鱼长老现身拦住。苍鱼差点就对仇游出手了,因为他的职责就是坐镇此地。仇游此前也从未见过苍鱼,只是隐约听说过门中还有这么一位太上长老,他赶紧向苍鱼解释了来意。

不知仇游和苍鱼都谈了些什么,总之过了三天三夜,他才离开步金山又找到了舆轩,并且让舆轩再约来辅正大人宫羊一起密谈。

宫羊就是相穷死后舆轩所立的新君,但在百川城之会前被紫沫取代,可是他退位却未退朝,居然担任了辅正,可见心中仍想继续把持权柄。宫羊一见到仇游,就急切地问道:“先生,听说您去了步金山,怎么到现在才回来,小世界中出什么事了吗?”

仇游答道:“彭铿氏大人他们进去之后,小世界门户已关闭,谁也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。如今已过去了半个月,还是毫无动静,我可以肯定,他们必然是被困住了,至于能不能出来则很难说。二位大人,我觉得你们应该做好他们出不来的准备。”

宫羊:“如今之计,我们该怎么办,请先生指教!”

仇游看了看宫羊又看了看舆轩,意味深长道:“我不知小世界中发生了什么,但若他们从此不再回来,相室国与巴原上又会发生什么呢?”

宫羊难掩兴奋之色:“国不可一日无君!”

舆轩却喜忧参半道:“若是只有紫沫和三水宗主陷落于小世界,事情尚且可控,可偏偏彭铿氏大人和玄煞大人也在里面。想必巴君也知道彭铿氏大人去步金山所为何事,正在等待消息,短时间内应尚有耐心,可时间拖得久了,也必然能猜到小世界中出了意外变故。彭铿氏大人身为国使,却莫名失踪,这不是巴室国举兵进犯的最好借口吗?相室国残境已被大军围困数年,少务目的何在,我等心知肚明。他此次派彭铿氏大人出使,就是一个征兆,巴室国不想再等太久了。”

宫羊却嗤笑到:“少务若想凭强攻拿下相室国,恐怕早就动手了。相室国如今虽弱,但依仗地势之利,也足以守住残境。”

仇游面色凝重地反问道:“宫羊大人,如果少务不惜代价举大军强攻,你真认为如今这三座城廓能守得住吗?”

舆轩在一旁不得不摇头道:“若是那样,相室国当然是守不住的,最终要么被灭要么归降。而少务之所以没那么做,也是因为代价太大、得不偿失,会大损巴室国的国力,或使另外三国有机可乘。”

仇游:“你等被围困得太久了,对巴原上的最新情况不尽了解。若是数年前的巴室国,可能消耗不起,但是经过这几年的休养生息,已使少务有了底气。大不了此战之后,踞国境采取守势巩固后方,再休养生息几年,却已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。

你等也不尽然了解少务之志,他图谋的是整座巴原,岂能容后方腹地中的相室国久存。当年不可能的事,如今已有可能,不仅是因为巴室国正在变强,也是因为相室国正在变弱。其实时间拖得越久,对少务越有利,但少务也不可能无限期地等下去。

假如彭铿氏夫妇一去不回,少务是不动兵都得动兵了,谁都知道他和彭铿氏大人的关系,彭铿氏大人担任国使却于相室国失踪,少务也不得不给民众一个交待,哪怕代价再大也得兴兵问罪。若到了那时,相室国能交得出人吗?”

宫羊:“少务应该知道,彭铿氏大人其实是陷落于小世界中,要相室国交什么人?”

仇游冷笑道:“少务知道内情又怎样,这不过是个举兵的借口,而且也是他不得不举兵的理由,只要他还是巴君,就不可能什么都不做!而且你们别忘了,玄煞大人也陷落于小世界中,就连赤望丘和武夫丘也会派人到步金山中查问,我不是已经去了吗!上次国战谈和,是赤望丘居中调停。这次连玄煞大人都莫名失踪了,少务若以此为借口举兵伐相,就连赤望丘也不好再阻止。”

宫羊大惊失色道:“那怎么办?彭铿氏夫妇可千万不要回不来!”

仇游瞟了一眼宫羊,接着又说道:“就算他们回来了,对你们二位的处境,又能改变什么呢?我方才已经说得很清楚,相室国如今能守得住,是因为巴室国若想强攻须付出的代价太大。可是形势在变化,相室国迟早是守不住的,到了那时,二位又打算怎么办呢?”

舆轩倒是镇定得多,起身下拜道:“仇游先生,您今日既然找来我们二位密谈,必然已有应对良计,请教诲!”

仇游终于笑了:“方才宫羊大人说的很对,国不可一日无君。如今的情况,并非有人欲谋逆篡位,而是紫沫自己一去不回。舆轩大人既然有监国之责,就应另立新君。”

舆轩担忧道:“紫沫情况不明,此时另立新君,恐有朝臣反对。”

仇游:“紫沫这么长时间未露面,国中怎可久虚君位。若是立别人当然不便,可宫羊大人原本就是国君,在百川城之会前话也说得清楚,紫沫只是暂任国君,但他事后不将君位还回,谁也没有办法。而如今倒是个好机会,可宣称紫沫还君位于宫羊。若怕朝臣不服,宫羊大人可暂代君位。若再过几个月紫沫还不现身,那么宫羊大人便可正式登位为君,届时就算有些人想反对也没有借口了。”

宫羊惊喜道:“先生说的太对了!……暂代君位应无问题,但正式登位的话,步金山那边又是什么态度?”

仇游:“别忘了三水宗主也陷落于小世界中,若他回不来,步金山也需另立宗主。我已经跟苍鱼长老谈好,他将暂代宗主之位、坐镇步金山,步金山也将支持宫羊大人重登君位。”

宫羊:“您是怎么说服苍鱼长老的?”

仇游:“我并没有说服他,只是送给他一件礼物。苍鱼长老收了礼物之后,便答应了方才的事情。”

舆轩:“您送了什么宝物给苍鱼长老?”

仇游:“一枚师尊星煞大人所赐的离珠神药,本是让我在突破大成修为后服用以助益修炼的。那苍鱼长老的原身是一只千年鱼妖,因寿元将尽,长年蜇服于水府,如今有事才被三水宗主唤出。他本以为只需守护几日功夫,倒也没什么大碍。但三水宗主若回不来,苍鱼长老也不可能就这么长期耗下去,那也等于在耗他的寿元。他如今亦处困境,而我送上的离珠神药,正可解他的困境。”

仇游手中确实有离珠神药,而且不止一枚。星煞对这名出色的弟子十分看好,不吝惜赐予神药助其修行。那么星煞的离珠又是从哪儿来的呢,当然是白煞给的。

想当年玄源曾到孟盈丘挑战命煞落败,后来白煞亲自登上孟盈丘,与命煞有一番私下的斗法切磋,获胜后摘走了三株离珠神树上所有已成熟的离珠果,皆炼化成了离珠神药,此事极少有人知晓。

其实仇游送给苍鱼长老的并不仅是一枚离珠神药,另外还有琅玕果数枚,那也是师尊星煞所赐。但这些详情,他没必要全告诉宫羊与舆轩。仇游之所以肯花这么大的代价,一方面不死神药虽好,但也不能代替本人的修炼,而且他身上还有;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,他还有自己的图谋。

苍鱼长老与古天老祖的情况不同,他的寿元并未耗尽,只是快到尽头,以其千年大妖的修为,服用了那枚离珠神药,恐怕还能生龙活虎数十年,再辅以数枚琅玕果之助,继续活蹦乱跳近百年亦未尝没有可能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