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24章、变故(下)

运送民众要使用水府,若是苍鱼长老肯出手帮忙则最好。否则就与苍鱼长老商量,在停泊大船时由虎娃和玄源暂时掌控水府禁制,而水府的禁制传承,虎娃等人亦在仙山玉箴中得到了。三水先生给苍鱼长老带回来一枚离珠神药,想必苍鱼长老定会欣然相助。

穿过门户时,三水先生取出那柄失而复得的神器宝伞,拿在手中摩挲道:“此番小世界之行,带回了一份地乳精华、五件神器,最重要的还有上古仙家祖师的传承,又能与仙山众修结盟,实乃我步金山之大福缘……”

经过这番小世界之行,三水先生与云起一样,对虎娃已佩服得五体投地。自古以来的大成高人不少、脾气秉性各异,每人的行事风格也各不相同。但还从未听说过有哪位化境高人肯为凡人当船工,且要耗费大神通法力数年之久。这话就算说出去,也没有人敢信啊。

然而三水先生的话还没说完,就听“嗖”的一声,他手中的宝伞化为一道流光飞去,几人不禁全愣住了。三水先生第一个反应过来,放声喝道:“苍鱼师叔,你这是何意?”

这种事情已不是第一次发生了,几个月前在古天老祖祭出的黑暗空间中,三水先生一时不慎,就被对方将宝伞摄去。他也够倒霉的,堂堂大成修士、一派宗主,随身神器竟接连被人夺走、遭遇这种平日几乎不可能出现的状况。

古天已死,如今能操控这件神器者,除了三水先生,还有得到了仙山传承的虎娃和玄源。但这事显然不是虎娃和玄源干的,那么出手者只能是另一个人——苍鱼长老。

此时他们刚刚走出门户,站在门户外的半空云台上,放眼不见步金山道场,只有一片朦胧的云气遮掩了神识与视线,前方水面望不到尽头,远处巨浪涌起又形成了一道水幕屏障。显然是苍鱼长老以大神通操控水府封禁了此地、挡住了他们的去路。

虎娃亦运转法力朗声喝道:“苍鱼长老,我等在小世界中遇到些事情,因此耽搁了时日。如今已处置妥当返回,你为何封住去路,又摄走了三水宗主的神器?”

苍鱼长老不知身在何处,声音伴随着层层浪涌传来:“彭铿氏大人、玄煞大人,老夫并非针对二位,也绝不想与你们为敌。你们身处小世界的这段时间,相室国与步金山出了些变故。老夫如今处置的是步金山与相室国的内事,还请二位莫要干涉,事后必有重谢。”

不要干涉步金山与相室国的内事?可步金山的宗主与相室国的国君,此刻就站在虎娃身边啊!紫沫心中咯噔一声,开口喝道:“本君在此,相室国的事情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了?”

三水先生的脸色也沉了下来,已意识到形势很不妙,但他比紫沫沉稳得多,缓缓开口道:“国事,应由国君召集群臣商议。至于宗门事务,师叔别忘了我才是宗主,如今我回来了,应由宗主召集众长老共商,你却施法将我等困住,意欲何为?”

苍鱼长老不紧不慢道:“只是商量几件事而已,开启水府禁制是劝你不要太过冲动,可以好好听老夫说话……谈正事之前,你们先将地乳精华与仙家延寿之法交给老夫。”

小世界中有地乳精华出产,此物有凝炼生机的延寿之妙,苍鱼应该是听三个多月前出去的藤金、藤花、涂颜、紫虚等人说的。至于所谓的仙家延寿之法,应该就是指古天老祖所修的邪法,苍鱼应该也听说了,居然动了这个心思。

玄源与虎娃并肩上前一步,又让三水先生和紫沫退后一步,悄然以神念道:“三水宗主、相君,苍鱼长老恐居心不良。地乳精华倒无所谓,步金山所得的那份,若愿意拿给苍鱼长老则是步金山的内事。但那所谓的仙家延寿之法,我夫君绝不可能传给他。此云台仅能立足,苍鱼长老已开启水府禁制,若真的施法相斗于我等不利,恐难以力敌。我们夫妻一旦出手,你们二位则避不开法力波及,可先行退入门户。”

地乳精华被虎娃分成了三份,三水先生拿到了其中一份。但古天老祖所修的邪法,只有虎娃一个人看过,在交出玉箴传看时已将其抹去了。

三水先生:“先别着急动手,总得搞清楚相室国和步金山发生了何事,而苍鱼长老究竟是吃错了什么药,怎敢如此肆意妄为?他虽神通法力强悍,又借助了水府禁制,但若真的相斗,也并非没有办法制住他……别忘了我才是步金山的宗主!”

三水先生又私下发来了一道神念,虎娃收起了暗中已准备好的剑符,与玄源站在一旁袖手等待。方才虎娃和玄源已准备好动手了,只待三水先生和紫沫退入门户。他们二人联手对付依仗水府禁制的苍鱼,并无取胜的把握,所以打算一动手就祭出剑煞所赐的剑符偷袭,此刻却变了主意。

三水先生又说道:“苍鱼师叔,你莫名这么做,总得先说清楚,相室国与步金山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?”

苍鱼长老:“那我就告诉你们吧,免得彭铿氏大人与玄煞大人误会。三水,你已不是步金山宗主;紫沫,你亦不再是相室国国君……”

……

相室国与步金山究竟有何变故,事情还要从几个月前说起,与一个人有关。虎娃等人当初进入小世界,若是用几天时间探明情况便返回步金山,也许就不会有今天的事了。可谁也没料到会在小世界中发生那种意外,他们被古天老祖困了一个多月。

这一个多月,相室国暗流涌动。首先是有一名修士破关而出、求证了大成修为,此人便是原步金山弟子、又拜在赤望丘星耀门下的仇游。

在被巴室国大军围困得水泄不通的相室国残境中,仇游破关求证大成修为,消息不可能很快传出去,也谈不上在这里举行什么宗门庆典。但相室国中的各方人物,闻讯都纷纷前来祝贺,为他举行了一场庆祝仪式。

仇游却没有见到此地身份最尊贵的相君紫沫与三水先生,于是就私下对兵正大人舆轩道:“我当年受恩公引荐,有幸拜在步金山门下。后来又随相君紫沫参加百川城之会,虽惭愧未能助相君夺得族长之位,却得师尊星煞大人垂青。我从当年一名无家可归的流民,能有今日的一切,既是师门所赐机缘,亦是历尽艰辛一步步所求得,如今终于突破大成修为。百川城之会未取胜,非我不尽力;从步金山又拜入赤望丘门下,亦非叛出宗门。难道相君与三水宗主对我有什么不满吗?”

舆轩赶紧解释道:“主君与三水宗主不能亲来祝贺,是另有内情,国中只有少数几人知晓。我事先亦得叮嘱,绝不可轻易外泄消息。”

仇游皱眉道:“我在宴席上也听说了,巴室国的彭铿氏大人持金杖红节来到了相室国,还有我赤望丘长老玄煞大人陪同,他直接去了步金山道场。随后三水宗主对外宣布,将闭关与二位高人研修妙法,并召相君紫沫陪同。这等高人切磋仙家妙法,怎会把相君叫去一起闭关?就算需要弟子随侍,也不可能是紫沫啊,怎能让一位国君不在朝堂?也许别人不该询问隐情,但我既是步金山弟子,又是赤望丘传人,如今已突破了大成修为,难道兵正大人还要向我隐瞒吗?”

舆轩想了半天,终究觉得仇游的身份不一般,假如仇游早出关半个月,说不定就和虎娃等人一起前往小世界了,于是就将内情告诉了他。

仇游也大吃一惊,追问清楚详情,沉吟良久之后又说道:“他们已经进入小世界十余天了,却始终没有消息传回,难道是遭遇了什么意外吗?”

舆轩亦迟疑道:“我也觉得很意外,按照原先的约定,先探明小世界中的情况,至多三天就会返回,几位尊长至少不会让主君长期滞留小世界中。主君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回来,必然是在小世界中遭遇了什么变故,就是不知发生了何事。”

仇游:“原本约定大致三日,如今却已过去了十日。以玄煞和虎煞二位大人的修为,尚不能如期返回,他们必是遭遇了意外而受困,而且绝不是一般的意外!兵正大人,你拥有监国身份,有没有想过,若是他们回不来了,相室国与步金山又该如何?”

舆轩陡然一惊,转念间想到了各种可能,但都不太好说出口。假如玄煞、虎煞、步金山宗主三水、相室国君紫沫,皆陷落于小世界中回不来,那可是惊天动地的大事。照说以玄煞和虎煞的修为,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很小。但上古仙家开辟的小世界中,一切皆属未知,也并非完全不可能。而看眼下的状况,小世界中必然已经出事了。

舆轩良久不能言,仇游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:“你莫慌亦莫急,假如真是这样,我先去步金山看看情况,若是出了什么变故,或许可以帮得上忙,就算帮不上忙,也表示一番愿尽力的态度……监国大人,能否借我一件飞天神器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