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23章、生死轮回境(上)

虎娃站在洞厅中,留下的只是一具生机仍在运转的躯壳,而本人已身处另一个时空。其实虎娃此刻并不是人、而是一头怪兽,长着如弯刀般长长的一对獠牙,身形极似一头壮硕的猛虎,正行走在一片诡异的丛林中。

周围的树木叶片很大,如覆羽状显得十分怪异,而林间生长的杂草也几乎都是虎娃从未见过的。曾行走各地蛮荒的他,见此情景应该很惊讶才对,可此刻虎娃眼中并无诧异的神色,只是有些茫然又有些警惕,悄无声息地穿行于丛林间回避着危险、寻找着猎物。

他此时此刻就是一头虎、长着獠牙怪异的虎,他的身体、五官感受、甚至自我意识与见知经历,完全是属于这头虎的。这是一头没有开启清晰灵智的野兽,只拥有与生俱来的本能。

玄源等人在洞厅里等了几天,但虎娃“穿越”到这个世界已有好几年。他的记忆和见知是从一头刚出生的幼虎开始的,如今已是成年的猛虎。虎娃只保持了元神中最后一丝清明,他不能做复杂的思考,也没有动任何念头,只是在默默地经历着这一切。

在虎娃刚刚“穿越”到这个世界的一瞬间,他就意识到自己是被动地被引入了某种定境,朦胧察觉到此定境的玄妙或者说不妙了。他真真切切成为了一头刚出生的怪兽,不知来到了哪个时空,若是他企图以意识操控这头猛虎、以这头虎的身份去行事,恐怕就会陷落在这个世界里、永远成为这头猛虎,最终将伴随着猛虎的死亡而殒落。

所以他只能尽量保持元神的一丝清明,不动念地去经历,可是做到这一点也是超乎想象的考验,因为心境达不到就是自然达不到,与任何挣扎与努力皆无关。就算他做到了,也会面临另一种更凶险的考验。

以一头猛虎的灵智,不思考不动念,只是感受与经历,时间久了,原本清晰的自我意识便可能渐渐迷失,虎娃便等于消散在这个世界里,原先的他亦不复存在。

猛虎捕捉了一头不知名的小兽,撕裂生食,然后走上一处高坡趴在阳光下眺望远方。远方的平原上有一群小山般的巨兽,身体粗重而笨拙,长着长长的脖子和小小的脑袋。猛虎也不知这是什么怪兽,反正见怪不怪不会去思考,只知不要靠近去招惹它们就不会有危险。

恰在这时,猛虎突然蹦了起来,全身的毛都炸开了,因为身后的丛林里冲出了一头近两丈高的怪兽。此兽长着一对粗壮的后肢,长尾曳地保持着身体的平衡,一对前肢畸形般地细小,硕大的头颅张开血盆大口,口中满是利齿,以一对后肢奔跑,动作却非常迅猛。

猛虎虽然凶悍,却不是这头怪兽的对手,它察觉到了危险反应却慢了一些,不幸被怪兽捉住。感觉到利齿刺入身体,被怪兽叼在半空乱甩,猛虎奋力挣扎,如铁鞭状的长尾甚至抽伤了怪兽的鼻子,锋利的爪子也在怪兽的嘴唇上挠出了血印,但终究没有逃脱被吞食的命运。

对虎娃而言,这一切感受都是真实的,对死亡的恐惧以及奋力的求生挣扎,也是猛虎自身本能而真切的反应。虎娃终究还是没有动念通过猛虎的身体做出任何反应,他体验了真切的生与死。

猛虎的一生结束了,虎娃的定境却没有结束,他又进入了一种无意识的状态。在这种状态下无法思考,而他自始至终也没有刻意去思考什么,只是在体验与经历。从胎生变成卵生,虎娃这一次是破壳而出,竟然成了曾吞噬猛虎的那种怪兽……

巨大的怪兽看似是丛林间的霸主,但其实天地间并无霸主,它在一次与同类争夺领地的打斗中受了伤。很难想像虎娃会以一头怪兽的身份,与另一头怪兽争夺领地,而且还做出了两败俱伤这么不明智的事情。但虎娃此刻就是那头脑简单、受本能驱动的怪兽。

受伤的怪兽行动迟缓、无法捕猎,在虚弱和饥饿中死去。很难想象虎娃的定境,在这种情况下既没有陷落亦没有迷失。

就这样不知经历了多少世生死轮回,最“凶险”的那一世,虎娃是路边的一株野草。它的茎叶一次又一次被路过的食草兽类咬断嚼碎,留下来的根部又重新抽芽生长,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在一场洪水中被连根冲走,渐渐完全枯槁最终腐朽。

野草没有灵智,只有玄妙难言的本能感应,虎娃的自我意识也最容易迷失。保持那一丝清明,这也是在经历元神的淬炼。但虎娃也不知道要淬炼到什么程度才能脱困,在定境中只能继续经历下去。

更多的时候,虎娃是人,一世又一世的人,在不知名的时间与地点,有的环境完全陌生,有的环境似曾相识,他不明白这些经历究竟是什么,此刻也不需要明白。他将这一切全然忘记,随着生死轮回一次次埋葬,但冥冥中又有一丝玄妙的感应,都封印在了元神的深处,若有机缘则无需回忆便能唤醒某些见知。

……

玄源守护在虎娃身侧,眼中深怀忧色,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,她也不知虎娃遭遇了什么,但她知道虎娃还活着,只是在定境中经历着一场奇异的修行。三水先生、紫沫、云起前几天刚刚来过,望仙之地的诸事都已经安排妥当,但大家都在等虎娃出关,否则谁也开启不了小世界的门户。

大家并不知道还要等多久,一位化境高人的闭关修炼,好几年都有可能。望仙之地已经封闭了八百年,云起也不在乎多等几年时间,但三水先生与相君紫沫却很着急。藤金等人虽然已经回到外面报平安,但谁也没有想到他们在小世界中又会遭遇这样的意外、耽搁了这么长时间。外面的人也不可能知道小世界中的情况,不知是否已有某些变故发生。

但着急也没用,兽牙神器融合于虎娃的形神中,就算同样掌握了神魂烙印的玄源,此刻也取不出来,除非等到虎娃殒落之后,而玄源想看到的绝不是这个结果。

玄源正在沉思之时,突然听见了细微的声响,而在这个被她以神通封禁的洞厅中,是不可能有什么杂音的。她赶紧站了起来看向虎娃,只见虎娃手中黑色的玉箴出现了一道裂纹,方才就是玉箴碎裂的声音。紧接着又听见一声咳嗽,虎娃的身子一软坐倒在地。

……

虎娃并非是自己证入定境的,亦非自己主动脱离定境,他正以一名妖族的身份生活在蛮荒丛林中,还成为了一个村寨的族长,正带领一批族人在山中狩猎。此时就听见一声晴天霹雳,将他震倒在地,紧接着天崩地裂,他便不知身处何地。

这时他感觉身体被人扶住了,耳边听见一个声音在呼唤:“虎娃,你终于醒了吗?……你到底是怎么了,感觉怎么样?”

这声音是那么熟悉,是他最亲近的感觉,仿佛来自生命的源头。虎娃在恍惚中是被这个声音唤醒的,他已不知经历了多少世生死轮回,元神勉强保持的最后一丝清明,也渐渐变得茫然了。

假如玄源不在身边发出呼唤,虎娃很可能会暂时甚至永久地成为一个失忆的白痴,将在很长时间内也难以恢复神智与修为。

此刻他终于艰难地睁开了眼睛,感觉眼皮就像两座大山般沉重,喘息着答道:“阿源,是你吗?……太好了,我终于找到你了!”

玄源也顾不上琢磨虎娃说的话好奇怪,施法尽量安抚虎娃的形神,关切道:“你醒了就好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是那枚玉箴,里面封印有上古仙家祖师的大神通仙法,指引后世传人进入超脱生死轮回的定境。”虎娃恢复了清醒,提到那枚玉箴下意识地垂眼看去,手中黑色的玉箴已出现了裂痕,不仅其中封印的仙家法力耗尽,而且已完全损毁。

他不禁出了一身冷汗,挣扎着又开口道:“离珠神药!”

玄源赶紧取出一枚离珠神药喂虎娃服下。虎娃正身端坐炼化离珠的神效,他又进入了定境,但玄源却彻底松了一口气。因为此番是虎娃主动入定,只是为了炼化离珠滋养神魂,已经没有什么危险,只要好好护法就不会再发生意外。

虎娃现在的状态很奇特,生机元气充沛、生命力仍保持在旺盛的巅峰,寿元没有任何问题,但元神却格外地虚弱,处于恍惚涣散的边缘。其实虎娃在定境中已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世生死轮回,犹如始终在悬崖的边缘行走,稍有不慎可能就回不来了。

虎娃的不死神药虽多,在玄源的比翼飞舟中就还有好几枚服常果,但滋养神魂却是离珠最为对症。虎娃和玄源在彭山庆典上得了两枚离珠神药,先前送给了三水先生一枚,幸亏身边还剩下一枚,否则虎娃会虚弱、在很长时间内不得动用神通法力。

虎娃入坐又是一天一夜后,才重新睁开眼睛,能感受到他带着深深的倦意,但已基本恢复正常了。看见玄源关切的目光,他主动开口解释道:“古天老祖最后并没有骗我,若不得他的提醒,在仙山中确实会有殒落的凶险,他指的就是那枚黑色的玉箴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