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22章、仙山遗迹(下)

虎娃、玄源、三水先生在云起的陪同下又一次走进仙山,于山中雕凿着六位上古仙家祖师塑像的石壁前,虎娃取出兽牙打开了一道门户。事情已经办得差不多了,望仙之地大局已定,虎娃和三水先生让藤金、藤花、涂颜、紫虚等人先出去,到外面报声平安。

小世界之行出了一番意外,他们被困在此地一个多月,外面的步金山弟子以及相室国群臣一定等着急了,而少务得不到虎娃的消息恐会更着急。时间拖得久了,难免生出各种变数,所以先派人出去报个信以安定局面。

藤金、藤花领命而去,长老涂颜带着弟子紫虚也走了,可是相君紫沫却坚持要留下来,陪着诸位尊长一起清点仙家遗物。反正已经耽误了一个多月了,而且已经派人出去报信,也不在乎多耽误几天。

紫沫身为相君,对相室国中的这处仙家遗迹当然很感兴趣,哪怕最终不能属于自己,至少也要搞清楚这里都有哪些东西。

待藤金等人离去后,虎娃收起兽牙神器,转身又打出一道法诀,对面的石壁上开启了一道空间门户。走入门户的瞬间,就似已不知穿行了多远,进入了山腹中一个巨大的洞厅。洞厅深处有钟乳石状的泉眼,便是采取地乳精华之处。

泉眼下方有玉盘盛接,但每天只有两滴而已,地乳精华滴落时呈乳白色,落在玉盘中润开又呈清露状。玉盘中只有浅浅的一层清露,想必古天会定期来此收取,而虎娃等人又在旁边的石龛中找到一个法宝坛子,里面装了大半坛清露,应是古天的积攒。

仙山众修每年分不到多少清露,就连招待八百年后终于打开门户的贵客时,古天也只给虎娃他们每人呈上了半杯,没想到私下竟收存了这么多。虎娃将这坛地乳精华收起,暂且没提该怎么分配,在场众人也很自觉地没有问。

仙家遗物尚未清点完毕,回头再统一处置,该怎么办,其实还是虎娃说了算。这坛地乳精华已足够珍贵,而虎娃还收了十五件神器呢。古天已死,三水先生却没有见到自己被夺去的宝伞,想必也是被虎娃收了起来,但三水先生倒也不担心彭铿氏大人不会归还。

离开山腹深处,众人又查看清点了山中的几处遗迹,除了甜汉遗骸所在的洞府,后山还有另外五处仙家洞府遗迹。里面的遗物在虎娃看来倒也一般,总计有数十件历代仙山修士留下的法宝。若论数量,恐怕还没有云起一个人炼制的东西多呢,但都是前人精心打造之物。

在这个封闭的小世界里,其实各种法宝平日并没有什么用处,历代仙山修士并不热心于炼器,反正有继承前辈之物可用,所以各种法宝也只积攒了这么多,像云起这样的纯粹是个异数。

洞府中还发现了一些曾盛放灵药的器皿,但其中已无灵药。望仙之地有药田,虎娃他们刚进来时就发现了,但此地修士炼制的灵丹妙药,应是在修炼中当即服用了,不会特意留下来。

虎娃等五人用了大半天时间,将仙山中的遗迹以及遗物大致清点完毕,最后来到了接近山顶的那处洞厅,这里存放着最重要的传承之物,就是那十一枚玉箴,它们的价值才是真正不可估量。

十一枚玉箴中有七枚是空的,虎娃一枚枚拿起来验看,然后又交给其余四人传看,众人都看完后很自觉地再交给虎娃收起。到了最后四枚玉箴前,根本就不需要商量,当然还是由虎娃首先验看。因为要“读取”玉箴中的传承神念,所以速度会很慢。

虎娃手握一枚玉箴闭目凝神,再睁开眼睛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,因为有太多的传承信息要进入元神。玉箴中记载有很多仙家往事,以及千年前仙家祖师的修炼经历与感悟,虎娃此刻也仅仅是接受了神念,还没有来得及一一去印证与仔细参悟。

当他再把玉箴传出去的时候,已经施法悄然抹去了其中某些神念信息,比如古天所修的邪法。众人一一解读玉箴,耗时不等,用时最长的当然是修为最弱的紫沫。大家也都是暂时接受神念,不可能在此地就感悟与修证其中记载的各种秘法。

一枚玉箴读完了,时间已过去了大半天,再交由虎娃收起,他接着拿起下一枚。第二枚玉箴中记录的传承神念更为庞杂,还包括了上古时代蛮荒中的很多琐事,有很多已是如今难以重历的见闻。五人将这一枚玉箴传看完毕,用时比上一枚更久,已超过了一天一夜。

几人都有修为在身,几天几夜不眠不休都没有什么关系,但如此解读玉箴,是极为耗神之事,虎娃停了下来让大家都静坐调息半日,接着才拿起了第三枚玉箴。

三水先生、云起、紫沫都很激动,仙山中其他的宝物,到最后都是个人使用的物品,唯独这玉箴中的仙家传承是可以分享的。

三水先生代表步金山得到了这些仙家传承,便已不虚此行。与步金山祖师所得到的仙家传承对比,玉箴中几乎有一半的内容是重复的,但其中细微的差别恰可互相印证,而另一半内容是全新的,凭此可将宗门传承补充得更加完整。

云起虽是仙山修士,但以往都是由古天传法,根本就没有机会直接接触到上古仙家祖师的传承,他甚至都没资格进入后山。而如今仙家祖师传承就放在眼前,显得是那么庄严而神圣,从这一刻起,他才真正成为了仙山秘法的继承人。

而紫沫虽身为国君,但在步金山中也只是一名弟子,若是换一种情况,也只能由师尊传授他秘法,很难接触到如此完整的仙家神念传承,自己坚决要求留下来真是太值了。

接下来又用了大约一天半的时间,众人分别读取了第三枚传承玉箴,终于只剩下了最后一枚黑色的玉箴。古天第一次将众人带到这里时曾有介绍,最后一枚黑色玉箴中记录的是仙家秘法,以他的修为也无法弥补其中因读取而消散的神念,所以绝不会轻易再动。

仙家秘法,这也是虎娃从未接触过的传承,如果说有,也只有一次,那就是仓颉先生向他讲述如何打造空间神器。虎娃的神情很庄重,拿起玉箴以神识感应,随即微微变色,这枚最珍贵的玉箴竟然是空的,其中没有内容!

紧接着虎娃就发现了不对,这枚黑色的玉箴与其他十枚的炼化手法不同,仿佛楼阁一般是分层次的。普通的神识没有办法查探,只有掌握了神念才可窥见其中的传承,这并非普通的感应方式,而是引传承神念倒印入元神,非大成修士不可触及。

虎娃现在感应到的是“第一层”的神念,但印入元神中没有丝毫内容,想必经过多次读取之后已经空了,不知上古仙家祖师当年留下了哪些信息。

随即虎娃的神念就进入了玉箴的“第二层”,保持着手握玉箴的姿势,就在那里定住了。三水先生等人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,玄源却露出惊讶与担忧的神情,只有她察觉到虎娃的状态似乎有点不对,与读取方才那几枚玉箴时的感觉完全不同。

玄源悄然展开神识查探虎娃的状态,若换作别人,也不敢轻易做出这种无礼且易引人疑忌的行为,然后神情变得有些发懵。她竟然感觉不到虎娃的神气运转,除非不是活人才会这样啊,但虎娃就站在面前、生机元气充足,这又是怎么回事呢?

玄源随即意识到,虎娃是被引入了定境,一种不可思议、以她的修为尚不能理解的定境,在最深寂的状态下闭关了,此时最好不要受到任何惊扰。虽不知原因何在,但想必与那枚黑色玉箴中的仙家秘法有关,其内容应不是那么容易获取与解读的。

玄源的判断大致是对的,虎娃确实已进入定境,或者说正困于定境之中,此刻外界的任何惊扰,都没有办法将他唤醒。哪怕是有强敌来到展开攻击、将他打得粉身碎骨,虎娃也只会在定境中殒落,而做不出任何反应,除非他自己能在这定境中破关而出。

几个时辰过去了,三水先生等人也察觉到不对劲了,读取玉箴中的信息怎会用这么长的时间,此刻只需印入元神即可,也没必要尽数感悟与印证啊?而且就算是读取玉箴,也没必要这么长时间一动都不动啊,甚至察觉不到神气运转!

玄源皱眉道:“这玉箴中留下的是仙家秘法,解读时可能另有玄机,我们且安心等待。”这点耐心大家还是有的,也不敢轻易惊扰虎娃,便静静地在一旁守候。这一等就是三天三夜,虎娃仍然没有任何动静。

三水先生终于有些迟疑地开口道:“玄煞大人,我看彭铿氏大人应是进入了定境,不知为何读取这枚玉箴会出现这等状况。但我们就在这里干等下去吗?尚不知要等多长时间呢!”

玄源沉吟道:“我留在此地为夫君护法,你等且先去安排望仙之地诸事。虎娃出关后,我自会通知大家。”

谁也不知虎娃入定还需要多久,就这么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,三水先生等人离开了此处,只留玄源为虎娃护法。这意外的状况,使众人陷入了另一种困境,假如虎娃不出关,便谁也离不开这小世界,因为开启门户的兽牙神器正融于虎娃的形神之中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