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22章、仙山遗迹(上)

虎娃将挂在墙上的牙串拿到手中玩赏。有一枚兽牙可祭出一道如箭矢般的光毫,能拿来打猎;另一枚兽牙御器时可以化为一把锋利的短刀,好像可以用来剔骨切肉;还有十几枚兽牙竟是成套的法器,祭出展开有剑阵之妙,是斗法的利器……

虎娃一枚枚地研究,并与云起讨论这些法宝的炼制过程。云起越听越是惊讶,有很多独特的手法和思路,都是他自己摸索出来的,若无云起本人的详细解释,别人很难知晓究竟。但虎娃仅仅是摸一摸、试一试,便能说得一清二楚。

而虎娃也在感叹,神农天帝所留下的大器诀,简直就是专为云起量身打造。既有此感,便开口道:“云起道友,当年神农天帝创了一门大器诀,我亦曾自悟,正适合你的修行……”

就在这洞府之中,虎娃以神念传授了云起大器诀,还包含他当年自悟的过程。云起如获至宝、感激莫名,当即拜倒叩首道:“彭铿氏大人打开绝境,救我性命,又传我妙法,对我有再造、再生之恩,请受云起一拜!云起愿奉您为师。”

虎娃笑着摆手道:“我只是一时兴起传你秘法。你既得仙山传承,也不必拜我为师,你我只是有传法之缘。”

言下之意,古天虽然堕为邪魔自取灭亡,但小世界中的仙山传承仍在,而云起如今便相当于这一派宗门之长,仍要率领仙山众修守护宗门传承,不必拜虎娃为师。如今古天已灭、门户已开,仙山其实已迎来最好的机缘。

话虽如此说,但云起仍坚持以师礼侍虎娃。离开洞府时,虎娃将手中一物抛给云起道:“耳环还给你,好好看看它有何变化,应可印证你所得的大器诀。”

云起接过那道银光,落在手心正是自己的法宝耳环,虎娃进山时拿过去“看”,直至此刻才还回来。云起以神识略一查探,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同,元神中又印入了虎娃发来的一道神念,随即就将耳环戴到了左耳垂上,赫然发现此物竟已被炼化成一件上品法器。

耳环原先的妙用还在,除此之外又增添了别的神通,他忍不住要当场试一试。

耳环飞出化为一个丈许的大环,从半空落下将自己罩住,环的轨迹形成了一个光罩,光罩随即又消失于无形,云起露出了震惊之色。原来此物妙用已可屏蔽灵觉窥探,使神识受阻不得进入,若强行查探也会立时被御器者察觉。

耳环原先可用于增益灵觉窥听,此刻又能防范他人的灵觉窥听,适合用于私下密谈的场合,相当于临时布成了一个隔绝神识与灵觉的法阵。至于这个法阵笼罩的范围有多大,则要看御器者的修为了。

法器的这等妙用其实多少有些鸡肋,修士之间若想密谈、不欲为外人所知,有得是别的办法,比如使用神念或者进入密室。但云起既喜欢鼓捣这些稀奇古怪的法宝,虎娃也凑了个热闹,又给这耳环增添了看似稀奇古怪的妙用。

耳环最重要的变化还不止于此,云起再一弹指,此器又飞回他的耳垂上。他既戴了耳环当然打有耳孔,此刻耳环就化为细小的圆圈状纹路绕在耳孔周围,而且是耳垂的后方,几乎等于消失不见,他人绝对难以察觉。

这就是上品法器与中品法器的不同,上品法器虽不像神器那样能融于形神毫无痕迹,但能于有形与无形之间变换,不仅便于携带,而且御器时亦有瞬发的效果,使用起来非常方便,甚至能使对手猝不及防。

否则若无空间神器,谁也不能随身携带很多法宝,那得背多大的包?就算有空间神器,若想使用某种法宝或者更换正在使用的法宝,也得先操控空间神器将这件法宝取出,然后才能御器施展。这个时间差虽然很短暂,哪怕只有一瞬,但在某些场合也能决定很多事情了。

云起受修为之限,只能炼制中品法器;而虎娃有化境修为,炼成一件上品法器倒也不令人太意外。真正令云起惊讶的是,他和虎娃聊了大半天,根本就没有发现虎娃在炼器。虎娃在和他谈论炼器之道以及传授大器诀时,暗中不动声色地运转大器诀,就将这枚耳环给进一步炼化了。

把一件中品法器炼化为上品法器,同时赋予它另一种神通妙用,当然要比直接从天材地宝炼成法器简单得多,否则虎娃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,但另一方面的难度却是超乎想象的。

因为那耳环原本不是虎娃炼制的,云起亦未告诉他炼制耳环的材质物性以及手法,必须将这一切都分析透彻才能进一步炼化,看来这就是大器诀之妙以及虎娃本人的手段了。而且炼器讲究凝神专注、不能受意外的打扰,否则很容易中途损毁,可虎娃一边聊天一边就炼成了。

想于无形中收摄上品法器、并自如掌控其神通妙用,要么是本人亲自炼制,要么须得到炼制者的神念传承。否则虽不像神器那样无法彻底操控,但也须费一番手脚,且必须有大成修为,以通神法力将原先的神念印迹抹去,再祭炼上本人的神念印迹。

而虎娃将耳环还给云起时,同时也将神念印迹传给了他,加之此物先前本就是云起所炼制,所以云起很快便能掌控自如。

云起没听说过百川城之会,更不清楚虎娃曾在当众较艺比斗的场合,还能将武夫石斧炼成法宝,而那时他与云起一样不过是五境修为。但眼前所见,已令云起佩服得五体投地,屁颠屁颠地随侍于虎娃的身前身后,对这位彭铿氏大人是心悦诚服。

虎娃虽没有正式收他为徒,与他却有传授秘法的师徒之缘。而在云起的心目中,已将虎娃视为师尊、比师尊还要师尊!

下山回时,云起的左耳垂上仍戴着那枚银环。虽然此物已被炼成上品法器,收于耳垂后、化为环绕耳孔的纹路则更加隐蔽,但它是虎娃所赐的宝贝、亦是师尊点化机缘的象征,这么明晃晃地亮出来,令云起感觉更惬意。

虎娃带着云起又回到了望仙城,次日正式召开了一场盛大的法会。

就在城主府门前的高台上,虎娃登坛讲法,这也是望仙之地的民众第一次抬头能看清高台上的仙家。台下坐的不仅有数十名仙山修士、百余名城中修士,还有来自望仙之地各部族的首领,总计千余人。

虎娃的声音能清晰地送到每一个人的耳中,甚至在望仙城中的每一处地方,都能清晰地听闻虎娃的讲法,感受到伴随声音印入脑海的神念。若不愿意听,它便听不见,但神念却留在了脑海深处,只看每个人能否有机缘再忆起。

虎娃讲的不仅仅是秘法修炼,他首先简要介绍了望仙之地的来历,更重要的是介绍外面的人间大世界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。这也许是为了消除某些误解,因为门户之外也是同样的人间,并非真正的长生仙界。

这个误解虽然被消除了,但很多人的期待却更强烈了,那是一个多么神奇广袤的人间大世界啊,拥有着无穷无尽的未知。对于望仙之地的很多人而言,依然是超出想象的,简直就和仙界差不多了。

虎娃告诉在场的所有人,他们如果愿意前往人间大世界,他可以负责安然将他们送出去,并帮他们择地建立村寨安居。至于这几万人该怎么安置,根本用不着虎娃操心,巴君少务自有办法,其实在座的相君紫沫也是求之不得。

接下来虎娃开始讲解层层境界的修行,在场有很多人恐怕听不懂,但这没关系,听得懂的人自然能听懂,有些此时尚听不懂的内容,待将来能迈入初境或修为境界更高时,自会清晰地理解。

虎娃讲法,有显传亦有秘传,公开在法会上讲授的当然就是显传,而像昨日那般单独传授云起大器诀的情况,就属于秘传。就算是显传,得道者亦可求证层层境界,甚至以此为根基踏过登天之径。虎娃虽没有讲授任何具体的神通法术,却讲授了大道本源之演化以及自己修证中的感悟。

法会持续了一天一夜,其间若有人累了可自去休息,或者离开广场去吃点东西,等歇好了再回来接着听,但还有很多人就在高台下端坐了一天一夜、凝神听讲。法会结束后,虎娃走下高台回到城主府中,台下众人皆伏地叩拜。

接下来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安排,比如哪些人愿意走、哪些人愿意留下,几万人的大迁徙,以村寨或部族为单位,也需要进行统一安排,不可能都扎堆通过那一道门户。这些事情,云起都教给了仙山众修打理,这也是仙山修士数百年来第一次回到人间为民众处置俗务。

对于虎娃等人来说,还有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办,就是清点仙山上的仙家传承,搞清楚上古仙家祖师究竟都留下了哪些遗迹与遗物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