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21章、炼器狂人(上)

玄源反问道:“古天已死,尸骨无存。至于你等该怎么办,当然要先问你们自己。既然古天已经不在了,你如今便是真正的仙山众修之首,难道就不能拿个主意吗?”

云起伏地跪拜道:“我有一个不情之请,请求彭铿氏大人以及诸位高人能够答应。既然古天已除,那就当他四百年前便已不在了吧。如今小世界门户亦开,我们没必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他们其实一直都生活在噩梦里,而真相又如此残酷!……至于这望仙之地,诸事该如何处置,全凭彭铿氏大人示下。”

虎娃沉吟道:“如此也好,就按你说的办。反正除了你们这些仙山修士,此地无人知晓古天老祖这数百年仍在世,就当他早已不在。你且去召集望仙城中所有修士,我要召开一场法会,将在法会上告知大家,如今小世界门户已开,欲离开这里前往人间大世界者,可自行选择。”

对于仙山众修而言,今日的变故简直等于天都塌了,他们必须找到一个主心骨,还好云起适时站了出来,替大家拿了一个主意。

山外的民众确实没有必要知道这一切,而仙山众修号称仙家却被蒙蔽了这么多年,某种意义上还成为了古天老祖的帮凶。假如说出去,他们简直就没脸再混了。

云起再拜道:“多谢彭铿氏大人,我等亦愿追随您前往人间大世界。”

虎娃却摇头道:“你想离开这里当然可以,但眼下不可着急。望仙之地还有很多事需要处理,你等享受了此地民众这么多年的供奉,如今怎能不顾而去,要将这里后续的所有事务都处置完毕。你既是仙山众修之首,这便是你的责任。”

云起:“我明白了,一定尽全力!”

接下来云起便开始安抚仙山中的同伴,商量望仙之地将来的事宜,留下数人照顾尚昏迷或受伤的同伴,其余修士在云起的率领下陪同虎娃等人离开了仙山,终于返回了望仙城。

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,望仙城中以及小世界的民众,都在迫切地关注着“降临人间的上仙”的动静,可是仙山上一直没有丝毫消息传回。如今他们终于回来了,在第一时间就被洪天城主迎入府中。

云起命所有仆从退下,告诉了洪天城主仙山中所发生的一切,还有仙山众修以及彭铿氏大人的决定。洪天当即就跳了起来惊叫道:“这怎么可能,我绝不相信!……我要召集城中所有修士,当面拜见老祖问个明白。”

话音未落,洪天已向门外遁去,却噗通一声摔倒在门前,脑袋咕噜噜滚了出去,无声无息间已身首异处。是玄源很干脆地挥出了竹杖,一道剑光将洪天斩杀当场。玄煞就是玄煞,对待别人可没有对虎娃那般温柔。

见众人皆目瞪口呆,云起赶紧解释道:“洪天乃古天之子,也是唯一知道古天真面目的修士。古天这些年并非一味待在仙山,也曾以不同的面目行走山外人间,留下了这么一名子嗣。想必古天也知自己所修邪法终究不得长生,若无大机缘,迟早有殒落的一天。他可能打算若到了那时,便将这一切都让洪天继承。就算古天已死,洪天仍然想代替古天统治望仙城、控制望仙之地的民众,绝不希望我们放人离开,而我们也绝不能留下另一个古天。”

众人不约而同地都看向了虎娃、以求确认,虎娃面色凝重地点头道:“云起仙长说的不假,洪天近年来确实是古天的帮凶,断断留他不得……既然洪天已除,云起仙长为仙山众修之首,便暂代城主之位,去安排诸事吧。”

如今显然是虎娃说了算,他既这么说了,那么洪天就算不是古天的帮凶也得是帮凶了。而且洪天方才的反应显然不正常,若是消息太突然、太惊人(,)令他不敢相信也就罢了,可洪天给人的感觉是惊慌失措,第一反应竟是坚决否认真相并企图脱身。

洪天并不清楚仙山上发生了什么事,但他应该早就知道真相,听说古天的隐秘被揭穿,很显然就怀疑自己与古天的关系也被揭穿了,惊慌中先露了马脚。

又除掉了洪天,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。除了仙山众修,哪怕是望仙城中的修士此前也根本不知道古天老祖尚在世,在他们眼中,云起仙长就是仙山众修之首、拥有望仙之地最高的权威。云起此刻宣布接任城主并安排诸事,只会得到望仙之地所有人的全力配合。

法会被安排在两天之后,虎娃打算将此地所有修士以及各部族的首领都召集到城中,将在法会上宣布的事情,对所有人都很重要。云起连夜派人将消息送往各村寨——降临望仙之地的上仙要在城中召开法会,不仅指点仙缘,而且还要给大家前往人间大世界的机会。

望仙之地沸腾了,从当天夜间到第二日凌晨,民众们都在谈论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。在很多人的心目中,此事的意义不仅是离开小世界前往外面的广大人间,而是相当于传说中的“飞升仙界”,大家做梦也没有想到竟能有这样的福缘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各部族首领就以最快的速度纷纷赶往望仙城。云起仙长这次代表仙山以及望仙城,下达的召集令与以往不同,就连妖族的各部首领也都被召集而来,原本以妖族的地位,是没有资格参加这样重要的法会的。

与望仙之地的热闹相比,城主府中却显得很平静,仙山众修各归房舍休息,皆有劫后余生之感,心中隐约有一丝担忧,更多的却是期待。虎娃却不在望仙城中,他正与云起单独在仙山中漫步。

是虎娃将云起飞天带回来的,显然是有话私下要说。但这一路虎娃都没有开口,云起也不敢主动说话,心中很是惴惴不安。

前方又看见了那座一月前待客的洞厅的门户,虎娃突然站定脚步道:“云起先生,上次我进入仙山之前,你就暗中示警求助。斩了古天离开仙山之时,你又私下提醒我要小心洪天城主、他很可能是古天的同谋。此地修士皆不知这些隐情,你又是如何发现的?”

云起苦笑道:“早知彭铿氏大人会询问,但没想到您竟等到此时才问。我的修为亦有五境九转,如今在这望仙之地,只在古天一人之下,且修炼中更有擅长手段。我当年亦以修为自傲,但后来方知原来资质越好、修为精进越快,却是越早寻死路。

心中一度惶恐,又担心被古天看出破绽、修炼中不敢露出异状,为了给耽误修炼一个合理的解释,我便潜心于炼器之道,这些年打造了很多法宝,显得如痴如狂。修为虽至五境九转,但更进一步总有一线距离,如此倒也没有引人起疑。

说来也不怕彭铿氏大人笑话,我痴迷于炼器之道,倒不完全是装出来的。修炼之初我便擅长于此、更醉心于此,反倒没有耽误太多修炼,修为精进甚至比同辈者更为迅速,从中亦有不少收获。后来我假借炼器,掩饰修为精进缓慢,只是另有目的……”

每名修士都有自己的特点,这位云起便特别专擅于炼器。他迈入初境之时,操控神识便格外精微,到了三境,便能为望仙之地的民众打造各种宝器,突破四境后,更是自行炼化了多件法器。

望仙之地虽有上古仙家祖师的传承,但那都归古天所独掌。古天再传的法诀,对于炼器之道的指点并不多。在这封闭的小世界中,云起能得到的借鉴与启发也很少,很多情况下都是自己独自在摸索。通过炼器辅助凝炼形神,其修炼并没有因此而耽误,反而比同辈更加精进。

对云起而言,炼器是一种爱好、探索,也是修炼中的印证与辅助。反正在这望仙之地也没别的事,亦无斗法搏命的机会,他尝试着用各种方式打造各种法宝。假如在外面的人间大世界,寻常修士是不可能像他这样炼器的,恐怕连想都想不到。

比如当年云起就炼制了一枚耳环,看上去就像普通的饰物。男人戴耳环,在上古时代并不罕见,也是这望仙之地中的一种流行配饰,大多只戴单耳。云起有一枚银色的耳环挂在左耳垂上,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圆圈,很难看出来那也是一件法宝。

此法宝是他在突破五境之后炼制的,没有什么别的神通妙用,就是能增益灵觉,使人能听见各种极细微、在平常情况下听不见的声音。御器之时十分隐蔽,甚至看不出施法的痕迹。

其实云起炼制这枚耳环,当初也不是有意想窥听谁的什么隐秘。他原本就是想给自己打造一枚耳饰而已,纯粹因个人爱好将耳饰炼成了法宝,既然是戴在耳朵上的法宝,其妙用当然就是增益灵觉听力了。类似的稀奇古怪的法宝,云起还曾炼制过不少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