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20章、传承与希望(上)

严格地说,方才的斗法尚没有分出胜负,古天老祖是不战而走,他已经心神大乱、彻底怕了虎娃,越是看不透虎娃的底细,就越不敢再斗下去。与其彻底击败虎娃,选择奋力一击脱困而逃则要容易得多。

而虎娃与古天老祖斗到现在显然也不轻松,虽没有受伤,但神气法力损耗很大,方才苦苦支撑几乎到了极限,终究还是让古天老祖给跑了,他也需要缓口气恢复一下,一时间是追不上古天老祖了。

古天老祖逃去时连头都不敢回,已失去了再面对虎娃的勇气,就算他的法力强悍,也没有“命”再敢斗下去,四百多年来从未有过这样的惊惶。古天老祖此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,先保住性命再说。

没有人比古天老祖更熟悉这八百里方圆小世界,上古仙家祖师还在这里留下了很多东西,比如他手中的神器,比如方才那洞厅中的空间门户。后山还有隐秘的洞府结界,而且只有他才知道在哪里、也只有他才掌握了秘传,只要躲进去,望仙之地中便再没有人能找到他。

但古天老祖也不可能躲很久,方才那一番斗法,他原有的寿元已流逝了大半,在正常情况下,恐怕顶多还能再活几个月,除非及时再度施展邪法吸取他人的生机菁华,可是虎娃等人已不可能再给他这样的机会。

古天老祖只能打算先躲进隐秘的洞府结界中,以某种蜇服之法尽量潜伏更久,暂时保住这条命才能谈得上迎来转机。虎娃等人毕竟来自人间大世界,总会回去的,不可能在望仙之地无休止地搜索、每日每夜都盯住每一寸地方,只要找不到他,众人总有松懈的一天。

届时他再悄悄从藏身之地出来,于人间暗中吸取他人之生机,尽管这样做可能有大凶险,也可能起不到施展邪法的最佳效果,但毕竟已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。惜命怕死之人在惊慌失措中,这种脑筋倒是转得很快。

古天老祖直扑后山,没有走崖壁间那蜿蜒的石径,而是从天而降、落向山中那片雕凿着六位上古仙家祖师造像的小广场。在那附近就有一个隐秘的洞府,除了他谁也不知,进入其中打开上古仙家祖师所留的空间结界法阵禁制,他便暂时安全了。

可是古天老祖尚未飞入半山,忽闻一声清喝,猝然间只见周围竹影摇曳。

古天老祖化为一道流光尚在半空,什么样的竹林能在空中生长?半空白云铺展如巨毯,枝枝翠竹就扎根于云端,这是玄源抛出竹杖布下的法阵,慌不择路的古天老祖恰好一头撞了进来。

虎娃早已和玄源私下商量过,设想了各种可能的情况。若是古天老祖真在斗法中逃走,那么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寻找隐秘之处藏匿。上古仙家祖师定然还留下了很多他人所不知的遗迹,最大的可能就是在仙山深处,那里应该就是古天老祖逃遁的方向。

玄源本还有些为虎娃担忧,毕竟古天老祖绝不好对付,但看斗法之初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动静,显然是虎娃在向古天老祖讲法与传法,那么就意味着古天老祖已踏入陷阱。玄源这才彻底放下心来,留了一个幻像在原地,本人却提前到了仙山深处守候,果然截住了古天老祖。

古天老祖一头撞入竹林大阵,犹做困兽之斗,飞遁的流光又化为持杖的身形,杖端幻化出的双翼猛地一扇,就欲挣脱大阵冲出。玄源只是困住他,没必要硬碰硬地斗法,挥袖向下一压,竹林大阵环绕着古天老祖的身形坠下云端,恰好就落在那山崖环绕的空地上。

古天老祖挥舞长杖左右冲突,而竹林间雾霭飘荡隔断神识,他看不见周围的出路,无数竹叶化为剑光飞起,玄源已经发动了剑阵攻击。这时古天老祖听见了一个令他有生以来感觉最恐惧的声音:“你还想逃吗?我们的斗法尚未结束,就在此地分出胜负结果吧!”

逃跑途中就这么一耽误,虎娃终于赶到了,玄源的声音同时响起道:“原本约定好斗法分出胜负,可他既已中途不战而走,那就不必再谈什么原先的约定,我们二人联手将其拿下便是。”

虎娃:“嗯,娘子说的才是正理!”言毕已经抛出了石头蛋,化为三十六道凌厉的剑光与竹林剑阵融为一体,无数剑叶飘飞卷向古天老祖,这是他与玄源修炼多日的联手合击。若是换一种情况,古天老祖足以与二人一斗,但此刻却根本无法抵挡。

古天老祖心神早已大乱,高人斗法,如此情形怎能不败。虎娃固然神气法力大损,但古天老祖的损耗却更严重,他已感受到那垂死的虚弱。只听一声惨叫,感觉就似被很多道无形的利刃穿透了形神,古天老祖手中的长杖被击飞,三十六枚石头蛋又化为一道光索将其牢牢地捆缚,古天老祖不由自主就跪下了。

这个祸害了望仙之地四百年之久的魔头终于被制伏,虎娃与玄源落下云端、并肩走入竹林,来到古天老祖身前低头看着他,目光中好似带着一丝悲悯。

古天老祖哪还有半点仙家高人的样子,心境都已崩溃,此刻就算放了他,恐也再难恢复修为了。他垂着头乱发披拂,颤声道:“彭铿氏大人,能不能保我一条性命?上古仙家祖师还留下了很多仙家传承,只有我才清楚。仙山中的一切宝藏,我都愿献给二位。”

玄源面无表情地反问道:“你说呢?”

虎娃则一言不发,左腕收回石头蛋,右手又抽出了琅玕枝所化的拂尘,透明而无形的飞丝缠绕住古天老祖的形神。古天老祖又感觉到已所剩无几的生机在飞速地流逝、被虎娃施法抽走,却没有炼化为自身的寿元,而是散逸于天地之间。

古天老祖不甘心啊,他还想做最后的垂死挣扎,眼中涣散的光芒陡然又变得凌厉,抬起头朝虎娃道:“彭铿氏,我古天发誓!你若杀了我,必是死路一条。仙山传承中有一个隐秘你不知晓,却必然避不过,除非能得到老夫的提醒。”

这话说得好怪异,古天老祖好像预见到了什么事,假如虎娃杀了他,接下来在仙山中将遭遇未知的大凶险。

但虎娃丝毫没有理会的意思,也没有停下正在施展的法术。其实此刻虎娃直接挥手就能将古天老祖斩杀当场,但偏偏在神气大损的情况下不惜耗费法力继续施展这样的神通,就是要让古天老祖明白他是罪有应得。

古天老祖挣扎着又说道:“如果你杀了我,接下来必然殒落于仙山,上古仙家祖师曾留给后人一句提示,如今只有我知晓。如果你放过我,并施法保住我这条命,我不仅可以告诉你,而且可以将此生所得的一切仙缘隐秘都送给你。”

可是虎娃仍然一言不发,就好似根本没听见古天老祖说的话,表明了已无任何商量余地的态度。都到这个份上了,古天老祖也意识到今日是必死无疑,他的形容在迅速地枯槁,目光缓缓黯淡下去,四百年来的一幕幕经历仿佛在眼前飞速地掠过,他对虎娃发出了此生最后一道神念。

虎娃的神情微动,恍然乎仿佛看见了古天老祖的一生,所见并不仅是眼前垂死的邪魔,还有四百多年前那位意气风发的修士古天,最后都化为了无声的叹息。

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尽管虎娃没有放过古天老祖,但古天老祖还是将自己这四百年来所经历的一切都告诉了虎娃,当然也包括他所得的仙家传承以及仙山中的各种隐秘。可能是在临死前的那一瞬,元神重归清明,使古天老祖看到了过去的自己,拥有了一丝前所未有亦难以形容的心境。

古天当年是被师尊带上仙山的,当时上古仙法传承凋零,仙山中只有他们师徒二人。师尊指点他的时间并不久,数年后便离世了。那时的古天修为刚刚突破四境,便成为了仙山上乃至整个小世界中唯一的修士。

师尊离世前修为已有五境九转圆满,为了突破大成修为反复证入梦生之境,直至寿元耗尽而陨落。在师尊最后一次闭关入定前,许是心中已有预感,交代了古天三件事。

第一件事,是将自己所得仙法传承都交给了古天,包括上古仙家祖师所留的十一枚玉箴,当时已有七枚都已经“空”了。师尊告诉古天,今后就按照玉箴中所留上古仙家祖师的指引修炼。仙山中有很多仙家遗迹,就算得到了传承,也要有大成修为才能开启,这是师尊一生的遗憾。

师尊正因太想开启仙家遗迹了,长年于山中潜心修炼,耽误了指引传人之事,以至于最终只教出了古天这么一名弟子。

第二件事,便是吩咐古天要下山寻找传人,不能让仙法传承彻底断绝,否则小世界恐怕会彻底失去重新沟通人间大世界的希望。假如仙法传承能开枝散叶,有足够多、足够优秀的传人代代延续下去,将来或有一线可能,会再出现上古仙家祖师那样的高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