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19章、自取(下)

伴随着话音,虎娃又发出了一道神念,神念中也包含着秘法讲解,其内容让古天老祖惊惧不已。

那一根仿佛无形的细丝,其实就是寿元的自然流逝,本身并非是虎娃的法术。任何一个人只要没有求证长生,其寿元总是有限的,随着时间的推移,无时无刻不在流逝之中。而修炼那等邪法的古天老祖,对此格外敏感。

虎娃不知施展了何等神通,竟让古天老祖察觉得如此清晰,并以这根“丝”为引,使吸取生机的过程仍在延续。古天老祖越挣扎、施展的法力越强大,生机流逝的速度便越快。从斗法一开始,虎娃就给古天老祖布下了一个陷阱,不是古天老祖不够谨慎而中计,而是他根本没料到世间竟还有这样的神通手段。

饶是修炼了四百多年的妖孽,古天老祖此刻的心神亦慌乱了,因为这是他最恐惧的事情,一边还在下意识地挥舞长杖,企图尽快击败虎娃。古天老祖陷入了一种两难的困境,他只有施展强大的法力才能击败虎娃、打断这个“仪式”阻止生机的流逝;但他若施展的法力越强,生机流逝得便越快。

虎娃虽可能斗不过古天老祖,但他的修为亦不弱,布下剑阵困敌,至少也能耗上挺长时间,就看古天老祖能不能耗得起了。

古天老祖连声怪叫道:“这不可能!世间怎会有这样的邪术?一定是另有玄机,你施展是的侵染心神的幻术,却让老夫感觉如此真切!”

虎娃淡淡答道:“我此刻施展的手段,很难用来对付别人,但你别忘了自己是什么人。树有根、水有源,你的一世修为法力根基何在,又是从何而来……”

古天老祖突然醒悟到问题的关键了,他能有如今的修为,是因为度过了漫长的岁月,没有这悠久的寿元为根基,根本不可能修成如此浑厚的法力。可是他自身的寿元早尽,是一个本不该还活在世上的人。

有得必有失,修炼此等邪法最大的破绽被虎娃发现并利用了,而古天老祖自己以前都完全不清楚这个破绽或者说隐患。

古天老祖所修的邪法,施展时有两个步骤,第一步是吸取他人的生机菁华,第二步是将之炼化为自身的生命力,而生命力的保持就代表着寿元的延续。这两个步骤必须合二为一、同时完成,这门邪法才能修炼成功,所以说悟出这门邪法的祖师堪称天才。

但在虎娃这样的天才面前,当年那位祖师也是相形见绌。虎娃闭关的这一个多月,于定境中演化这门邪法,他所悟的法门比古天老祖所得的传承更完善。且虎娃又更进一步,在这门秘法的基础上另做演化,将两个步骤分开了,只专注于第一步——吸取他人的生机菁华。

对于古天老祖所修的邪法而言,真正最难的、也是最有价值的是如何延续自身的寿元,假如不是为了这一点,世间吸取他人生机的方法有得是,人人都能掌握,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神通法力。比如最简单的就是一刀斩杀敌人,对方立时生机断绝。

而虎娃所自悟的神通,就是直接吸取他人的生机,让其在生命的流逝中加速衰亡,他本人根本不去进行第二个步骤,也无意去修炼古天老祖所得的邪法。可是若在斗法中如抽丝般吸取敌人的生机,要比一刀杀了对方更难千倍。

且不说对方是当世高人,就算是普通的修士也掌握了凝炼神气之法,虎娃在斗法时分心施展这种手段而且还要能成功,就必须要完全压制住对方,就连其心神都得控制住。但假如已经是这样,虎娃很轻松就能要了对方的命,又何必如此耗费大神通法力呢?

所以若用这种神通作为斗法杀敌的手段,纯属脑筋不正常!假如换一名对手,比如是三水先生那等高人,虎娃或许可以在斗法中击败对方,却不可能使用这种手段得逞。但这门神通恰恰可以用来对付古天老祖,就是针对古天老祖的修炼特点所创。古天老祖的情况,在虎娃所遇的修士中几乎是独一无二的。

这也怪不得别人,要怪就怪古天老祖自己修炼了这等邪法,而且又主动配合了虎娃。假如古天老祖从一开始就展开强大的攻击,逼得虎娃只有全力相斗而无暇他顾,这门神通手段也不可能从容施展。所以虎娃一上来并没有展开攻击,而是展示了古天老祖最想得到的东西。

到后来古天老祖主动配合了虎娃,让他吸取自己一丝微弱的生机时,这个仪式就已经开始了,古天老祖要么一举击败虎娃、打断对方的法术,要么脱困而出、避开对方的法术,否则这个过程就不会终断,直至将不属于他本人的生命力尽数抽尽。

更要命的是,若是换一个人,虎娃施展的神通或许并不致命,哪怕有人也修炼了同样的邪法,但本身的寿元未尽,只要神通法力足够强大,最终也有办法抑制生机的加速流逝,而凭自身的神通法力与虎娃正面一斗。

可是偏偏古天老祖不行,他的寿元早尽,如今所拥有的生命力本不属于自己,被虎娃的神通克制得死死的。可以说虎娃为古天老祖设下了一个陷阱,且是对方必定会踏进去的陷阱。他将这些内情告诉了玄源,所以玄源才放心让他与古天老祖单独一斗。

古天老祖的神通法力确实厉害,甚至比虎娃预计的更强大,他如果凝神全力反击,不分心去想别的,说不定仍能击败虎娃,可是此刻古天老祖的心神已大乱。

……

观战的众人只见远处山顶上琼光环绕,如一片缥缈而神秘的云霞,但云霞中却有道道强光流溢,伴随着震憾元神的轰鸣,就似包裹着雷鸣电闪。强大的法力激荡昭示着两位高人斗法正酣,若仅仅是演法切磋,断不会是这种场面。

过了一会儿,很多人开始察觉到不对劲了,那法力激荡时强时弱很不稳定,仿佛是一个疯子在一个没有门的房间里乱撞,企图碰运气撞开一条出路;这个疯子的力气非常大,但有时候撞得很痛又缩了回去。

又是一顿饭的功夫过去了,斗法一直在持续,但澎湃的法力激荡却在减弱,仿佛双方都累了准备收手、就快要分出最后的胜负结果,众人也都打起精神远观。恰恰就在这时,巨大的轰鸣陡然回荡于仙山上空,在场有些人被震得差点摔倒在地。

只见远处爆起一片烟尘、碎裂的巨石乱飞,半边山顶都被崩开了,环绕着山顶的琼光当然也被彻底击散。一道身影很狼狈地从烟尘中飞冲而出,身披白袍手持白色的长杖,赫然竟是古天老祖。

古天老祖的修为真是了得,这么大的动静,身上的白袍仍完好无损,但早已失了先前飘飘若仙的气度,在半空中身形一顿,紧接着便一挥长杖。长杖的顶端竟生出一对洁白的羽翼,只在翼尖部位各有一点黑色,似是一对硕大无比的鹤翅。

鹤翅一扇,连人带法器随即化为一道流光,向着后山疾遁而去。古天老祖手中的长杖是一件神器,亦有飞天妙用,主要的材质是一只鹤妖的腿骨,就是某位上古仙家祖师以原身之物所炼化。

平日御器飞天根本用不着幻化出羽翼,方才古天老祖飞向峰顶时就是飘然脚踏白云,但此刻竟然全力催动了神器的飞天妙用,可见他已是拼了命想逃走。

古天老祖冲到半空时曾有一瞬间的停顿,眼力好的人已看清了他的样子,须发乱飞失去了漂亮的银色光泽,眼窝深陷,手和脸上的皮肤都布满了如干裂般的皱纹,已认不出原先的样子,就像一个从坟墓里爬出来的骷髅或骇人的鬼怪,逃走时还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。

仙山众修都惊呆了,有人下意识地也发出了尖叫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老祖斗法落败了吗?就算是败了,他又怎会变成这个样子,而且还要亡命飞逃?

三水先生却惊喜道:“玄煞大人,您果然是料事如神!”

在斗法尚未展开之前,玄源就对三水先生说过,要随时提防古天老祖趁机逃遁,而此刻这一幕果然发生了。三水先生的话音未落,玄源的身形却突然从原地消失了。三水先生这才意识到,原来玄源早已离开此地,只以法术留下一个幻像,而周围众人都在观战,竟谁都没有察觉。

三水先生再抬头向战场方向望去,虎娃的身形也从烟尘中升起,他已收起了琅玕枝拂尘正向这边飘然飞来。虎娃周身上下未见什么损伤,但观其神气显然也是消耗极巨,脸色微有些发白,他并没有落到众人眼前,只是从上空飞过并留下一道神念。

神念中解释了所发生的事情,但对刚才斗法的过程却没有细说,主要解释了古天老祖四百年来的所作所为、以及他修炼邪法的真相。仅仅是描述信息,却不亚于最强大的元神冲击,很多仙山修士都发出了不可思议的惊叫声,他们完全想不到、也根本不敢相信居然有这样的事情。

虎娃还留下了最后一句话:“三水先生,这里就交给你了,你来向他们慢慢解释吧。”然后便追着古天老祖逃遁的方向也飞往后山深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