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19章、自取(上)

施法之时,虎娃亦在神念中缓缓开口道:“古天,你一定很好奇,我为何也掌握了你所修的秘法,而且比你所得的传承更加高明!因为这门秘法不是你自悟自创,而是当年某位上古仙家祖师所留。那位祖师应已将菁华诀修炼大成,且修为至少突破了化境,他只是根据采炼生机的玄理而演化出这一门秘法,自己可能根本就没有修炼过。你也许是第一个修炼它的人,所以只能独自摸索、却无从借鉴他人经验,此前不知此秘法中蕴含的缺陷与凶险,修炼之后亦不知如何解决……”

虎娃已经出手了,但古天老祖根本就没动,反而露出一副如痴如醉的神情,唯恐错过了虎娃神念中所说的每一个字。观战的众人只见远处山顶上琼光环绕,虎娃与古天老祖的身形皆消失不见,却没有察觉到任何斗法相搏的动静。

古天老祖置身其中,所见却与远观者截然不同,无数飞丝化为琼光落下,周围出现了一片琅玕琼林,这是虎娃在无声无息间布成的一座玄妙的法阵。

古天老祖没有出手破阵,更没有抢在第一时间阻止虎娃施法。他察觉到虎娃的手段并没有丝毫攻击性,反而令他神气舒爽、对修炼大有助益,更重要的另一方面,他完全被虎娃所说的话吸引了,迫不及待地想听闻玄妙。

虎娃并不知古天老祖的隐秘,可判断的竟然完全正确,只听他接着说道:“我与那位给你留下秘法传承的上古仙家祖师,曾有同样的经历,但也有所不同。我将菁华诀修炼大成,但我所修菁华诀却非太昊天帝所传,而是源于自悟、谙合大道本源,就是受到不死神药琅玕的启发……”

虎娃用琅玕枝神器化为琼林布下一座法阵,竟开始向古天老祖讲解菁华诀的玄妙,还介绍了自己自悟菁华诀的过程,一边讲解一边演示。不死神药琅玕,就是采炼天地间的生机凝结成琅玕果,这便是启发太昊与虎娃先后自悟菁华诀的源头……

古天老祖本人也曾得到菁华诀传承,将之传于仙山众修。他对这门秘法的理解与领悟,当然远远比不上自悟并将之修炼大成的虎娃。而虎娃的话说得很清楚,古天老祖所修的邪法,其来源与菁华诀有关,欲窥其玄妙究竟,就得先从菁华诀开始讲解。

远处观战的众人感觉天地间的生机仿佛被引动、汇聚到那山顶的琼光之中,不知二位高人在搞什么名堂……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这异像突然又消失了。

神器幻化的琅玕琼林环绕中,法阵运转忽然为之一变,仿佛隔绝了外界的生机自成一方天地。虎娃的声音又缓缓说道:“天地间的生机无尽,只看修士的采炼之功。但若踏不过登天之径,终究不得长生,无非是拥有先天圆满的寿元、青春不老的容颜。可是若窥见生机玄妙而另有所悟,却可演化出一门秘法,便是老祖你四百年来所修炼的邪法。你是否已察觉所修之秘法不够完美,吸取他人生机时多有流失散逸,若是你布下这样一座法阵辅助,则效果更佳……”

随着话音,神念中又印入一段法诀,虎娃传授了古天老祖一套阵法,若在那类似于生命献祭的仪式上布置,则采炼生机的效果,比古天老祖此前施展邪法时要好得多。古天老祖简直是佩服万分啊,万没想到世间还有虎娃这等修士,他若早得此传授该有多好!

虎娃所演示的不再是菁华诀,而开始施展吸取生机的邪法。但是这片小天地中,虎娃既是施法者,那么“献祭者”就只能是古天老祖。古天老祖也突然意识到,虎娃所演示的手段已成了他所熟悉的秘法——以法阵辅助的、更完美的生命献祭仪式。

神念中虎娃的声音中仿佛带着一种致命的诱惑:“古天,你若想有最真切的感悟,得到真正完美的秘法,当做一番亲身体会。我来为你演示,但需要你自愿地配合。”

虎娃已在施展邪法,手段比古天老祖所修更为高明,可是就算秘法再玄妙,却吸取不了古天老祖的生机。古天老祖早已渡过了真空返璞之劫,可收摄周身神气没有丝毫外泄,生机凝炼与形神浑然一体,这个“仪式”对他是无效的。

可是虎娃说的很对,要想领略最完美的秘法,就需要古天老祖主动配合进行这个仪式。古天老祖犹豫再三,终究还是没能抗拒这样的诱惑,因为这就是他梦寐以求的秘法,终于放开形神去感受,体验自己的生机是如何被对方吸取与炼化。

这并非是古天老祖不够警惕,实际上他一直保持着足够地小心,随时可以发动强大的反击。他能控制自己的神气运转,只有非常微弱的一丝生机伴随着生命力被虎娃的秘法吸取,这对他来说并没有太大影响,而且随时可以终断这个过程。

虎娃不仅在施法,而且有一段段法诀不断印入古天老祖的元神,没有比这更好的传法与讲解过程了,这就是古天老祖最想要的。远处的观战者恐怕做梦也想不到,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,但虎娃并非在与古天老祖斗法,而是在讲法与传法。

又过了一段时间,古天老祖心念一动,打算终断这个仪式了。他为了配合虎娃而得到最完美的秘法传承,方才已经消耗了相当于数日的寿元,该体悟的都已经体悟得差不多了。但他还不想立刻与虎娃动手相斗,因为虎娃显然话未说尽。

虎娃方才所传,就是古天老祖这四百年来所修的邪法,虽有法阵辅助且更加完善,但并没有解决所有的缺陷。古天老祖就算用这种方式继续去施展邪法,也不能无尽地延寿,更不能彻底化解施法时被反噬的风险,只是效果更好一些而已。

古天老祖已经做好了打算,这场斗法最终一定要击败对方,得到最彻底的化解之法,至少也要让虎娃将其所知的一切彻底交待出来。假如是那样,他还有望突破化境修为甚至获得仙家成就。

施展这等邪法,最好需要被施法者本人毫无抗拒地配合。古天老祖心念甫动、欲中断终断这个“仪式”的一瞬间,虎娃展开的法阵陡然生变。周围的琼林枝叶摇晃,化为了一片黑暗。

黑暗的出现,是因琅玕不再发光,反而有一片光晕不断从古天老祖的身形中散逸而出,被无形的力量吸取、化散入黑暗中。虎娃竟以一种蛮横的方式在继续这个仪式,强行吸取古天老祖的生机。

古天老祖一时不防,感觉到生机菁华伴随着生命力如潮涌般地流逝,随即怪叫一声施法收敛神气道:“小子,老夫早防着你这一手了!难道以为这样就可以引我踏入陷阱吗?老夫得感谢你方才所传授的一切,此刻便放手一斗吧!”

他手中白色长杖挥出,化为一片汹涌的白光扫向周围,黑暗被驱散,又露出了那一片琅玕琼林。法力激荡间,琅玕所发出的不再是那蕴含生机的琼光,枝叶化为无数剑光相迎,元神中似有一阵剑鸣回响,化解了古天老祖的一击。

观战的众人等了这么久都不见动静,感觉都有些无聊了,陡然间忽觉远处的峰顶上法力激荡、琼光乱颤,元神感应仿佛天地都在震颤。那两位高人终于正式动手了,也不知方才都在干什么?

古天老祖手中长杖接连挥出,琼林中轰鸣声不断,无数琅玕被法力崩碎又重新幻化而出,剑意锋芒不断化解古天老祖的攻击。虎娃显得很被动,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,而他确实也没有发动任何反击。

古天老祖冷哼道:“小娃娃,你的手段还不少嘛!竟能变换法阵发动剑意锋芒,但企图以这区区剑阵困住老夫,你又能挺多久呢?还不如早点认输,老夫遵守承诺,绝不会为难你等。你交出所知秘诀,老夫不仅放你安然离去,还另有重礼相谢。”

虎娃的声音不紧不慢地传来道:“古天,你可知我为何不还击吗?我虽将琅玕琼光化为剑意锋芒,却只能自保不便攻敌,是因这法阵的玄妙。难道你还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吗?你确实法力浑厚,我或许最终斗不过你,但你真的有命能跟我斗下去吗?”

古天老祖骇然心惊,察觉方才的“仪式”并没有完全终断,生机虽不像最初那一瞬间般奔涌而出,却仍然在缓慢地流逝、被虎娃所吸取。无论他怎么收敛神气,都无法打断这个过程,只是尽量将之延缓,最慢时,几乎到了微不可察的程度。

无形中就像有一根极细的丝,不断在抽取他的生命,这根丝哪怕被抻得再细、甚至都看不见了,却始终都没有崩断。更可怕的是,古天老祖此刻却不能完全锁住自身神气,因为他正在与虎娃斗法,出手时所施展的法力越强,生命流逝得便越快。

而且古天老祖也能察觉到,对方在斗法中吸取他的生机,也未炼化为自身的寿元,只是任之散逸于天地之间。古天老祖惊呼道:“这,这,这怎么可能……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虎娃冷冷答道:“并非我一人就能做到,也需要你的配合,你如今是咎由自取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