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18章、天地不仁(上)

虎娃与玄源既然敢上仙山,当然也有自己的底气,他们夫妻二人联手,就算斗不过古天老祖,最不济也有手段脱身。但眼下的困境有些始料未及,想脱困则需付出一些代价,主要还是得考虑保护同行的其他人。

虎娃皱眉道:“若以蛮力破开空间法阵,你我必然法力大损,再加上三水先生和苍鱼长老,独斗一个古天老祖还好说,就算不能胜至少也能安然退入门户。但我们很难再与整个望仙之地为敌,若是古天老祖有了准备,鼓动此地所有的修士结阵出手,那才是将来的麻烦。”

玄源:“其实古天老祖最不希望的,就是我们再有接触其他人的机会,所以在第一时间就以空间法阵将我们困住了。只要我们破开这个法阵,除非万不得已,古天老祖是不会召唤其他修士相助的,除非他事后都能灭口。”

虎娃叹道:“我方才还在想,我等打开门户来到这里,究竟给这小世界带来了什么?假如是一场灾难的话,那还不如不来!我揭穿了这一切,就必须要阻止灾难的发生。否则的话,就算真相被揭穿,又能怎样?假如此地民众皆知古天老祖的真面目,但我们却一走了之。古天老祖可能将从一个隐藏的操控者,变成盘踞仙山、阴影笼罩整个望仙之地的邪魔,胁迫民众公然向其献祭!到了那时,这望仙之地又会陷入怎样的绝望与黑暗?”

玄源看着虎娃道:“听你的语气,好像另有打算?”

虎娃神情凝重地点头道:“既然我们也耗不起,待我的法力恢复全盛之后,就与他做个了断。届时我自有办法让那古天老祖主动打开空间法阵,与我独斗一场以论胜负。”说着话,虎娃悄然对玄源发了一道神念。

玄源愕然道:“你要与他独斗,有把握吗?”

虎娃沉吟道:“真要比拼神通法力,我当不如修炼了四百多年的古天老祖,但有没有把握总要尽量一试。若是别人也就罢了,可对手偏偏是古天老祖、修炼了那样的邪法,应恰有手段将其克制,就算打不死他、吓也吓死他!

他既然给了我们几种选择,我们为何不也给他几种选择?采炼生魂的邪法有大隐患,吸取生机的邪法亦有大缺陷,他本人最为清楚不过。我若能指出更稳妥的化解之法,他就不可能不答应我的赌斗之约。

我们不想跟他耗下去,但他也绝不想与我们耗太久。我们先前既然摆出了不怕与他相耗的架势,恐怕更沉不住气的还会是他。与此等高人相斗,斗智更胜斗力。”

玄源笑了:“你这傻孩子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?”

虎娃亦笑道:“我只是你的傻小子而已,在别人面前又何曾笨过?我行事不用阴谋诡计,并不代表我看不穿……此番进入望仙之地,对我而言其实已大有收获。”

玄源:“方才斗法之后,古天老祖驱使的生魂已尽数被你化散,你却仍站在那里出神,究竟在想什么呢?”

虎娃的神情又变得有些恍惚,眯起眼睛道:“其实我的元神也受到了莫大冲击,或者说得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洗炼。那些生魂解脱之时,我感受到了它们最后的意念和那一瞬间的清醒灵光,就像无数的碎片若浮光掠影接踵而来,恍然似看见了很多人的一生。我不禁在想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境地,那些人本早已死去,它们当时又去了哪里?分明消散于天地,但那一瞬间又像化为某种未知的、不可思议的存在,以玄妙难言的方式延续。我好像感应到了什么,它们仿佛还在,却不知去了哪里,亦不再是原先的那些人。”

玄源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:“你真的看到了什么吗?……难道天地间真有转世之说?”

自古以来,民间就有各种神异传说,也包括死后轮回转生之事。但在真正的高人看来,这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和寄托,有人希望死后仍能以另一种形式存在;有人则梦想能以另一种身份重新来过、度过更为美好的一生。

在那些怨念生魂彻底消散的一瞬,虎娃却好似隐约窥见了一丝玄机。听见玄源的疑问,他思忖着答道:“民间所谓的轮回转生之事,若真有,亦相当于无有,至少不是人们所认为的那般,这便是我方才的所见所悟。

若真有轮回转生,那么我此身就是后世的前生,亦是前生的后世,世间众人皆如是。我就是我的前世,我亦是我的来生,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三生合于此身。

欲寻前世如何,却不知今世就是前世;欲寄来生之望,却不觉今生已是来生,有与无有,又有何分别?道之本源,修今生就是修前世,亦是修来生。”

虎娃伸出手指凌空虚画,写了个“玄”字然后又说道:“我且闭关一段时日,不仅为恢复法力,亦明悟今日所获,还要参透古天老祖所修的邪法、另行演化神通手段,但愿以化境修为即可施展。”

无边无际的黑暗中,一艘宝船无声无息的光华流转,由于周围没有任何参照,看不出它是停在那里还在向前行进。玄源操控宝船护住众人,而大家既然被困在此空间中,干脆纷纷闭关清修,不知不觉便是一个多月过去了。

终于还是古天老祖先沉不住气了,一个月后,他的声音再度传来道:“诸位这又是何苦呢,对谁都是有害而无利,能否再听老夫一言?”

虎娃:“没人不让你说话,你想说什么就说吧;我等若不爱听,就当没听见。”

一听开口的人是虎娃,古天老祖的音调明显变高了:“彭铿氏大人,你究竟想怎样?”

虎娃反问道:“你居然问我想怎样,难道不是你先动手的吗?自己做的事情,自己终究要面对,望仙之地的真相,迟早会被揭穿,我恭喜你终于等来了这一天!”

古天老祖未说话,却突然发来了一道神念——

在古天老祖看来,虎娃的修为境界更在他之上,对很多事物的看法,应该与普通凡人不同。古天老祖问虎娃,天地间的大道是什么,又应怎样去追求?一个人会在乎蝼蚁的生死吗,而修为足够高超、神通足够强大之后,世间众生亦相当于蝼蚁一般的存在。

追求天地间大道的高人,看人间诸事,无非是蝼蚁求生、搬家、打架,有兴致或许会插手,但没有必要一定牵涉其中。虎娃既是高高在上的修士,所追求的心境,也可以不要管望仙之地的闲事,古天老祖与虎娃本人之间并无冲突。

古天老祖的所作所为,假如换一个角度来看,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甚至谈不上什么善恶对错。世人养鸡宰杀为食,而鸡又食虫米为生,这就是天地间的大道法则,人不吃东西会饿死,人杀鸡难道就有罪吗?这只是一种求生的本能。

古天老祖想追求仙道,但首先要有足够的寿元活下去,他不想死,所以才会将望仙之地的民众当成圈养的家畜,以吸取其生机。在常人眼中,可以把他视为邪魔;但在天道面前,则无所谓邪魔,否则世人岂非皆是邪魔?

古天老祖并非是想以一种诡辩的方式说服虎娃,甚至认同他,他就是以一位大成修士的身份,在与虎娃探讨这个问题。虎娃今日与古天老祖撕破脸僵持不下,为的又是什么?也许将来有一天,虎娃超脱于众生,可能会觉得今天的事情根本就很无聊。

定坐于宝船中的虎娃笑了,对方不出意料地果然来了这一手,这才是古天老祖的风格嘛!很认真地探讨问题,让双方去思考,对于大成高人而言,不是斗法却胜似斗法,如果在心境上认可什么,那么在行止中就会做出相应的选择。

虎娃如果无法反驳古天老祖,哪怕杀了古天老祖也解决不了自身的问题,说不定就会与古天老祖协商出另一种解决方案,甚至与古天老祖同流合谋。而且古天老祖的神念不仅是发给虎娃的,比翼飞舟中的所有人都听见了。

虎娃不紧不慢地也发出了另一道神念回应——

虎娃没有与古天老祖纠缠人吃鸡、鸡吃虫的问题,更没有纠缠于谁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,而是直指心境中对天道的理解。虎娃来自小世界之外的巴原,所见的天地更广阔。世上别说有鸡了,山中还有虎狼猛兽;哪怕是最温顺无害的兔子也会吃草,而草也是生灵。

山中猛虎为百兽之王,是否就是站在顶端无敌的存在?这是很多人的见知之误!猛虎看似强大可以咬死恶狼,但它却可能对一只蚊子无能为力,亦会被吸食鲜血,亦有生老病死,其血肉也会成为腐虫之食。

这就是天道的轮回与演化,没有谁能站在顶端,皆只是其中的一环。这与是否聪明、是否强大无关,如果谁认为自己能站在这个位置,那也仅是自以为是。因为天道本身,不需要展示自己的聪明,更无谓去证明其强大。

有人开启灵智便走出了丛林,可以认知自身进而认知世界,宛若迈入初境后的修行,建立了村寨城廓,世间有了人道的演化,这是天道的一环。人道在天道之中,一切本是天地间已有,只待人们去发掘与发现。

站在天道的角度,古天老祖能不能做这种事情,是否无所谓善恶对错?这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!

古天老祖既然已经做了,就说明人间存在这种事情,天道不会计较与分辨任何人的善恶对错,只是蕴含了万事万物演化的规则;假如情况反过来,是古天老祖被他人残害,天道也不会计较什么。但是人会,虎娃会、古天老祖也会。

虎娃不是天道,古天老祖本人更不是。天道衣养万物而不为主,生而不有、为而不恃,无所谓谁是蝼蚁,任何存在都是天道所显现的一环,没有人能够代表天地的意志。所谓从天道的角度思考,这个想法本身就是荒谬的,因为天道无私亦无思。

古天老祖自以为高高在上,其实他与世间的芸芸众生没什么两样。任何人包括虎娃,都是大道本源的探索者,而不能代表天道本身,企图从天道的角度来解释自己的行为,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,也没有任何人有这个资格。

虎娃的心境,从不把自己当作蝼蚁,也从不蔑视什么所谓的蝼蚁,他出现在天地间,便是天地间的生灵,出现在人间,便是一个真正的人,人就去解决人间的事情,比如解决面前的古天老祖。

古天老祖就是望仙之地的一位强大的修士,他尽管可以做出那样的事情,但世人是否应容忍这样的修士存在?天地不会视他为邪魔,但在世人眼中,他就是邪魔。如今的虎娃或许能不受古天老祖之害,但并不代表虎娃这个“人”不会受古天老祖之害。

假如虎娃也出生在望仙之地,假如虎娃修行未成之时遇到了古天老祖,又将是什么样的结果呢?这一点谁心里都很清楚。所以古天老祖的问题很简单,他在人间无非是个谋财害命的凶徒而已,所谋之财,便是他人之生机。

那么虎娃身为在人间与之相处的另一个人,欲揭穿真相,古天老祖又有什么话好说?虎娃直指心境中最核心的问题,他不认为任何人有资格能以天道的意志去看待事物,他是与古天老祖所做的事在抗争,只是人的言行,体现了人道的演化。

众人尚在回味虎娃的神念,虎娃又开口道:“古天,你自己应该最清楚,修炼这吸取他人生机的邪法,其实不可能求证真正的长生。你已经活了四百多年了,就算我们今天没来怀了你的好事,你也不可能永远以这种方式活下去。自从两百年前起,你是否就感觉到吸取生机的效果越来越弱,施法时越来越凶险,稍有不慎神气运转就会失去控制?照这个趋势,百年之内你便将殒落无疑!”

古天老祖这下真的吃惊不小,尽量定住心神,暗中喝问道:“我所修炼的秘法,你怎可能知其玄妙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