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17章、同样的感慨(下)

三水先生倒是个难得的好人,很会为宗门大局考虑。步金山的第一高手并不是他这位宗主,而是隐藏的太上长老苍鱼。但苍鱼的寿元将尽,不得不长期蜇服于水府。在三水先生看来,若得离珠神药之助、能帮苍鱼延续寿元,说不定他还有机会突破化境修为。

想当初后廪重病缠身,到命煞那里求得一枚离珠神药,得以延寿三年,后来又有幸遇到了虎娃。离珠神药对一个病重的普通人都有如此强大的神效,对于一位已有七境九转修为的千年妖修而言,其帮助当然更大。

虎娃却很清楚离珠的神效,它能激发人的生命力、释放出全部的潜能,使后廪在重病中恢复,又度过了精力旺盛的三年时光。用这种方式确实能给苍鱼延寿,若是配合琅玕果,效果应该更佳,但想脱胎换骨恐怕很难很难。

三水先生既然已有决定,离珠神药已送给人家就该由人家处置,虎娃和玄源便没有再多说什么。然而就在三水先生收起离珠神药的一瞬间,却异变陡生!

虎娃撑开了莲叶,三水先生便收起了宝伞,握在右手中化为一根带着竖纹的短杖,左手正握着不死神药揣向怀中。此时就听嗖的一声,短杖似是受到无形的召唤,化为一道光华飞入无穷无尽的黑暗中,三水先生惊呼道:“我的宝伞——!”

这件神器竟自行飞走了,等三水先生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,它显然是被古天老祖施展秘法摄去的。宝伞是开辟此小世界的上古仙家祖师所留,其神魂烙印传承也是得自步金山遗迹中的玉箴。

如此情形只能说明一件事,古天老祖也得到了同样的传承、掌握了操控宝伞的神魂烙印,瞅准机会便将此神器夺去。

其实就算掌握了神魂烙印,想夺取别人手中的神器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无论是在御器催动之时,还是融于形神之中,神器都是不受他人操控的,除非其主人被斩杀。但三水先生根本就没防备,方才的注意力也全被离珠神药吸引了,收起宝伞只握于手中,没有瞬间融入形神,一时不慎却让古天老祖钻了空子。

三水先生失了神器宝伞,恐就无法再长时间施法护住众人了,古天老祖等于在这空间阵法阵中废掉了一位高手,涂颜、紫沫等人也难免一阵惊慌。虎娃已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,赶紧开口安慰道:“无妨,待我们破开这空间结界锁困、击败古天老祖,再将宝伞夺回便是。”

紫虚的心神尚在方才震憾的场面中没有完全恢复,颤声道: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,还能这么与古天老祖耗下去吗?”

玄源淡然道:“他有手段,难道我们就没有大神通了吗?……夫君,且将兽牙神器借我一用。”

兽牙神器是开启小世界门户的枢键,本可于小世界的任何一处随时打开门户让众人离去,但恰恰就在这锁闭的空间法阵中不行。看来古天老祖早就防着他们这一手,修炼了四百多年的妖孽果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。

虎娃打开门户之前,将兽牙神器中的东西全部移到了玄源的比翼飞舟里,此刻玄源又把东西都倒腾回兽牙里,然后抛出这件空间神器化为一艘宝船,对众人道:“都到船上休息吧,我们夫妻二人轮流驾驭宝船自能护住大家,待那古天老祖的神气法力耗得差不多了,便乘此宝船一举冲破空间结界锁困与之决战!”

虎娃以莲叶护住众人,最后一个登上了这艘神器所化的宝船。船舱有三层,空间非常大,还可化为多个独立的舱室,在这里休息可比宝伞光华笼罩下舒服多了,众人才从方才的些许慌乱中重新安定了心神。

虎娃和玄源单独来到了二楼的舱室中。虎娃已收起莲叶定坐,眼中难以掩饰深深的疲惫之色。玄源以神念道:“你还好吗,能不能挺得住?”

虎娃苦笑道:“我倒是没有受伤,但神气法力几乎耗尽,恐怕要休息一段时日才能恢复。但愿古天老祖不会立刻又发动攻击,否则我是帮不上太大忙了,就得靠你了。”

玄源:“那古天老祖是惜命怕死之人,他方才万没想到你能施展出那样的神通手段,惊疑不定之间,短时间内恐怕不敢再轻举妄动了。他趁机夺走了三水先生的宝伞,而你也废掉了他一门神通手段,方才那番斗法,算是勉强平分秋色。”

方才的生魂冲击虽没有伤到虎娃,但虎娃全力施法“解放”了那么多生魂,消耗也是极大。加之三水先生的神气损耗、宝伞被夺,此刻正是众人力量最空虚之时。假如古天老祖趁机强攻,形势对他反而是最有利的。

一举解放无数怨念生魂,此等大神通可不是寻常修士所能施展的,连领悟都很困难;就算已明白妙法玄理,也未必能修炼成功;就算已修成了类似的神通法术、能对付几只怨念生魂,也几乎不可能像虎娃这般施展。

比如玄源的修为法力不在虎娃之下,就算虎娃将这门自悟演化的妙法传给她,她修成后也很难化解刚才的局面,这并非每一位化境修士都能做到的,哪怕换仓颉来甚至都勉强,只能用所擅长的、别的手段去应对。

后人尊虎娃为太上、称太上万法皆通,但虎娃却从未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起,不过是道法自然,没有什么擅长与不擅长。

古天老祖显然是有点懵了,虎娃施展的神通手段太过惊艳,完全出乎他的预料。他之所没看清虎娃的状况,不仅是因为虎娃没有流露出丝毫虚弱的破绽,而且他连虎娃施展的神通是怎么回事尚需好好琢磨一番才能明白,摄走宝伞后便保持了沉默。

玄源的表现则非常张扬自信,展开了一艘巨大的宝船,让众人都进入船舱中休息,隔绝了古天老祖的窥探,而古天老祖还不知自己错失了最佳的取胜良机。

玄源:“你且安心行功恢复,我们夫妻二人轮流操控这比翼飞舟,应能护得大家周全。”

虎娃皱眉道:“可是这么耗下去,时间越久,形势对我们可能就越不利。我也没想到,一位七境修士竟然如此难缠。”

玄源苦笑道:“这我也清楚,但是大家的信心都在你我身上,你我绝不可示弱。困于这黑暗空间,总要使他们能看到信心和希望。”

虎娃哭笑不得道:“那古天老祖,昨日好像也说过同样的话……不论他今日成了怎样的邪魔,或许在四百多年前,亦曾有过这样的感慨。”

听夫妻二人的语气,好像众人如今的处境很不利,而且拖得越久就越不利。但昨天在大家面前时,玄源却宣称可以与古天老祖耗个十年八年,届时这空间锁困就将不破自解、众人也将不战而胜。

这些倒也不是假话,但只是一种可能,而在虎娃和玄源的内心中,却不得不同时做最坏的打算。众人最大的依仗,就是有三位高人可轮流施法,护住大家不被卷入黑暗空间,如此当然能坚持很久。

古天老祖展开这空间法阵,也要消耗法力,神气耗尽之时便是破阵之日,所以虎娃与玄源摆开了哪怕十年八年都能等的架势。可是方才见识了古天老祖的手段,他们便意识到不可能这么安安稳稳地与对方耗下去。

怨念生魂虽被化解散尽,但古天老祖必然还有别的手段,修炼了四百年的老妖孽岂可小看。另一方面,他们哪能真的耗上十年八年?虎娃和玄源倒是可以,但另外六个人可不行,修为最弱的藤金与藤花,就算辟谷也最多能坚持几个月。

虎娃的空间神器中原先倒是携带了一些食物和饮水,可是也不多,因为来之前根本没想到会陷入这样的困境。玄源昨日说的那些话,主要是为了鼓励众人,否则必然会被暗中窥探的古天老祖看出破绽。

其实就算有足够的食物,虎娃与玄源也没把握与古天老祖长期耗下去。他们的修为虽比古天老祖高出一个境界,但古天老祖的法力极为浑厚绵长;虎娃和玄源才多大年纪、又才修炼了多少年?未必能耗得过对方!

而且他们身处困境之中,没有任何后援,古天老祖却掌握了整个望仙之地。前面的几番交手,双方还只是在试探,古天老祖保持了足够的谨慎,等他回过神来,哪怕只是召集仙山众修轮流展开攻击、就算只起到袭扰作用,也足够麻烦了。

所以这种相持耗得越久,形势就可能对虎娃等人越不利。

玄源沉吟道:“也不是没有办法脱困,但动手要趁早。待你的法力恢复全盛之后,驾驭宝船破开这空间法阵。届时你就算神气大损、斗不过古天老祖,但可先祭出师尊所赐的剑符,若能伤着他是最好,伤不着他也能惊阻他。我随即展开竹林剑阵,至少能与他相持,你则趁机在剑阵中打开门户,让藤金、藤花他们先出去,把苍鱼长老叫进来,再加上三水先生,我们几个揍古天一个!就算不能将他斩杀当场,至少也能从容离去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