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17章、同样的感慨(上)

古天老祖没有与玄源做口舌之争,转而道:“事已至此,我们何苦这样无谓地僵持?你们已被困于这片黑暗的空间,老夫且给你们上中下三选,事情未必不可商谈。”

他发来了一道神念,给了众人三种选择,其实也是他的谈判要求。首先是中选,假如这门户从未被打开,其实这小世界就相当于不存在,大家原本井水不犯河水。那么就回归原状,就当这件事从未发生过好了。

古天老祖会放众人离开,甚至还会赠送他们一批礼物。但在场所有人皆需立誓不要再管闲事,更不要告诉望仙之地中的民众真相。如此双方不必发生任何冲突,也不会有任何损失。

至于上选,比先前商谈的条件更优厚。就当方才的冲突没有发生过,众人不泄露古天老祖的隐秘,打开门户友好交流与合作。望仙之地可以得到外界的东西,仙山修士也可以走出小世界去见证人间的一切,而他们并不清楚这四百年来真正发生了什么。

仙山可以代表望仙之地给在场众人足够的好处,在与外界打交道时,也会拿出足够的利益进行交换。毕竟百余名修士、数万人口、八百里的疆域,当然也意味着巨大而惊人的资源与财富,会给合作者带来无穷无尽的好处。

至于下选,那就是拼个鱼死网破了,古天老祖绝不允许他们离开。

玄源断然答道:“下选!如何?”

古天老祖勃然怒道:“真当我不能收拾你等吗?那就见识一番老夫的手段!”

言毕只听阴风怒号,宝伞光华之外的无尽黑暗中,飞来了无数虚影,隐约呈现出身形五官,表情皆是那么痛苦狰狞,似没有任何神智,只是带着无边怨愤扑袭。

紫虚打了个冷战道:“这些是什么东西!”

虎娃答道:“它们应是横死者的生魂,凝聚生前的怨念不散,被人收摄炼化不得解脱,这古天的手段当真狠毒!”

虎娃自悟纯阳诀的过程中,曾在战场上见到过死去战士的阴神,此刻已认出四面八方的阴风中扑过来的是什么东西,那是被人以邪法收摄祭炼的生魂,灵智已失只带着生前的怨念、展开毫不畏死的元神冲击,会扑灭人的神智、使敌人化为他们的一部分。

玄源:“四百年前望仙之地的争端,当时不知死了多少人,据说就是被古天平定的,他应在那时就已开始收摄生魂!”

四百年来此地只有数十位修士“飞升”,再加上他们身边的奴仆,也凑不齐这么多人。周围密密麻麻的生魂不下千数,横死者肯定另有来源,令玄源想到了望仙之地四百年前的内乱纷争,想必古天老祖当时杀了不少人以修炼这等邪法。

三水先生却以焦急的声音道:“二位高人,你们快想想办法,这样下去,我一个人迟早是顶不住的。就算我等将这些生魂尽数斩灭,恐怕也要元气大伤。”

说话间只见无数生魂裹挟着阴风扑来,纷纷被宝伞的光华绞灭,三水先生的元神中响起一阵阵凄号的回音,周身一阵阵发冷,神气也渐渐有些凝滞,宝伞光华甚至有些许涣散的迹象。古天老祖施展的手段实在太过歹毒,他不仅是在与三水先生相斗,更是不惜牺牲这些生魂来消耗众人的实力。

每斩灭一只生魂,都要承受那侵袭元神的冲击,若是一次两次倒无所谓。可周围有这么多生魂冲袭,就算虎娃等人能将之全数斩灭,届时也将法力大损、说不定还会伤及元神。古天老祖耗费的法力却不多,他只是损失了四百年来祭炼的生魂,再亲自出手斗法时将大占优势。

玄源皱眉道:“以我等的法力,将这些生魂尽数斩灭倒也不是不可能,但也将付出巨大的代价,接下来恐非古天之敌……夫君,你看该怎么应对?”

虎娃没有说话,眼中已有罕见的怒意,突然弹手打出了一团火光。这火光是由三片树叶所化,就是虎娃采离珠神树的叶片所炼制的离火叶,如今已是一件上品法器。

若想对付这些生魂,虎娃有很多手段,也能动用更强大的法宝,但此刻离火叶是最合适的。虎娃不仅要斩灭它们,所施展的法术也是受纯阳诀的启发而自悟。火光飞旋渐渐化为一片火幕,罩在了宝伞的周围。

那些扑来的生魂仿佛被点燃,一只接一只在火光中融化消失,却没有发出冲击元神的惨号。火光中仿佛能看见一张张面孔,神情带着他们生前的喜怒哀乐,最终都是一丝解脱的轻松。而虎娃的周身感到了一阵温暖,那不是生魂怨念的冲击,而是感激和祝福的意念。

古天老祖的声音惊怒道:“这是什么神通?”

虎娃答非所问道:“古天,你封闭于绝境太久了,哪怕已修炼四百年、有如今成就,也缺乏眼界与见知,错过了人间太多的精彩。自古以来,有无数高人做出了无数尝试,留给后人无数启发,却与你无缘。”

环境对于一个人的成长的确太重要了,古天老祖就出生在这里,他的世界就是这不超过八百里方圆的天地。

在虎娃打开门户之前,古天老祖甚至不知有巴国,亦不知太昊天帝之后又有神农、轩辕、少昊、高阳历代天帝出世,他们皆以不同的方式踏过登天之径开辟帝乡神土,并于世间留下了秘法传承。

仅仅是巴原之上,如今就有各派修炼宗门,哪怕是一名普通的散修,所能得到的借鉴启发也是太多了,那是积累了多少人、多少代的智慧。

古天老祖的攻击手段看似无解,只要他的神通法力足够强大、能够驱使足够多的生魂展开攻击,就能给对方造成无可避免的伤害,刚才一番斗法,三水先生已经吃了苦头。

但这近乎无解的攻击却被虎娃化解了,那些生魂没有伤到虎娃,虎娃也不是直接斩灭了它们,而是让它们最终获得了解脱、不再受古天老祖的驱使而消散。

不知世上是否曾有人施展过这般神通,但在场众人都是第一次见识此等手段,虎娃本人也是第一次施展,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去想该怎么称呼这门神通。很多很多年后,有修士擅长与之相类的法术,他们称之为“超渡”,而这些生魂在火光中的去向则又被称为“往生”。

古天老祖大感不妙,这是他四百年前在战乱中以邪法收摄的生魂,拥有如今的修为,能驱使它们展开强大的攻击。但虎娃好像不受其害,所施的法术恰好克制与化解了他的邪法,再这么斗下去生魂散尽,古天老祖便白白失去了一种威力强大的神通手段。

斗法至此,至少已有五分之一的生魂消散,其中半数是在虎娃祭出的火光中化去。古天老祖暗中一催法诀,欲将剩下的生魂全部召回,再这么斗下去已得不偿失。想收?哪有那么容易!虎娃猛然催动法力,黑暗的世界中爆出一片火海。

三水先生仍然举着宝伞,宝伞外是一层火罩,此刻向无尽黑暗中喷发出冲天火幕。虎娃站在宝伞的光华下已闭上了眼睛,他全力施法展开离火叶的妙用,笼罩了周围所有的生魂,已进入了一种浑然忘我的状态。他要将之尽数化去、给它们最终的解脱。

玄源手握一根竹杖站在虎娃的身边护法,随时防备古天老祖发动其他手段偷袭。时间又不知过去了多久,当最后一只生魂仿佛瞬间恢复了神智,带着解脱与感激的神情消散之后,冲天的火光渐渐收回,化为虎娃左手背上三道火焰形的印迹。

虎娃还闭着眼睛站在那里,一副恍然出神的样子,就似没有意识到周围发生的事情,黑暗的空间又恢复了一片死寂。古天老祖可能是被虎娃的手段吓到了,暗中惊疑不定,一时没有再说话,只是将众人继续困于黑暗中。

三水先生咳嗽一声道:“我需稍事歇息片刻,以驱散阴寒、恢复元神。”平常情况下他撑着宝伞可以坚持几个月,可刚才经历了一番激斗,元神与身体皆受到了冲击,虽不严重但也要及时调养恢复。

虎娃的身形微微一震,似是回过神来,左手向前一握,竟然也撑开了一柄翠绿的大伞,替换三水先生的法术笼罩住众人。这是五色神莲的一片带茎莲叶、融合于虎娃形神中的神器,受到三水先生那柄宝伞的启发,亦化为了宝伞的样子,至少可以不被认出来。

虎娃右手取出一枚火红色的果子,递给三水先生道:“此物对你有助,且拿去。”

三水先生惊诧道:“离珠神药?……这么珍贵的不死神药,彭铿氏大人要送给我?”当初在彭山庆典上,少务拿出三枚离珠神药为演法切磋的彩头,结果是剑煞、虎娃、玄源各取一枚,虎娃此刻将它又送给了三水先生。

虎娃淡淡道:“如今大敌当前,我们并肩而战,三水宗主就不必客气了。”

三水先生倒是个痛快人,便没有再推辞,接过离珠神药道:“待来日回山,必当重谢!”

服用离珠神药,对驱散三水先生体内的阴寒、化解元神所受的冲击有神效,所以虎娃才会给他。但三水先生却没有当场服用,而是收入了怀中。玄源纳闷道:“三水宗主,离珠的神效恰恰适合你此时服用,为何不立刻服下呢?”

三水有些尴尬地答道:“老夫所受的些许损耗,自行运功涵养即可。我方才想起了苍鱼师叔,此物对他更有大用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