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16章、美言不信(下)

也许是古天老祖根本没想到虎娃等人会突然到来,甜汉的遗骸还未及处置,或者他是故意留下的,就是为了解答虎娃等人今日这般疑问。若来者不是虎娃,而仅仅是三水先生这般高人,哪怕修为更高也很难看出破绽。

古天老祖对虎娃等人并无敌意,他知道来者不好惹,小世界的门户更掌控在对方手中,所以还是放低姿态尽量谈合作,并不打算撕破脸皮动手。对方既然有疑惑,他就给一个合理的解释,高人之间谁都有自己的隐秘,若无大的冲突,通常没有必要刨根问底。

不料虎娃偏偏不给古天老祖这个面子,回到洞厅中重新落座之后,开口第一句话就很不妙。古天老祖这位活了四百多年的高人,当然立刻就意识到虎娃已发现了他的隐秘,随即便放弃了还能相安无事的幻想,选择先下手为强。

困住虎娃等人的是一个空间法阵,相当于临时展开的空间结界,只有仙家手段才能布成,古天老祖修为虽高但还没有这个本事,他是借助了上古仙家祖师留下的一件神器的妙用。若是虎娃等人没有防备,很可能会在这个空间结界中被分隔,哪怕近在咫尺,也会失去彼此之间的联系与感应。

届时几位高人或许还能自保,但像藤金、藤花这样的晚辈弟子却难以抵挡,要么被当场制伏,要么也会被古天老祖施法扔出这个空间结界,再由洞厅门户外的仙山众修拿下。但是虎娃等人的反应也很快,三水先生已撑开了一柄宝伞,将己方的八人罩住了。

虎娃当然没必要向古天老祖解释太多,只是淡淡答道:“古天,我亲眼见到了甜汉的尸骸,看似是于梦生之境中耗尽寿元,实则是被吸取了生机。再结合你所说的话,还有这四百年来望仙之地中所发生的一切,怎能想不明白?”

三水先生也很惊讶虎娃为何能看出破绽,但看古天老祖的反应,无疑已证明了事实的真相。他向惶恐不安的晚辈弟子简单解释了一番,并按虎娃的交代只管用宝伞护住众人。

古天老祖恼羞成怒道:“你是怎么看穿的?”

虎娃:“我自有手段,没必要告诉你吧?”

古天老祖:“你又何苦呢?我对你等并无恶意,这小世界中发生的事情也与你们无关,打开门户各取所需,对双方岂不是都有利?”

虎娃:“若我未曾打开门户来到这里,这小世界中的事情确实与我无关,但我偏偏已经来了,并置身其中看穿了一切,我之所遇便是我之所行。”

古天老祖:“如今的局面,彭铿氏大人难道就满意了,这便是你想要的结果吗?你们难道以为——在这里能是老夫的对手?”

玄源冷冷地开口道:“你的废话太多了,有什么手段,尽管使出来便是!……你用空间结界困住我等,却不敢进来放手一斗,想必也是怕了吧?”

古天老祖冷哼道:“以老夫之尊,又何必亲自与你等相斗,略施手段就足以将你们困死在这里!”说完这句话,周围的黑暗中便寂静无声,好像真是存了就此困死众人的打算。

无边无际的黑暗中,一柄宝伞的光华笼罩八名修士的身形,他们仿佛是这个一无所有的世界中唯一的存在。藤花怯生生地问道:“师娘,您怎知那个古天老祖不敢进来亲自动手?”

玄源冷笑道:“因为他怕死啊!而且他也认为没必要动手,就用这个空间结界便可将我等困住,最终在绝望中向他投降。”

古天老祖至少活了四百多年,不惜修炼隐患极大的邪法,吸取他人生机为自己延寿,这样一种人,当然是最为惜命的。他的神通法力虽强,但绝不愿轻易与高手斗法搏命。

也算是古天老祖机灵,避免了刚一翻脸就会受创的可能。虎娃让三水先生以宝伞护住众人,他自己却暗中祭出一枚剑符准备好了随时发动。

这枚剑符是师尊剑煞所赐,相当于剑煞本人全力一击之威。剑煞炼制出威力如此强大的剑符很不容易,须耗费极大的心血代价,但也好不容易鼓捣出了几枚。

虎娃曾用这样一枚剑符斩杀了肖神,后来师尊又给了他一枚,威力比前一枚只强不弱,已经是他老人家压箱子底的、最好的货色了。用这枚剑符亦不可能当场斩杀古天老祖,但会让他在猝不及防间难以抵挡,说不定还会遭受重创,虎娃与玄源则趁势联手出击,就有取胜的机会。

这是夫妻二人早就商量好的战术,不料古天老祖诡诈得很,许是已察觉到了危险,竟然来了这一手,也不得不承认他的手段很高明。

困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中,就算是意志坚定的修士也不可能无休止地忍受下去,因为完全看不到尽头与任何希望。如今他们借助神器妙用护住自身,不知这种无谓的消耗还要坚持多久,恐怕迟早会开口相求,就算是不投降,也会与古天老祖达成某种妥协——这便是古天老祖的目的。

紫沫不无担忧地道:“师尊,您以宝伞护住我等,能坚持多长时间?”

三水先生苦笑道:“大概几个月吧,你等且安心端坐,就当是一场修炼了。”展开宝伞需要运转法力,假如对方没有其他动作,三水先生可以坚持几个月时间。

虎娃则淡然道:“没关系,我们夫妻二人与三水先生轮流施法,假如这空间法阵只有这点威力,可以永远与他耗下去,就看他能不能耗得起了!”

玄源亦不以为然道:“我们有三个人可轮流休息与施法,而他只有一个人,必然耗不过我们,就算在这里呆上十年八年又如何?最终挺不住的肯定是他!……我若是古天老祖,还不如早点动手分个胜负呢。”

古天老祖展开这空间法阵,也需要运转法力维持。玄源看穿了对方的企图,干脆挑明了态度——哪怕十年八年也等得起。

这番话,想必躲在暗中的古天老祖也能听得见,双方虽然还没有正面动手,但已展开了攻心之斗。藤金又问道:“假如真的在这里耗十年八年那么久,少务可等不了,巴原上还有很多事呢。”

这也是在场很多人的担忧,尤其是三水先生和相君紫沫,别说在这里耗上几年,哪怕只是几个月的时间,步金山以及相室国中也必然生变,可是这种担忧却不便当场说出来。

虎娃仍淡然道:“没了我们,人间一样是人间。可是古天若无暇他顾,这望仙之地会变成什么样子,恐怕谁也不好说。”

紫虚弱弱道:“师尊,若是我等合力,有没有可能打破这个空间结界的锁困?”

三水先生苦笑道:“借神器之助,我能护住大家,却无力破开这个空间结界,这就要看彭铿氏大人夫妇的手段了。”

玄源:“再高明的阵法,也要有人主持才有威力。只要神通法力足够强大,未尝不可以从内部破阵,至少我已想到了好几种破阵之法,我们夫妻联手,随时可以一试。但若真的那么做,岂不是正中了古天的诡计?

我们若是着急破阵而出,却因此神气法力大损,再与他动手恐就无太大胜算。莫不如就这么耗下去,一直耗到他挺不住为止,此空间结界将不攻自破,而他也将神气法力耗尽,我们便可不战而胜。

他施法困住我等,同样等于把自己也牵制住了,无暇再去理会望仙之地中的事情。这望仙之地一旦失控,会是什么情形,谁也不敢保证。说不定此间修士就能发现四百年来的真相,合力对抗古天、为我等后援。”

既然虎娃夫妇将话说得这么明白,众人暂时也只能如此了。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定坐,实际上并没有等个十年八年,仅仅是一天一夜之后,古天老祖的声音便再度响起道:“诸位,这样无谓地耗下去又有何意义,莫不如心平气和地再好好谈谈。”

虎娃与三水先生皆不吱声,只有玄源冷笑道:“懒得与你废话,你若想自言自语,我们也管不着,尽管说好了。”

古天老祖似是叹息道:“这四百年来,我确实给这望仙之地带来了安定与希望,而我当年的初心亦是如此。对你们所说的那些话,也并非虚言。

包括你们昨天所见的甜汉,两年前我将他带到升仙台上时,也曾告诉他,我对破开望仙之地的锁困并无把握,他不知将被送往何处,只是在世人眼中,离开了这个世界获得解脱。但这种尝试并非没有意义,总要让人们看见一线希望。

这一线希望,其实就在我的身上。是我重整了仙家传承,望仙之地中谁人有望突破仙家修为,以开辟空间的神通重新祭炼这小世界、最终打开门户,这个人也只能是我。绝境中的修炼格外艰难,我需要更长久的岁月积累,他们都是为此而牺牲。”

玄源冷笑道:“你给望仙之地带来的安宁与希望,就是让他们都成为你圈养待宰的牲畜吗?可惜他们只是无知,却并非自愿。如今这小世界的门户已开,你若是只为了这个希望,又何必来这一出?难道只能牺牲他人一切,独不能牺牲你自己丝毫,你不仅要阻止真相被揭露,甚至还想继续这样下去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