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15章、信言不美(下)

古天老祖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当年我下山时只有区区四境修为,在人间挑选弟子传授仙法,指引他们率领众人平定纷乱,并告诉他们,上古仙家祖师留下的一切就是脱离困境的希望。待我回山多年后才突破了大成修为,而在这望仙之地,便没有人再敢质疑我。”

玄源:“原来如此,古天祖师真是用心良苦!那么四百年来,此地传说中已飞升人间大世界的那些修士,他们其实是去了哪里呢?”

古天老祖长叹道:“他们哪里也没去,皆殒落于仙山中!……跟我来吧,诸位将亲眼看见真相。”

说着话,这位前辈银发披拂,手提雪白的长杖飘然走下山坡。众人跟随其后,绕过幽谷又登上了另一座山。此山很陡峭,崖壁间有一道缝隙,向内开凿了一道蜿蜒的石阶,走入其中别有洞天。众人到了半山,迎面一片平坦的广场约有数十丈方圆,四面被高崖环绕。

一面高崖上雕凿了六个人像,看衣饰甚为古朴,每座浮雕皆有数丈高。古天老祖在雕像前行礼道:“这便是开辟此小世界的六位仙家祖师,雕像为其后世传人所留。”

虎娃等人也一齐行礼,以示敬意。路至此地好像已到了尽头,古天老祖以手中长杖一指,雕像旁的石壁上有水波状的流光荡漾,转眼间又出现了一条石阶小径。

沿着小径再往上走,道路渐宽,向两侧山崖上望去,左右总计有六处上古时的遗迹,就是六位上古仙家当初的闭关之地。他们登上高崖进入了一处洞府,外面挑空处开凿有院落,院落侧面的房屋应是仆从居所,往里走则是闭关的静室。

在那静室中的法座上,虎娃等人看见了一位修士的遗骸。此人还保持着生前的姿势坐在那里,尸身连同衣物尚未朽坏,肌肤却呈现出一种被风干的样子,生机气息已绝。

古天老祖指着这具遗骸道:“他叫甜汉,生前最擅酿酒,是两年前从升仙台上被我带到这里,不幸殒落于此。仙山中每当有人有望突破六境修为,我都会将之带到升仙台上,施一个障眼法,再送到这里闭关,这是我四百年前灵机一动想到的主意。”

玄源皱眉道:“他人皆以为,他们已飞升人间大世界。假如此人真的突破了大成修为,却没有飞升而去,您又该怎么解释呢?”

古天老祖:“那么他就是我真正等待的传人,将继承我在此地所守护的一切秘密。或者我可以告诉众人,他将是在我之后的仙山之主。但这四百年来,从没有出现过玄煞大人方才所问的问题。”

三水先生:“难道这四百年来,除了您之外,此地再没有人能突破大成修为吗?”

古天老祖点头道:“是的,想必诸位也能由此体会,这封闭的绝境中修炼之艰难!无法与世间各派同修交流印证,也很难有足够的见知与感悟。老夫也是依靠漫长的岁月积累,经历与见证了足够多的事,才勉强有今日修为。”

一直没说话的虎娃突然问了一句:“甜汉的遗骸在此,那么其他人的遗骸呢?还有这些修士生前的奴仆,他们又去了哪里?”

古天老祖:“这里只有六座洞府适合闭关,前人坐化之后已埋骨于山中。至于他们身边的奴仆,人间既有传言是随主人一起飞升了,我便不能再让他们回去。既然要给世人信心与希望,有时就不得不付出一些代价。”

此话虽未说透,但也足够了,有些不太好挑明的事,就不必再追问,众人一时间都沉默了。沿着这条小径走到接近山顶的位置,尽头又是一座洞厅,古天老祖施法打开了门户禁制。空空荡荡的洞府中,墙壁上凿建了很多小型的石龛,石龛里依次存放着十一枚玉箴。

虎娃早就听说过传承玉箴这种东西,还是第一次见到实物。它是用特殊的天材地宝所炼制的上品法器,比如武夫石的精华也可以炼制玉箴,得到传承后若是祭炼一番,它也可以化为有形与无形之间随身携带,但一般都供奉在各宗门最隐秘的传承大殿中。

这些玉箴颜色不一,差不多都是巴掌大小,应是用不同的天材地宝祭炼而成,但其物性妙用都是一致的,就是能以类似御神之念的手段留下信息,并可保持万年不消散。若有四境以上的御器修为,便能“读取”其中传承的神念。

可是其中的神念信息读取一次便消散一分,须大成境界以上的修士以神念重新注入法力,才能维持其不彻底散尽。

古天老祖介绍道:“这里就是我得到上古仙家祖师传承之地,共有十一枚玉箴,当时有七枚中传承神念已完全散尽。我突破大成修为之后,又以法力注入另外三枚玉箴,使其仍能传承下去。至于最后一枚,我却无能为力,因为其中的传承神念,须用仙家手段才能维持不散,所以我也不敢再轻易动它。”

他指的最后一枚玉箴是纯黑色的,既然是上古仙家所留,其中的传承神念可能涉及到仙家秘法,尽管古天老祖已拥有七境修为,还是不能注入法力以弥补其中神念消耗,所以就不再轻易去动它了,以免玉箴中的仙家神念因多次读取而最终完全消散。

说着话,古天老祖拿起了几枚玉箴分别递给三位高人。虎娃以御器之法感应,其中果然已无任何传承神念。但他对这玉箴本身倒是很感兴趣,仔细研究一番,将来可以寻找合适的天材地宝自行炼制,给弟子留下自己的传承。

众人将几枚玉箴放回原处后,古天老祖又指着另外四枚尚有传承神念的玉箴道:“彭铿氏大人,老夫原本打算给你的补偿,就是这些玉箴中所有的仙家传承,另外还有两件仙家祖师所留的神器。

至于三水宗主,我仙山欲与步金山结盟。听说贵派也曾得到了六位仙家祖师的一些传承,为表达结盟的诚意,这玉箴中的仙家传承我愿与步金山分享。若是步金山愿意,将你们当年所得到的另一批传承玉箴,亦拿出来与仙山分享,老夫更是感激不尽。

只是彭铿氏大人的那件兽牙神器的情况有些特殊,不便直接传于老夫,只愿意在平常不动用它的时候,留于此地保持门户开通。若是如此,又希望老夫怎么做呢?”

虎娃不动声色道:“这望仙之地以及仙山的情况,古天祖师已经告诉我等。该看的已经看了,我们还是回去坐下来商量吧。”

古天老祖:“那好,我们且回去商量。但无论如何,老夫有一个请求。如今门户已开,此间修士也有了信心和希望,这四百年来的隐秘之事倒是用不着再继续了;但也请诸位高人不要将它揭穿,就当作一个永久埋藏的秘密罢。对于此间民众而言,这里不是绝地而是福地,难得远离世间的战乱纷争、享受安宁祥和。就算打开了这道门户,也请诸位不要打破这难得的世外安宁。与山外的交流往来,就让步金山和仙山负责,民众可以通过仙山以及望仙城,享受门户开通后带来的一切。”

回去的路上,三水先生以神念暗叹道:“来之前我等就在猜疑,此地修士的飞升另有内情,却没想到古天老祖还在世,又听闻了这么一段隐秘。彭铿氏大人,合作之事未尝不可考虑,您就算不将兽牙神器传于他人,平日亦可将门户开启。那枚兽牙,您平日当作空间神器使用,您不用时才能留在这里为门户,步金山愿为此另以一件空间神器为谢。至于古天老祖那里,您也可以问他要一件神器与上古仙家秘法传承。原先世间相当于并无这小世界,如今门户打开,若善用之,对我等有利而无害。”

三水先生原先所担忧的、最坏的情况,就是门户打开之后,小世界中会冲出凶悍难制的妖魔,但如今并没有发生这种事。望仙之地有主,由仙山掌控,还有古天老祖这样的绝顶高人坐镇,也是可以接受的局面。

对于步金山来说,小世界原本是相当于不存在的,如今门户打开在道场中。望仙之地中的高人,迫切地想见识外面的世界,更希望得到人间大世界的很多东西,那他们就必须拿出足够的利益来交换。别的不说,他们出入人间大世界都要经过步金山道场,步金山不可能没有好处。

古天老祖所说的仙山与步金山结盟的提议,三水先生已经有点动心了,他甚至也愿意将祖师得到的仙法传承与仙山众修分享,从而交换对方手中的上古仙家传承,这是对双方都有利的事情。说句实话,只要门户一开,这望仙之地就相当于步金山道场的后院了。

玄源却暗中反问道:“三水宗主难道不觉得古天老祖言不尽实吗?仙山上有他这样一位高人,而其余众修四百年来却一律没有突破六境修为。有希望突破大成修为者,尽皆殒落山中,却被已飞升人间大世界的谎言所掩盖,这有违常理。”

三水先生:“他特意带我们来到这后山,解释了这一切,以他的修为心境,应不会开口妄言……而我观此人态度,是真心想商谈合作,对我等虽有忌惮,却并无敌意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