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五部:挫锐解纷
第015章、信言不美(上)

开辟小世界的上古地仙传人就坐在面前,而且是一位四百多岁的仙家老前辈。此洞天既有主,当然就不好强夺或侵占,古天老祖提出的这些要求,看似完全合情合理,应是众人此行最好的结果了,至少三水先生的神情就很满意。

虎娃却露出了苦笑,以神念告诉了在场所有人——他没有办法将掌控门户的秘法传授给古天老祖。

虎娃所得的传承并不是直接掌控小世界门户的,而是那件兽牙神器,以之为中介,可以打开小世界与外界往来的通道。但兽牙的妙用尚不止于此,除了本身是一件空间神器之外,据仓颉先生说,它还是开启多座上古小世界的枢键,步金山小世界只是其中之一。

这些隐秘,虎娃当然不会轻易告诉在场的其他人。

但虎娃可以告诉古天老祖,他只知怎么使用兽牙神器打开门户,却无法将掌控步金山小世界门户的神魂烙印单独剥离再传他人,因为他自己也没有解透其中玄妙。若想做到这些,除非虎娃已拥有仙家修为、掌握了开辟空间的大神通。

到了那时,虎娃可以单独传授一道神魂烙印给古天老祖;或者专门打造另一件神器,就是用于开启此地门户。但在此之前,他将门户掌控之法交给别人的唯一办法,就是连同兽牙神器一起传授。

虎娃当然不想这么做,就算古天老祖用别的神器或仙家秘传来交换也不行。从缘法上来讲,兽牙神器也并非当年的六位地仙祖师留下,而是太昊天帝所传、且另有神通妙用,与古天老祖没什么关系。

但事情也并非没得商量,虎娃很有诚意地提出了另外两个折衷方案以供商讨。

其一就如方才所说,待到虎娃拥有真正的仙家修为,单独传授开启门户的秘法或打造一件专门的神器。这不知需要等多久、亦不知有没有谱,所以虎娃又给了第二个建议:他不将兽牙神器传授给别人,只是在必要的时候,使门户保持开启状态。

在这八百里方圆的小世界中,虎娃可以选择任意一处合适的地点开启门户,门户的另一端便是步金山道场水潭的上空。要想来往方便,还可以在那边搭一座凌空的桥。如此一来,虎娃就等于平时将兽牙神器留在这里,当他必须要用到兽牙神器时,再将之暂时收回。

虎娃表明了态度,关于此事没什么再商量的余地,这已是他所能做到的底限,就看古天老祖打算怎么办了。而对于古天老祖方才提出的其他要求,虎娃暂时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。

虎娃最后问道:“商谈此事之前,古天祖师能否告诉我等,此地修士所谓的飞升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真人不说假话,虎娃的修为境界犹在古天老祖之上,当然知道突破六境修为不可能真的飞升成仙。假如是这样,古天老祖本人怎会还留在望仙之地?

神念是发给在场所有人的,还没等古天老祖答话,云起就抢先开口解释道:“彭铿氏大人有所不知,此地是上古仙家开辟的洞天结界,勾联人间天地灵息而造就。若门户长期封闭,此地就会与外界完全隔绝,天地将渐渐有所不同。

其实这本也没什么关系,只要百年内开启门户一次,就可使内外天地灵息保持均衡,在此间修炼比外界更佳。但它已经有近八百年没有打开了,几乎已成为绝地。其实彭铿氏大人打开门户的那一刻,我们都已经感觉到了天地灵息瞬间有变,想必是恢复了正常的运转。

但在此之前的七百多年时间,这小世界中的情况是与外界不同的,修炼渐渐变得格外艰难。四百多年前,老祖创出了一门秘法,可令此间修士在突破六境之后,于上古仙家留下的升仙台上破开结界空间而去,脱离身处的绝地。

但我等亦不清楚,他们离开此地后是到了人间大世界何处,想必以人间大世界之广袤,绝不仅只有一片巴原,或许破开结界空间后去的是更远的地方。

借助上古仙家留下的升仙台破开结界空间而去,必须老祖运转法阵并出手护法,所以老祖本人一直留在此地未走,这是老祖的大功德!

这数百年来,望仙之地的修士不知经过了多少尝试,只要有一线破开结界空间、离开绝地的希望都会抓住。外面的人间大世界,对诸位来说虽习以为常,但确实就是我等心目中的仙界。还好你们来了,此间天地终于恢复,而我们也有机会脱离绝地之困。”

虎娃不禁暗暗皱眉,昨日暗中求助的人是云起,今天主动开口帮古天老祖说话的人也是这个云起。他的解释未免有些匪夷所思,但这仙家小世界的存在本就是匪夷所思之事;而看在场其他修士的表情和反应,皆是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。

虎娃暗中以神念单独问道:“古天祖师,实情是这样的吗?”

古天老祖在神念中叹息道:“当然不是这样,有些事能够瞒过此间修士,却瞒不过您这样的高人……既然你问了,就请三位高人随我来吧。”

古天老祖让仙山众修留在洞厅中招待客人,他单独邀请虎娃、玄源、三水这三位大成高人去另一个地方。三水先生暗中问道:“将紫沫他们单独留下来,会不会有什么问题?”

玄源答道:“没想到古天老祖这么痛快就承认了此地修士飞升之事另有内情,那我们就跟他去看看吧。若对方真有敌意,以紫沫等人的修为,和余下的仙山修士动手至少还能支撑一段时间,而我等盯住古天老祖,亦能掌握主动。”

洞厅正中的那张主座非常宽大,靠背就像一面屏风。众人走到这“屏风”之后,看见的只是一面石壁。古天老祖挥袖施法,石壁上竟出现了一道门户。门户后是一条向上的甬道,凿石而成的长阶不知通往何处。

古天老祖做了个请的手势,率先走了进去。虎娃握住玄源的手,进入甬道向上迈了三阶,陡然就觉眼前的场景一变。他们身处的位置已在一个山坡上,前方是一片群峰环抱的幽谷,幽谷中央有一座独立的山丘,山丘顶端有一座白玉高台。

再回头一看,三水先生也在山坡上,他身后是一片山崖,根本就没有甬道的痕迹。这是移转空间的大神通,他们方才是从洞厅中直接穿山而过,而古天老祖打开的甬道其实是一个空间门户。

前方的古天老祖转身解释道:“那座洞厅,是上古仙家的议事之处,洞厅中的空间门户也是上古仙家所留,可直接进入仙山深处。老夫有幸得到了传承才能开启它,就像彭铿氏大人能开启这小世界的门户。

前方山丘上的白玉台,就是上古时六位仙家祖师的飞升之地,因此被后人称为升仙台。这四百年来,此间修士皆深信,只要修为突破六境,就可在老夫的施法护持下,借助这升仙台的妙用、破开结界空间锁困飞升人间大世界。

在你们几位高人面前,我也就不必掩饰了,事实并非如此。四百年前老夫的确曾经暗示传人、令大家得出那样一个结论,并口口相传到如今。但这只是为了给他们一个希望——此地能脱离绝境的希望!

在此地凡人眼中,世界就是这么大。可是我等修士却清楚,我们只是被困于绝地的弃民,外面才是真正广袤无边的大世界。因门户长期被封闭,天地灵息有所不同,对修炼的影响倒是其次;真正导致修炼艰难的主要原因,还是因为我们被困在这小小的绝地中。

无法与外界交流,更无法参鉴世间各派高人的成就以印证自身得失,只以区区几人的摸索,又得不到更多的指引,所以仙家传承日衰,恐怕很可能会有彻底断绝的一天。否则在当初的三百年间,为何只出现了我这么一位大成修士?

脱困的希望,不能寄托于外界有人再度打开门户,只能寄望于此间修士自己。若有谁能拥有仙家修为、掌握了开辟空间之法,以大神通重新祭炼这片洞天结界,说不定也有由内而外重新打开门户的可能,但想做到这一点何其艰难!

四百多年前,我给了大家一线希望,众人才有信心继续修炼下去。否则大成修为尚无法突破,又何谈拥有仙家成就?若大家知道自己其实一直只是在绝境中挣扎,根本没有脱困的希望,这小世界又会陷入怎样一种混乱?

老夫修炼了四百多年,本以为恐怕等不到那一天了,只能寄望于后人将这个秘密传承下去。没想到你们终于来了,老夫的平生夙愿得偿,在此请受我一拜!”

古天老祖向他们下拜行礼,三位高人慌忙伸手搀扶。他这番解释倒是合情合理的,若是真的,也足以令人肃然起敬,而且大成修士既开口明言,当然也不会撒谎。

三水先生有些纳闷道:“既然实情如此,有门下弟子询问时,古天祖师您又是怎样解释的呢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